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二十二章 失败的胜利者
    (主神崛起http://www.abocms.cn/2_2531/ 文抄公新书:最快更新!欢迎阅读)

    口号本身没有力量,力量源于这些口号其实说出了很多人不敢说的话。

    面对这样的乱局,很多人曾想过如果是姬夏独断绝不会出现这样无可奈何的情况,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场他们并未遭遇过的危机,即便当初陈健独断局面也不会比现在更好。

    在口号传到议事会密谋者耳中的时候,他们害怕了,于是下了最后一道命令:姬云背叛了夏城,乱箭射死。

    那些对议事会的决议赞同的国人们乱箭射向了还在那叫喊的姬云,刺中姬云的同时也刺破了那些同情者的底线。

    在羽箭插入到姬云手臂的时候,他没有停止呼喊,而是质问道:“我哪里做错了?哪里违背了夏城的规矩?那一块陶泥板上的法令可以置我的死罪?”

    “族人们,看看啊,他们可以不遵守规矩在小屋中杀死我,难道将来你们就不怕有一天这羽箭落在你们的身上?”

    “只有谎言被揭穿才会试图用死亡堵住我的嘴,如果是你质问姬夏做错了,姬夏会怎么办?他只会用行动证明是你错了,如果他真的错了他也会称赞你,却绝不会因此而射杀你。”

    “到底是谁背叛了夏城?难道你们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吗?”

    羽箭的破空声掩盖不住他的呼喊,反而越发地扩大,仿佛一堆已经摇晃均匀的火药中渐入了一点火星,于是炸开了。

    片刻后,半数的齐声呼喊“要姬夏独断不要议事会!要规矩不要小屋密谋“口号的夏城国人齐聚在了榆城的广场中,他们需要结束给他们带来损失的动乱。

    氏族时代遗留的议事会权威还在,仍旧如同枷锁一样锁固着这群人的头脑,即便呼喊却还没有勇气冲进政厅。

    当他们有人迈出冲击政厅的那一步后,氏族时代遗留的一切枷锁都将被打碎,同样氏族时代遗留的一切美好也将烟消云散。

    时代变了。

    听闻着外面的口号,密谋者们心中开始慌了,原计划明天一早逃离榆城的他们在夕阳落山前逃走了,没有看到那些终于砸碎氏族时代最后一丝存留的国人们愤怒的神情。

    夕阳之下,千余人站在被占领的政厅前,齐声呐喊着独断者的名字,希望他此时能够站出来结束乱局。

    甚至于作坊工那边也出现了一些欢呼声,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于陈健还心存幻想,这是他们的摇摆性和动摇性,也是他们放弃了理想试图融入夏榆体系后的必然。

    在最难的时候,嗟的宣传可以让所有的作坊工团结在一起;但当最难的时刻过去,内部意见的分化让他的话不再那样有说服力,他不相信陈健的良心,可更多的作坊工相信。

    比起离开榆城开创新的家园,或许姬夏独断给他们规矩和国人身份是更好的选择。没有了重做奴隶和绞刑架的威胁后,这些人放弃了他们本该正确的路。

    陈健伪装的很好,始终以一个守规矩的首领的身份出现,这种欺骗不止骗过了敌人,更骗过了大部分的国人。

    于是彩霞斜挂西边的时候,一幕诡异的情形出现了。

    被内河分割成两半的城邑在半天前还是敌人,但在这一刻却在呼唤同一个名字,希望他能来拯救他们。而那些渴望用自己的双手劳作来解放自己的人终于成了少数。

    姬云的口号有两句,但其中一句被呼喊的频率远远高于另一句。

    “姬夏独断!我们只信姬夏!”

    于是陈健看起来赢了,但实际上却输了,输的让他没有了反击之力。

    本以为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件,可最终还是变为了需要圣人明君拯救的可笑闹剧。

    所以当姬柏等人兴奋不已地将这件事告诉陈健的时候,陈健短暂地沉默了片刻,莫名其妙了哈地笑了一声,自嘲地摇摇头。

    …………

    当陈健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起始身边只有几个人,几个最亲近的人和几个黑衣卫。

    可每向前走一步,便有国人自发地手持武器站到了陈健的身边,充当护卫,警惕地看着远方。

    他们昂着胸膛,似乎想要阻挡远处的暗箭;他们仰着头颅,似乎已经看到了动荡的平息。

    二十个,五十个,一百个……榆城不大,可当陈健走到了政厅前面的时候,围在陈健身边的国人却已经超过了他走的步数。

    那些曾经相信过议事会的国人面对这样安静却凝重的脚步声,自发地抛下了之前曾经遵照议事会命令射向姬云的弓箭,低着头站在了不远处。

    陈健没有前往政厅,而是迈着缓慢的脚步来到了内河附近,来到了一处对面的羽箭可以随时射过来的地方。

    羽箭可以射来,同样话语也可以传去。

    对面看到了陈健,也看到了围在陈健身边如临大敌的夏城国人,但没有人弯弓,而是静静地看着。

    诡异的寂静在陈健停下脚步的时候被打破。

    “姬夏独断!”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接着就是山呼海啸般的附和,数百人举起了自己的武器高声呼喊着,簇拥着陈健。

