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十四章 战机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五百步的距离,两支完全不同的原始军队在逐渐接近,接近的速度奇慢无比。

    陈健俘获的那三头角鹿证明了很多东西,比如对面不能冲锋、只能用来骑乘作为战术机动,战斗的时候需要从角鹿身上跳下来作为骑马的步兵。没有弓身更短的反曲弓,也没办法用骑射,而一体长弓太短话箭也毫无威力。

    对面的组织力不能允许他担心的绕后战术,人少了没有意义,人多了正面空虚,而正面是他们的家,他们是不可能放弃的。

    所以他没有担心背后掩杀之类的“妙计”,只是重复地敲击着战鼓,跟随着队伍一点点地向前挪动。

    三十多名穿着双层柳条甲的冲击石斧兵跟在了队伍的后面,与第一排足有三十步。

    在靠近到一百二十步左右的时候,已到了弓箭抛射的距离,右翼的仆从军明显地和自己的队伍有些脱节,稍微靠前了一些。

    獾估摸起了弓,将箭鞋上搭上,射出了第一箭。他的族人们也纷纷学着他的样子,开始了抛射。

    一百多没有经过专业训练过的弓手,将手中的箭搭向不同的角度,落下的箭支也是参差不齐。

    落地的时候这些羽箭已经没有了什么力量,除非扎到眼睛上可能造成伤害。不能阻挡近距离平射的柳条甲将那些耗尽了速度的羽箭轻易弹开,偶尔有几支扎了进去,但也没有伤到皮肉。

    看到对方射箭,队伍微微有些慌乱,但在经受了第一轮箭雨后,又逐渐安静下来。

    陈健不允许自己的弓手抛射,告诉他们一定要忍住,忍到四五十步的时候再射。

    桦和三个族人站在陈健的身边,举着柳条盾保护着战鼓。陈健没有让他们在一线,害怕他们因为仇恨而自主冲锋以至带乱了队伍。

    鼓声咚咚,又前进了十三步之后,对方又射了一轮,两支羽箭插在了桦举着的柳条盾上。

    远处的獾指着正在敲鼓的陈健,冲着族人喊道:“射那里!”

    他不喜欢这咚咚的鼓声,配合上那些正在缓缓前进的队伍,让他觉得有些窒闷,于是第二轮羽箭几乎全都朝着那个方向抛过去。

    陈健尽可能让自己不去看天空中飞来的那些羽箭,不断地提醒自己不用怕,这么远的距离他们射不准。这是他的第一战,以后可能还要经历无数次的战斗,他必须要克服自己的恐惧。

    和族人不同,这些族人有足够的勇气,不是前世封建时代没见过血的征召兵,每个人都在和自然的搏斗中变得足够坚强,在他们看来敌人无非就是能够站立的狼熊虎豹。

    自己的族人和右翼仆从军唯一的区别就是稍微的那么一点纪律性,此时距离还有不到百步距离,右翼的仆从军已经不再听从鼓声,更别说让他们停顿了,那些携带弓箭的纷纷抽出羽箭射向对面。

    明知道这么远射不中,可射出之后心里还是会舒服一些,至少自己不再像是待宰的羔羊,能否射中反而不重要。

    他们已经站的过于靠前,前出了约六七步,一些拿着石矛石斧的人明显有些焦急了。

    这些人的移动,带动了自己族人的右侧,最右边的大舅的步伐明显比平时快了不少。

    他急忙来到了结合部,大声地告诉最右侧的大舅,不要乱动,和河岸的橡子平齐。

    左翼有河岸天然掩护,也没有仆从军的骚动,所以仍旧是保持着原本的步伐。

    陈健只好站在更加靠近结合部的地方,用话语和鼓声尽量让右侧的族人安静下来。

    在停歇了一下重新整队后,敌人又射出了一轮羽箭。这一次终于出现了伤亡,六支箭射中了右翼的仆从军,自己的族人也有两人的手臂被扎伤了。

    “继续前进!”

    鼓声再一次响起,手臂中箭的族人拔下羽箭,忍着刺痛和恐惧,一点点地向前挪动着。

    敌人就在前面,族人没有和右翼的外族一样慌乱,因为他们的左右都是亲人,这让他们很安心。只是这种慢吞吞的速度让他们感觉很不舒服,心中想要立刻冲过去的想法被三个月的训练勉强压住。

    他们能压制住冲动,右翼的仆从军已经忍不住了。

    他们的耳朵里没有战鼓声,只能看到自己在慢吞吞的前进,敌人的羽箭却不断地射过来。

    有一个人中箭,发出了惨叫,这种压抑的感觉伴随着惨叫,终于完全地爆发了。

    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嘶吼之后一个人拿着石斧就朝前冲去,剩下那些人也都乱喊着跟在了后面。

    他们只想靠近敌人,宁可死在石斧下,也不愿意被人如同猎物一样攒射。

    八十步!陈健目测了一下距离,这么远的冲锋毫无意义,可那些人根本就不听从自己的命令,甚至于带动了自己的族人,他们的脚步也明显比刚才快了。

    这时候不能乱,宁可再慢一点。于是明明才走了七八步,急速的鼓声再一次响起,陈健大声嘶吼着:“不要冲!慢下来!慢下来!”

