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荒龙帝 > 第二十章 凌老之威
凌氏医馆门口。
凌老虚空一点,那马背上的秦铭便就此被击毙。
一个看似风烛残年的老人,弹指间,却击毙了一个如日中天的青年才俊。
如此段,震撼全场。
“大少爷死了?”秦府的人全部呆在了原地,寒风阵阵,众人皆感觉到冷汗淋漓。
“铭儿!”秦元那眼瞳骤然一缩,连忙悲呼。
“这凌老是天罡境强者?”张权眸光一闪,满脸震惊。
年少时,他也入过神选学院。
只是因为一次历练重伤,就此留下了暗伤,未能成为先天境强者。
可是,他也见识过许多强者的。
凌老的段,俨然不是一般人可比。
“凌伯伯真是生猛啊!”吴胖子小眼睛瞪得老大,深深吸了口气,满脸兴奋的道。
他早就知道凌老不凡。
可是,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一指而已,那先天境的天才就殒落了。
这让他震撼之余内心也是振奋无比。
“这还是那个病怏怏的凌老吗?”凌氏医馆外,无数道眸光汇集在凌老身上。
众人那眸子当中尽是流露出错愕的表情。
当然,更多的是敬畏。
“这……这是凌老?”黄亮此时都懵了,他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旁边的老人。
只见得此时的凌老,脊梁如枪,那深邃的眸子当中光芒凌厉如剑,让人胆寒。
他就那里站在门口,那鬓发飞舞间自有着一股无上的气势弥漫开来。
如今的他,如同一个王者临尘,眸光睥睨间,似在俯视苍生。
“凌老好强!”黄小曼也被那股强大的气势所摄。
甚至,她感觉自己呼吸都一窒,噤若寒蝉。
那种气场之强,便是神选学院一些强者都无法与之堪比。
“义父真强!”凌飞眸露火热,那拳头紧紧握起,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
刚才凌老这一击,让他无比兴奋。
而此时,凌老眸光一转,锁定了前方的秦忠。
被凌老的眸光锁定,秦忠整个人忍不住在哆嗦,一脸惶恐。
“你一个老奴,不指引年轻人奋发向上也就罢了,还尽出歪主意,当诛!”低沉的声音从凌老口中吐出。
当那个诛字传出,只见得他右食指又是虚空一点。
咻!
只听得破空声响起,凌老指尖一道真气迸发而出,如同箭矢般直接向着秦忠心脉射击而去。
“你敢……!”见凌老再次出,秦罡有些恼羞成怒。
他怎么也是堂堂的神卫,身份非常人可比。
在他背后,可是有着一个关系网。
这老鬼,居然如此肆无忌惮。
“有何不敢?”只是,不等这秦罡多说,凌老却是冷哼道。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凌老身上爆发而出。
这股气势,直接锁定了秦罡。
顿时,秦罡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似被束缚,如被大山压迫。
甚至,他连动都不能动。
“他……他难道不止是天罡境?”这让他大惊失色。
要知道,秦罡也快踏入天罡境了。
这凌老的确很强,可是他有伤在身,若只是天罡境,想凭借一股气势就让他秦罡动都不能动,连真气都被束缚。
太难了。
这种段,远远不是天罡境修者可有。
啊!
就在此时,一道惨叫声响起。
却见得秦忠胸前留下一个血洞,就此坠落马下。
他……就此殒落。
“秦管家!”秦府的人悲呼。
同时,他们眸露恐惧,瞅向凌老时,简直如同看到了一个掌人生死的神灵。
本来,他们自认有秦罡带队,在这龙潭镇,无惧任何人。
可现在,那秦罡死死被压制,连动都动不了。
这让秦府的人感到了绝望。
“秦忠也死了!”远处的人内心一震。
秦元此时也恐惧了。
“凌老,我乃神卫,我秦府,还有不少人任职神卫,你如此行为,难道就不怕连累你儿女吗?”秦罡咬牙道。
大唐帝国,神卫被世人尊崇。
同样,他们身份尊贵,不容亵渎。
若有人诛杀神卫,上面必会派强者来追究。
“哈哈,神卫?”闻言,凌老仰天而笑,那眸子当中闪烁的光芒无比冷厉,“区区神卫,老朽还真没有放在眼中,莫说是神卫,就算是神卫统领,就算是大唐帝国的皇子,只要我儿无过,谁敢动,皆当诛。”这话语,掷地有声,狂妄当中,带着几分豪气,还带着几分自信。
若是在以前,很难想象,当初那个温和的凌老,居然会有如此豪气冲天的一天。
为了义子,他居然无惧神卫,无惧诸强。
“义父!”闻言,凌飞那眸子当中不由湿润了起来。
只要我儿无过,谁敢动,皆当诛!
这句话,不断在凌飞脑海当中回荡,他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的温暖,眼角有泪流下。
虽然义父口中并没有说多爱他。
可是,此时这话,足以表明一切。
只要他凌飞无过,哪怕是天王老子,他义父都无惧。
这……
就是亲情!
这就是父子!
只是,这声音落入秦罡耳中,他却是心头一凉。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自己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人。
这是一个为了儿子,无所畏惧的老人!
一个为了儿子,敢硬撼强权的人!
这……还是一个强者。
而此时,凌老眸光又是一转。
他的眸光一动,使得秦府的人都人心惶惶。
似乎,他们都在害怕,害怕被这老人盯上。
要知道,天罡境强者,真气饱满,完全可以御器飞行,在百万大军当中取人首级。
这种人物,不可匹敌。
嗡!
终于,凌老的眸光一顿,这次锁定了秦元。
也就是秦鸿之父。
“秦元?秦府之主。”凌老眸光凌厉,如掌人生死的君王,他凝视着秦元,一字一句的说道,“秦府势大,不造福一方,却仗势欺人,更是纵容你子,欺男霸女,今天的事,与你有无法推卸的责任,你,当诛!”当那个诛字吐出,凌老伸。
“老四,救我!”秦元连忙惊呼。
可是,秦罡哪里能出?
在那股强大的气势压迫下,秦罡静脉暴起,血脉都似要破裂。
如此,凌老那真气如箭,洞穿了秦元的心脉。
秦家之主,就此坠马而亡。
“老爷也殒落了!”秦府的人彻底慌了。
“大哥!”秦罡悲呼,那目眦欲裂,瞅向凌老,“老鬼,你欺人太甚了。”
咳咳!
凌氏门口,凌老轻咳了两声,脸色略有苍白,似乎几次出,让得那伤势有些发作。
“义父!”凌飞眸露担忧。
凌老却是摆了摆,示意无事。
而后,他眸光一凝,瞅向秦罡,那眸光,凌厉如剑。
“秦罡,身为神卫,本应为世人谋福,主持正义,可是你却放任亲人为恶,此次事发也不明是非,就要以势压人,这样的神卫,简直就是败类,留着也无用,今天,老朽就送你一程。”凌老话语铿锵有力,他指,指点之间,如同君王,可掌人生死。
那股气势,让附近的人全部都噤若寒蝉。
当他话语落下,只见凌老指虚点。
咻!
一道劲气,如同箭矢,直取秦罡心脉。
“不……”见此,秦罡大呼,“我为神卫,你不可动我。”
同时,他竭力运转体内的真气。
可惜,不管他怎么运转,根本无法控制真气。
甚至,他的身子连动都不能动。
凌老那股气势,完全将之给束缚。
砰!
而后,在无数道眸光的注视下,秦罡的心脉被洞穿。
堂堂的神卫,先天圆满境的强者,坠落马下,就此气绝。
直到死,他那眼睛都瞪得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