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二十四章 麻烦你把皮裤穿上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夜里族人们在火堆旁商量了很久,争吵声持续到半夜。

    新的生活方式必然对旧有的观念产生冲击,争吵的主要问题就集中在陈健的一个提议上。

    陈健说明天要带去一些陶碗陶罐,送给别的部族,数量不要多。

    最先反对的是烧陶的橡子表哥,他站起身大声嚷嚷道:“这些陶是咱们一点点捏出来的,咱们挖土,咱们砍树,为什么要送给别人就算他们想要,也要用东西换!”

    族人们虽然还不太明白劳动和价值的关系,却也觉得橡子的话很有道理。作为礼物送给他们几个当然可以,但陈健却让族人们带上许多。

    部族的陶罐陶碗已经很多,可是就算不用,摆在窗台上也很好看,为什么要送给别人呢

    陈健等到橡子说完后,起身道:“可是咱们换什么”

    橡子不假思索地说道:“熏肉、盐、鱼干,什么都行。”

    族人们纷纷附和,狼皮却站起来道:“在陈健得到先祖指引之前,咱们过的什么样呢别说熏肉鱼干,就是骨头也要嚼碎了,他们有什么可换的呢换回些骨头渣子吗”

    松也站起身支持陈健,他回忆起从前的生活,绝望与死亡笼罩的日子一去不返,但他却知道那在加入部族之前却是妄想。

    两个人的话让喧闹的族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回忆起以往的生活,如果不是陈健,哪里会剩下这么多的食物只是这些天过的太惬意,竟然把食物充足当成了常态。

    陈健没有讲什么商品交换的大道理,而是拎起了旁边的一个捕鱼用的柳条筐。

    “下雨前,咱们最后一次用柳条筐捕鱼。兰草舍不得放进去肉,把肉喂了整天围着她转的小狼崽,所以她的柳条筐是空的,而别人的都是满的。”

    族人们哄笑起来,表姐兰草脸上红红的,低着头扁着嘴,臊着脸把脚下和她玩耍的小狼崽轻踢到了一边。

    陈健接着说道:“没有肉,鱼就不会进筐,这也是一样的道理。换当然是可以的,这是咱们用手捏出来的。可是如果他们不知道陶罐,又怎么会知道换呢没有陶罐之前,大家不也可以生存吗但如果现在大家的陶罐陶碗都碎了,大家会习惯吗”

    族人们沉默了一阵,以前喝水要到小溪边,现在只需要伸手拿过陶罐;以前猎物只能烤熟,焦糊而又硬,要吃不好的咬不动,现在却可以煮;诸如说盛盐之类的用处更多。

    以往觉得这一切都很自然,可是真要是想一下,却发现这个不起眼的东西正在悄然改变着族人生活的一切。就像是雪融后的风,不经意间就让大地绿了起来。

    陈健的话族人们逐渐明白了,于是全数通过了他的提议。

    老祖母忽然想到了昨天下去去看彩虹的时候,站在山顶和站在山下看村子,完全不同。健的想法,就像是站在山顶,而自己只是站在屋子边,眼前只有一垒土墙,却看不到十三间房屋排成一列的宏伟……

    争吵结束了,族人们回到了被熏的热烘烘的床上睡去。老祖母睡的地方铺着一层厚厚的毛皮,很暖和也很平整,以前夜里常常会被冻的两腿抽搐,这两天再也没有疼过。

    这一切都源于健,她如是想着。在陈健弄出了陶器之后,她就想过将先人留下的种种经验都告诉他,等到自己死后先人的智慧不会断绝,带领族人生存下去。

    但昨天彩虹下的村庄,震撼了老祖母的心。

    她很自豪也很高兴,但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智慧已经旧了,已经没办法指引这个新的时代了。

    一棵苍老而腐朽的树,是该倒下的时候了,给下面的树苗更多的阳光和雨露,让它们成长起来——因为那些小树苗,都是自己的子孙。她不想当最高的树,只想让自己的树苗布满整片大地。

    “等到这次部族聚会完后,我该提议让健接替我的位子了,孩子们会同意的。”

    她默默地想着,热腾腾的炕温暖着她的腿,很舒服,也很安心,终于慢慢睡去了。

    清晨,族人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每个人都背着一个柳条筐,里面装满了陶罐陶碗、鱼干熏肉,里面垫上一些草叶,这样就不会打碎。