    可大舅还是没有忍住,被陈健摸出藤条狠狠一下抽在了他的脸上。

    “你想被流放出部族吗”

    火辣辣的痛楚让他冷静了下来,这才想到陈健以前的话,战场上不听命令的最严重的会被流放出部族,而这个提议是所有人都同意的。

    三个月来养成的习惯,以及被流放的恐惧终于发挥了作用,族人们再次整好了队伍。两个一直跟在第二排的五人小队被陈健叫到了右侧,那些仆从军已经冲到了二三十步外。

    獾敏锐了发现了这次骚动,正如平时打猎一样,那些乱哄哄冲过来的人就是被驱赶出鹿群的小鹿。

    但这一次和打猎不同,他不是为了猎杀这头小鹿,而是为了消灭掉鹿群中的头鹿,就是那个在敲鼓的人。只要把他干掉,他相信对方肯定会慌乱的。

    机会转瞬即逝,而现在就是个机会,陈健的右侧已经空了,只要绕到右边,那些慢吞吞的人就会乱掉,自己的族人更多一点,必然会赢。

    “扔掉弓箭,拿起石斧!”

    獾的族人们立刻从地上拾起石矛石斧,他分了四十多人喊道:“你们冲那些乱哄哄的人。”

    乱哄哄冲来的有七八十人,他没指望自己的族人能够消灭掉他们,只是盼着能够给他争取到时间。

    自己带着剩余的一百五六十人,只要冲散了那些缓慢移动的敌人,再回来消灭掉剩下这些就可以,这些惊慌的小鹿根本没被他放在眼里。

    四十多个族人拿着石斧石矛,毫无章法地冲向了那一团乱哄哄的仆从军,两队人在距离獾二十多步远的地方撞击到了一起,用着平时和虎豹搏斗的技巧厮杀着。

    獾握紧了石斧,带着剩余所有的族人朝着陈健的右侧冲了过去,那里已经出现了破绽,这些慢吞吞的人只有百人,他有足够的信心。

    “冲!”

    呐喊一声,带着人从乱斗的边缘擦过,径直向前冲去。

    他想的很完美,带着所有的族人冲击陈健的右翼,这些慢吞吞前进的人正面很难打得过,但只要冲到侧面,他们就会彻底乱掉,和自己的族人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等到冲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的这么简单,自己的族人在冲出十几步之后就拉成了一条散乱的平线,只有五十多人紧跟着他,更多的人则是分散到了战线的正前方。

    他想叫喊让族人到这边,可是到处都是嘶吼声,自己的声音根本传不远,疯跑起来的族人也听不到。

    看了看身边的这些人,盯着远处正在敲鼓让族人整队御敌的陈健,他咬紧了牙。

    “这些人也够了,只要杀了健,这些人就会彻底乱掉!”

    他是部族最好的猎手,没有人能打过自己,只要对面乱起来,自己一定能杀死那个正在敲鼓的家伙。

    于是再不管那些乱冲的族人,带着身边的五十多人冲向了陈健的右翼。

    陈健这边的两个五人小队,已经在右侧站好。所有的族人都听到了鼓声,站立不动,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厮杀,小队中两名手持石斧和柳条盾的人也站到了矛手的侧后,防卫侧翼和后方。

    松带着三十人在最后面,大声询问着陈健,陈健吼道:“听鼓声!不要乱动!乱动的流放出部族!”

    严禁抛射的弓手终于等到了机会,狼皮终于等到了四五十步的距离,十五名弓手抽出了羽箭,平直地对准了那些嘶吼着冲来的敌人。

    张着大嘴叫喊的敌人在瞳孔中逐渐变大,终于到了四十步距离的时候,十五支羽箭一同射出,立刻将十一个人射倒在地。

    再次抽箭的时候,那些人已经冲到了十步之内,前面有矛手的保护,弓手们并不担心,再次射出了羽箭。

    十步的距离,狼皮对准了一个最为强壮的家伙,他手里的石斧比别人都大,看样子比自己的力气还大。

    然而一支轻飘飘的羽箭射中了他的咽喉,飘出了一抹血花,因为惯性他还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最终在距离矛尖还有半步的时候瞪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轰……

    正面散乱的人群撞上了那些石矛,一些人想要从侧面绕过去,可是缝隙的距离正好是大半根矛的长度,纵然旁边的人没法分心,还有举着柳条盾和石斧的人在缝隙中等待着。

    河岸边的橡子戳死了正面前的一人,他的小队前面只有一个人,五个人配合很容易就杀死了。

    朝着右边看了一眼,越靠近右侧的地方人就越多,自己这边只有一个敌人,可最右边已经开始混乱。

    身边的人都在询问他该怎么办,没有陈健的鼓声他们不允许自由战斗,可是现在自己的正面已经没有了敌人。

    如果违反了鼓声,是需要背石头挨藤条甚至流放出部族,这是大家都同意的事,三个月来养成的习惯让族人们有些茫然。

    那些弓手也已经扔掉了弓箭,拿起腰间的石斧和对方混斗在了一起。最右边的几个小队已经圈成了一个圆弧,可是围着他们的足有两三倍的人。

    橡子盯着远处被围在中间的陈健,希望能够听到鼓声,至少让他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是向右挪动还是保持不动是慢吞吞地保持队形走过去还是散开直接冲过去可是健没说过这种时候该怎么办啊!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右边的战斗,看着那在队伍后面三十步外的松等人,焦急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柳条甲,皱眉道:“健在等什么”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

从酋长到球长小说,如果您喜欢请收藏关注本站,我们将不断努力,为您更好的提供阅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