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念永恒 > 第五十五章 少主陈恒!
“紫气化鼎!”侯云飞与杜凌菲,同时惊呼,二人神色内都露出更强烈的震撼。
尤其是杜凌菲,她已然掌握了举重若轻,清楚的知晓这紫气化鼎的难度,那是整个南岸,即便是紫鼎山也都没有多少人能掌握的神通。
轰鸣间,这巨大的鼎,直接与那厉鬼砸到了一起,地面都震动了一下,那厉鬼发出凄厉之音,身体瞬间崩溃,化作无数黑气向着八方扩散,露出了其内奄奄一息的陈越。
陈越鲜血喷出,身体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他苦涩的望着那消散的大鼎,喃喃低语。
“紫气……化鼎……”说完,他挣扎的看了白小纯一眼,身体不动了,气绝身亡,他之前施展秘法,本就五劳七伤,此刻被紫气化鼎破了神通,就连饲养的厉鬼都碎灭,他又岂能继续活下去。
直至死亡,他都睁着眼,望着白小纯。
白小纯眼看陈越死亡,身体一下子松弛了,体内灵气消耗太多,以至于头都晕了,仿佛泄了气的球,站在那里瑟瑟发抖,身体摇摇欲坠,他的面色惨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击杀了所有人。
回想方才的一幕幕,白小纯只觉得口中一甜,鲜血再次溢出。
“我流血了……我……我差点就被干掉了!!”白小纯觉得全身上下都痛,尤其是肩膀更是抬起时剧痛难忍,皮肤很多地方都被烧焦,那种丝丝咧咧的疼痛,让白小纯想起之前的战斗,后怕的哆嗦了。
“我……我怎么就回来了……刚才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小命就丢了……我白小纯稳妥了小半辈子,这次怎么就冲动了呢……”白小纯正后怕的有些后悔时,忽然的一个具备惊人弹性,凹凸有致,甚至带着处子幽香的娇躯扑了过来,直接到了他的怀里,正是杜凌菲。
白小纯一愣,立刻表情肃然,一把抱住杜凌菲,淡淡开口。
“杜师姐不怕,有我白小纯在,任何人也休想伤害你一丝一毫!”说着,他的不知觉的摸到了翘起的地方……
“谢谢你,谢谢你……”杜凌菲激动,眼泪流下,等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在白小纯的怀中,也察觉到了身后多了一只乱摸的,脸顿时红了,赶紧退后几步,嗔怒的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干咳一声,心中颇有回味,暗道这杜凌菲不愧是南岸五大美人之一,单单这身材,就足以傲视天下了。
此刻侯云飞神色古怪,干咳一声,笑着看向白小纯。
“白师弟,以后有的是时间去回味,落尘家族一定还会出动下一批追杀者,这一次,估计将是除了筑基老祖外的最强者,我们要抓紧时间逃走。”
白小纯一听此话,顿时心颤,方才这些人,他拼了一切才胜出,一想到对方还会出动更多个如陈越般的强者,白小纯哆嗦了,面色惨白,四下乱看后,缩着脖子赶紧点头。
“对对对,快走,我们赶紧逃!”他说着,立刻就向前跑去,这一幕怕死的样子,与方才的铁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可杜凌菲却不觉得厌恶,反倒觉得可爱,于是也跟了过去,看向白小纯时,想起对方救下自己以及方才铁战的一幕幕,目中神采更多。
侯云飞摇头,将落陈家族的族人身上的储物袋都拿走,追上白小纯,递给了他。
“白师弟,这些是你的战利品。”
白小纯也没细看,扔到了怀里,此刻他控制不住的哆嗦,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命。
落星山脉内,落陈家族地下的地宫中,在白小纯击杀了第一个落陈家族的族人时,血湖四周的阵法节点上,有一个节点轰的一声,直接碎裂,里面的血液也都干枯。
这一幕,让四周的落陈家族族人,纷纷一愣,猛地看去时,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紧接着第二个节点,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在那不断地轰鸣中,陆续的碎裂开来。
这一幕,立刻让落陈家族的族人全部吃惊,一个个面色大变的同时,血湖内的落陈家族老祖,也都缓缓睁开了眼。
就在他睁开眼的瞬息,又一声轰鸣,从之前陈越所在的节点上,蓦然传出。
“陈越……居然也都被斩杀!”
