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附身吕布 > 第三十二章 落定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最美不过夕阳。

    日落西山,城外劳作的百姓纷纷向城内走来,却有一行车马逆着人流,自城内出来,老马拉着车辆,随行老仆默不作声的赶着车朝城外走去,贾诩坐在马车上,默默地看着马车外川流不息的人潮,带着淡淡的落寞和几丝凄凉,渐行渐远。

    脑海中思索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逐渐联系起来,让贾诩眉头渐渐皱起来,那陈瑜不简单,这件事情,怕是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

    “吁”行进之中的马车突然停下,打断了贾诩的思绪,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仿佛早已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主人……”老仆看着前面将车架拦住,一脸凶神恶煞的汉子,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扭头时,才发现贾诩不知何时,已经从车厢内出来。

    “不知道现在,我该如何称呼阁下”没有去看拦住车架的雄阔海,目光看着雄阔海身后,一派羽扇纶巾的陈宫,贾诩脸上却没有多少惊慌的神色。

    “重新认识一下。”陈宫微笑着向贾诩拱手道:“在下陈宫,字公台,不知先生可有印象”

    “早该想到。”贾诩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段时间,温侯横行南阳,作为温侯帐下首席谋士,却始终未曾现于人前,着实可疑,只是我未曾想过,温侯竟然如此大胆,将先生送来这里,却不知道温侯身边,又是何人为他谋划”

    “这……先生日后自知。”陈宫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面色一肃:“我主久慕先生大名,诚邀先生共谋大事。”

    “呵呵。”贾诩摇了摇头:“怕是要让公台先生失望了。”

    陈宫显然也没有指望能够立刻说服贾诩,微笑道:“失不失望,还是等文和先生见过我家主公再说。”

    “见是定要见的,不过恐怕非是今日。”贾诩负手而立,微笑道。

    “哦”陈宫不解,正在此时,贾诩的车厢里,一枚响箭腾空而起,发出一道尖锐的啸声,紧跟着,远处蹄声响起,即便不去看,陈宫也知道,这是张绣帐下最精锐的西凉铁骑出动了。

    “公台先生,你将我骗的好苦!”一声冷哼声中,却见在贾诩车厢内,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冷目如电,森然的看向陈宫。

    “原来是功亏一篑,先生好算计。”陈宫看向贾诩,摇头苦笑到:“昔日主公每每提及先生,都言先生乃当世顶尖智者,宫心中总有不服,此次只身入宛城,一来要助主公完成大业,二来却也不乏要与先生一较高下之心,如今看来,主公如此推崇先生,并非毫无道理。”

    “能得温侯赞誉,诩不胜荣幸。”贾诩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不过公台如此淡定,却让诩更加惊讶。”

    “有雄将军在此,宫性命无忧,何须担心。”陈宫指了指雄阔海:“此人乃主公麾下第一猛将,主公曾言,当世猛将,能与之力敌者,不出十人,张绣将军虽然勇猛,若只论武艺,却非雄将军敌手,文和先生实不该至自身于险地!”

    “是吗”张绣闻言,目光看向雄阔海,冷哼一声,手中却是已经出现一杆银枪,倏然刺向雄阔海的咽喉。

    “嘿,北地枪王!今日俺倒是想会你一会!”雄阔海大笑一声,一斧将张绣的长枪劈开,跟着脚步一踏,已经登上车架,抢进张绣怀中。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张绣枪法已然隐隐趋于大成,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一把将贾诩推下去,同时后退一步,拉开与雄阔海之间的距离,一招凤点头,枪锋在板斧上一点,如同灵蛇吐信一般,不依不挠的刺向雄阔海咽喉。

    “哈哈,主公誉你为北地枪王,一手枪术出神入化,今日一见,果然不假,痛快!”雄阔海朗声一笑,双目中战意昂扬,他身高马大,一对板斧分量也不轻,但此刻在他手中,却灵活之极,而且相互配合,与张绣的快枪战在一起,论及速度,丝毫不差,更兼力大无穷,两人每一次交手,都让张绣感觉手臂发麻,十合之后,便有些遮拦不住。

    “好一员猛将。”两人在马车上打的惊天动地,两个当事人此刻却在马车下面并肩而立,强势围观,贾诩赞叹一声,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西凉铁骑,扭头看向还是一派云淡风轻的陈宫,不禁赞道:“先生的沉稳却更让诩佩服,此人虽勇,但也不可能敌得过千军万马。”

