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三章 斩将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连续三天没有合眼,滴水未进,就算前任留下来的这具身体素质不错,但到如今,也已经是极限了,不是吕布有自虐的倾向,这是一个现代人第一次面对冷兵器战场的自然反应,三天的时间里,为了争取能够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吕布几乎是强迫自己留在城墙上去适应战场,适应那些惨烈的画面。
每一次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不禁闪过那残值断臂,尸横遍野的惨烈场景,看到食物,胃就会不自主的翻腾。
心中曾无数次想要逃离,但理智硬生生的让他留在了战场上,他要适应战场,适应目前的身份,他是吕布,三国战神,不再是那个白领,他要在这个世界扎根、生存,他要成为人上人,想要获得这些,首先要做的就是能够适应战场,否则,别说更好的活下去,是否能够看到明天都是一个未知之数,而想要博得明天,就必须学会正视自己目前的困境。
三天的时间,还无法让他完全适应,但足以让他不再会胆怯,甚至敢在城墙上提刀杀人!
草草的吃了些东西,吕布回到自己的府邸,一头栽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这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入睡,睡得很香,脑海中,那些鲜血淋漓的画面已经不足以让他害怕,这一觉,直到睡到傍晚,才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奉先,你醒了”华灯初上的时候,屋子里点了一盏油灯,耳畔响起的声音,让原本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几分,声音很好听,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看看声音的主人,吕布的目光忠实的执行着这项本能。
“嗡”
那一刻,吕布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一种窒息的感觉让他的心脏在这一刻都停止了跳动。
美女,吕布并不少见,信息爆棚的时代,能在一线城市里,打下一片江山的人物,不说网络上的各种美女,就算他接触的圈子,见过的女人也不少,明星、名媛、清纯校花,吕布自问在这方面的免疫力绝不算低,但在看到眼前女子的那一刻,他还是呆住了,一种源自灵魂的震颤,让他已经很久没有因为女人而心动过的心湖,泛起滔天巨浪。
“奉先,你怎么了”美女疑惑的看着吕布,此刻吕布的目光,很像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
“没什么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摇了摇头,吕布很快清醒过来,毕竟不是初哥,在最初的惊艳过后,很快清醒过来,为了避免尴尬,转移话题道。
“曹军开始攻城了。”美女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担忧。
“好好待在家里,我去看看。”吕布生生的打了一个激灵,脑海中的睡意还有那丝惊艳的感觉瞬间被祛除,美女再好,也要有命来享受,他要在这个世界更好的活下去。
两名护卫连忙将吕布的方天画戟带来,美女目送着吕布匆匆离去。
路上,吕布已经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谁,历史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而且前任对她的称呼也一直是貂蝉。
皱了皱眉,吕布记得,貂蝉其实并不叫貂蝉,真实的历史上,并没有王允巧设连环计,只是吕布跟董卓一个侍妾有私情,被王允巧妙利用,至于那个侍妾的名字,历史上并没有记载,倒是民间野史中有不少说法,有的说叫刁秀儿,有的说是任红昌。
甩了甩脑袋,吕布将这些莫名其妙的心思甩掉,貂蝉究竟是否真实存在,没必要去深究,现在已经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了,何必去跟历史较真不过……真美。
单论颜值的话,貂蝉属于顶级美女,但这种级别的美女,吕布上辈子见过不少,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众口难调,每个人对美的评判标准不同,其实所谓颜值,当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很难说出谁比谁更美,真正让吕布心动的还是对方的气质,这也是真正拉开顶级美女分数的东西,无形无质,却又真实存在。
