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十二章 争论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滑腻的羊脂皂洗掉了众人身上积攒了数年的灰泥,河水上飘着一团团的泡沫。

    梳发髻并不需要解释什么,族人已经有了基本的审美观,脖子上挂着的各种骨质的挂坠就是证明。

    很快,总角束发麻花辫成了族人最原始的发型,终于有女人学会对着水面看自己的倒影了。

    熬制了油脂皂已经用了个干净,草木灰中的碱还剩余不少,熬制一次需要不断搅拌三四个小时。

    梳起了头发,陈健觉得多少有了点文明社会的感觉了,怨不得后世夫子对披发左衽如此大的感触。

    人们聚集在岸边,等待着头发干燥,陈健的出现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族人,往常这个时候男人已经出去狩猎了,如今就算打不到猎物,也可以捕鱼。

    等人聚齐的时候,陈健走到人群前,示意有事情要商量。

    任何大事,都必须征得族人的同意才行,这种原始的风俗会一直持续很久。

    权利从来都是源于义务,当你需要依靠族人才能活下去的时候,族人自然有同意和否决的权利。

    前一世记忆中,直到春秋战国,这种习惯依然存在。《左传》中关于国人干涉国政少说七八处,即便贵为国君,没有国人的同意也会落得一个仓皇出逃的结局。

    往本质里想,这不过是镇压成本和义务权利的问题。

    经过漫长的封建社会,社会底层绝大多数的人只有义务。而想要重新拥有政治权利,那要等到工业时代来临后才行——枪的普及导致镇压成本增加,加上需要底层人去填战壕——于是那些原本不是“人”的,也成为了人。

    如今的一切生存都要依靠族人,哪怕是老祖母也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定权,除非到食物丰富到能够支撑不需要共同劳动就有剩余的时候,才能支撑起统治这个概念。

    人们对于部族议事习以为常,乱哄哄地在那里交谈说笑,未成年的孩子则在那跟着榆钱儿学数数儿,眼巴巴地看着碗里的成块的枫糖。

    陈健大声喊道:“今天的事情我想变一下。追猎已经不用那么多的人手,所以只需要去八个人就行。”

    有几个还不太明白八到底是几的人,询问着旁边的人,有人用手指头给出了解释。

    这几天的狩猎的确很轻松,尤其是在狼皮想出用兽牙骨刺之类的加在羽箭上之后,昨天烧制了一些陶箭头,效果应该更好。

    众人没有异议,纷纷同意。

    “剩下的人做什么”

    “让男人和女人一起去采集,用骨耜挖掘根茎。捕鱼也是一样,男人和女人一起。”

    女人们也都同意,平时挖掘块茎都是用石头一点点地挖,如今蕨根也能吃,男人用骨耜快得多。

    以往的采集需要耐心,一点点地收集,男人大多数没有这份耐心。如今知道蕨根可吃,挖掘的话并不需要到处寻找,男人也更能发挥出力量上的优势。

    几个人看了看远处的陶轮,问道:“碗不够了,昨天碎了两个,谁来烧陶碗”

    陈健示意大家跟他一起过去看看,人们纷纷围到了陶轮旁边,眼睛里充满了好奇,想不通这东西怎么能制陶,很多人已经迫不及待。

    一个人在主动轮上旋转,绳索带动陶轮转动,陈健将一块调和好的泥巴放在陶轮上,让摇动陶轮的人加快了速度。

    泥巴跟随着陶轮一起旋转起来,双手虚放在陶土上,偶尔用手沾一点罐子里水。

    飞速旋转的泥巴被手指轻轻一碰,上面立刻张开了口,壁越来越薄,手向上一收,便成了一个上面狭小的罐子。

    族人们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罐子的弧度近乎完美,对于拥有原始审美观的族人来说,对称和均匀就是美,这可比自己用手捏出来的好多了!

    陈健在那捏着陶器,心里却不知怎么想到了人鬼情未了里的经典镜头,可惜没有一个漂亮的妹子在那捏陶……

    不断传来的喝喝的惊呼声将他惊醒,陈健抬头一看,族人全都愣在那了。

    一个弧度优雅的陶罐呈现在众人面前,这绝不是靠双手能捏出来的,而且速度也快了许多。

    这一次没有像弓箭刚出现时那样一个个战战兢兢,不敢触摸。相反,族人都跃跃欲试,很想自己动手试试。

    “那就都来吧,看看谁学的快,谁就来捏。”

    “好。”

    人们都同意这个说法,毕竟东西都是大家的,当然要选出一个捏的最好的。

    陈健抓了把草,擦了擦手,站在第一个上来的人后面,双手环在他的胳膊上,告诉他该怎么弄。

    制陶是需要一点天赋的,第一个冲上来的大舅显然没有这个天赋。

    他追猎是把好手,可是手就像石头一样硬,捏出的陶碗还不如用手捏的,简直不堪入目。

    下面传来一阵阵的哄笑声,大舅无可奈何地躲到一边,却还是将自己捏的那个奇怪的、难以被称之为碗的东西拿走,决定要烧好它。

    一连试了几个人,要么就是手太硬,要么就是不敢下手,笑声一直不断。

    直到狼皮去捏后,族人的笑声才变了声调,他的手握得太靠下,以至于捏出了一个下面小上面大的“蘑菇”。

    下面的人没有哄笑,而是有些肃穆,陈健本以为会很尴尬,看到这一幕也不禁会心一笑。

    繁衍和生存,是人的最基本需求,也是蛮荒时代人类征服自然的保证。这个时代有普遍的生殖崇拜,尤其是一些女性陶像,很多有夸张的胸脯和臀。前者寓意哺乳,后者则是人类对难产的恐惧。