    男人们拿着弓箭,背着用树皮围成的箭袋。手里拿着石矛石斧,很多都是钻孔的,比起以前用绳子捆绑的更加结实。

    老人孩子和尚在哺乳的女人们留在了家中,他们要照看这些饲养的动物。

    榆钱儿嚷嚷着要跟着去,被妈妈揪着辫子骂了回去,嘤嘤地直哭。

    家人们互相道别,走下山坡,朝着远处的那座山峰走去。

    路途遥远,族人们负重而行,需要两天的时间。

    狼皮带着人在前面捕猎,回来的时候没有猎物,却离着老远就叫喊起来。

    “前面有两个部族的人,正在争吵。”

    他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满脸兴奋。族人们很少遇到这样的热闹,也都加快了脚步,跟在了他的后面。

    还没等看到人,就听到持续不断的叫骂声隔着草木飘过来。

    众人拨开草,原本正在叫骂的两族人纷纷警觉地看着他们,一时间看傻了。

    在那两个部族看来,出现的这群人的头发古怪。

    女人的头顶像是垂下两条蛇,男人则将头发盘成了一个小山包,横着一根小木跟。

    走在最前面的人举着一根棍子,上面迎风展着一张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画着一个黑白色的圆圈,却有种说不出的神秘。

    年轻人的背上背着一个古怪的东西,手里拿着一把像是弯弯月亮的棍子,上面缠绕这一根绳索。

    唯一认识的东西就是手中的石斧石矛,可是他们的石斧怎么是带孔的,居然不是用绳子绑住的。

    两个部族的老人辨认了一下,这才认出了老祖母和几个年长的人,心里充满了惊奇。

    上一次部族相聚的时候,这个部族还和他们一样,怎么这次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虽然古怪,但是头发看起来很好,而且比起自己乱蓬蓬的枯草样的头发,更加滑腻。

    老祖母走上前去问了声好。

    陈健站在后面观察了一下这两个部族,人数都不多,男女老少都来了,加起来也就不到百人,一个个脏兮兮的。

    两族对峙的中间,有一头死掉的雄鹿。几个男子正持着石矛互相对立着,还有人身上有血渍。

    两个部族的首领都站了出来,和老祖母问了声好。老祖母叫过陈健,将两个首领介绍给陈健。

    “她叫石头,居住在陶河上游的山上。这边的是槐花,上次是她母亲带着族人来的。”

    槐花听到这话,低声道:“母亲死掉啦,前些天被蛇咬死啦。”

    说完后嘤嘤地哭了几声,随后和石头一样,好奇地看着陈健。

    这是一种简单的仪式,却意味良多,被引见给首领的族人将会使族中下一任的首领,虽然需要得到族人的认可,但老首领关于接任人选的建议一般没人反驳。

    她们两个的第一感觉就是对方好年轻,而且是个男子,这样的人能带好部族吗男子成为首领,后代的族人又怎么靠血脉联系在一起总不能这个部族要族内交配吧

    陈健学着老祖母的样子,伸出双手和对方的手搭了一下以示友好,暗暗观察着两个部族的情况。

    石头的部族人数多一些,槐花的部族可能是遇到了什么灾祸,男女老少加在一起才有六七十人,一个个瘦骨嶙峋黑黢黢的。

    示好之后,陈健站到了老祖母的身旁。

    槐花擦了擦脸上留着的泪水,喊道:“你们部族来给评评理,我们族人捕到的这头鹿,石头的族人却说是他们的人先追的,还打了我们的人!”

    石头部族的人不甘示弱,怒吼道:“这鹿明明是我们追了大半天的,它已经没力气了,怎么就是你们的了”

    “你说是你们族人追到的,我可不信,我看到的是我们族人追到的。”

    双方一说到这,就又开始互相推攘起来,有几个女人互相撕扯着头发,大声叫骂。

    眼看局面就要不可控制,可陈健的族人们却站在那看笑话。他们觉得自己真幸运,追猎一天才能追到一头鹿的日子,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陈健回到族人身边道:“就像前几天夯土墙时候那样,一起喊一声,让他们静一静。”

    族人们松松垮垮地站成一片,但是随着陈健一挥手,齐齐地叫吼了一声,将木矛狠狠地撞向地面。

    这是前几天打夯时的习惯,四个人抬一个夯石,需要配合才能抡起来,每一次落下的时候都会大喊一声。

    这一次也是一样,七八十个轻壮同时嘿了一声,听起来竟然虎啸狼嚎更让人心悸。

    对峙的两族人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木矛,孩子们被这一声叫吼吓得哇哇大哭,女人们纷纷躲到了自己兄长的背后。

    虽然族人站的松散,可是这一声叫喊多少有了几分纪律的气势。那两族人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再也不敢嘶吼。

    槐花看着瘦弱的族人,听到对面的叫吼,心里一惊。

    “这些人也想抢这头鹿不行!很多族人已经好些天没吃肉了……”

    她年纪不大,刚刚成为首领,如今却必须要为族人争取利益。

    对方几十个人的叫喊着实惊魂、那些开孔的石矛石斧也极为骇魄,但她还是挺着胸膛站到了陈健面前道,眼珠一转,说道:“怎么你们想抢这头鹿可以,和我们一起,打跑石头那家伙,咱们一族一半!”

