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界游商 > 第431章 再杀一位
  女扮男装的易剑堂离去后,商蝣又陆续达成了几笔交易,每完成一笔,都会送出一枚封印球。
  从清晨至中午,众人渐渐发现。
  能让商蝣点头同意交易的,无一例外,竟然全是灵州最顶尖的势力,而他们这些小势力甚至仅次于顶尖势力的人,则完全成了陪衬,当然,要除了第一个名叫庞坤的幸运儿。
  于是场面渐渐混乱。
  气愤者暗骂商蝣是走狗,特意讨好顶尖势力,自作聪明者妄想以假乱真,开始冒充顶尖势力的人,阴谋论者则开始揣测商蝣的动机,并夸夸其谈,而心存侥幸者总会忍不住报上自己的身份,幻想能看到商蝣点头,还有更多的人选择在一旁看戏,冷笑不止,
  而商蝣则依旧老神在在。
  却总能通过和,轻易分辨出那些撒谎的人,既没有揭穿,也不进行交易。
  “嗞~”
  商蝣用剑尖在脚下的石板上刻了一道划痕,喃喃道:
  “还剩四个时辰。”
  四个时辰是封印球将要解封的时间,商蝣必须在解封之前远离不落天鹏,不然会有危险。
  沉吟了片刻,又小声嘀咕道:
  “东方的玉剑山,南方的栖凤塔,北方的巫神殿,还有的烈火族,的巨人族,的冰魄族,以及的蛊桑族,这些都已经与我有了交易,剩下的顶尖势力只剩两处,分别是西方的长生观,和的云巫一族,这就有些麻烦了...”
  长生观有道无类。
  虽然吸纳了各个种族,但是却只醉心修道,极少参与灵州纷争。
  而。
  据说最近和起了纷争,原本在不落天鹏的族人,有可能已经提前返回了云巫山当然只是可能。
  至于则完全不做考虑。
  一是因为商蝣本身就是要对付之一的牧神谷,另外就是他们确实太诡异,除了牧神谷还算正常点,其他的和都不与生人往来,更有各种耸人听闻的传说与诡秘,让人很难接近。
  “再等一个时辰。”
  商蝣打定了主意,抬头扫了眼渐渐稀疏的人群。
  脸色突然一沉。
  因为他看到了一身淡黄色僧袍,那是另一位无面僧,无面僧踱步而来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中,停在了商蝣摊位的不远处,然后盘膝而坐,双手不是在胸前合掌而是互相交错左手直立往上,右手倒立向下摆出了一个奇特的手势。
  那是仅有的两种手势之一。
  名曰:
  意味着...不死不休,而另一种手势,只在对人割面前使用,所以,丘蝉窟还有的说法,一禅曰:死;一禅曰:生不如死。
  四周的人群惊慌失措般远离了无面僧,再无人敢在商蝣摊位前逗留。
  “缠上我了吗?”
  商蝣虽然不知道无面僧是如何寻到的他,心中却毫无惧意,轻抚着剑身与无面僧,见其暂时没有出手的打算,又拄着缩短的镇宇剑,眯起眼眸,默默等待。
  同一时刻。
  云霄阁第十七层。
  有两位带着面纱的女子连阙而至,两人一前一后,相隔了半个身位,前面的女子身穿白色罗衫,戴着白纱,后面的女子穿着灰衫,戴着青纱。
  两人的衣衫上都有鲜花盛开的图案。
  青纱女子即使戴着面纱,依旧掩不住眉宇间的焦躁与怒意,喋喋不休地抱怨道:“族长,百岁山实在太过分了,他们拿不到草木精粹也就罢了,为什么非要让咱们走一趟,还说什么不惜一切代价,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我看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失败后,又要趁机打压我们...”
  “真是太可恶了,通灵草产量减少根本就不是我们的错...”
  “我们依附百岁山,为他们培育灵药...”
  “可是他们...他们非但不给任何资源,还要压榨我们,涸泽而渔的道理难道他们不懂吗?短短几百年,我们的实力消弱了多少,自从上一代大长老去世,如今族内连一位玄境都没有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要不了百年,我族可能就要消亡了...”
  ......
