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十八章 吊命套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松,如果你这样做,你的名字一定会被族人永远记住。”

    “永远记住就算我死了”松的眼神中露出了光彩。

    “会的。就像太阳一样,没有太阳我们活不下去。而很久以后,那些生病的人也会想到,如果没有找到草治病的人,他们也同样活不下去。”

    陈健拍了拍松的肩膀,拿起一个陶罐,冲着所有的族人喊道:“每一个让族人更好地活下的人,我们会捏出他的陶像,画上他所做的一切!只要我们的血脉还在延续,每一个这样的人,都会永远被我们的子孙记住。木头可以腐朽,石头可成齑粉,但名字却会和太阳一样,永远流传。”

    “吼……”

    族人们大声地欢叫着,幻想着自己的名字也会被子孙们记住。

    狼皮坐在火堆旁,笑的露出了牙齿。按照健的说法,将来每一个看到羽箭箭头的人都会想起他,就像是寒冷的人会想到太阳一样……那箭头可是他想出来的办法啊。

    “或许,我可以让弓箭射的更远更准。”

    狼皮抚摸着自己喜爱的弓身,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可以拿着一柄弓箭站在族人前,只要坐在家里就可以射到极远处的猎物……

    陈健看着族人们期待的神情,心中打定了主意,原始的造神运动就这样进行吧。

    前世华夏供奉的圣人,从不是因为对宗教的虔诚而得以绱飨祭祀。

    无论是创衣冠规矩的轩辕、尝百草的神农、治大河水患的禹、养桑蚕缫丝的嫘祖、乃至都江堰成二郎成圣的种种故事,都是人定胜天的信念。

    日若毒辣,则弯弓射日;水若漫卷,则筑堤垒坝;蝗若泛滥,则手扑脚踩;敌若娇蛮,则血肉成城……自古以来,从不是跪求天恕神饶。

    他要让后世记住祖先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记住祖先们在蛮荒中用手和脑成为万物之灵,记住祖先们不会向灾祸低头向伤病臣服。

    既有今生,何求来世既有手脑,何惧灾祸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火堆,幻想着未来的种种可能。

    “健,你在想什么”

    狼皮靠过来,问了一声。

    陈健摇摇头道:“没什么,明天我们就回家吧。”

    “不往下走了吗”

    “不了,我们现在只需要两天能走到的地方就足够大了。再大的地方,那也不是我们的。”

    陈健对于现在所探知的一切很满足,纵横百里,这就是族人在三年之内所能达到的极限。

    狼皮有些悻悻,嘟囔道:“我们应该去远处看看,看看那个来自星星的部落。”

    “不要急。我会给新族人们一个交代的。”

    其余的族人们听到明天要回家的消息,也是充满了期待,想看看健口中的那个可以每天吃饱肚子的地方,看看那些不用担心饿肚子的族人怎样生活。

    第二天一早,陈健就被狼皮叫醒了,接着就听到了一阵哼哼的声音。

    族人们严阵以待,看着远处。

    一头大公猪带着两头母猪和一群小崽,正在啃食着地上的盐碱土。距离族人很远,却发出了示威的声音,仿佛如一位帝王宣示着自己的领地。

    半尺多长的獠牙锋利无比,估摸着四五百斤的体重,浑身蹭满了松脂和泥土的厚皮,更是它放肆的资本。

    族人很少招惹这种大型的动物,除非饿到极限的时候,因为稍有不慎就有有人受伤。

    被大公猪顶到,那可不是小事。

    双方相距大约两百多米,很显然这个猪家族是从峡谷南边来到这里的。

    只要不去招惹,双方会平安无事。大公猪哼哼了几声,将粪便堆放在地上,粗壮的后腿踢踏着粪便,示意别靠近它。

    然而陈健却看好了跟在后面的十几头小猪仔,心里琢磨着想办法弄走。

    人类能驯化的动物不多,驯化除了能听话外,还要保证它们的繁殖能力。

    一些动物可以驯养,比如大象,但大象在人面前不会交配,很是害羞,所以无法驯化。还有一些鸟和鸡差不多,可惜求偶仪式太复杂,又是展羽又是做窝又是唱歌的,远不如公鸡二话不说就趴上去来的痛快,所以也不行。

    猪则完全没有这些缺点,一窝少于八只的母猪都不好意思和同族打招呼,而且公猪向来是直接上,不需要约。

    看着那十几只小猪崽,陈健嘿嘿直笑。狼皮看看那头大公猪的獠牙,说道:“还能捕到别的野兽,不要招惹它。”

    陈健指着后面的猪崽道:“看到没那就是以后我们的食物。”

    “你想养它们”

    “对。不要惊动它们,咱们收拾一下,这就走。”