    暮色中,看不清很多人的面孔,可陈健却看到了他们明亮地充满希望的双眼,那些紧握着戈矛甚至有些激动的很年轻的受过开蒙教育的孩子,那些跟随他从建设夏城一同劳作的结实胸膛。

    面对此时,面对此刻,百感交集,好半天陈健才压抑住心中的种种情绪。

    面对着族人,也面对着对面的作坊工,轻声说道:“这动乱,是该结束了。”

    只是一句宣言,没有声嘶力竭也没有呐喊咳血,甚至没有付诸实践更没有看到胜利,可在这种时刻,一句话就已足够。

    在族人看来,这可是姬夏说的,既然要结束了,那便真的会结束,这可比议事会的那群人说一万句都让人相信,就像是有人说太阳从东边升起一样的理所当然会实现。

    许久,陈健缓缓说道:“今夜,或许很多年后会有人说,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叛乱者。而今天,会被有些人称为叛乱者的胜利之日。”

    所有人都愣住了,陈健却微笑道:“你们说自己是为了夏城,那些人同样说自己是为了夏城。”

    “为了夏城,多么高尚,多么好听,多么让人振奋的理由,可同样多少罪恶也因此而生借此之名?”

    “谁来定义谁是为了夏城,谁就可以说对方是背叛者。这个问题难回答吗?我说,并不难,只需要弄清楚夏城到底是什么。”

    “夏城是什么?是那些氏族时代留下的亲贵?是那些试图过上其余城邑那样少数人不需要劳作日子的虫蚁?还是千万万万和你们一样劳作着握着戈矛的国人?国人们,告诉我,谁才是夏城?夏城是谁?”

    众人看看四周熟悉的面孔,感受着手心处劳作磨出的硬茧,听着陈健的质问,齐声呼喊道:“千万国人就是夏城!”

    这一声喊完,仿佛所有的不安和怨气都随风消散,陈健仍旧微笑着,将血腥和暴力说的如此平和。

    “每个人心中的夏城并不一样,所以每个人心中的叛乱也就不一样。当他们指责我们叛乱的时候,我们不需要低头不需要思索甚至不需要因为羞愧而无力,只需要大声回答他们:你们才是叛乱!”

    “叛乱,这个词汇难听吗?要我说,不难听。每个人对叛乱的定义不同,这不是和难听的词汇,相反还是个很好听的词汇。”

    “叛乱,哈,我们就是要判你们这些妄图吸食国人血肉的人的乱,就是要判你们这些少数人定义的夏城的乱!”

    “这个词不应该是自责的,而应该是充满自豪的!因为胜利者可以定义叛乱,但胜利者却不一定是大多数。”

    “如果这个词仍旧是你们脑中的那种叛乱的话,我要说是因为那些少数人定义了叛乱,悄无声息地让他们相信了他们的说法,忘了自己到底站在哪里。这是可悲的。姬云说得对,你认为你千里挑一,支持那些人定义的一切这是值得赞赏的,可如果你并非千里挑一却去支持他们,只能说明你愚蠢。”

    “国人们,今后夏城的规矩还是一样,叛乱仍旧是重罪,要被腰斩或是绞刑,只不过今后的叛乱,是指的背叛了夏城绝大多数人的行为。”

    “少数人或许可能获得胜利,甚至借用为了夏城的名义。但他们的胜利会在千百年后变为笑话,变为叛乱,因为他们背叛的真正的夏城。他们或许会借用我今天的话来替他们的叛乱涂抹上一层洁白的石灰,那时候我已经死了,你们也死了,但我相信咱们的子孙会擦亮眼睛,会分得清什么是叛乱什么不是。”

    “当千百年后,叛乱与不叛乱,只是书上记下的一段话。或许记下书的人并非我们,但看书的人却和我们一样,他们可以分得清,看的看得懂。即便我们输了现在,却赢了万世。”

    “夏城的规矩或许要改改了,错的不是议事会,而是议事会中的人。是那些旧时代的亲贵首领?还是你们目所能见的信任的国人?还是按照土地财产功勋不同而分别推选出的可以代表最广大夏城人的人?”

