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我的1979 > 203、输液
    (主神崛起http://www.abocms.cn/2_2531/ 文抄公新书:最快更新!欢迎阅读)

    。

    晚上天没黑的时候,王玉兰突然说,“哎呀,那孩子不知道怎么了,高烧了,估计是感冒,年纪小是受冻,草稞子里捂的时间太长了”。

    李和问,“去医院了”。

    “当然去医院了,不然能怎么办俺等会去看看,你们在家留着看门”。

    李和有点不放心,“我来去看看吧,马上就天黑了,你去干吗”。

    他的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一段,好像完全就进入了另一条叉轨。

    “那你去看看”,王玉兰不但没阻拦还从手帕里拿了一卷钱给李和,“驼子估计也没多少钱,要是差了,你就给垫上,谁没难的时候”。

    李和推了回去,“我身上有钱”。

    王玉兰道,“那年啊,你还记得吧,要不是驼子哪里还能有你妹妹”。

    “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不要再想了”,李和那会正在念高中,事后也是回来才知道的。如果王玉兰不提,他也都快忘记这茬了。

    “还不是靠驼子捞的早吗,要不是驼子捞上来,你妹妹早就没了。俺当时提着篮子在地里捡麦穗,老四在河边扒猪草,有人喊老四落水里了,俺跑过去啊,跑的岔了气,篮子那么重,都忘记丢了。跑过去看啊,你妹妹,眼睛都闭上了,俺都要昏了”,王玉兰说着说着居然哭了。

    “行了,都过去了”,李和赶紧给王玉兰擦眼泪。

    “不说了,不说了,说起来现在都后怕。那会穷,少驼子那么大的救命人情,就只能给人家两个鸡蛋,不是过回头了嘛”,王玉兰的眼泪依然停不下来了,“俺年前还跟驼子说呢,让老四认他做个干亲,驼子不愿意”。

    李和听王玉兰这话已经听了很多遍,记得他有一年回来,身上很拮据,但是依然给驼子送了二十块钱,可驼子是个执拗的,坚决没要这钱。

    他当时心里还松了一口气,庆幸驼子没要这钱,心里没出息的想,驼子要是接了这钱,他回到京城以后就要喝西北风了,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后来经济状况改善以后,回老家次数也是有限,差点把驼子这恩情给忘记了,只是后来老四没有忘,逢年过节东西都是不少送。

    “我心里有数了,你在家待着吧”,李和拿了手电筒,骑上自行车就出了门。

    公社的医院很小,只是两栋小楼,拉了一个大院子,中间是个大花坛,左拐角是个车棚,右边拐角就是一个公厕,离着多远都能闻到酸爽的味道。

    进了回廊,李和遇着了何招娣,“你怎么在这”。

    何招娣笑着道,“我骑摩托车送过来的,所以我当然在这了”。

    李和往医生办公室里看了看,驼子正抱着孩子给医生检查。

    “没什么事吧”。

    何招娣摇摇头,“不知道呢”。

    “进去看看吧”,李和就进了办公室。

    驼子冲冲李和点头勉强笑了笑,没什么言语。

    待医生从孩子咯吱窝底下取出体温计,又用听诊器侧耳听了一会,还没开口,驼子就急忙问道,“医师,怎么样”。

    “没发烧,但胸廓凹陷,呼吸也比较快,喉咙呼噜呼噜响,我估计是呼吸道感染”,医生是五十来岁的男人,说的也是不紧不慢。

    “是吸不着气呗”,驼子还是不理解这里面的意思。

    医生道,“就是喉咙发炎了,要住院,不然得了肺炎就麻烦了”。

    “肺炎!”,这次驼子是真的懂了,对他来说,肺炎就相当于绝症了,急忙道,“那医师,你可要救着她,这么小的娃娃呢”。

    何招娣在旁边道,“不是还没得肺炎吗,医师的意思说不治疗就可能得肺炎,治疗了就是没事了,别一惊一乍的”。

    李和对医生道,“那麻烦帮我们安排住院吧”。

    驼子也是急忙附和道,“对的,对的,住院,俺们要赶紧住院”。

    看着怀里的小东西,他感觉他的心都要碎了,哪怕跟他没有一丝的血缘关系。

    “有满一个月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驼子硬着头皮道,“没的吧,俺也不知道,跟你说实话,这孩子是捡来的。俺早上从草地上抱回来的时候,还没洗呢,是俺抱回来洗的”。

    “那就是刚出生的了”,医生对这种事情也是见怪不怪了,一边写单子一边道,“你们去缴费吧”。

    然后把单子撕了下来,何招娣抢先李和一步接到了手里,“你们等着”。

    驼子一只手托起孩子,一只手往袄子口袋摸,冲何招娣喊道,”给你钱”。

    何招娣迈出门槛,没搭理他。

    李和道,“先让她给了吧,回头跟她算”。

    医生给他们找了一间住院的床铺,带他们过去,小护士领了点滴过来,要给孩子扎针。

    驼子看着那细细的针头,有点瘆人,问道,“医师,这么小的孩子,能扎针吗,看的人心疼”。

    医生道,“就因为小才要输液,她吃不得食,又吃不了药,只能输液了。她这个呼吸道已经感染了,只有输液效果最好”。

    李和道,“听医生的吧”。

    点滴用的消炎药一般均为头孢,先锋类,这类通过静脉注射的效果肯定比通过消化系统吸收效果来的好.

    驼子点点头,笑着说,“谢谢”。

    李和对这么耐心的医生很有好感,见医生要下班了,帮着送到了门口。

    何招娣进门见小护士在孩子的身上反复拍来拍去就是找不到血管,护士的手都有点抖了,就笑着道,“妹子,要不你歇会挺累人的”。

    “那你们等会吧”,小护士本来就有点紧张,这么小的孩子找不到血管,又下不来狠心,只能放弃了。

    不一会儿,来了个年龄大的护士,摸摸孩子头皮,接过针,对小护士道,“这个以前就说过了,一般2岁以下小儿输液首选头皮静脉,不仅比较表浅,血管丰富,而且好扎好固定,双手可自由活动”。

    她的手很灵敏,可以准确估计血管的充盈度、深浅、位置及走向,一下子就扎进了孩子的头皮,小孩子只是哇了一声,就不再叫了。

    屋子里的人都跟着松了一口气。

    孩子安安稳稳睡着以后,几个人到了回廊,回廊里静悄悄的,黑灯瞎火,只有他们这间病房的灯是亮着的,医院里都已经下班了。

    驼子左摸口袋,右摸口袋,好像什么都没找着。

    李和及时的给他递了一根烟,老烟民能对这动作不熟悉吗

    驼子重重的贪婪的吸溜了一口,许久才道,“你俩回去吧,俺一个人在这可以,真是让你俩费心了”。

    “没事,我陪着你’,何招娣又回转头对李和道,“你骑我摩托车先回去吧,我摩托车有灯,不怕看不见”。

    《美漫之血清》http://www.abocms.cn/2_2474/ 龙王的后代新书:最快更新!欢迎阅读。

我的1979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