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二十六章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主神崛起http://www.abocms.cn/2_2531/ 文抄公新书:最快更新!欢迎阅读)

    这种制度有优点也有致命的缺点。天籁小说ww『

    优点是快扩张,集结内部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除了内部崩解之外基本没有外敌可以撼动。

    至于缺点,这就像是贪吃蛇,陈健先塑造了最老的一批国人,然后现人太少,于是着重培养了这一批逃奴让他们加入到分饼的行列,然后再用数倍于百姓的人口来供养整个特殊阶层。

    最终贪吃蛇会因为无物可吃只能吞噬自己,但有一点可以保证,在这条贪吃蛇吞噬自己之前已经无比硕大。

    在这条蛇吞噬自己之前,有四条路可走。

    其一,堵住最底层向上爬的路,造就两种特殊的阶层,以保证金字塔结构的稳健,形成类似与贵族平民的二元结构,或者蜕化成最恶心的种姓制度。

    这个最简单,也是统治阶层最愿意的事。不过随着教育体系的展开,这种最简单的办法可行性比较低,而且在统治阶层的最顶端还隐藏着陈健这么一个叛徒。

    其二,不流血变革,用累进税的方式由政府进行合法的劫富济贫和再分配。

    这个最温柔也最小清新,但是做起来最难也不可能,可以算作是幻想。

    其三,把公产分掉,变为私产,以私有制合理各安天命各凭本事为理由,法理上一如现在国人政治,但本质上已经变为财权结合的制度,不过底层的反抗能轻一些,混不好只怪自己能力不如人。

    其四,这条蛇自我毁灭来一场底层反抗的大暴动,摧毁整个制度,但是肉身还在,积累的财富还在,从蛇变成熊还是鹰还是龙那就靠人自己去选择吧。

    后两种情况是不可控的,到时候具体怎么样就不是陈健能够决定的了,那时候他也无力撼动一个庞大的拥有共同利益诉求的阶层,要么同流合污要么自己滚蛋,没有其余办法。

    值得庆幸的是陈健分的是产品和货币,而非生产资料。

    公产掌控之后的绝大部分战利品,所以这个体系在陈健活着的时候是可以保持下去的,死前的事死前再说。

    至少现在看来这个办法是可以照顾到绝大部分的夏城内部阶层的,包括那些作坊工,得罪的只是少数人的利益,趁着乱局陈健可以借用力量不去管那些少数的反对声音。

    国人们不会想到几十年后的事,对于陈健提出的这个提议没有反对,毕竟没有损害自己的利益。

    作坊工们犹豫了片刻,这是很真诚的条件了,他们看得出陈健没有打算讨价还价,这个条件也可以接受。

    “姬夏,这个条件我们可以接受。但是你怎么保证这个规矩不再生变化呢你怎么保证我们放下武器你不会立刻屠戮我们呢我们曾经相信过你们,但是你们自己把我们的信任用戈矛割破了。”

    “也请您不要说盟誓之类的话,我们现在不是很信任盟誓这些东西。”

    这是个很尖锐很现实的问题,旁边的国人们有些羞愧,这种结果的确是议事会的人违背规矩造成的,这种不信任需要一段时间去抹平,至少现在不行。

    陈健看着嗟,笑道:“你们想的很对,所以我说给你们国人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整个夏城体系都要变了。”

    “最简单的办法,既然众人信任我,给我以独断之权,那么刚才那些话我可以写在陶泥板上,作为夏城的法。”

    “今后夏城榆城的规矩有两种,刻在陶泥板上的法,和写在木简上的规。你们已经熟悉了,那就是陶泥板上的法要大于木简上的规,如果两者冲突以陶泥板为准。”

    “至今而后,领犯法,与百姓同罪。爵等不抵罪,官职亦不抵罪。我这个领的权利,不是上天赐予的,来源的法理是我要代表大多数的夏城人。”

    “至今而后,议事会也要全面变革,不再是根据氏族、功勋之类的评选。整个最高议事会一共四十人,领可以委任或是为官者十三人,公士之上无官职而有爵等者十三人,百姓十四人。”

    “陶泥板上的规矩,需要过三分之二的人反对才能更改。一共四十人的议事会,你们有十四人,正好过三分之一,所以只要你们不想更改我是没办法更改的。”

    “议事会的权利和国人大会一样,除非出现极特殊情况,这种新的议事会就是国人大会。”

    “有修订陶泥板法的权利,有开战和平的权利,有否决领招致全部国人反对的提议的权利,但要过三分之二也就是二十七人的反对。”

    “国人大会的人太多了,而且将来会越来越多,商量半天也很难有结果,这会让夏城走的很慢。”

    “而这个新的议事会,夏城的每个阶层都有,可以说代表了整个夏城的声音。我想这样你们也能接受。所以推选你们那边的人的时候擦亮眼睛,别选出一个不和你们站在一起的人。”

    “说完了议事会和刻在陶泥板上的法,再来说说规。”

    “除陶泥板上的法外,独断领拥有任何木简规的最终否决权。”

    “木简归很多,包括功勋评定、耕种办法、冶炼纺织的办法、作奸犯科的惩罚等等,都需要有人专门整理,整理好后送交到各个作坊司,再由计划统计司审核。”

