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八章 伏击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慌乱的时候,总会不经意间显现出信任和信服。
“别慌。狸猫,你跑的最快,告诉村子的人躲到山崖上。男人跟着我来,女人躲在这里。”
“哥!”
榆钱儿喊了一声,伸出手拉着陈健,心里乱乱的有些害怕。
“别怕,一会儿我就回来。”
陈健摸了摸榆钱儿的头发,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同行的四十多个男人朝前走去。
榆钱儿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当她听完桦讲的那个故事后,哥哥就告诉她不用怕,因为挡在她前面的还有哥哥,所以她就不怕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这种被保护的感觉。
明明不怕蛇,自己不知道掐死过多少条给小狼崽吃了,可每次看到蛇的时候,都会躲到哥哥身后,看着哥哥用带着分叉的小棍儿摁住蛇这才从哥哥身后跑出来拍手叫好。
有时候分鱼之类的事,明明能算清楚,却总是蹙着眉头去找哥哥,看着哥哥一点点地给自己讲解,眉头逐渐舒展开,杏子般的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儿。
她知道这一次或许会有危险,可她看着哥哥的背影,终究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到陈健的身影快要被树木挡住的时候,她才大声喊道:“哥,早点回来。你还没告诉我陶轮为什么会转哩,我们的秤也要做好啦,你说的好玩的不准忘啦!”
陈健转过身,一脸严肃地看着榆钱儿,忽然将手挡住了自己的脸,迅速一抹后变成了笑呵呵的模样,冲她点点头。
以往榆钱儿肯定会笑出来,可这次想要努力让自己的嘴角儿往上翘都做不到,愣愣地看着陈健的身影被树丛挡住。
陈健没有说些生离死别的话,既然狸猫说对面只有三百多人,能打的也不过是百十人,自己带着族人练了这么久要是连他们都打不过那可真是笑话了。
等到爬到山顶后,远远眺望着河边的一缕青烟,拿过一缕原准备绑蜂箱的绳子,在脚上弯了个8字形,靠着绳索的摩擦力爬到了一株粗大的松树上远远看去。
这里距离河边并不算远,可以隐约地看到河边有几个人影,围着火堆正在烤食,旁边地上卧着几只他没见过的动物,看起来体型很大,头上有角。
从树上下来后,族人们都围过来,陈健笑呵呵地看着狼皮道:“哥,那边就五个人,你怎么那么害怕”
“五个人我不知道,看到烟我就想到桦说的事儿,就赶紧跑过去告诉你了。”
族人们一听只有五个人,再没有了紧张的情绪,取笑着狼皮,狼皮尴尬地低着头道:“下次我一定先爬到树上看看再说。”
陈健稳定下来族人的情绪,心中却在思量。
那几只长着角的野兽就是狸猫说的四条腿的人,这野兽是肯定要抓到的,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族人内心的恐慌。
现在跟在身边的有四十多个人,而且自己在明敌人在暗,对付五个人绰绰有余,
那五个人应该就是上游部族的斥候,从生火这件事来看,他们并不专业。或许只是原本的猎手,并不明白人比动物要狡猾和可怕的多。
“狼皮,你带着几个人拿着弓的悄悄到村子中间的路上堵着他们,射一轮。”
他估算了一下距离,指着很远处的一棵大树,狼皮看了一下,点头道:“好。”
河边是一片平原,树林距离河岸还有一段距离。遇到埋伏的话,这五个人肯定会沿着原路往回跑。因为他们骑乘的动物有很长的角,不会喜欢钻树林的,而且他们应该还没有伏兵这个概念。
狼皮带着十个人朝着那株大树跑去,陈健则带着剩下的人悄悄来到了那五个人的后面,草河更上游的地方。
这一次没带那么全的武器,只有石矛石斧和弓箭是为了防备虎熊的。
陈健知道那五个人骑乘的肯定是食草动物,胆子一般来说都很小,就算是马没有经过训练见到尖锐的长矛也会下意识地避开,很长一段时间内战马冲锋是带眼罩的,并不用担心。
看了一下河边的这片开阔地,半人多高的草正适合隐藏。将剩下的这三十人分成了两队,一队跟着自己埋伏在中间,另一队让松带着埋伏在侧面。
至于什么被吓跑之类的事暂时不用担心,这群族人熊虎都见过,据老祖母说很久前连更大的有着长鼻子的动物都杀死过。
反倒是这些该死的蚊虫嗡嗡地叮咬让他们难以忍受,陈健弄来一些野薄荷和艾草,涂的满身都是,族人们也有学有样。
就像是狩猎一样小声地交谈着,以往狩猎鹿之类胆小的动物时都是这样藏着的。
焦急的等待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间传来一阵奇怪的叫声。族人们立刻握紧了手中的石矛,拨开草看着前面。
远处有两个披头散发的人正骑着角鹿朝前狂奔,时不时地回头张望,一个人的身上还插一支羽箭。
族人们这次看的清晰,原来是人,只不过是骑在了什么动物的身上,心中最后的一点紧张也全都没了。
看样子狼皮已经带人射死了三个,只剩下了两个。
远处的那两个人手中什么都没有,两手空空,只是不断地用脚踢着角鹿腹部柔软的地方。
这些角鹿气喘吁吁,主人仍在不断催促,但体力终究有限,速度已经很慢了。
陈健看着这两个人逐渐靠近,大喊了一声,带着十几个族人忽然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挺着长矛就向前冲了过去。
两名骑手根本没想到草丛里会有人,下意识地拉了一下鹿角上的藤条。
角鹿看着那些嗷嗷叫喊的人拿着尖锐的矛冲了过来,本能地朝着右边的树林跑过去,想要躲开这十几个身上涂满了绿色的怪物。
骑手的迟疑,角鹿的本能,让族人们又往前冲了几步。
陈健扯着嗓子朝着附近的草丛里大喊了一声:“撞!”
