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八章 尔虞我诈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皖县城门大开,几名将领带着兵马出来,虎视眈眈的围在两旁,看着吕布、雄阔海一前一后带着刘勋往县衙的方向走去,身后,是五百名煞气腾腾的骑士。
刘勋面色阴沉,吕布没有绑他,但前面有一个吕布,后面还跟着一个力大无穷的莽汉,见识过雄阔海的蛮横和粗暴,此刻哪里敢搞动作,只能这么面无表情的跟着吕布前行,心中却在思索着吕布的目的。
很快,一行人已经到了县衙,吕布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之上,看了眼刘勋道:“坐!”
“这……”刘勋犹豫的看了吕布一眼,点点头,坐在吕布下手的位置,雄阔海站在吕布身旁,之后陈宫、张辽、高顺、管亥依次坐下,徐盛、郝昭、陈兴分列两侧。
“带上来。”吕布也懒得多做解释,何仪、何曼兄弟压着乔飞进来,跪在衙堂中央,看到吕布,连忙磕头如捣蒜的求饶。
“乔飞”刘勋眉头微皱,作为乔公身边的心腹家将,刘勋自然不可能不认得。
“把你知道的事情跟他说一遍。”吕布看了刘勋一眼,抬了抬头,示意乔飞说话。
“是。”乔飞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竹筒倒豆子一般详细的跟刘勋讲了一遍,反正该讲的不该讲的都已经说了,既然背叛了,再背叛一次,也没什么好说的。
“本来只是打算跟你借些粮草,只是想不到你手下的人,不太安分,竟然想要置我于死地!”吕布冷哼一声,看向一脸懵逼的刘勋。
“我与乔公素无冤仇,一直将他敬若上宾,为何要挑拨我与温侯之间的关系!”刘勋面色发黑,任谁被人算计了一把都不会好过,更何况为此,被吕布一下子干掉了几千人,到头来却发现是自己没事找事惹的祸,心中顿时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这小人真的不知道!”乔飞苦着脸道。
刘勋皱眉思索着,却是想到之前袁胤前来说的那些话,莫非是袁术在暗中作梗,暗通乔公
想着这些,刘勋却将目光看向吕布,不管如何,现在还是先将这尊大神给送走才是正理。
“报”
正要说话,门外突然响起一声精疲力尽的疾呼,一名满脸风尘之色的士兵冲进来,喘着粗气,嘶声道:“主公,大事不好!”
刘勋此刻心中烦闷,没好气道:“什么事”
“回主公,今日黄昏,江东孙策以迎亲为借口进入城中,突然发难,将城门占据,随后城外突然出现大批兵马,守城将士寡不敌众,此刻舒县已经被孙策占据。”士兵一口气将所有的话说出来,脸色变得有些发白,此刻众人才看到,这名士兵背后竟然插着一支箭羽,伤口已经溃烂。
刘勋呼的一声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瞪着这名士兵,脸上闪过一抹铁青:“我想起来了,乔公的两个女儿,正是许给了孙策与周瑜!”
随后目光看向吕布,苦笑道:“温侯,我们这次,却都是中了那老匹夫的奸计了。”
“乔公两个女儿”吕布看了刘勋一眼,默默地点点头,想来便是江东二乔了,随即却是皱眉道:“舒县乃庐江治所,兵力应该不少,为何如此轻易便被攻破”
“这……”刘勋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他惧于吕布威名,此次为了能够将吕布伏杀,舒县守军几乎是倾巢而出,使得舒县防备空虚,若再加上乔公里应外合的话,凭舒县留守的那点人马,别说孙策大举来攻,就算是乔家都能轻易将舒县攻破。
“报”便在此时,又是一声通报声,算是解了刘勋的尴尬。
“快说。”刘勋急不可耐的看向来人,一半是因为尴尬,另一半却是真的急,他没想到孙策会这么快打进来,而且舒县一失,整个庐江怕是都要乱了。
“城外突然出现大批江东军,此刻已经开始围城!”
