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十九章 归家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四天后,草河北岸。

    陈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用手垫在肩膀上,那里被绳子勒出了一道血痕。

    健壮的族人和他一起,用绳子拉着桦皮船。孩子伤者和一些岁数稍大些的族人在船上,学着用撑杆和木浆。

    因为只有三条船,加之回去是逆流而上,所以陈健选择去当草河上的纤夫。

    之前在一线天附近耽搁了两天时间,又煮了不少的盐,把那头大公猪的肉用盐腌上又用松树枝熏好。

    顺便在河谷平原上逛了逛,找到了几株原始的菽豆和某种麦子的远亲——小麦是杂种,而且是变异的杂种,类似能生育的骡子,绝不是纯血马。找到的这种植物到底是什么,那要等结实之后才能知道。

    这一次探险算是收获颇丰,尤其是那十几只小猪崽,这几天已经逐渐熟悉了人的存在。

    十多只小猪崽被放在了船上,还有一头活的母猪。拱嘴被用绳子绑上,四条腿也用绳子栓住。

    不绑不行,猪天生就会游泳,比人强多了。人从羊水里出来后,就把游泳的本事给忘了。现在的族人扔进河里,大多会被水淹没不知所措,比起猪可差远了。

    这些东西都被扔到了船上,即便逆流也不算太沉重。

    只是远行无轻担,阳光正炙,汗珠如豆,浸到眼睛里,杀的很疼。

    “健,快到了,前面就是陶河了。”

    狼皮指着远处的一座小山,那里就是以前族人常去狩猎的地方。陈健揉了揉眼睛,四周的草地因为炎热的空气看起来有些扭曲。

    “歇一会,天黑前到家。”

    招呼众人将船拉到岸边,固定好。几个姨妈立刻挖坑烧水,按照陈健指点的往水里加了些盐。

    松凑过来道:“健,为什么一定要喝热水为什么要加盐”

    陈健很乐于别人问为什么的,于是把胳膊伸到松的嘴边道:“舔舔。”

    松奇怪地舔了一下,说道:“咸的。”

    随后恍然大悟,看着罐子里的盐水,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以前在炎热的时候和族人去捕猎,常有人在太阳下晕倒。这两天太阳也很热,却没有人晕倒,他觉得这一定和喝盐水有关。

    于是这这个问题记在了脑子里,一路上他已经记住了很多东西,陈健将自己的布袋给了他,里面装着很多草叶,一一告诉他这些草都是做什么用的。

    松翻看着各种草叶,一一咀嚼,记下来味道。族人们围坐在身边,树荫下说笑着一路的见闻,唯独狼皮似乎根本不怕热,拿着石斧去砍了几株胳膊粗细的树木,在那修剪枝丫。

    “我要做一柄坐在山洞里,就能射到草河的弓。”

    他指着笔直的树干,说出了自己的豪言,引来众人的哄笑。

    他发现木头越宽,射出的箭越远,用的力气也越大。

    而且用拇指勾弦,箭搭在勾弦手的那一侧射的准,但搭在握弓手的一侧就会射偏;如果用食指中指勾弦,搭箭又要反过来,而且需要在箭尾上刻出凹槽。

    众人的笑声中,他喊道:“不要笑,总有一天我的名字会被子孙们记住,你们等着吧。”

    也不管众人善意的笑声,拖着几根木头扔到了船上,决定回去后多做几柄。

    陈健笑眯眯地看着狼皮,喝了两口盐水,带着族人们起身,继续着回家的路。

    有人想回家,家中自然有人想着离家的人。

    榆钱儿坐在河边,手里抱着一只小狼崽儿,等待着哥哥回来。

    老祖母说哥哥会在月圆的时候回来,所以榆钱儿这些天总是睡的很晚。

    用哥哥教给他的一二三在石壁上画着,在一二三的后面,画出每晚上月亮的形状。

    第一天的月亮很像哥哥走时乘坐的舟,而昨天的月亮像是咬了一大半儿的果子。

    可恨的是果子上的缺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抹平,她在想月亮是不是让什么野兽吃了什么样的野兽可以飞到天上去把月亮吃了呢

    她有好多新鲜事想和哥哥说,比如橡子表哥做的陶碗越来越圆啦,比如说小狼崽有一只不吃东西死掉啦,比如说她用泥巴捏了一些小羊小鹿给弟弟妹妹们玩……

    “对啦,还有昨天捉的小鸟,它们不吃虫子,也不吃鱼。”

    揪着自己的麻花辫儿,嘟着嘴想着问题,下意识地用嘴咬住了辫子梢,一只手摸着小狼崽儿。

    哥哥虽然不在,可是族人的生活里到处是哥哥的影子。

    看到姨妈们在捕鱼,她想到哥哥;看到妈妈将鱼熬成白汤,她想到哥哥;看到老祖母将枫糖给了一个数到十的弟弟,她又想到了哥哥。

    族人们也时常叨念着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她更是每天晚上用手比量着月亮上的缺口,盼着明天那个野兽就把月亮都吐出来。

    双肘支在膝盖上,幽幽地叹了口气。小狼崽儿在她怀里,轻轻咬着她的手指,被她打了一下,吱吱的叫着。

    看看太阳已经要落山了,只好起身,准备去捉虫子。

    远处的树丛中闪出了几道人影,榆钱儿揉了揉眼睛,看清楚走在最前面的人,欢叫着朝前跑去。

    随着更多的人出现,榆钱儿并不认识,难免有些害怕。可最终还是扑到了哥哥怀里,咭咭格格地说着自己想说的事,一件又一件。

    陈健笑呵呵地抚着榆钱儿的头发,让她回去告诉家人们自己回来了。

    榆钱儿看了看那三十多个不认识的人,满是疑惑地跑开了。

    “哥哥回来了!”