    石头和族人们也吓了一跳,刚才这伙人的叫喊声太吓人了,让他们想到了月圆之夜那些饥饿的狼群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却比狼群更加整齐。

    要是对方真和槐花一起,自己的族人可打不过,只能离开。

    可陈健这边的族人却发出了哄然的笑声。

    狼皮一只手拍着肚皮,另一只手指着那头鹿道:“我们才不要哩!健在前天吃饭的时候给我们讲了个故事,一只蜻蜓抓了只苍蝇,恰好天空之有鹰隼飞过,那些蜻蜓急忙扇动翅膀吱吱乱叫,怕鹰隼抢走了它们的苍蝇。你们可不就是那样的蜻蜓吗哈哈哈……”

    狼皮转述的故事让石头涨红了脸,她哼了一声退回到族人身边。

    槐花想了一下,却笑嘻嘻地说道:“你们都是鹰隼,我们族人是蜻蜓,那便对了,只有蜻蜓抓住苍蝇的,哪有鹰隼抓住苍蝇的所以这鹿就是我们的了。”

    石头的族人听到槐花这么说,大骂了几句,护住鹿不放。

    陈健看了眼槐花,心说这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

    这群人争吵不休,倒是提醒了陈健。

    走到了那头鹿前,冲着两族的人说道:“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你们都说鹿是自己抓到的,便是说到了这鹿烂了臭了也说不清楚。就算是一起发现的,谁跑得快便是谁的,这么说总没错吧

    “没错。可就算是一起发现的,也是我们先抓到的!”

    “是我们先抓到的!”

    两边又吵了起来,狼皮一看,和族人们一起大吼道:“嘿!”

    两群人再次安静下来,陈健接着说道:“这样吧,你们选出族里最好的追猎手,从这跑到那棵树那里,谁先跑到,鹿就是谁的。要不这么吵下去哪有结果互相厮打伤了族人的性命,那可不行。”

    两边保持着克制,也正是因为担心族人受伤虚弱,一旦打起来就是血仇,很多部族因为一些意外结仇,最终双方都消失了。这个叫健的年轻人说了个可以接受的办法,也算有那么点道理。

    石头了一下族人,看看对面槐花那边瘦弱的部族,自己的族人则跃跃欲试,于是说道:“好!灰鼠,你来和他们比!”

    槐花看了眼陈健,心说这对族人也有好处,反正族人人少,真要打起来肯定会被石头部族的人赶走,于是选出了一个叫狸猫的人。

    那个叫灰鼠的瞪了一眼狸猫,心里直骂。陈健一看狸猫那瘦削的身体,心说这个叫槐花的不是故意的吧

    他指的那棵树距离这里大约五六十米,两个人扔下石矛,而狸猫扔掉石矛后还不满足,二话不说就把皮裤给脱了下来,往地上一扔,这样更轻省。

    族人们咦的一声鄙弃着,却也有几个刚成年的女人从指缝里偷看着。

    陈健黑着脸道:“麻烦你把毛皮穿上。以后再有这样的争端,谁也不准脱光!”

    两个人重新并排站好了,家人们都大声地叫吼着,陈健的族人们也围过来看着。

    这种超脱于狩猎和生存的运动,带有天生的美感,对于原始部族的人来说,吸引力尤大。

    这也是陈健未来的设想之一,运动自然是好的,既可以促进部族交流,也可以作为平日的训练。

    将来可能要加入射箭、赛跑、标枪、长枪术、角力,也可以有车战、举鼎、剑术、军阵队列行进等等。把运动既当成将来各个部族的盛会,也当成是战争艺术的训练。

    文武相济,一张一弛。春游秋叹,右衽青衫,竹书诗篇,这自然是要的;但同样的,边塞雪歌、仗剑天涯、肌肉鼓胀人人尚武也是不可或缺的。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一定要穿衣服!别把原始运动会弄成基佬文化的温床。

    到时候弄出一群“底比斯圣军”,天天看肌肉男光着身子比赛,生出什么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为繁衍之类的哲学文化,可就罪莫大焉了。

    相比较而言,他宁可族人对一群肌肉男摔跤大声叫好,也绝不想要以病梅为美、以裹脚为艳的扭曲审美观。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