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十三章 分别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那头狼不断地朝着人群低声嘶吼,夹着尾巴,逡巡了几圈,朝着远处又哀鸣了几声。
“带着家人回去,来五个人跟我去看看。”
女人和孩子在十几个男人的保护下回到了山洞,陈健和几个成年男人拿着木矛石斧跟在这头狼的后面。
这头狼似乎颇为焦急,瘸着前爪,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断朝前哀鸣。
没走多远,那头狼就停下来了,冲着一堆乱石呜呜地叫着。
陈健走过去一看,那狼对人做出了个示好的举动,可眼神里还有很多的警觉。
洞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透过缝隙一看,原来里面是七八只狼崽子。
这应该就是狼的洞穴,不知道什么原因石头坍塌了,旁边还有很多爪子挖掘的痕迹,抓痕上还有丝丝血迹。
这头狼很聪明,知道自己无能为力转而寻求已经熟悉了彼此存在的人的帮助。
里面的几只狼崽子应该是刚刚睁开眼十几天,笨萌萌的,在里面呜呜直叫。
族人们也没想太多,就准备搬开石头。
陈健却观察了一下那头母狼,对人的警惕性仍然很高。
按说狼都是成对的,放眼四周却看不到公狼的存在。
狼皮拍了一下陈健,示意陈健和他一起搬一块石头,陈健却说道:“先别急。”
看了眼四周并没有其余的狼存在,观察了一下小狼崽子的状况。
里面的小狼崽子还在哺乳期,狼的哺乳期很短,一个月左右就可以忌奶,看模样里面的幼崽不算大。
众人都停手,陈健迟疑了一下,忽然抓起地上的石矛,朝着母狼插过去。
母狼平时绝不对离人这么近,这一次忧子心切,顾不得那么多。
嗤……
尖锐的矛尖直刺母狼的肋骨,族人们反应极快,虽然不知道陈健要做什么,却丝毫没有犹豫,顿时间五根石矛纷纷扎向了毫无防备的母狼。
母狼惨叫一声,浑身是血,终于趴在了地上。为了救孩子而血肉模糊的前爪抽搐了几下,最终还是一动不动地僵在了那里。
“拖回去。”
两个人点点头,拖着母狼的尸体朝着洞穴走去。剩下的三个人则将石头翻开,从臭烘烘的洞穴里将小狼抓出来。
一共九只小狼,坍塌时被石头砸死了一只,还剩下八只。
被人抓在手里,嘤嘤的叫着。
陈健确认这些狼能够养活,一则是因为它们基本上不靠母乳也能活下去,再者狼并非一定要吃肉,因为部落附近的这些狼经常吃一些被人遗弃的内脏,里面很多没消化的素食,时间一久这些狼也都能够利用里面的营养。
没有养不熟的狼,无非是怎么养而已,若如某本书所言,狼是神圣自由的,狼性不可驯服,那么狗又从何而来
之前那头母狼对人没有敌意,甚至露出了服从的姿态,不过陈健不想留下一丁点的后患。
亲妈不死,继母怎么上位
只有从小跟着人长大的狼,才有可能被驯化成狗。
人文关怀悲悯万物,那要等人族不再为今天活明天饿死而发愁的时候。
这母狼直到临死前仍然挂念自己的孩子,很伟大也很感人。可转念一想谁还没吃过个鸡蛋便是不吃鸡蛋,那米麦豆不也都是植物孕育了一年的孩子吗。
几只小狼被人抓在手里,不断地轻轻撕咬着人的手背,似乎在寻找母乳,估计也是饿坏了。
带回洞穴的时候,那头母狼已经被族人拨开了皮,因为哺育后代的缘故,很是瘦削。
人们都围过来看这八只小狼,小狼陡然见到这么多人,有些害怕,瑟瑟发抖。
“榆钱儿,你和妹妹弟弟们养它们。”
“欸!”