躲在草丛里的松和族人已经训练了一个多月,纵然手中没有柳条盾只有石斧,可还是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嚎叫着冲向了近在咫尺的两头角鹿。
距离很近,近到这些人的队形十分紧密,没有因为速度差异而分散。
七八个人几乎是靠在了一起,和平时撞击草垛一样,拼命向前奔跑着。
靠近后不是举起石斧,而是沉着肩膀,侧着身体狠狠地撞了过去。这是被罚了多少次背石头后养成的习惯。
密集的阵型如同是翻滚的浪潮,齐刷刷地撞到了角鹿的身上,轰的一下直接将两头茫然的角鹿撞倒在地。
角鹿惊恐地蹬着蹄子,想要重新站起来,可这群人却死死地压在角鹿的身上,连带着那两个人也一同被摁在下面。
两个人咕咕噜噜地不知道在叫喊什么,只能听出声音中的惊恐。
松死命地抓着一个人的脚,那个人的另一只脚被角鹿压在了身子下面,动弹不得,挥着手寻找着能用的武器。
这里没有石头,他薅出了一把草,叫喊着,用尽全部的力量将草砸向了松,却徒劳无功,象征着最后反抗的草叶在空中就被风吹散了。
松的手掌就像是河蚌一样死死地捏着对方的脚腕,心头忍不住地惊诧。
他虽然很信任陈健,但却从未想过这种并排冲击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这种巨大的野兽竟然会被他们直接从侧面撞倒在地。
眼睛瞟了一下旁边,另一个骑手也好不到哪去,满脸都是血和草汁,摸到了一块石头向后砸过去,砸中了一人的额角。
愤怒的族人用石斧狠狠地砍断了他的脚腕,血汩汩地流出,汇聚在地面上就像是一条毒蛇,正在噬咬着鲜活的生命。
松想到了自己族人被陨星部族杀死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情景,嗅着浓重的血腥味,心中想着总有一天他们的血也会这样流出来。
陈健等人也冲了过来,他大喊着告诉族人别用矛扎,族人们只好抓住了鹿的蹄子或是压在了鹿的身上。
角鹿惊恐万分,可惜连喘息都困难,根本爬不起来。陈健这才看清楚这群人骑的是什么,微微有些失望。
这是一种马鹿或者角鹿,体型巨大可以骑乘,但鹿很容易受到惊吓,根本不适合当成骑兵坐骑。耕地更是远远不如牛马,它们身上的脂肪太少,没有足够的耐力。
“把这个能活的绑起来,两头鹿也拴上绳子。”
族人们立刻忙碌起来,角鹿瞪大了眼睛,呦呦地嘶鸣着,不住地想要翻身,又被这群经验丰富的猎手压住了腰腹。
地上两名骑手有一个显然是活不了了,族人们没有管他。
他的脚腕断了,没办法站起来,只能向前爬。
两只手抓着地面上的草,一点点地朝着自己村落的方向挪动着,身后留下了一道血痕。
爬了几步,他又爬了回来,咕咕噜噜地说着什么,双手抱着自己被砍断的脚,惨叫着试图安上去,可还是掉了下来。
他哭嚎着,一只手抱着自己的断脚,用陈健和族人听不懂的话语咒骂着,翻过身一点点地朝前爬着。
他想回家,想坐在火堆旁喝着鹿奶,想和族人一起狩猎,哪怕是和很久前一样每隔一段时间都迁徙。
眼前逐渐变得模糊乌黑,身上很冷,好像是下雪了一样,眼前似乎就是那一排排耸立的、桦树皮堆出的屋子,似乎看还看了村落里的那块用赭石画着红鱼的石头,仿佛伸手就能抓到。
“或许红鱼有办法安上我的脚……”
他这样想着,脚腕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又告诉了自己一遍,红鱼有办法安上他的脚,于是他自己都信了。
一只手向前抓着草,另一只手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脚。
他不想要圆润的陶罐了,只想要自己的脚。
ps:谢谢大家的支持,让我在历史分类新人榜上冲到了第二,很是感激,万分感谢。
明天开始更新时间尽量稳定,尽可能做到中午12点一更,晚上7点一更。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