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恶人大明星 > 第0022章 我的心好痛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胡伟立把眼睛贴在了《古诗观止》上,但“林海文”三个字也没有变成“你在做梦”。

    “怎么了林海文有什么问题,你认识他”主编眉毛一竖,“那这稿子他怎么没投给你。”

    “呵呵,可能是我搞错了,应该不是一个人,”胡伟立又期待又害怕地看向页底,那里有作者的简介,如果能看到一个类似于“出生于1965年”,或者“性别:女”,又或者“教授,博士生导师”之类的,那就太好了。

    “林海文,号清凉山人,籍河东临川。其诗词特点奇出,行文汪洋肆恣,飘逸若仙,意境大气纵横,情态磅礴,堪称想前人之未想,写前人之未写。”

    考虑到林海文的特殊情况,古小海编辑和林作栋都决定隐藏他的详细信息,年龄啊,职业啊,都一概不提。为了模仿古人,林作栋甚至还以临川的最高峰清凉山,给他起了个一个名号——清凉山人,但是即便有这些处理,也完全足以打破胡伟立的幻想了。

    林海文,临川,对影成三人——让我变成一道影子吧,胡伟立此时此刻,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他想要从主编的面前消失掉。

    “胡伟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编好歹是个主编,这会儿也看出来胡伟立的不对劲了,这可不是躲过一次抄袭风波的态度。

    胡伟立咽了一口口水,感知了一下自己没有尿意,也没有便意,更没有晕厥过去的征兆,只好选择面对现实,“主编,就是,就是这个林海文,他就是上次我说的那个临川一中的老师推荐给我的那个学生。”

    一口气说完,胡伟立立马做出鸵鸟状,全身上下,连同头发丝都在求饶:我错了,我错了。

    主编果然眼睛瞪的老大,拿过《古诗观止》,把《月下独酌》细细看了两遍,才压抑住怒火,事已至此,总不能让胡伟立去死,虽然他很想这么做。《月下独酌》这种诗,《诗刊》创刊以来也没有遇见过几篇——这还算是得益于这个世界的当代古诗水平比较高,要是林海文原来那个世界,近二百年除了毛嘟嘟的词,就再也没有堪与一比者。作为《诗刊》的主编,他这点鉴赏力肯定是有的。

    “你不是说他只有一句诗么怎么会是一整首而且这么高水准的诗作怎么可能是一个高中生写的你当写古诗是买萝卜白菜啊。”

    “当时,当时他们就给了我一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那句。”

    胡伟立恨死林海文,还有王老头了,要是当初他们把整首诗都拿过来,他必定不会是那个态度啊——反正他自己是没错的。

    主编长长出了一口气,“行了行了,你出去吧。”

    如逢大赦,胡伟立气也不敢喘一口,就灰溜溜地从主编办公室退了出来。

    这会儿,杂志社的同事们都陆陆续续到单位了,看到胡伟立这幅样子,几个眼色一对,就知道他是被骂了,心里难免有点高兴。

    “胡大编辑来的很早啊,怎么主编不太高兴”一个跟胡伟立不怎么对付的王编辑,就挺好奇地问了一句。

    “高不高兴,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输人不输阵,胡伟立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心不在焉地看那几份稿子,同事们还在聊门口的煎饼果子,一个说是鸭蛋黄不如昨天的好,不流油,吃着没什么滋味。另一个说看着特别好的那种鸭蛋,不能吃,加了东西。然后就一起感慨食品安全是个大问题……

    “胡伟立!你给我滚进来!”

    哐!

    哐!

    哐!

    这一声吼,差点把电风扇给吼转起来,吼的整个办公室都成了锯嘴葫芦,吼的胡伟立刺溜一下从凳子上滑到了地上,然后连滚带爬地跑到主编办公室里。

    外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自觉地移动步子靠近了主编办公室的房门。

    “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

    胡伟立抖着腿——不是那种坐在教室里不自觉地抖腿,而是无法控制肌肉地那种抖,伸出同样发抖着的手,拿过了《古诗观止》。

    “《明月几时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千里共婵娟。”

    看完后,他一脸的茫然,“我不知道啊,他们没说啊。”

    “不知道,不知道,没说,没说,为什么他们不说”主编声嘶力竭,眼睛通红,“为什么古小海就能知道,为什么他们就会给古小海说啊胡伟立,劳烦你告诉我,这都是为什么”

    主编已经出离愤怒了,如果说《月下独酌》尚算是数年一遇的好诗,那么《明月几时有》这首词,说是百年一遇丝毫不为过,说是“千年新句,当代风骚”更是实至名归,这样的一首词,一首足以让《诗刊》彻底压过《古诗观止》的词,居然就这么被他们错过了。

    我的心好痛……

    “你给我说清楚,前前后后都给我说清楚,不然你就直接去财务结账滚蛋。”

    “就,就就是,这个林海文的语文老师跟我是认识,他说林海文写了半联新句,就是那个对影成三人,我们觉得挺不错的,就打算写个诗评,他说还要问问林海文的意见,我,我就说,一个学生的意见有什么有什么重要的,结果被林海文听到了,他……”胡伟立被吓得哗啦呼啦地说实话,然后在主编越来越黑沉的脸色里沉默下来。

    完了!

    林海文,都是你害的,你为什么不把《月下独酌》《明月几时有》给我为什么

    主编什么也没说,一页一页地翻着那些评论文章,京城大学中文系系主任陆松华,人民大学文学系教授海云生,《人民文艺》主编杨胜武……一个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就这么挤在《古诗观止》的几个页面里。

    而这一切,本该是属于《诗刊》的。

    我的心,真的好痛……

    “胡伟立,你收拾一下去后勤吧。”

    “是,主编。”胡伟立感觉自己快哭了,后勤,那是平均年龄50岁,女性占比80%的“好地方”啊。

    ……

    恶人值+200,来自《诗刊》胡伟立。

    恶人值+1000,来自《诗刊》胡伟立。

    恶人值+2000,来自《诗刊》胡伟立!

    大早上,林海文被他妈从床上揪起来,脑子还没怎么清醒的时候,就一连三条信息闪动了起来。

    “胡伟立是谁啊《诗刊》唔,好像恶人值又要超过一万点了,胡大哥,谢谢了啊。”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恶人大明星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