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三十二章 幻想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陈健还是很清楚这个道理的。只要保证自己的族群和将来的文明不会被其余文化圈统治,自己有的是时间。

    真要是数百年后自己的后世子孙真出了宁可剃发易俗也要借蛮夷助剿的废柴,免不得还要自己揭竿而起,扇他几个大嘴巴子挂在城墙上。他是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的,奈何现实残酷,他很清楚统治阶级的下限。

    所以他必须从头开始琢磨着打仗,用血来积累经验。真有那种神州陆沉风险的时候,武器的批判总能胜过批判的武器。

    理论上如果人人都是五字角斗士,在这个时代不需要什么阵型也能横行,但显然这并不可能,就如现在站在旁边的那五十多人。

    他们天赋不好,射箭不佳、冲击无力,只能依靠配合取胜。

    此时这五十多人眼巴巴地看着陈健,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要学那些人往前冲吗

    “健,我们呢我们用什么”

    “你们别急,你们互相找出五个最熟悉的,五人一堆,选出五个人中你们最信得过的。去吧!”

    他知道就是这件事,等到晚上也未必能够完成,让他们先去乱一阵吧。

    好在族人们都知道了陈健的行事风格,上次盖屋子也一样,不是上面就盖的,而是先做了看似无关的事。

    一群人乱哄哄地互相叫着名字,按照平日的辈分、接触的时间等互相分配着队伍。陈健也没要求他们站队,只是让他们分组,这对他们而言已经足够麻烦。

    叫喊声笑闹声乱成一团,陈健也不管他们,走到那三十个人旁边。

    松走过来道:“健,我们就那么冲就行”

    “当然不是。”

    陈健拿过一根绳子,伸直了放在地上,让松站在了最左边。

    “别动。”

    站好后,陈健又抓过几个以前松的族人,排在了松的旁边。

    就像是幼儿园老师抓小朋友一样,一个个地将他们排好。十人一排,总共三排,间隔一步半。

    排好后,族人们还是在里面乱动,陈健喊道:“别再说话了!也别乱动!否则一会就要去背石头!”

    总算稍微静下来一点,陈健走到松旁边道:“以后你负责,有人乱说话,有人乱动,直接抓出来背石头。”

    “这有什么用呢”

    “以后你就知道了。每天晚上,只要不下雨你们就要站一阵,什么时候我喊一声,你们立刻能排成和现在一样的三排,就不用练了。我希望你们在盖完屋子之前,能够记住该怎么站。”

    松回头看了眼,觉得很简单,说道:“不用那么久,一天就够啦。”

    陈健失笑地摇摇头道:“那你试试吧。”

    他不是想让这群人站军姿,只是简单的排成队伍就行,将来冲锋的时候有大用。

    松把问题想到太简单了,人群散去后,绳子即便还在那,这群人仍旧是折腾了将近十分钟,这才重新站好,而且参差不齐。

    好些人忘记了自己之前站在什么地方,而排头兵也不知道提前站好,到处挪动。

    松这回彻底服气了,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健,我们难道就这么站着吗什么时候练怎么像你那样冲呢”

    “等着你喊一声就能站好了之后才能练,先去练吧。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也别太急。”

    他拍了下松的肩膀以示鼓励,临走时说道:“松,用我的办法,真打起来的时候可以少死人。所以背石头不是罚他们,而是在救他们的性命,和你想要尝草寻药是一样的。”

    松点点头,重新回到队伍中,让大家散开,重新站好,可惜还是一如之前,乱成一团。

    陈健看了许久,那边乱哄哄的五十多人也分成了十个小队,五个人一队,也选出了自己信得过的人当做五人小队的首领。

    陈健记下了这十个人的名字,而这些人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在他们看来打仗就是拿着石斧石矛冲上去,怎么还要这么麻烦

    本以为分完了小队,就能拿上石矛石斧了,可惜仍然没有,只是又学到了一个词叫伍长,用来称呼他们小队的首领。

    随便找个人五人小队,三人排在前面,一步之后两个人。

    这次人比较少,三个人一排比起十人一排简单得多。

    “今天你们要做的,就是五人一组全都排成这样。能随时排好的就回去睡觉,排不好的就继续在这练,明天可就要盖屋子了,你们想睡不醒就去和泥版筑,那就慢慢来。”

