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道压天下 > 第三十四章 孔华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第三十四章孔华
“但是爹爹……”洛神急道。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洛神的脸上,红红的五指,和她嘴角的鲜血,充分说明着洛南的愤怒。
“还不滚!想我洛家就此灭亡吗!”洛南几乎是吼出来的。
洛神一咬牙,转身狂奔,眼中泪水不停流下,脚步却是更快了。
这极可能是她父亲最后的吩咐了,她即便再不愿意离开,为了父亲不失望,她还是毅然的选择了离开。
“蝼蚁!也想逃走真是可笑!”袁异冷声道,身子一闪就要追击洛神。
“你休想!”洛南大叫着挡在了袁异的身前。
袁异眉头一挑,狠声道:“老东西,想死是吗我成全你!”
砰!
洛南的头颅炸开,袁异一手的红白之物。
没有厌恶的神色,袁异反而哈哈大笑,将手中的异物塞入嘴巴,巴滋巴滋的吃了起来,仿佛人间美味一样。
这个时候,洛神担心父亲,忍不住转头一看,她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勉强踉跄站起,带着愤怒和恐惧,继续狂奔,不知道什么时候,眼中的泪水,由晶莹之色,变成了红艳艳的鲜血。
袁异冷冷的笑着,犹如猫戏老鼠一样,没有马上动手,而是一手提着洛南,一边撕扯其上的血肉,吃着追击,前方的洛神听闻后面的咀嚼声,又差点昏死过去,后面的那条畜生,竟然连她父亲的尸体都不放过。
逃!
一定要逃掉!
但这怎么可能,袁异是什么人修为实力远不是洛神可比,如今只是慢条斯理的追击,也渐渐的追上了洛神。
洛神绝望了,血泪狂涌,自己的父亲为了让自己逃生被杀,连尸体都被对方吞食,自己却无能为力,陷入绝境。
“啊!谁来救救我啊!”洛神悲呼。
就在此时,她手中的玉佩发出光芒,她低头看了过去,发现自己的血泪不知道何时流到了上面,让它散发出妖异的红光。
“吼!”一声咆哮传出,一条蟒蛇爬了过来,盯着洛神,准确来说,是盯着玉佩。
玉佩红光越来越盛,后来更是将洛神的身影都淹没掉了。
一道道记忆传入洛神脑海,她很快就明白过来,这玉佩是洛家的传承玉佩,里面有洛家最嫡传的功法,而且获得它的认主,也就能控制洛川秘境中所有的妖兽。
“杀了他!”洛神冷冷的下令。
“吼!”蟒蛇嘶吼着向着袁异冲去。
袁异看到这一幕,没有任何的畏惧,反而露出狞笑,道:“这才有点意思嘛!不枉我留着你的性命到现在。”
没有任何畏惧,袁异冲向蟒蛇,这蟒蛇妖兽身躯比袁异都要大,至于长度更是惊人,近三丈长短,单是看这身躯就知道蟒蛇的能量有多么的惊人了。
可是这条蟒蛇依旧被袁异压着打,身上坚硬的鳞甲,在袁异的爪子下竟然出现道道深深的伤痕。
这回洛神也明白袁异的厉害,看着地上已经没有多少血肉的父亲的尸体,在蟒蛇战斗时辗压成碎片,洛神心痛之极。
低声的哭泣着,洛神深感无力,转身继续离开。
那袁异太强了,而且洛神能感受到,袁异的实力随着战斗还在增强着,眼前这一战对袁异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只是用来磨砺自身而已。
走到远处,她感受到灵魂一阵悸动,袁异战斗的方向传来一股惊天的气息,她知道袁异晋阶了,四流高手!
紧要银牙,洛神转换了一个方向逃走,之前的袁异已经不是她可以力敌的,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
甚至她之前盘算着借秘境妖兽的力量,对付袁异的主意,此时也不得不收敛起来,就算她召集妖兽,也只会被现在的袁异辗压。
四流的天才!
