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三十七章 交流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原本应该沉闷而严肃的祭祀,被生生弄成了一场欢快的运动会。
敬畏敬畏,有敬有畏。正如老祖母所说,眼前的死亡才能让人的印象深刻,这便是畏。然而如今族人们对祖先只有敬。
因为无谓,所以祭祀的时候也就活脱一些,不可能说一直过得挺好,却在祭祀的时候弄成一个又哭又嚎的求神会。
虔诚于宗教的人,少数是为了天堂,多数是害怕地狱。陈健不想弄出地狱来吓唬族人,他只希望族人只求今生别盼来世,将来畏法近德就行了,谁知道将来什么样呢。
他一个人弄不出一套完整的典章制度,也弄不出一套完整的体系。诸如前世蒙元入侵神州陆沉,朱明光复后想要师法汉唐宋,然而制度被摧残,只能从典籍的字里行间中摸索。
举国人杰,却从废墟中弄出个四不像,那才不过百年,多少还剩下些之前的底子尚且如此,况于现在从头来。
如今祭祀只是开始,将来开垦出土地后,最重要的祭祀自然是在耕作之前,族人们在祭祀中的种种运动也要保留下去。
把将来的祭祀弄成一个文化圈内的大型活动,等到聚集成邑化为方国的时候,这种活动将成为盛大的运动会,成为传统。
这一次祭祀的活动已经不算匮乏。赛跑、射箭、斗棍、标枪、拔河、摔角等等,这些源于狩猎和生产的运动族人们很熟练,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东西。
女人不需要为战争准备,但她们也有自己喜欢的运动。踢毽子、爬树、编柳条筐,只是玩这些的时候只有女人看,男人更喜欢那些血脉贲张的东西。
男子的奖励是猪牙匕首,女人的奖励是花环和一把羊角梳。猪牙匕首还好说,把陶轮安上燧石,让那几个身体不好或是腿脚有残疾的慢慢磨。
羊角梳比之猪牙匕首就费力的多,和钻石孔的办法差不多,用的是线和细沙来切,将绳子绑在木头上形成一个简单的弓,用石器将羊角上刻出小齿后,两个人配合一个倒水倒细沙,另一个人来回拉,利用线绳带来的细沙生生摩擦出一根齿。
不过羊角的硬度不算大,几个身体不好的族人一天内就磨出来三柄,梳子齿之间的距离稍微大了点。
当老祖母将这三柄简陋的梳子给了那几个女人后,还是引来了一片羡慕,女人们纷纷拿在手里摩挲着。
没说怎么用,女人就无师自通,解开辫子顺滑地梳理了一下,咯咯直笑。
只是这梳子和护身符一样,是属于私人的,而非公有的。两族聚居了这么久,族人们从族别中也多少明白了私有、族有、共有的概念。
有几个女人琢磨着下次要一只羊角,问问陈健自己打磨,这实在是个好东西。
而那三个女人则带着花环,不断地将梳子拿出来给其余的族人看,或是让她们梳梳头,用完后再很自豪地要回来,紧紧攥着,来证明这是属于自己的。
等到这不伦不类的祭祀结束后,老祖母和石头主刀,将祭祀的食物分开,每人分了一点,算作先祖的赐福。
陈健吃了片熏肉,看着热热闹闹的人群,心说明天又要干活了,今天索性就尽尽兴。
助兴最好的东西是酒,早在采摘杏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准备了,本来是准备酿醋的,因为一坛杏子酒两三个人就喝了,而一坛醋足够族人们吃上三两天。
他喜欢这种热热闹闹的感觉,看着族人们嘻嘻哈哈的,自己也高兴起来。
不需要那么严肃,每个活生生的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自己也已经融入了这个社会。
看着族人们因为自己而发生的改变,心中既有自豪,也有欣慰。暂时不去想日后的一切,只想着这种暂时没有勾心斗角和血腥厮杀的日子能持续一段时间。
暂时抛开那些压抑而沉重的想法,陈健带着人抬来了装满了杏子和枫糖混合物的陶罐,撕开上面包裹的一层茅草,立刻溢出了一阵酒香。
看着族人们被这味道吸引,陈健也被勾起了馋虫,用手沾了一点,酒味很淡,黏糊糊的浑浊不堪,这种没有蒸馏过的酒老人孩子都可以喝一点。
之前一共准备了四十多罐子,留了一半儿等着酿醋,剩余的全在这里的。
果酿酒,酒酿醋,陈健最想要的是坛子里的酵母菌,那种发酵的最快,里面的菌种也就是最好的。
取出来后,用块茎、蕨根粉等制成曲块,加进去这些杏子酒的汁液,放在阴干的地方慢慢发酵。
今后蒸馒头也用得着,而且好吃的馒头和面引子或者曲子有很大的关系,滋生的其余菌种会产生不同的味道,需要一代代改良。
每一次发面的时候留出一块面团做引子,如果是从头开始,可能要几十顿甚至上百次之后,才能让馒头变得松软香甜没有异味,也就证明面团中的酵母菌已经成型。
现在块茎和蕨根做成的曲子已经在发酵了,不知道等到桃子成熟的时候能否改良成功。
反正现在看来这些杏子酒里的酵母菌活性不佳,转换率不高,里面还在冒着气泡,并没有完全发酵好。还有几坛坏掉了,长满了绿霉。
族人们都在看着他,想知道他又弄出了什么。
“这是酒!”