    “术业有专攻,倘使你被选入议事会,可你却是冶炼工,但木简规上却是如何耕种的,你们也看不懂,所以你们就别掺和了。明明人家种地的说一亩地撒十五斤种子,你一冶铁的却非要说三十斤,那就不好了。”

    众人都笑了一下,几个作坊工的领袖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办法如果真的可以的话倒是不错,至少自己真正有了议政的权利。

    而陈健现在需要的则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给出的条件也没有再起波澜。

    议事会看起来权利极大,但实际上却没有推选官员的权利,这一点和之前的氏族时代完全不同,也和其余城邑的推选制或是贵族议政制不同。

    官僚体系这一点陈健绝不会放手,他讨厌这种通过名声或是推选来选出一堆不懂事的官员,所以今后的夏城体系要严格采用考试制和实习制,官吏一体化。

    宁要技术官僚,不要嘴炮王者。

    国民议事会这种东西,其实如今可有可无,如果只看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话。

    陈健可以委任十三人,爵等公士之上的十三人,这二十六人基本就在他的掌握当中,作坊工那边看似有否决权,但实际上分化很容易。早在氏族时代陈健就干过贿选操控之类的事。

    不过陈健是想把议事会当成一个学堂,他是要把所有国人当成接班人培养的,所以这个看似无用基本无权的议事会是一座高级的学校。

    这个学校要教会国人各个阶层政治斗争,教会他们捍卫自己的权利,不要让政治斗争成为一种隐藏在上层内部家族流传的不传之秘,以便开启民智。

    同时也是一种象征:没有这个议事会很难弥合各个阶层,有了至少在象征意义上大为不同。

    围坐在四周的人也都接受了这个条件,看起来很美好,但很快嗟就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今后的官员管理怎么弄”

    陈健拍拍手道:“你问的正好,我正想说说这个问题。这样吧,把篝火再升旺些,黑衣卫在外境界,国人下了武器前来。内河那边的愿意听,也可以扔掉武器过来。”

    “这不只是要说怎么选拔官员,更是如今咱们既是一家人了,既然都是夏城榆城的一部分了,那么总要听听咱们城邑的路以后怎么走。”

    姬柏迅带着黑衣卫在外警戒,陈健站在了曾经象征着内乱和分裂的内河岸边,对岸的作坊工也有很多人扔掉了武器靠近了内河。

    “在这之前,不论是夏城榆城还是其余城邑,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

    “什么错将权利、俸禄作为一种赏赐给那些立下功勋的人。”

    “这对吗很对。”

    “但错就错在将过程变成了目的。就像是杀羊是为了吃一样,而不是单纯地为了屠戮。”

    “如果爵位不高,民众对他就不会敬重;俸禄不厚,民众对他就不信任;如果权力不大,民众对他就不畏惧。拿这三种东西给那些立下功勋的人,并不是仅仅为了予以赏赐,而是要把事情办成办的更好。”

    “所以办成办好才是目的,而权利爵等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不得不去做的事,如果把权利爵等当成本身的目的,那么这就已经走错了。”

    “根据官职授权,根据功劳定赏。衡量各人功劳而分予禄位。这才是夏城应该走的路。官无常贵,民无终贱。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

    “这才是一个可以走的更远做的更好的夏城。你们说对吗”

    两边齐声喊了声对,陈健接着说道:“有能则举,无能则下。那么怎么举怎么下”

    “是像以前那样根据名声来推选要我说那不好。你不是耕田出身,你在学堂没学过农学,凭什么能管好种田的事呢你名声好,难道能让土地产出更多的粮食吗”

    “所以今后,所有的官员都要通过选拔考核。你们中的很多人或许无法为官,但是你们的孩子们却可以。或许有一天,管着你们的会是比你们更小的孩子,甚至是你的儿子。”

    “我希望那一天你不要羞愧也不要害怕,他只是官员是为了办好城邑的事,并不比你们高出什么,但至少他们比你们更明白如何做好活计。”

    “那些官员和你们一样,只是一种劳作。他们的权利源于城邑的需要,源于自身的能力,但他们仍旧按照爵等分配公产,仍旧每月领取钱财,换而言之他们也是劳作者。你们不要怕他们,你们遵守的只是城邑赋予他们的权利,城邑是谁不就是全部国人吗所以换种说法,你们遵守他们的要求就是在尊重自己。”

    “那么有能则举说完了,无能则下就要说说了。刚才我已经说了,他们也是劳作者,你们要尊重他们的权利,但请不要害怕他们本身这个人。权利是城邑的,人是自己,他不代表权利。”

    “既然这样,做的不好就滚。那么谁来监管我肯定是要管的,但是管不来那么多,总有空缺的地方,总有看不到的地方,所以作坊中、村社中,也要仿照国人议事会的办法,选出一部分人来监督他们。如果他们确实做的不好,你们需要上报给我。”

    “换句话说,你们没有推选他们为官的权利。举他们为官的是考试和选拔。”

    “但是你们有监督他们的权利,有否决他们的权利,只不过我仍旧拥有最终否决权。”

    “敬而不怕,尊而不畏。这很难做到,可能你们会犯错,可能会混乱,但就像没有耕过地的小牛一样,不做永远不会。”

    “还是和之前一年,五年之内,我会代替你们行使你们的监督之前,五年后我会把这份权利还给你们,希望你们珍惜,也希望你们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美漫之血清》http://www.abocms.cn/2_2474/ 龙王的后代新书:最快更新!欢迎阅读。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