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052章 咔嚓(2/5爆发求收藏)

第0052章 咔嚓(2/5爆发求收藏)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林海文坐到卞婉柔面前的时候,累的差点瘫在那里,两个小时,几乎是一刻不停地询问、收费、打单,从嘴巴到指头,再到两只脚,就没有轻松的。卞婉柔挺贴心的,给他喊了一份冰淇淋套装,还有两个杯子蛋糕,大概是模仿berko的,不过法国这家大公司也不会知道华国有人在冒牌。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听说你还唱歌了”
卞婉柔笑的很开心,比林海文班上的女同学,还像个小姑娘,“你不知道,当时好些人都在喊,要听《孤雁》。我也没想到临川还有这么多人记得这首歌,站起来就唱了。”
林海文拍了拍脑门,“对了,你有带着签名照么我有个朋友的父亲,是你的歌迷呢,一定要让我跟你要一张签名照,差点给忘了。”
明星出门,签名照大概是常备的,卞婉柔重新回到圈子里,也不例外,拿了几张出来,看着还是最近拍的大片。
“上了个杂志,这是他们拍的,我看着效果还可以。”
“嗯,是挺好的。”
其实本来也没有这么多寒暄的,主要是今天意外出的有点戏剧化,林海文也不能上来就签合同,拿了钱走人。
陪同卞婉柔来的男人,是乐橙音乐一个大经纪人,叫王景峰,圈内算得上是一号人物。笑眯眯地看着卞婉柔和林海文说话,也不插嘴,也不急,直到卞婉柔介绍了他,才开口说话,倒让林海文对他高看一眼。
“海文先生,能看看歌么我特别期待,要说《明月几时有》这样的名词佳曲,一个歌手的职业生涯能碰到一首就不容易了,婉柔这么快能拿到第二首,要让别的歌手知道了,估计要羡慕坏了。”
林海文自然是带着词曲来的,直接就给了王景峰,他倒是不担心,这首词昨晚上,应古小海的要求,直接传真过去了,现在估摸着都要开始排版了。离他们下一期杂志,恰好也没几天了。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王景峰念了几句,品了品,就递给了卞婉柔,卞婉柔直接根据曲谱哼了几句,“呀,还有念白啊”
“嗯,这首词比较短,而且风格也比较哀怨婉转,伴奏清减一点,到时候一段女声念白,效果应该是很好的。也避免重复几遍,让人产生听觉疲劳,它的定位也不是洗脑歌,用不着无限循环。”
卞婉柔点点头,唱了一遍,念了一遍,又唱一遍,也感觉出这个编排的好处来。
如果说卞婉柔对林海文的才华算是了解的话,那王景峰的眼神就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了,此前也许更多的是闻其名,但这么一首好词好曲直接出现在面前,感受是截然不同的,他心里那个念头越发像长草一样蔓延起来了。
“海文先生,我有个冒昧的想法,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作品呢也不必都是古词形式的,有古代风格的歌曲就行。要是可以,《明月几时有》的单曲发完后,我们就要给婉柔做新专辑里,想在里面多放几首你的作品。”
卞婉柔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又被《独上西楼》给吸引了过去。
得陇望蜀,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这都不算是缺点,谁都想要更多的词曲啊。但林海文还是比较审慎的,林作栋之前还想让他在故事会那边也创作创作,要说这些东西,他百度一搜,经典之作无数,不过他还是拒绝了。
达芬奇那样的人是有,林海文也没打算浪费自己的际遇,但必须得缓着来。
胡伟立那样的质疑,现在还不算什么,主要是除了古诗词领域之外,林海文还没有什么顶尖的作品出来。要是一下子把《红楼梦》、《百年孤独》、《变形记》这些长长短短,风格截然不同的东西同时丢出来,是个人都会怀疑有问题,人人怀疑,事实有时候都不重要了!其实就是一句话,人们能够理解大师的全能,却不能理解一个突然出现的全能大师。
这一次要不是胡伟立跳出来,天韵娱乐在背后下黑手,《独上西楼》,林海文都未必会拿出来。
“王先生说笑了,《明月几时有》《独上西楼》这些词虽然只是一些应情之作,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有的。”
“我知道我知道,不是说都要是这个水准,我做梦也不敢想啊。”王景峰呵呵一笑,“风格比较统一的就可以,就算是都有这个水准,我也舍不得都放进一张专辑里。”
“行吧,我想想。”
王景峰看出林海文的意思,但心里更是痒痒,这摆明是说他手上还有好歌,但不给拿出来啊!
“海文先生,价格上好商量。”
林海文看着王景峰小心翼翼地提起钱来,有才华的人往往是金钱如粪土,他也担心提钱会惹怒了林海文。
“钱是我很爱的,可以说是最爱的东西之一。不过确实现在没有,如果有了,我头一个想到你们,行不行”
“行行行,多谢多谢。”
卞婉柔这时候,才从曲谱里抬起眼来,看了林海文一眼,15万一首歌,在业内已经是一流价格了,除了有数的几个顶尖词曲作者,谁也拿不到这个价格,更别说是一首歌还没发过的林海文,是,《明月几时有》《独上西楼》都是好词好曲,但市场价格有自己的规律——一个油画家,画得很好,格外的好,第一次上拍能拍到梵高、安格尔、提香那样的价格么不可能!
但即便是这个价格,林海文就是能不在意,这不能不让卞婉柔感到惊奇了。
其实从林海文这个角度来,原因只有一个,不缺钱啊!他现在又没想着要买房买车买老婆,吞金咽玉吃龙肉的,他不必急着往前跑,这一急,总是容易出错。
“那要不今天就——”
咔嚓咔嚓咔嚓!
一阵快门声突然响起,等到王景峰追出去,人已经上了车子,一溜烟不见了。
“这,不是你们安排的”
回头的王景峰和卞婉柔对视一眼,都觉得莫名其妙,“我们还嫌事不够多么而且,这次我们过来,没有人发现啊!这个我是能保证的,连机场照都没有。”
“那是……来拍我的”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