自己怎么会遇到这样的敌人洛神心中悲呼,离刚才战斗的地方越来越远了。
……
袁异满身鲜血的站在地上,地上的蟒蛇如今的血肉小了大半,几乎成了骨架。
滔天的妖异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人惊悚。
“怎么你们看够了吗”他妖异的眸光四射,在两个地方做了停留。
“袁施主,你太过了!”一个灰袍老僧皱眉道。
他身边站着一个少年僧侣,正是云空。
而另外一边,则是两个身着儒袍之人。
一个中年,另外一个也是少年之身。
中年儒生手握折扇,摇头晃脑道:“杀性太重,袁异,你总会自取灭亡的,甚至连袁家都会为你所累。”
而他身边的少年儒生,更是将要腰间的佩剑拔出,直指袁异。
袁异冷笑道:“孔华,你是想死吗”
少年儒生更怒,他孔华乃是浩天门首屈一指的天才,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呵斥过。
“全部让开!挡我者死!”袁异对现身的四人不屑一顾道。
“你还想去追杀那少女吗真是畜生!”孔华喝道。
他真是狂怒,这袁异实在太过渴望了,生吃人肉,杀了洛南还不够,竟然连洛神都不放过。
“斩草除尽,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的书算是白读了。”袁异不管不顾,迈步而行。
“杀了你这个妖孽!”孔华大叫,手中的长剑刺出,毫无畏惧的杀了上去。
中年儒生眉头一挑,但没有阻止。
灰袍老僧,赞道:“一颗浩然心!丹心照青天!孔庆,你生了一个不错的儿子啊!”
“了愿!”中年儒生道:“你的徒弟也不差,你们道门一直不是慈悲为怀吗面对眼前的凶徒,就无动于衷”
灰袍老僧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孔施主,万事以和为贵,我可不想挑起象州几大势力的大战,以至于生灵涂炭!”
无耻的秃驴!孔庆心中大骂。
不就是不想招惹袁异这个凶性十足的家伙吗其实孔庆也不愿意和袁异结怨,但却不能阻止孔华。
儒家修炼武学,讲究一身浩然之气,心有浩然,修炼进展百倍,一旦因为畏惧而退缩,坐视邪恶而无动于衷,浩然心必然有损,就像他孔庆就是这样,昔日浩然心受损现在都无法弥补,一生成就有限。
当然,如果转修其他,或许还有一现希望,但那道路何等坚辛,孔庆没有那等重头再来的勇气,或许这就是他和那些杀出极东十八州的天子骄子的差别吧。
砰!
在他们交谈的时候,袁异和孔华已经战斗在一起。
爪影重重,剑影凌空,双方你来我往的战斗着。
但毫无疑问的,袁异占据着上风,绝对的上风。
这是修为的辗压,即便孔华带着赤心前行,勇气倍增,有一往无前之势,都无法改变。
“噗!”
才二十多招,孔华就被袁异一爪击中胸口,吐血飞出,倒地难起。
“就你这样,也想阻我去路”袁异冷声道,然后大有深意的扫了一旁观战的云空一眼,施展身法离开。
“凶徒,休走!”孔华怒吼道,但当他艰难爬起的时候,哪里还有袁异的身影。
“爹爹!你为何要放走他啊!”孔华对着自己的父亲咆哮道。
孔庆叹了一口气,道:“儿子啊!那是因为为父害怕,你以后莫要变成为父这样。”
是的,他害怕!
他虽然是孔家高层,修为更是到了三流,但在武林中摸打滚爬多年,哪里还像孔华一样心怀赤心,已经是江湖老油条了。
年轻一辈的较量,自然是年轻一辈自己解决,自己插手就坏了规矩,自己能对付袁异,那其他的老家伙岂不是可以对付孔华
而且孔庆对自己没有信心,三流高手是强大,实力也是远超四流高手,但面对的四流天才,孔庆就没有底气了。
自己或许能胜过袁异,但是能否将他真正留下呢
刚才他和了愿的对话,就是试探一下是否有联手的可能,但是了愿直接就否决了,这事情关系太大了,一旦真发生,那就是三大势力的混战。
这责任谁来负责了愿和孔庆都承受不起。
孔华道:“今日之后,我和爹爹你道不同不相与谋!”
他说完,转身就走,再不看父亲一眼,至于袖手旁观的云空师徒,更是形同陌路。
“这样就好!”孔庆看着远去的儿子,有些落寞,但更多的是欣慰。
“你儿子未来不可限量啊!”了愿道。
这实在很惊人,心中对自己的理念要多么坚持,才能连自小教导他的父亲都不管不顾,说出各走各路的话语来呢
孔庆点头,转身离开。
“徒儿你觉得他们怎么样”了愿等到四周无人,才道。
云空双眸中一道道画面转动,道:“袁异至凶,孔庆至柔,孔华至坚!凶可杀四方,强自身。至柔虽遇风云,却能幸存。至坚比自强,直达心中所想。”
云空轻叹:“孔华爱其父,但更爱正义!”
噗!
他气息再涨,竟然直入四流。
“师父,我和你以后是否也会走上不同的道路呢”云空问道。
“哈哈哈哈!”了愿道:“那还用问吗我徒弟怎么可能像我一个庸人一样呢你日后的前途不会比那两个小子差,而是犹有胜之。”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