    清脆的如同黄莺般的喊声在山间回荡着。老祖母带着正在织布的族人们出来了、橡子停了手中转动的陶轮也过去了、那些在山间挖掘蕨根野菜的族人们也纷纷围了过去。

    血脉相连的天然情感,总是割舍不断,这是族人们第一次分离,如今听到回来的消息,心中的一点惴惴也终消散。

    河边聚集了族里全部的人,松看着这样的一幕,感慨莫名,摸着挂在脖颈上的妈妈的遗骨,叹了口气。

    “老祖母,这是松,以后这就是咱们的族人了。”

    陈健将松让到身前,家人们好奇地看着这些外来的人。

    松将母亲的骨坠放好,走到了老祖母的面前,低声叫道:“老祖母。”

    “欸!好孩子,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兰草、兰草!快带人回去做饭,还有枫糖吗拿些来给孩子们吃!快去!”

    族人们立刻忙碌起来,男人们将船上的罐子都搬了出来,女人们一人抱着一只小猪崽,或是用最原始的习惯表达着感情——递给新来的族人们一些挂在身边的小陶制挂坠或是玩具。

    女人们逗弄着新来的孩子,叽叽喳喳地问这问那。

    松觉得很轻松,看着族人们梳起的头发,觉得自己也该和他们一样,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头发为什么不那么油腻。

    回到洞穴中,篝火已经升起,新烧制好的几个大陶盆也半埋在了火堆里。或烤或煮,洋溢着不同的香气。

    陈健将那个罐子盐拿给族人们看看,族人们对这种雪花一样的东西极为喜欢,用手指沾了一点含在嘴里,高兴地呜呜叫着。

    榆钱儿拉着哥哥去看自己画的月亮,却被老祖母打开了手,嘻嘻哈哈地跑开,又把几只小鸟抱到了陈健面前……

    狼皮在讲述自己这一路的见闻,松则诉说着以往的遭遇,族人们震惊于竟然还有部落强迫别人送上猎物这在他们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新来的女人们很快和族人们混到了一起,灶台旁永远是女人最容易交流的地方。

    于是晚饭很丰盛,加了盐的汤一出来,族人们赞不绝口。

    烤制的羊肉撕开,撒上一点盐面,更是回味无穷。

    如今的几般滋味,总算是有了最重要的那一味,立刻便全然不同。

    陈健看着族人们的笑脸,起身说道:“我想,咱们要迁徙到河下游去。”

    这一次没有人反对,既然规矩已经被打破了一次,那么再打破一次也无妨。

    陈健带回的盐,带回的猪,带回蜂蜜……种种这些,都是族人信任的原因。

    “老祖母,还有多少食物”

    “鱼干和块茎蕨根,还够吃六七天。”

    “那好,明天所有人都要去砍树,扒树皮,割松脂。”

    “我们都要乘着舟吗”几个一直跃跃欲试的人兴奋地问道。

    “对,我们都要乘着舟。”

    叫好声在族人中响起,有人拿出了一截柳条皮,呜呜地吹奏着,声音刺耳毫无音律,可是却搏来一阵叫好声。

    大人们学着松鸡求偶时的动作,在篝火旁跳着狂野而原始的舞蹈,抒发着心中对新生活的向往。

    榆钱儿看着自己出生后就一直生活的山洞,不知怎么有些舍不得。明知道哥哥肯定会让族人们过的更好,可是墙上还有自己画的月亮。甚至是那块曾经绊倒过自己的石头,此时竟也不那么讨厌了。

    “今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呢”

    她懵懂地想着,却怎么也理不出头绪。

    许久,她才放下这些奇怪的想法,捧着两只小鸟,来到了陈健面前。

    “哥哥,这是我在河边捉到的,可是它们不吃虫子,也不吃鱼。”

    几只淡黄色的,毛茸茸的小鸟儿被榆钱儿捧在手心儿。

    陈健看了看橘红色的脚蹼和扁扁的嘴巴,还有额头上凸起的小肉球,笑着告诉妹妹这种鸟不吃鱼,只吃草。

    “那它好吃吗”

    “很好吃。”

    陈健回忆了一下前世熏鹅的味道,很确定地点点头,榆钱儿急忙忙地去姨妈采回的野菜中抓了一些,小鸟儿果然张开了嘴,将野菜吞进了肚子。

    鹅是三禽之首,也是三禽中唯一的纯素食主义者,别看它在水中游得欢,却白生了一对儿让猫儿嫉妒的蹼。

    今后的村子,免不了要有荷塘莲藕,浮着几只白鹅,总好过那些吃鱼的鸭子,也多了几分风光。

    他蹲在地上,回忆着一路的见闻,用木炭在地上规划着村子的雏形,雄心满满。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