“都死了,出去七个人,竟都死了!”
“这怎么可能,他们七人只是去追杀两个外门弟子而已,莫非灵溪宗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派来了筑基修士!”四周的落陈家族族人,一个个再也无法忍住,全部哗然起来,甚至不少人都露出恐惧。
“聒噪!”就在他们惊呼时,一个苍老冰冷的声音,从血湖内的老者口中传出,如一声天雷炸开,直接回荡在此地所有族人的心神内,使得众人身体一颤,一个个收声,忐忑的看向自家的老祖。
“逆天改命,驱除血脉中的印记,本就是我族千年内才有的一次会,既已决定,就不要胡思乱想,若有筑基修士踏入老夫阵法内,老夫会第一时间察觉,如今……还没有筑基修士到来,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你们慌什么。”老者缓缓开口,他的面色也很是难看,若非是此刻他主持这重要的阵法,无法亲自外出,必定会自己出去灭杀白小纯等人。
而一旦他外出,摆脱灵溪宗掌控的家族逆血阵法,就会功亏一篑,甚至反噬之下,他或许还可勉强活下去,但所有族人,会瞬间血液逆转而亡。
“能将陈越等人击杀,不一定需要筑基修士,这两个外门弟子身上,要么就是有人隐藏修为,要么就是具备重宝!”
“即便是隐藏修为,最多也就是凝气八层而已,至于重宝……威力越大,凝气修士施展就限制越多。”
“恒儿!”老者目中精芒一闪,右抬起一拍身边的血湖,立刻湖水强烈翻滚,竟从湖水内,慢慢升起一个穿着血袍的青年。
这青年俊美非凡,棱角分明,此刻双眼猛地睁开,露出一抹血光,使得整个人在这一瞬,气势骤然升起,竟在他的四周,出现了九个血色的模糊厉鬼,向着四方发出无声的狰狞嘶吼。
四周的落陈家族族人,一个个在看到这青年时,全部精神振奋,齐齐低头拜见。
“恒儿,你身为我落陈家族的少主,更是家族内除老夫外的最强者,修为凝气九层……足以胜任此任务,你带九人一同前去,务必……将灵溪宗那三个外门弟子,全部击杀!”老者望着青年时,目中露出少见的慈祥与欣赏,语气也都柔和了一些。
“他们若不死,我不会回来。”青年目光冰冷,闻言点了点头,身体一跃飞起,四周的九个血色虚影在他的脚下形成了血雾,使得他腾云驾雾,飞出血湖,漂浮在了半空,点了九个家族族人后,十人蓦然离去。
很快的,落陈家族的宅子内,十道身影呼啸而出,在那叫做陈恒的青年挥间,每个人的脚下都出现了血雾,竟带着众人,全部飞行。
速度之快,运非在大地奔驰可比,眨眼间就循着陈越等人死亡的地方,按照家族血脉指引,呼啸远去。
这十人,除了陈恒是凝气九层外,其他等人最弱的也都是凝气七层,其中更有五人与陈越一样,都是凝气八层。
这种阵容,已是落陈家族此刻能出动的最强之力。
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陈恒十人呼啸中冲出了落星山脉的丛林,出现时,已在了陈越七人死亡的地方。
看着触目惊心的尸体,除陈恒外其他众人都神色一变。
陈恒神色冰冷,望着地面上一具具尸体,尤其是看着那几个被捏断了脖子的族人,目中露出一抹幽芒。
“炼体之修!”
他身体一晃,出现在了陈越的尸体旁,低头看了几息,若有所思,右突然抬起,向着地面一按,双目闭合,很快他双眼蓦然睁开。
“有意思,竟是紫气化鼎的残余波动……”
“这是一个法体同修之人,强悍的肉身之力,惊人的术法之威,难怪能斩杀陈越等人。”
“此人应该是灵溪宗的天骄之一,上官天佑?还是吕天磊?”陈恒眼中出现凶残之芒,在那光芒的深处,则是浓浓的战意。
“你等各自选择一个方向寻找,但有所察,立刻发出信号!”陈恒起身声音冰寒,身边九人一个个低头称是,各自散开,全力寻找。
“阵法范围极大,没有半个月的时间走不出去,而你们……逃不掉!”陈恒冷哼,也选择了一个方向,蓦然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