    将各种陶罐收好,姨妈们小心翼翼地捧着装满了盐的罐子,这可是她们用了一下午的时间熬煮出来的,家人们一定会喜欢。

    她们甚至能够想到,那鲜美的羊汤鱼汤中加上盐的味道。

    抬上伤者,陈健带着族人慢慢退出了野猪的视线。大公猪见人走远了,耀武扬威地将脚下的粪便弄得满地都是,彰显自己的力量。

    出了一线天,陈健拿出背着的绳子,又用石壁上的藤蔓编织了一些。找了六七个人一起拉,试了一下坚韧的程度。

    将几根绳子挽成一个活结,用骨耜在地上挖了几个十公分深的小坑,上面覆盖上一层草叶和小树枝,将活结放在坑内。

    这里是峡谷出口的地方,旁边就有很多树,找了几株胳膊粗细的,将上面的枝丫砍掉。

    十几个男人一起用力,拉着树弯成一个弓形,卡在石壁的岩缝上。

    树木发出吓人的咯咯声,但是并没有折断,人们小心地绕到旁边,陈健也万分小心。

    一旦这棵树回弹,别说是人,就是石头都能打碎。

    将活结绳的一端绑在弯腰的树上,一个简易的吊命套就算是做好了。

    野猪的力气很大,在铁丝出现之前,一般的捕兽套很难撑住大公猪的拉扯。

    吊命套略有不同。一旦野猪踏进小坑中,蹄子就会被活结拴住。出于本能它会拼命地向前跑,拉动绳子。

    绳子会将卡在石缝中的树枝拉出卡缝,巨大的回弹力会直接将野猪拽到半空中。

    无论拴住的是前腿还是后腿,只要离开地面野猪也只能依靠自身的体重了,无法发挥出力量。

    而且一旦被吊起,巨大的惯性和弹力可能直接拗断野猪的蹄子。

    蹄子断了,纵然尖牙如刀身猛如虎,那也不用担心了。

    为了防止逃走,陈健一连布下了四个吊命套,叮嘱族人一定要小心。

    万一自己踩上了,轻则脱臼,重则韧带撕裂,甚至直接把小腿上的皮撸下来。

    布置好这一切,让狼皮带了几个人去峡谷的对面入口处埋伏着。叮嘱狼皮,是抓不是射。

    狼皮急忙点头,一副大可不必废话的神色。然而陈健明白,要是不说,狼皮肯定会用箭将小猪射死,他最近玩弓箭玩的后遗症很大,很喜欢射活物。

    女人们都被安排在远处,让她们爬到树上,以防失败公猪发疯。对常年摘野果橡子松子的女人来说,爬树和生孩子一样,是基本技能。

    自己和松等剩余的男人则握着石矛,等待对方回来。

    路上有大大的蹄子印,野猪也有自己的领地,在补充完盐分后,肯定会回来。

    族人们蹲在草丛里,从没有这样狩猎过。虽然陈健这一天已经给松等人展现出了他们难以想象的东西,可还是有些不相信一根绳索就能捕获到一头大猪

    这种大公猪,就算是老虎也不轻易招惹,除非是老虎饿到极点的时候才会拼死一搏。

    松不敢相信那几根绳子会比老虎还要厉害

    陈健握着石矛,也在焦急地等待着。即便身上擦了艾草和薄荷,各色的蚊虫还是不断地在头顶嗡嗡。

    一只草爬子爬到了他的手背上,自己吓了一跳,赶紧捏死。芝麻大小的草爬子会将头埋在肉里,喝饱鲜血后,身体可以从芝麻胀到玉米粒大小!而且会传染森林脑炎,便是在后世也是无解的疾病。

    所有人都焦躁不安的时候,峡谷里传来了哼哼的叫声,男人们精神一震,握紧了石矛。松更是瞪大了眼睛盯着套索,想看看这一切他认为不可能的事是怎么发生的。

    “来了!”

    陈健在毛茸茸的大腿上擦了擦手心的汗,盯着领头的那头大公猪。

    咔嚓……

    公猪的蹄子踩到了小坑上的树枝,套索立刻栓住了它的后腿。

    出于本能,公猪哼叫了一声,惊慌地朝前跑了几步。

    笨重的身躯和惊人的力量拉动了绳索,绳索拉动了弯曲的树干,横向的力量让弯曲的树干脱离了的石缝,立刻弹直。

    嗖的一声,绳子猛然伸直,树干拉直,崩的一声绳子竟然活活崩断,族人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惋惜的叫声。

    公猪明显受惊了,这一次绳子虽然崩断了,可是后腿也已经血肉模糊。惊慌地向前逃了一步,再一次落入了陷阱当中。

    四百多斤的大公猪直接给吊到了树上,后腿悬在半空,前腿用力地在地上爬着,可惜无济于事。

    “上!”

    陈健嘶吼一声,七八个人拿着石矛冲了出来,吓得那两头母猪转身就往峡谷里跑去。

    公猪发狂地嚎叫着,可是后腿悬空,腰腹力量也不足以支撑它做出花式吊环动作,只能不断地嘶吼想要将这群无毛怪吓走。

    陈健可不敢大意,让人让开公猪的正面,用石矛朝着公猪刺过去。

    半吊在空中的公猪,露出了柔软的腹部。

    “吼!”

    族人们大声地吼叫着,将石矛刺入了公猪的身体,青紫色的肠子流淌出来,伴随着阵阵惨叫。

    血如同小蛇一样在地上蜿蜒着,陈健拍了一下大腿,可惜了,要不然可以做罐毛血旺了。

    松和族人们这回彻底服气了。

    摸了摸绷紧的套索,惊讶于这么简单的一截藤蔓,居然可以杀掉这么大一头公猪,对于陈健的话再无丝毫的怀疑。

    女人们听到了公猪临死前的嚎叫,纷纷从远处的树上跳下来,围了过去,一个个啧啧惊奇……原来捕猎还可以这么简单

    陈健的姨妈们对于这个问题,难免有些洋洋自得,吹嘘和陈健捕鱼,一会就捉了族人好几天的饭,并且声称吃鱼已经吃腻了。

    峡谷的对面传来了狼皮的吼叫声,陈健知道那两头母猪已经到了对面,让人砍断了绳索,别自己带人抓猪的时候自己被吊起来。

    “抓猪!”

    他大喊了一声,族人不论男女纷纷大声附和着。

    二十几个人乱哄哄地冲进了峡谷,追逐着满地乱窜的小猪崽,回荡着吱吱的叫声,说不出的悦耳。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