“嘭”刘勋面色突然变得惨白,无力地坐下,嘴中喃喃道:“完了,彻底完了。”
看着刘勋失魂落魄的样子,吕布摇了摇头,这刘勋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遇事却如此慌张,还真是烂泥一块。
“文远,这皖县却是没办法待了,集结人马,我们准备出城吧。”吕布站起身来,对张辽道,至于城外的孙策军,吕布却不是太在意,先不说这黑灯瞎火的,孙策刚刚拿下舒县,怎么可能这么快便跑到这里,就算孙策真的跑来了,又有何惧当初曹操兵围下邳,五万精锐都未能将他拦住,他可不认为孙策这刚刚成立没几年的诸侯,手下将士能够比得上曹操的百战雄师。
“温侯,你不能走!”看到吕布起身要走,刘勋突然一个激灵,连忙站起来拉住吕布。
“怎么姓刘的,你想拦我家主公”雄阔海环眼一瞪,看着刘勋,森然道。
“不不”被雄阔海一吓,刘勋讪讪的松手,眼珠一转,谄笑道:“只是城外如今已经被孙策大军包围,温侯这一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自投罗网”吕布嗤笑一声,看着刘勋摇摇头道:“枉你昔日也是一员武将,孙策孤军前来,刚刚攻破舒县,报信的将士刚到,他的追兵就赶到了,且不说这么短的时间内,他能派来多少兵马,就算真的大军来了,要多少时间才能真的将城池合围,又有多少战力,你舒县兵力空虚,难道皖县兵力也空虚”
看着刘勋讪讪的表情,吕布摇头道:“一个孙策,便将你吓成这样,真不知道你究竟哪来的勇气,赶来伏击于我”
刘勋闻言,不禁老脸发热,苦笑道:“温侯有所不知,这孙策乃江东猛虎孙坚之子,骁勇异常,两年前以传国玉玺为抵押,借兵南下,可说攻无不克,短短两年,便将江东之地尽数收入囊中,人称江东小霸王,颇有昔日项王之勇,如今跨江来袭,末将怕不是对手。”
“但我为何要帮你”吕布嗤笑道:“你是非不分,误中他人奸计欲图暗害于我,如今却又要我来帮你”
“这……”刘勋苦笑一声,想了想突然道:“算计你我者,必是这孙郎,若温侯愿意出手,勋愿意以兵权相托!”
刘勋心中知道,这真正算计他跟吕布的,恐怕是袁术在暗中捣鬼,但如今孙策兵临城下,为了能够拉住吕布这头虓虎,也只能将这屎盆子扣在孙策脑袋上。
“我的仇,自己会报,这里是庐江,你的地盘,被个小娃娃吓成这样,某耻于与你为伍!”吕布冷笑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去。
“温侯且慢,若您愿意,某愿以太守之位相赠。”看着吕布头也不回的离去,刘勋咬牙道。
“这种地方,也只有你才会宝贝。”吕布摇头,径直向外走去。
“主公,现在怎么办”看着吕布离开,刘勋心腹武将陆荣皱眉道。
“紧闭四门,待天亮后再做决断!”刘勋看着吕布等人离开的方向,双目中闪过一抹阴翳,冷哼道。
“是。”陆荣点点头,迅速前去传达命令。
吕布一行人出得成濑,只见前方一团团火把亮起,紧跟着便是喊杀声朝这边涌来。
“杀!”吕布冷哼一声,策马前冲,只是一个冲锋,便将埋伏在外面的江东兵杀散。
“果然只是疑兵!”张辽和高顺赶来,看着扔在地上的大批火把和铜锣之类的,实际上埋伏在城门口的江东兵不足一百。
“轰隆”
身后,皖县的大门死死地关上。众人回头看去,眼中尽都闪过不屑的神色。
“主公,下一步该怎么办”管亥提着流星锤过来,看了眼城门的方向,向吕布询问道。
“孙策既然在这里安排了疑兵,怕是想要一劳永逸,将刘勋彻底解决,便可轻易接收刘勋兵马城池,孙策大军怕是很快会到。”吕布看了眼紧闭的皖县大门,想了想道:“我们去舒县。”
“舒县”管亥不解的看向吕布:“舒县刚刚被攻破,孙策主力可都集中在那里,我们现在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陈宫笑已明白吕布之意,闻言笑道:“现在虽然兵力充足,但等我们去了,恐怕就是一座空城了。”
“啊”管亥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明所以。
“正好皖县没能补充到粮草,便在舒县补充吧。”吕布点点头,也不多答,带着人马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