古典美女,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对于吕布这种来自现代社会的灵魂来说,无疑是很震撼的,除此之外,知性、柔婉隐隐中还透出一股英气,这些在现代几乎不可能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女人身上的气质突然出现在同一个女人身上,那种对男人的吸引力才是最致命的。
唏律律
一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嘶鸣声让吕布清醒过来,紧跟着,一个硕大的马头到了吕布面前,亲昵的蹭着吕布的脸颊。
赤兔
一种难言的亲切感涌上心头,吕布不自觉的伸手摸索着那硕大的马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看着眼前这匹比常人都要高的战马,吕布感觉自己的血液仿佛要沸腾起来了。
吕布可以肯定,在自己过往的生涯中,从未骑过马,更不用说什么骑术,但在碰到赤兔的一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来,几乎是本能的一拉马缰,一脚踩在马镫上面,身体一滑,已经坐在赤兔马的背上。
“君侯,敌军趁乱攻破了南门,此刻高顺将军正在南城御敌,但敌军太多,一时间,根本赶不出去!”一名副将将方天画戟交给吕布,急声道。
“告诉张辽,谨守城池,城内的事情,不必担心!”吕布手提方天画戟,此刻坐在赤兔马的背上,双腿夹着马腹,一股难言的豪情犹如一团火焰一般在胸中升起,瞬间弥漫全身,那是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仿佛只要方天画戟在手,赤兔马相随,这天下,就没有他战胜不了的敌人。
“是!”副将答应一声,吕布已经一摧战马,昏暗的月光下,赤兔马犹如一团暗红色的火焰般往南门的方向飘去。
南城门下,高顺面沉似水,手中的钢刀已经卷刃,却仍然死战不退,八百陷阵营在他身边,犹如磐石一般,死死地将从城门涌入的曹军挡住。
“高顺,吕布如今已是大势已去,何必还要为他尽忠若你愿降,我愿向曹丞相为你举荐!”人群中,一名身材不高,却显得十分精悍的武将手持大刀,不断游艺,手中长刀每一次落下,都能夺走一名陷阵营士卒的生命,高顺几次想要上前,却被对方巧妙地避开,继续屠杀陷阵营将士。
“乐进!可敢与我一战!”眼看着帐下士卒不断被乐进击杀,高顺眼中闪烁着森然的光芒,乐进的战略很明确,陷阵营将士的确是精锐,面对曹军说以一当十也绝不为过,但兵就是兵,在乐进这种一流猛将面前,一样只能被秒杀,乐进不去找高顺斗,只是不断屠戮陷阵营将士,不断在陷阵营中撕开缺口,虽然很快会被高顺补上,但陷阵营人数毕竟有限,高顺屠杀曹军,乐进不理,反正曹军人多,死几百个都不会心疼,以这些曹军换取攻破下邳的契机,这笔买卖无疑相当划算,而且乐进一击即走,决不让陷阵营将自己包围,否则就算是一流猛将,若落入陷阵营的包围,也只有ko的份。
高顺几次想要冲上去找乐进单挑,都被乐进巧妙地避开。
“哈哈,待我破城之后,你想切磋几次,我都奉陪!”乐进哈哈大笑道。
高顺目眦欲裂,却又无可奈何。
“高顺,让开!”就在高顺无计可施之际,远远地,一声怒喝传来。
“主公!”高顺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厉声道:“陷阵营,后撤!”
乐进正自杀的兴起,突然看到陷阵营后退,心中生出一股惊异,连忙向高顺的方向看去,惊鸿一瞥间,眼角中,一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向这边掠来。
吕布!
乐进心中一颤,几乎是本能的就要调转马头,吕布的名声,足以让这个时代任何一个武将心寒,乐进也不例外,在看到吕布的一刹那,第一个念头就是——跑!
若是他此刻迎头而上,激战吕布,或许还有几分胜算,毕竟此刻的吕布,虽然身体还是那具身体,但灵魂已经换了别人,武艺全凭本能,以乐进的身手,此刻若拼死一战,胜负难料,但此刻,他却被吕布过往的名声和恐怖战绩所慑,做了一个最愚蠢的决定。
乐进的战马不错,但再好的马,能快的过赤兔更何况,此刻他身后,密密麻麻的都是曹军,根本退无可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眼角处,一道白光在夜空中显得极为醒目。
乐进在扭头的瞬间,只觉得脖子一痛,双目中带着一抹不甘,斗大的头颅飞起,腔子里的鲜血如同火山喷发一般难以收拾。
“杀!”
吕布认不得乐进,一戟结果了这个曹军将领之后,方天画戟一轮,一道寒光掠过,吕布的蛮力加上方天画戟的锋利,十几名曹军惨叫着倒地,吕布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兴奋,浑身的鲜血如同沸腾了一般,原来纵马沙场的感觉,是如此美妙,一把举起手中的方天画戟,没有理会脑海中在这一刻传来的声音,这一刻,他的理智被那股热血激昂的冲动击溃,手中的方天画戟一次次麾下,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陷阵营,出击!”高顺在身后,兴奋地咆哮一声,丢掉自己已经卷刃的长刀,拎起乐进的大刀咆哮着带着陷阵营,紧紧的跟在吕布身后,朝着惊慌失措的曹军杀去。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