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陪宁修仙 > 第503章 游说
  羽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白你说得对,我需要想想。
  ——————
  “果然,您和我们是不一样的,能够修炼到出窍期的没有笨蛋,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知道了自己被充当了自己门派的炮灰。拎不清的,大概只有那些小门派的新晋出窍修士,以为是真来寻宝的。”白不染点了点头,所以这位是游刃有余的,不像他们都要步步小心,一个不稳就有可能交待在这里。
  “呵!如果你想,你也可以不被别人当枪使。白不染,你有反抗的心吗?”君少羽决定给他添把柴,“说起来,你的剑之道其实和你师父的大相径庭,已经完全自成一派了。可以说,你的发展于他来说有些偏差。所以,你自己有没有考虑出师自立门户呢?
  若是以前,本座是不会说这话。但是现在,你不得不好好的想一想这个可能。说起来,你们云苍派有些人真的是鼠目寸光,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或是故步自封,只想恢复旧时的体面。所以现在这样新旧交替的时候,你这样的反倒显得格格不入,哪一边都不讨好。
  修真界,实力为尊,只有大能才是最崇高的存在。他们在上九州有自己的规则和秩序,现在回来了权力更迭,自然要弄他们最熟悉的那一套。这样一来,各门派原本的门规和条框都需要重新修改,权力中心也需要上移。你这样不懂得曲意逢迎的,现在日子很难过吧?
  虽然你天赋极佳,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是和人才比起来,统治阶级更喜欢温顺听话的弟子,而不是强大却特立独行难以掌控的弟子。实力低一点没关系,可以慢慢培养。但是桀骜不驯难以掌控的,那就是很有风险的。本座猜测,你与你的徒弟,很大程度上已经被划到了桀骜不驯,难以管束的范畴了吧?”
  君少羽都不用去想的,就看杨秀那被阿宁在生活物质方面宠的无法无天的架势,就能够猜得出杨秀吃的用的是有多么的扎人眼。自然而然的,矛盾也就出来了。凭什么别人没有的你能有,凭什么别人用不起的你能用。排挤是必然的,羡慕嫉妒恨也是必然的,被孤立那更是自然而然的。
  杨秀虽然经历了不少事情,人也不是傻天真。可是在某些方面,他是必定不愿意低头的。他有他的坚持和骄傲,他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他不偷不抢,所得到的东西不是自己努力得到的,就是亲人师父赠送的,收下有什么不对?他又好兄长,好朋友,好师父宠着他。他自身天赋超群,悟性极佳,又如何没有自傲的资本?
  他自认为没有一点错处,凭什么要去受别人的白眼、嫉妒和排挤?他所有用的一切都是应得的,那些人又凭什么眼红?自己不努力,只看着别人得到的好处就在那里酸,这种人又有什么资格对他说三道四?他与师弟相处感情一般,那是因为他师父原本就只有他一个亲传弟子。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师兄弟,所以为什么要花时间去讨好那些人呢?
  而那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他又何必去虚以委蛇呢?那些不如他,诋毁他的,不努力的,有什么资格指责他?再加上他年纪轻轻,修为却频频攀升早早与同期弟子拉开巨大的差距,因此便与别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白不染似乎也想到了自家小徒弟的个性,他也并不觉得自家徒弟表现的过分。他与人交往心平气和,立志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真要说起来,完全挑不出错来。明明先祖留下来的记录可以看出,云苍派剑修一门基本都是一脉单传。老祖们一生也就是呕心沥血、全心全意的培养一名弟子继承衣钵,可是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不对了?
  戮天剑君的打算他也看出来了,现在合并成一个峰头,剑君亲自坐镇教导众多剑修,看样子根本就是在寻摸好苗子想要再收一个徒弟。甚至,也许不止一个。若不是阿秀因为他们逼走了自家哥哥所以不肯与他们亲近,白不染毫不怀疑戮天剑君会直接将阿秀带在身边进行培养。成为表面上是师祖,实际上是师父的关系。
  因为杨秀是自己的弟子,不管怎么说师父也不可能抢夺弟子的弟子。但是换个方向来操作,就可以成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的局面。到时候,自己要如何与名为徒弟,实为师弟的小徒弟如何相处?
  想到这,白不染微微皱了皱眉。他觉得自己很不喜欢这种转变,而小徒弟那脾气也断绝了这种可能性。所以,他们试图都被排斥了呢!也许,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不染和杨秀是一类人。
  他们讨厌麻烦,讨厌勾心斗角。只想偏安一隅,用心修炼努力修行。白不染想要早日飞升,杨秀跟多的是想紧跟上自家哥哥的脚步,和哥哥一起飞升。不然,他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和哥哥失散了。
  听说仙界很大很大,如果一不小心失散了,搞不好永远都见不到面了。所以,杨秀甚至比白不染更着急提升实力潜心修炼,就想着追赶上自家哥哥到时候一起渡劫飞升。但是现在门派里的氛围很让他不舒服,对于修炼多少都有些影响。
  于是白不染和杨秀师徒就借口论剑大会跑到了无极宗来,来了之后越发羡慕人家的修行氛围和环境了。内门弟子什么都不用管,安安心心修炼就行。修炼遇到了瓶颈,还能去试练塔冲破瓶颈。无极宗,简直是所有剑修最向往的地方了。
  所以,也许真的需要好好考虑一番是不是完成师门任务自立门户去算了。只是让他管理一个门派,他也是十分抗拒的。如果,有一个好地方可以自由自在的修炼还不用管理俗务就好了。他真的一心只想修炼,并不想去处理这些乱七八糟没有意义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