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一百零四章 一道悟轮回篆
  化作龙身的温稚骊闻言后看向身前的信庭芝,眼中满是欣喜之色,随即她极为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庞。
  她之所以迟迟不肯告诉信庭芝自己的真实身份就是怕惊吓到他,毕竟岛境之上从未有过关于龙族的传闻。
  可现在信庭芝的眼中没有闪现出丝毫的惶恐害怕,他就这般满眼温柔的看着自己,嘴角含笑。
  他们身下云海翻腾起浪,绵延千里。
  远在思规楼中的夫子见到云海之上的这一龙一人,笑着捋了捋胡须。
  果然世间的男欢女爱最是打动人心。
  两情若是相悦,又怎会在乎人龙之分。
  “哎,女大不中留啊。”忽然一道温醇的嗓音在夫子的一旁响起。
  “学生拜见先生。”夫子闻言后躬身作揖行礼说道。
  “起来吧。”突兀出现在顶层当中的有熊氏开口说道。
  他倚在凭栏上单手托住脸庞看向云海当中的一人一龙,“信家这小子总算还没有让我失望。”
  “不知道先生是看好姬歌多一点还是信庭芝多一点?”夫子在一旁揣着手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
  “怎么?还想套我的话?”有熊氏瞥头白了他一眼,意兴阑珊地说道。
  “学生岂敢。”夫子弯腰低头作揖说道。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他们两人之间的意气之争我谁都不会偏向,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一脉之人帮亲不帮理这个说法在我这里可说不过去。”
  有熊氏极为慵懒地倚靠在凭栏之上,百无聊赖的掏出手臂伸出手指轻轻挑起远处云海之上的一片云峰,继而屈指一弹将其驱散。
  “我这个祖先当到这个份上,可真是没劲透了。”
  “先生怎么可以这般妄自菲薄?”夫子抬头看向自家的先生,沉声问道。
  “一句玩笑话而已,不带你这般有规有矩,一板一眼的。”有熊氏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慵懒说道。
  随即他眼角余光瞥向了云海当中的那二人,悄悄使了个术法使得云海之上云雾缭绕,将信庭芝轻轻包裹了起来,使他“消失”了温稚骊的眼前。
  温稚骊先是一阵恍惚,随即脸上稍微有了些愠色,这岛境之上除了他还能有谁这般无聊。
  已经恢复了人身的温稚骊轻轻呼出一口气,吹散了缠绕在信庭芝身上的云雾,狠狠地朝思规楼那边瞪了一眼。
  “这件事我记下了,以后再找你算账!”温稚骊以心湖涟漪与有熊氏说道。
  随即她拉着不明就里脑袋上是真有一团雾水的信庭芝御风踏空离开了此处地方。
  “听不到啊听不到。”有熊氏捂着耳朵,咧着嘴看向远去的那二人笑着说道。
  夫子已经是很多年没有见过这般模样的先生了。
  白衣飘飘,袖袍鼓荡,人间最得意。
  “先生,可是你的那道先手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夫子目光如炬,拱手问道。
  若不是姬青云交给先生的那块玉简之上交代了让先生满意的结果,先生今日怎会突兀出现,还有心情捉弄那偷偷“幽会”的二人。
  “比我想象当中的要好的多得多得多。”听到有随涯询问到此事,有熊氏猛拍了下凭栏,朗声大笑说道。
  “若是姬青云能够透露出自己的身份,能够告诉那座洪荒古陆他姬青云是轩辕一脉之人,我想那会更好,最起码是让那几大豪族知道我轩辕一脉薪火相
  传从未断绝过。”
  “一个姬青云就能够压的那些个圣地豪族中的天之骄子,帝子圣女喘不过气来!”
  有熊氏脸上意气焕发,神采奕奕指着那片天幕说道。
  “可惜时候还不到。”有熊氏说不出失望,只是叹了口气,但眼眸底流光溢彩,身上锋芒隐匿。
  “不过总会有那么一天的。”他收敛起全身的气机,摩挲着鼻子竟有些难为情的转头看着有随涯问道:“刚才我是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没有没有。”夫子连忙摆手否认道。
  “那就好。”一袭白衣的有熊氏又趴在了凭栏之上,“真想看到那一天快点来到。”
  “到了那时,若真是我所料到的那般光景,即便我身死道消了又有何妨,总不是没有愧对师尊的在天之灵。”
  “先生万万不可如此妄言,即便到了那时学生也只会挡在先生的前头。”
  有随涯扑通一声跪拜在有熊氏的身前,双手拱地头也至地,拜了个稽首,老泪纵横地说道。
  有熊氏走至他身前,弯下腰来双手轻轻将其托扶而起。
  “吾之甚幸!”
  “学生之甚幸!”