    “先生只管观战便是,至于结果如何,如今宫就是想跑,也不可能跑得过西凉铁骑。”陈宫笑着摇了摇头道。

    “也是。”贾诩深深地看了陈宫一眼,心中却是警惕起来。

    “咔嚓”脆弱的马车终于无法经受两人的大战,伴随着一声不堪重负的声响,彻底碎裂开。

    张绣狼狈的从车架上滚下来,以前虽然也见过雄阔海,只是当时只以为不过是个莽夫,如今方知此人不但力大无穷,一身武艺更是惊世骇俗,到现在,他握着长枪的双手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再看雄阔海,却仍旧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心中不禁苦笑,看来自己这次,却是托大了。

    地面剧烈的震颤起来,南阳的西凉铁骑距离众人已经不足一箭之地,让张绣心神微微松弛,强如典韦,当年还不一样是被人堆死

    “嘿,你这厮,武功虽然不错,但却没有武人的气魄,这等时候,也敢分心”雄阔海冷笑一声,却是没有继续追击,冷笑着站在陈宫身前,目光森然的看向奔腾而至的西凉铁骑。

    地面的震颤越来越激烈,张绣被雄阔海说的有些惭愧,拉着贾诩正要走向一边,面色却突然大变,他戎马一生,此刻却已经发现地面的震颤并非来自同一个方向,抬头看去,却见远处烟尘滚滚,一支骑兵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向这边冲锋。

    “吕布!”张绣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血色夕阳下,一杆大旗自天地交接之处缓缓出现,烈烈大旗之上,那醒目的吕字犹如一头孤傲的孤狼一般,张牙舞爪,仿佛欲挣脱旗帜的束缚跳出来一般,吕字大旗之下,黑压压的一支骑兵形成一个不太规则的扇形铺天盖地的朝这边冲过来,马蹄翻飞,尘土飞扬,弥漫的杀机充盈在天地之间,一股窒息的气息,让张绣难看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只是一眼,张绣就看出这是一支恐怖的骑兵,他们人数或许不多,但单是那份气势,就要比自己的西凉铁骑要强出不止一筹,更何况,他们的统帅更不能同日而语。

    吕布的方天画戟缓缓举起,感受着空气中传来的阻力,赤兔马的马力已经发挥到极致,他没有理会停在车架旁的张绣等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对面的那些西凉铁骑。

    灼热的杀机自胸中如同失去舒服的猛虎,挣扎着要从腔子里挣脱出来,让吕布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在兴奋。

    “杀!”方天画戟狠狠地劈空斩下,身后前排的骑兵将斜指苍穹的长毛缓缓压下,形成一片令人窒息的死亡森林,往后的将士却是拉开了手中的弓箭,也不看对方,四十五度角调准之后,便将手中的箭簇射出,不理会有没有命中目标,挂起长弓,将马背上的马刀举起,眸子里闪烁着森然的杀机。

    随着吕布的声音落下,赤兔马再次加速,两侧的景物如同潮水般往后退,方天画戟在夕阳的余晖下,折射出锃亮的寒光,眼前越来越近的西凉铁骑,在他眼中,此刻已经成了软弱的绵羊。

    “吼”方天画戟在两军碰撞的那一瞬间,搅碎了空气,也搅碎了敌人的兵器、铠甲、骨肉乃至生命。

    “轰隆”

    两支骑兵,如同两股钢铁洪流撞击在一起,血肉伴随着怒吼声中,仅仅刹那的僵持之后,西凉铁骑的军阵便被吕布如同刀锋一般撕开一道口子,紧随而至的骑兵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便顺着吕布撕开的裂口,轻易地杀入对方的骑阵,将西凉铁骑的军阵撕成了两半。

    方天画戟在空中掠过一道道弧线,前进道路上的敌人尽数被他斩于戟下,蓦然间,眼前一空,却是整个骑阵都被他杀透。

    将马缰一勒,赤兔马在冲出十几丈之后,调转马头,再次朝着骑阵冲锋,顷刻间,又是一片腥风血雨,西凉铁骑的骑阵生生被吕布再次拉开一道裂口,两军交汇而过,率领西凉铁骑的胡车儿艰难的想要指挥骑阵调头,但此刻,吕布却已经再次带着精骑冲杀上来。

    交锋只在短短的瞬间之后,衍变成了溃败,未能及时调头的西凉铁骑,只能全力再冲,试图甩开吕布这支黏在身后的骑兵,吕布却如同跗骨之疽,根本不给对手丝毫缓冲之机,硬生生的追着这支西凉铁骑杀出十余里,将这支原本属于精锐的西凉铁骑彻底杀成了一支溃军。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马车旁,看着失魂落魄的张绣,陈宫略带嘲讽的摇了摇头,吕布的精骑大多出自西凉铁骑,两支兵马的战力原本相差不大,甚至胡车儿带着的西凉铁骑在人数上还占有绝对优势,如今却被吕布追着打,这等情况,也是举世罕见了。

    张绣苦笑一声,脸上露出一抹颓然之色,有雄阔海在这里,自然不会给他们离开的机会。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附身吕布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