找了堆石头,在洞穴的岩壁附近围了一个不大的圈,将八头小狼放在了里面。
如今部落的食物是充足的,反正平时一些内脏也要扔到外面,族人们倒不怎么在意又多出几个活物。
孩子们对于这种毛茸茸的东西有天生的好感,于是心思都从那三只小鸟雏身上转移到了小狼的身上。
杀掉了它们的母亲,也就不用担心跟随母亲学的野性,会更加容易地融入人的社会中来,甚至于将人当成主人。
拿了个鸟蛋,找了些碎肉和羊脂,混到罐子里加热煮熟,扔进去点剩余的块茎和蕨根粉一起煮熟,黏黏糊糊的一团东西就出锅了。
“以后就这么喂,过三四天就可以直接喂剩下的食物了。”
榆钱儿等凉了后,急急忙忙倒进一个有缺口的破陶碗中,放进了小狼崽子的旁边。
小狼看到人来了后,急忙忙地朝着角落里缩去。
“它不吃。怎么办”
“饿一天就吃了,先不用管它,等两三天开始吃东西后,就把这石头搬走,让它跟着你们玩,不要弄丢了。”
“嗯。”
收拾完这些,陈健就和几个男人离开洞穴去捕猎,临走的时候告诉负责做饭的女人,那头母狼的狼皮放在草木灰水中泡一下。
这次去捕猎的只有七八个人,剩下的人手老祖母会安排他们做别的。
狼皮和陈健并排走着,想了一阵说道:“健,我想和你一起出去看看。”
同行的几个人也表示想去,陈健摇头道:“家里要留足够的人,算上我五个男人,再有五个女人就行。回去看看大家的意见吧。”
十个人,是陈健计算好的数目,遇到野兽可以自保,能给猛兽吓走,而且万一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也方便应对。
如今就是考虑怎么走了,只要两条腿肯定是不行的,十天来回,五天半程,也不过两三百里的距离,而且疲惫不堪。
本来以为第一种交通工具是骑乘牛马之类的动物,如今看来只能改动一下了。
找了几棵笔直的、一人多粗的大白桦树,陈健和狼皮爬到树上,用石刀自上而下地割开了一道口。
用力一撕,三米长,将近两米宽的白桦树皮整个的被揭下来。
白桦树的树皮有点像油纸,里面富含各种油类,遇火即燃烧,而且十分柔软坚韧。
外面白如雪,里面黄如油,被撕下来后一松手,自动卷成了一团儿。
“健,你要这树皮又要做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几个人剥了六七张巨大的桦树皮,看看时候还早,又带着他们到了半山腰松树较多的地方。
从没有砍伐过的松树发出阵阵的清香,遮的下面的草都很矮小。
拿出石斧,在一株松树上用力砍去表皮,挖出了一个y的凹槽,在y字槽的下面贴上一块大草叶。
松树凝出的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了草叶的上面,黏糊糊的松脂越来越多。
树木有的是,倒也不用担心什么物种保护的问题,剩余的人也都盼着知道最终要做什么,纷纷上手。
很快,上百棵的松树上都多出了这样一个古怪的y槽,树皮剥掉,露出里面的松脂腺,落到弯成笼状的大草叶里。
约莫差不多了,取松脂需要时间,陈健叹了口气,怕是今天又走不了了。
回到洞穴后,和族人商量了明天出去的人选,狼皮一定要去,又带上了三个表哥,两个姨妈和三个表姐。一共十个人。
为了以防不测,准备了一罐子枫糖,一罐子熬制的羊油和碎肉,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陈健是不会吃这东西的。
即便没有盐,肉也可以保存一顿时间,将脂肪熬成油脂,熟肉混在里面,十天左右是可以保存的。
加上一大堆的鱼干儿,精打细算的话,三五天之内是可以保证不挨饿的。
东西不少,族人们猜测这些东西要怎么拿狼皮则在考虑这些东西和桦树皮松脂之间的关系。
晚上教会了族人用草木灰碱鞣毛皮和怎么制肥皂,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升起,陈健叫醒了狼皮,两个人取回了松脂。
狼皮觉得自己又学会了一种办法,以前取松脂都是直接从树干上抠,比起这种办法可要差的远了。
回去的路上砍了几根手腕粗细的小树,回到洞穴就将族人们都叫醒,这需要他们的帮忙。
两棵三米长的小树并排放着,用三根一米左右的横木固定上,缠上了大量的绳子,做成了简易的船帮。
巨大的桦树皮绷在外面,船头船尾用骨针缝制在一起后,用火微微一烤,桦树皮立刻自然地向内收缩起来。
陶罐力的松脂融化,趁热涂抹在连接的地方。
外面再蒙上一层木头,用绳子和里面的船帮紧紧地绑在一起,例外两层木头紧紧地夹住桦树,一旦入水,木头会膨胀,到时候可以夹的更紧。
将所有可能漏水的地方全都涂满了松脂羊油,检查了一遍,和狼皮扛着简易的桦木船下了山。
族人们跟着他俩到了河边,于是神奇的一幕深深地印刻在了他们的脑子里。
河水中,健站在完成月牙般的桦树皮上,竟然没有沉到水底,而是顺水飘荡!
族人们见过飘在水中的木棍,见过在水中游泳的鸳鸯,可即便是鸳鸯,那脚也实在水下的,健怎么就能站在水面上呢
轻便的桦树皮很薄,但也很坚韧,尤其是湿润的时候,不顺着茬,双手也撕不开。
比起独木舟,桦树皮船更轻便,一个人就可以抗走,而且在水浅的地方也能用,只要有半米深就可以随便飘。
缺点是使用寿命也就一年,运送货物不如木船安全,不过对探险队来说却正合用。
松脂和羊油的密封性很好,轻便的小船吃水很浅。
族人惊奇的看着,直到陈健从下面将桦皮船拖了回来,指着大声地喊道:“舟!”
老祖母用木棍在地面上画了一个月牙儿的形状,喃喃地重复着舟的读音,又一个新的文字诞生了。
而心中对于陈健这一次外出,又少了几分担忧,多了几分期待。
中午时分,三条船、撑杆、木浆都已经完成。
和族人聚在一起吃过了午饭,老祖母将草木灰洒在了每个人的身上,一声声地叮嘱他们小心。
和家人们一一告别,带着对新生活的期待,带着对未知的忐忑,十个人上了船。
石矛、五把骨耜、弓箭、陶罐、被火烤过的容易引火的苔藓和纤维绳、纤维布袋、食物以及族人的希望和祝福都被装到了船上。
桦皮船的影子越来越小,终于被草木遮掩住……
榆钱儿揉了揉红肿的眼睛,问了一个明明知道的答案。
“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月亮圆的时候。”
老祖母拉起榆钱儿的手,带着族人回到了山洞,乞求着先祖护佑自己的儿女孙辈。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