  “轰。”
  一声巨响使得思规楼中的二人都是眼神一凛,随即二人便朝那声巨响的源头望了过去。
  “先生,是姬家那边。”夫子在一旁小声提醒说道。
  有熊氏摆了摆手,目光透过云海视线落在了姬家,更准确的说来那声巨响的源头是在姬家后院的一处厢房当中。
  “我知道。”
  此时姬家事无大小都一一落在了有熊氏的眼中,这种有别于仙人的掌管山河,更像是人间青天判官明察秋毫又见舆薪的手段。
  “可是姬歌辟海修行出现了问题?”只能看其大概无法深究的夫子在一旁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气机被一道篆文所遮蔽,所以看的不真切。”
  “篆文?”夫子狐疑的问道。
  在这座天地当中有谁的篆文能够遮拦住先生的目光?
  不会是岛境之上的一家人。
  难道是千年之前那些人的后手?
  夫子有些胆颤心惊地猜测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姬歌那小子已经成功踏上了灵力修行,至于开辟出来的灵海。”
  有熊氏轻咦一声,眼眸当中一片金色,虽然气机被遮掩,但开辟灵海后所产生的气象是遮盖不住的。
  随即有熊氏收回了目光,神色复杂,最终堪堪吐露出五个字,“自惭形秽啊。”
  “先生,这是作何解?”夫子有些忧虑的询问道。
  “作何解?”有熊氏没好气的反问一声,“你自己教出来的学生自己不清楚?”
  随即有随涯便看到郁郁寡欢的先生席地而坐,脸上竟还有些哀怨。
  半晌之后他才悠悠开头说道:“你不必担心,那道篆文不会是千年前那些人的后手。”
  像是猜到了夫子心中的那份猜测,他摆手说道。
  “只不过从那道篆文当中有很熟悉的味道,即便时隔千年之久,也还是如当初那般让人心神安定。”
  “先生?”有随涯狐疑开口问道:“可是先生的某位故人?”
  有熊氏双手撑着下巴,凭栏远望,天幕之上云卷云舒,天幕之下花开花落,弹指刹那间已经千年光阴流转。
  “是我的大师兄。”有熊氏淡淡开口说道。
  “若是我没看错,那道篆文应该就是大师兄的悟轮回篆了。”
  “想必是姬青云是临走之前给姬歌留下的。”
  “可既然姬青云见过了那位大人,为何没有记录在玉简当中?”夫子随口问道。
  “没有的事。”有熊氏摆手说道:“在玉简当中他确实提到过在刚刚踏上洪荒古陆之时曾多次得到过一位贵人相助,可那位贵人究竟是谁,有何意图直到现在虽然他已然贵为青荫福地的主人也没有探查出一二。”
  “他不知道那位将这真名为悟轮回篆的术法赠予他的贵人其实便是我的大师兄。”
  “那姬青云是特意将这道术法留给了姬歌?”夫子再次出口问道。
  “无心之举罢了。”有熊氏笑着说道,“可谁也没有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
  “凭借那份辟海境伊始的气象,若是姬歌那小子再能够将那道悟轮回篆烙印在体内洞天福地灵海的虚空之上,坐镇其身下灵海,那恐怕是千年以降最强的辟海境了。”
  他现在眼眸当中满是金色,可以清晰地看到整座天地当中的灵气都朝姬府上空涌去。
  一道接天壤地无形的灵力漩涡在姬府上空缓缓聚形。
  继而风起云涌,天地骤暗。
  “不过能不能成,还要看这小子的运气了。”有熊氏看到那番恢弘壮阔,声势浩大的异象,摩挲这下巴调侃说道。
  “嘿嘿嘿,先生有所不知,这小子一向是鸿运当头,运气好的很。夫子捋着胡须笑呵呵地说道。
  他一副成竹在胸稳操胜券的模样。
  有熊氏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噙笑,“哦?”
  姬家。
  守护压阵在厢房门外的姬重如与王子归在听到屋内传出的那声巨响之后猛然站起身来,神色一紧。
  “我没事。”自厢房内传出了姬歌微弱的声音。
  听闻后二人才抑制住了要冲进厢房的冲动。
  虽然开辟灵海不得受到外界丝毫的打扰,一但中途被袭扰,便会伤及大道根本,以后想要登上山巅就会难上加难了。
  但大道修行与身家性命比起来,还是后者尤为重要。
  姬家可以少个山巅之人,但是不能少了姬歌。
  道理就是这般如此简单。
  这道理姬重如知道,王子归知道,就连一心催促姬歌踏上灵力修行的姬邛姬老爷子也知道。
  不然在听到那声巨响以后姬老爷子端茶的手也不会颤抖一下,茶水撒在石桌之上。
  “小歌?”姬重如在厢房外轻声唤道。
  “二叔我没事,现在我有件事情要处理一下,还请再帮我压阵守护片刻。”
  姬歌的声音又在厢房内响起。
  只不过此次姬重如的脸上如释重负,他回头对着满眼焦急的义父轻轻点了点头。
  姬邛见此心照不宣乐呵呵地将石桌之上的茶水擦拭干净,“人老喽,连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只不过为何府邸上空的灵力龙卷聚而不落?”
  姬重如抬头看向虚空上方的那道蔚然壮观的灵力龙卷,眉头微皱。
  厢房内,盘膝而坐的姬歌有些无奈地看向眼前岿然不动散发出微微金色光晕的那列列楷篆,眉头紧皱。
  已经是第二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