  前方的白纱女子始终没有出声,任由青纱女子发泄,但是眉宇间的忧思却越来越深。
  两人一路往十七层深处行去。
  不久。
  便望见了仿佛在互相对峙的商蝣和无面僧。
  “是无面僧!”
  青纱女子吓得面色煞白,伸手抓住了白纱女子的柔荑,忧虑道:“族长,是逆佛式,一旦打起来,可能会波及到咱们,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想必百岁山也说不出什么。”
  白衫女子驻足。
  望了眼四周噤若寒蝉的众人,眉宇间浮现出一丝坚毅,收回手臂,然后一步步向商蝣所在的摊位走去,犹如一朵在冰雪中盛开的雪莲花。
  四周响起了压抑的争论声:
  “这女人真是不知进退,现在还敢心存侥幸,简直痴心妄想...”
  “勇气可嘉...”
  “有好戏看了...”
  “不知死活,若是被无面僧盯上,嘿嘿嘿...”
  ......
  女子对周围的议论声置若罔闻,在摊位前停下,对着商蝣行了一礼,柔声道:“花灵族族长...花芯怡,恳请阁下赐予一滴草木精粹,花芯怡感激不尽。”
  空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商蝣抬起头来,静静地望着女子,没有出声。
  花芯怡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
  紧咬着蒙在面纱下的红唇,继续开口道:“花灵族族长...花芯怡,恳请阁下赐予一滴草木精粹,花芯怡感激不尽。”
  “......”
  “花灵族族长...花芯怡,恳请阁下赐予一滴草木精粹,花芯怡感激不尽。”
  一连三遍。
  商蝣却如同一尊雕像,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回应。
  花芯怡终于绝望,失魂落魄般转身而去,四周的议论声更大了一些:
  “痴心妄想...”
  “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果然白费力气,不过还好没有被无面僧盯上,也算幸运...”
  ......
  商蝣望着花芯怡走出人群,轻抚着剑身,低声喃喃道;
  “不等了...”
  话音未落,商蝣突然暴起,手握的长剑伴随着剑鸣延伸了一大截,一剑向无面僧扫去。
  无面僧的逆佛式骤然生变。
  双掌轻旋,如同大鳄张开了巨嘴,然后猛然合拢,直接夹住了镇宇剑。
  “噌!”
  镇宇剑化小,瞬间挣脱了无面僧的手掌,而后化作一道剑光,伴随着一声声剑鸣在无面僧身周来回穿刺。
  “快闪开...”
  “跑啊...”
  人群四散而逃。
  无面僧的身躯上升起黑色的烟雾。
  双掌再变,身躯在刹那间仿佛长出了千百张墨色的手臂,四面拍击,每一掌都能将镇宇剑拦下。
  商蝣猛然抬头。
  只见一个巨大的金色钵盂从头顶砸落,商蝣双脚踏地,随着两声轰鸣,连续两拳将钵盂砸飞了出去,接着欺身而进,三拳砸开了无面僧的空门,又一拳砸在了无面僧的胸口,心口塌陷,让无面僧倒退了三丈。
  商蝣踏空而上,再次逼近,身躯在半空翻转,重重一脚踏在了无面僧头顶。
  “轰!”
  碎石飞溅,污血横流,无面僧如同一滩烂泥,直接被踩进了碎裂的石板中。
  “哐当~”
  随着缩小的钵盂落地,四周再次恢复了寂静,尚未来得及离去的众人瞠目结舌,短短几息而已,商蝣已经杀死了无面僧。
  “小小玄阶中期也敢拦我去路。”
  商蝣冷哼一声,伸手接住了飞来的镇宇剑,而后闪身出现在摊位前,袖袍轻挥,直接将剩余的宝物连同战将一同收进了九曲盒,而后身形化作剑光,在一声剑鸣中掠过了尚未离去的花芯怡。
  瞬间冲出了云霄阁第十七层。
  青衣女子回过神来,连忙扭头望向花芯怡,结果又吃惊地长大了嘴巴,伸手指着花芯怡,结结巴巴地道:
  “族...族长...御...兽...”
  花芯怡感觉有异,低头一看,只见胸前敞开得领口中正躺着一块淡黄色的六角形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