    人越来越聪明,婴儿的头也越来越大,幸好人没有角。

    这个无意的作品被保留了下来,晚上就将烧制,作为一种心灵寄托,和后世的神龛差不多。

    小插曲过后,又转了大半圈,总算是一个叫橡子的表哥捏的差强人意。

    虽然不算太好,但陈健发现对方很有悟性,在泥胎厚的地方能够主动用手加力,所差的只是熟练度。

    族人的眼睛也是雪亮的,等到橡子表哥捏完之后,族人们纷纷喊着他的名字,橡子的脸上露出了异样的光芒,很是欢喜族人能将这件事交给自己。

    两个腿上有伤的族人被留下负责转动陶轮,互相替换以备休息,众人也都同意。他们两个也很高兴,不再是废人,而是可以为族群出一份力了。

    橡子表哥尝试了几次,手法逐渐熟练起来,捏出的陶器越发的圆滑,而且速度比前几天全体族人用手捏还要快,也更完美。

    族人有羡慕的,也有高兴的,或许还有别样的情绪那就不得而知了。

    社会分工是必然的,以往是按照性别和年龄,如今却要按照各有所长来分,总算是件小事,众人才没有大大的异议,惯性的力量是可怖的。

    两件事说完,陈健准备说最重要的第三件事了。

    “我要带一些人去远处看看,留下一部分人在家,要等月亮圆的时候再回来。”

    他大声地喊了一句,原本乱哄哄的人群顿时更加燥乱,不明白陈健的意思。

    “我要去找更多的食物。”

    “可是……族人从没有分开过!”

    “是啊,遇到野兽怎么办”

    “除了迁徙,不应该分开。”

    反对声固然有,这是必然的,即便陈健用弓箭和陶器做了铺垫,可是这种违反了常理的提议还是被众人反对,这是一种聚居征服自然的习惯,族人很难想象分开的生活。

    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恐怖,这种恐惧一直残留在人类的心中,怀念也不过是因为对未来的未知,改变必然带来未知。

    可也有不少人支持陈健,狼皮大声喊着:“我要吃更多的东西!健一定是对的!”

    “对啊,想想弓箭和陶器!”

    族人们尽量叫嚷着,都想用最大的声音说服别人,谁的嗓门大谁就有道理。

    声音越发的大,陈健从身边拿过两个陶罐,喊道:“每个人拾一枚石子,同意我去的,仍在这个罐子里,不同意的扔到那个罐子里。”

    说完他自己先捡起了一块石头,扔到了同意的罐子里,族人们对于这种事并不抵触,很多事都需要族人共同商议,以往没有罐子,靠的是嗓门儿,但本质是一样的。

    于是族人纷纷捡起石块,投入到同意或者反对的罐子里。

    “老祖母”

    老祖母站在那,说道:“我要再想想。”

    陈健点点头,等到族人都扔完了石子后,叫来所有的族人,从同意的罐子里拿出一枚,就再从不同意的拿出一枚,扔到外面。

    所有人都盯着罐子,会数数的在数石子,不会数的只能看着。

    然而结果总是惊奇的,当陈健拿出最后一枚石子的时候,两个罐子同时空了!

    他不禁无奈地笑了笑,习惯的力量太大了,自己也太着急了,或许一年后效果会完全不同,只是时不我待,他不想再等下去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老祖母的身上,如今的局面,她的意见将是决定性的。

    老祖母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也犹豫不决。

    自己的外孙这些天的表现给族人带来的太多的变化,食物多了,有了陶器。

    可即便如此,万一失败那对族群来说结果是难以接受的,出去的人能全都回来吗遇到野兽怎么办掉进沼泽怎么办被水冲走怎么办迷路了怎么办遇到别的部族攻击怎么办

    可能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结果,但另一种可能的代价太大了,让她难以抉择。

    族人首领在此时没有什么特权,所要考虑的只是族群的延续,由不得她不谨慎。

    众人的目光盯着她,她回忆了这几天的事,看看儿子背后的弓箭,女儿手中的陶碗,最终走到了陶罐前,将石头放在了同意的罐子里。

    支持陈健的人嗷嗷地叫了起来,而那些不同意的也不再讨论,接受了这个结果。

    陈健松了口气,结果在意料之中,自己还是太心急了。

    幸好老祖母在最后关头支持了他,否则他就只能再等很久,再做几件让族人信服的事才行。

    就在他准备和众人商量谁去谁留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狼叫,孩子们立刻跑进了人群中,男人们守在外面,紧张地看着远处。

    一头狼一瘸一拐地跑到了人群附近,冲着人群哀哀长鸣,前爪满是血迹,颇为焦急。

    这是洞穴附近的那几头狼中的一头,以往它们不会离人群这么近,今天这是怎么了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