    说完这些,不厌其烦地检查着每个小队。人数越少,也就越简单,所以这些人练了一阵,基本上能保证五个人排出那样的阵型,纷纷回去睡觉。

    狼皮等人也早就射完了箭,看热闹似的看着还在那练习排队的三十人,指指点点,被陈健赶回去了。

    松已经有些急躁,陈健看看天色也不早了,让他们先散了吧,明天还有活。

    族人们如蒙大赦,一股脑地冲回了村庄。陈健拿着木炭和树皮,借着外面的月光琢磨着今后的种种。

    战争的怪兽很快就会随着原始农业的发展而被放出牢笼,在金属农具和耕牛耧车普及之前,效率最高的生产关系就是奴隶制,而奴隶的来源就要依靠军队的掠夺。

    以村社为单位的组织形式要持续很久,而打仗需要族人,所以族人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有政治话语权的。他必须要保证不断地胜利,为将来成为奴隶主的族人掠夺更多的人口,才能保持自己军事首领的位置。

    刀耕火种条件下,必须要大量的劳动力才能保证土地的出产,正如中世纪的欧洲一样,种一收三是常态。无法阻挡的自然灾害、村社的水里设施、土地的开垦、挖掘矿石等等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奴隶人口。

    陈健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锦囊一出便可以战无不胜的聪明人,所以想要不断胜利,只能依靠军队制度的碾压。

    那五十多人他准备五人一组,装备长短矛。此时的敌人肯定没有骑兵,所以不需要密集方阵,用五人小队的配合阵型压住阵脚,通过敲鼓十步整队慢慢往前挪的方式,接近敌军。

    而十五名弓箭手作为主要输出战斗力,矛兵小队作为移动城墙,掩护他们投射出更多的箭,尽可能接近敌人到三四十米远的地方。

    弓箭手在中间,两侧是矛兵小队组成的阵列。一旦敌人冲过来,弓箭手在射完两轮箭后退到矛兵的后面以求掩护。如果敌人不冲,就缓慢靠近,弓箭手攻击敌军造成杀伤。

    一旦接近到距离对方四十米左右的时候,三十人的冲击步兵就排成三排冲向敌人,到时候披上牛皮甲和藤条甲,利用锻炼出的冲击力撕开对方的阵型。

    队形被撕开,后面的矛兵跟上,以五人小组进行战斗互相配合彻底突破对方阵线将对方分割。

    只要阵线动摇,那么以后的战斗就是单方面屠杀,无组织的军队只是一盘散沙。

    原理有点像是火绳枪时代的方阵,但因为不需要考虑骑兵冲击所以阵型更散,而因为对方也不可能披重甲,所以弓箭可以代替火枪作为主力输出,不用担心不能破甲。

    日后驯化了马,就可以用战车来进行冲击,到时候可以将冲击步兵安放在阵线两侧,掩护侧翼或是在对方阵线动摇时冲锋。

    没有什么阵型是亘古不变的,等到敌人也驯化马匹后,自己的阵型也自然会变得紧密以防骑兵冲击。而在重甲出现后这种以弓箭为主要杀伤力的阵型也会消散,最终在能击穿板甲的火枪出现后才能复苏。

    而且现在要对付的部落也就百十号人,就算也会用弓箭了,连反曲牛角驯弓都没弄出来的弓手,玩什么百米外漫天箭雨的散射,和挠痒痒没啥区别。假如对方逃走不和自己正面冲突,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毁了他们的家抓走女人孩子,剩下那点人去玩荒野求生去吧。

    再说随着青铜器的发展,能造司母毋大方鼎的技术造青铜炮压力也不大,只要有思路和火药。

    等百十年后,自己的族人可以铸鼎的时候,弄出九个青铜炮,读作九鼎也未尝不可。

    青铜铸炮优势很大,直到南北战争时代还有大量青铜炮,而且因为青铜的金属性能,不会忽然炸膛,铸坏了也可以重新熔铸不会浪费。

    火枪要难一些,他这辈子估计是看不到出现了,不过幻想一下自己想象中青铜时代的战争,觉得还是很振奋的。

    骑兵冲击靠近对方,逼对方紧密排列成方阵。青铜炮抓住机会轰击密集方阵,轻骑兵驱赶对方骑兵后,黑火药掷弹兵冲锋投掷撕开阵线,戈矛步兵跟进扩大缺口,战车追赶溃兵进行屠杀……

    到时候因为控制力和通信能力的问题分封列国去占据那些尚在蛮荒的地方,先扎住跟脚弄个自古以来。

    礼器读作鼎实际是炮,公侯伯子男所能拥有的大炮多寡便是礼;火药轰鸣的巨响便是乐。

    数百年后生产力发展了,旧的生产关系已经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了,百家争鸣、列国纷争、纷纷铸炮问问鼎之轻重,这便是礼崩乐坏……

    “四五百年怎么也够了。”

    他嘿嘿的幻想着种种场面,脸上露出了傻呵呵的笑容,直到榆钱儿出来给他披上一件毛皮。

    “还不睡明天还要搬泥坯盖屋子呢。”

    陈健呃了一声,现实和幻想的巨大反差让他无言以对,无语地起身回屋了。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