    “我不喜欢城邑大会的制度,因为它会让夏城走的很慢,但是不是只有城邑大会每个人都能叽叽喳喳地发表意见这唯一一种可以代表所有国人的办法?是不是就没有一种既可以省却扯皮争吵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同时又能兼顾所有国人意见的办法?”

    “这是今后夏城该怎么走的事,在乱局结束之前还很遥远,一旦乱局结束,所有的国人要争论出一个办法,只是如今还不是时候。”

    “而现在,我想问你们,你们愿意把定义叛乱的权利交到每一个国人的手中吗?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去‘叛乱’吗?”

    陈健没有立刻得到回答,得到的只是沉默,但他知道沉默未必是反对,有时候也是一种力量,在不断积蓄的力量,在不断思考的力量。

    所以他不害怕。

    沉默没有持续太久,在回味了这些话之后,千余个声音同时呼喊道:“愿意!”

    这其中,甚至还有一些对岸传来的声音,因为陈健所说的很多话其实也是说给对岸听的。

    在得到了众人的回答后,陈健抽出了无锋,喝道:“击鼓!吹笛!整队!”

    这里就在内河的边上,随时可能受到对面羽箭的袭击,可当无锋抽出的时候,这些国人却安静地按照什伍行列就在河边的空地上齐整了队伍。

    和对面的敌对还没有结束,可国人们已经不再是不知所措,他们相信陈健会带给他们胜利。

    而陈健则在对岸的敌人面前,大声地颁布着对付他们的命令。

    这很诡异。

    “明日一早。”

    “你,带三十名黑衣卫,前往河流上游,准备炸开水道,让河流沿原本河道流淌,断绝内河。”

    “你,带五十人,前出岬湾,在山岬上挖掘孔洞炸开山岬,准备堵塞码头通往外面的水路。同时炸开船闸,让内河水流到大野泽中,干涸水道。”

    “你,带三百弓手,在岬湾一带守卫,任何船只经过立刻羽箭齐射。黑衣卫一百人保护弓手。严禁粮食和人员通过被炸毁的岬湾。”

    “姬柏,你带剩下的黑衣卫,准备突袭冶炼作坊。一旦内河改道,立刻冲击冶炼作坊。一旦作坊拿下,重新挖开河道拒守,一点点地夺回作坊。”

    “榆钱儿和红鱼,统领支取钱粮,今夜清点兵器羽箭火药粮食数量,明天一早报给我。”

    ……

    仅仅片刻时间,原本混乱的内河右岸再一次团聚起来,至少这些人看到了希望,知道了该怎么做。

    很多人也清楚,陈健这些话是刻意说给对岸听的,打仗还是会死很多人的,当这些国人决定让陈健独断的时候,其实他们心中已经接受了和对面和谈的意见。

    只不过即便和谈,也需要讨价还价。议事会的各种混乱决议和军权实际在陈健手中的事实让对面有足够的资本,因为他们大可以离开,这才让那些国人极为不满。

    陈健的办法听起来也是在吓唬人,对面的戈矛已然成林,即便战术得当却也要损失巨大,谁也不希望这个局面。

    可这吓唬人的话是否实施却掌握在陈健手中,这让对面有些恐慌。

    炸开河道让内河水流干,这就断绝了他们依据河岔防守的可能;封锁岬湾则意味着他们无法和外面的农庄矿山取得联系,也意味着他们无法安然地乘船离开;而冶炼作坊更是他们将来建城所需工具的来源,这是他们在这里拒守等待的最重要的东西。

    拼死一搏,他们也不认为自己可以获胜,也明白即便不胜也能杀死对方很多人,可是如今对面的局势再也不是之前的模样,他们错失了夺取榆城的最佳时机,如今要为自己当初的畏缩和妥协付出代价。

    这几道命令对这些作坊工来说是致命的,因为断绝了他们的希望,封锁了他们的目的,让他们离开榆城独自建城的愿望落空。

    希望一旦落空,那些更低一级的希望便开始占据上风。

    细心的几个人发现陈健颁布的所有命令都是明天一早,这意味着今夜将是陈健给他们选择的最后一个夜晚。

    这是一场博弈,作坊工们可以赌陈健只是吓唬他们不敢拼死一搏,可赌输了呢?

    他们敢赌吗?(未完待续。)

    《美漫之血清》http://www.abocms.cn/2_2474/ 龙王的后代新书:最快更新!欢迎阅读。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