他高声地叫喊着,果酒的味道在四周弥漫,果酸乙酯的奇异香味也在空气中回荡着。
金黄色的杏子经过十几天的发酵,里面满满的都是气泡,很是浑浊,一些杏肉还没有完全分解。
这不是完美的酒,但今天却是个完美的日子。
酒可以再酿,这样的好日子却不是每天都有。
族人们不在乎里面的杂质,这种奇异的味道钻进了他们的心里,天知道为什么先祖这么关照健,总能给族人们带来一些好东西。
过滤杂质,用草叶就行。当年齐桓公争霸伐楚,用的理由就是楚国没有进贡滤酒的苞茅。如今没有苞茅,用草叶也可以凑合。
过滤后,这些杏子酒每人也分不到多少。
前三碗敬祖先天地,剩下的每个人的碗里分了一点,混黄色的液体,因为不同的罐子而有着不同的味道。
味道诱人,但族人们却都没有喝,傻傻地端着,似乎在等着陈健说点什么。反倒是让陈健乐了,盯着那举起的陶碗,看着那些刚刚欢闹过的族人们脸上的汗渍,心里说不出的惬意。
于是他端起了碗,喊道:“为了咱们过的更好,喝。”
“喝!”
族人们仰起头,将这浑浊的酒浆咽下去,不少人的眼睛盯着那几个已经只剩下残渣的坛子,可惜空不出什么了。
榆钱儿抿抿嘴道:“又甜又辣,还有点酸。一点也不好喝。”
陈健哈哈地笑了,抢过她的碗,一口喝了下去。
几坛浑酒,又让族人的欢闹持续了好久……
草河边的村庄欢闹的声音传不了太远,其余的部族不知道今天草河边发生的事,但却知道昨天晚上月亮圆了。
当初山顶聚会时陈健承诺过,下一次月亮圆了之后可以用那古怪的陶环去换陶罐陶碗,也可以去换他们想要的东西。
部族中的十几个陶罐陶碗,还有弓箭投石索,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不经意间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有了弓箭,族人吃的东西多了,有更多的时间学会了泥板上的一二三四。有了陶罐,族人们学会了熬煮块茎草籽蕨根。
以往到各种果子成熟之前的这段日子是难熬的,现在轻松了许多。没有陶罐就没法煮,吃惯了煮熟的再去生吃草籽,已经难以下咽。
终于盼到了圆圆的月亮,各个部族都派出了人,带着他们想要交换的东西,朝着河边的村庄出发。
如今的日子已经远好过以往,他们不敢想象陈健部族的人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带着几分期待和忐忑,带着族人们热切的目光,带着妈妈祖母的叮嘱,这些人背着柳条筐,里面装满了各色古怪的石头,装着好容易捕到的野兽幼崽,去换取那些改变了他们生活的陶罐陶碗。
黑色的、白色的、绿色的、黄色的……各种各样的石头在柳条筐中很是沉重,每一步都迈的费力,他们却不敢扔掉分毫,这可都是能换陶罐陶碗的好东西。
他们临走前仔细地在溪边梳好了头发,因为当初那个部族可是叮嘱过他们,只会和认同一个祖先的人交换。
如今头发已经散乱,被汗水浸的黏腻腻的,于是又怀念起那神奇的皂。
以往一年一次只为繁衍的聚会,却因为这些不曾出现的东西发生了改变。
因为改变,才更加不敢想象。
“他们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呢”
每一个背着柳条筐在路上的人,都在心头琢磨着这个问题,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屋子是什么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多鱼陶罐又是怎么弄出来的那个当初跟着他们去河边的两个部族,如今又是什么模样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