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互联网霸主 > 0399.苹果要对帝企鹅进行技术封锁
  /*来,我们拉开大幕!*/
  “fu~ck!”
  星火科技发布安卓系统正式版的当天晚上,乔布斯狠狠地将手中有关星火科技的汇报文件扣在桌子上,想了想还忍不住又砸上一拳。
  他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愤慨,以至于当他猛然抬起头的时候,不用看他的眼睛,坐在沙发上的众人都能从他猛力却僵硬的出手动作中看出他的愤怒。
  这真是雷霆震怒……
  “为什么?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乔布斯眼睛死死地看着眼前的一圈人,怒目到,“1998年imac的新品发布会上,时隔12年重回苹果的我,在那时候就已经给我们的产品定下了i系列的潜在含义。
  imac代表着互联网与macintosh的完美结合,是我们致力于开发最好用的电脑让上网变得简单快速。所以,imac中包含的i是互联网单词中的i。
  所以,我们早在98年的ppt上就展示过i的定义,individual、instruct、inform以及inspire,这都已经给我们的i系列赋予能生命,并随后铸造了我们的第二个i系列ipod。
  可即使我们已经将品牌中i系列的i定义到如此完美,但我们的团队竟然能将iphone、ipad、ibook、icloud、itouch都遗漏注册,让给一个区区18岁的少年给抢注掉?”
  乔布斯越说声音越大,他还从自己的办公桌绕出来走到苹果品牌总监身前。
  眼前这位98年岁自己回到苹果的老臣子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敢与自己做眼神交流,乔布斯觉得自己愤怒无可宣泄,只能从他身边兜了一圈站在众人坐着的沙发背后。
  一直到站在众人的身后望着窗外良久,乔布斯才终于将心中的愤怒逐渐平复下来。
  毕竟,他愤怒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疏忽。但这个原因也并不在他,因为哪里会有人在自己不清楚自己公司未来方向的时候,就能清晰地接连布局好对应的产品?
  苹果的imac是在产品上市的前半年才提交了品牌申请工作,正式定义为imac,而ipod音乐播放器也是如此。
  想来,那位被称之为天才的年轻人,从01年开始就逐步注册了将iphone、ipad、ibook、icloud、itouch的他,当时的目的应该是想通过控制这些品牌来赚些钱吧?
  要不然,怎么会有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有如此长远的战略规划。这么多的品牌是意味着他一早就定义好了他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不可能!
  不会有人对未来有如此清晰的规划!
  强如自己,谁不是走过一段冗长的人生之路,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或许,他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就已经侥幸读懂了自己对于苹果i系列的含义,所以然后先一步抢注了相关品牌?只是在企业发展的过程里,他又看好相应市场所以才涉猎到相应领域?
  但他那时候才17、8岁,又哪来这么缜密的心思?
  可是,他在01年提交的ipod品牌申请又是什么意思?
  要不是01年10月出产的ipod早在00年就已经注册了商标,那位该死的天才迟了半年递交的品牌申请书很可能连他们的ipod品牌都抢了去!
  他怎么能接连抢了他们苹果公司在这些年才逐渐想要注册的品牌?
  又怎么敢透过星火科技的发布会去宣传他旗下的产品?
  iphone一款基于星火公司旗下nqx微内核操作系统安卓的智能手机!
  这位18岁就成为贝宝公司coo的年轻人,难道不但是创造了即时通讯软件-skype的互联网天才,还是以为在智能硬件领域有长远布局的人?
  乔布斯心中越是细致地寻思,越是不能理解。
  到底是从哪块势头里蹦出这么一个人?
  屋子里虽然坐着6个人,但凝固在沙发上的几个人安静地像石雕一样,只有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的乔布斯的,还在用脚步声还证明这个屋子有人存在。
  又过了良久,乔布斯才坐在几人对面的沙发上。
  一坐下来,他就望向对面负责苹果产品的执行副总裁问道,“我们macbook的磁吸充电头,又是怎么回事?”
  乔布斯提及的macbook磁吸充电头技术,是他们苹果原计划在2006年推出的macbookpro产品上使用的磁吸技术。原本,团队在想到这项技术的时候就高兴地认为这一定是一项颠覆性的绝世无双的技术。可偏偏他们在05年去注册专利的时候才发现,早就有一家独立公司注册了这项使用、外观和技术专利。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macbookpro在2006年的macworld发布会上少了不少色彩!
  执行副总裁闻言这才抬起头来道,“我们追溯过了,对方早在05年就注册了这项技术,而这家公司也是一家离岸公司。公司的股份、法人信息不明,以至于我们不能联系到他们。”
  说话间,他的眉宇皱拢起来,“我们怀疑,同样是这位叫宁的家伙用另外的身份注册了这项技术。因为,iphone、ipad、ibook、icloud、itouch这些品牌最早也归属一家离岸公司。
  也是在06年以后,这些品牌才逐渐被转到这位宁先生旗下的帝企鹅集团公司名下相应的品牌管理公司。”
  “还是不要去考虑这件事情了,”乔布斯挥舞着胳膊打断了他的言语,想了想他肯定地说,“我们苹果从76年创立至今经过了42年的发展历史,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错误,和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就影响我们的步伐?”
  眼睛扫过抬头望向自己的众人,乔布斯还是笃定地说,“42年的历史,我们苹果在软硬件结合的领域不是那么好被超越的。如果那位曾经的天才少年对标我们苹果竞争,我们就让他尽管放马过来!”
  “世界,还不属于他们这一代年轻人!我们有足够的底气迎接任何竞争对手!”乔布斯挥舞着拳头,“他一个做互联网出身的天才少年,不会所有的领域都是他擅长的。
  尤其是我们苹果涉猎的硬件领域,已经不单单是硬件、软件那么简单。我们在os系统上设计多年,在os系统与硬件整合上研究多年。况且,这个领域没有相当的沉淀和布局,没有相应的供应链配套来配合,他是玩不转的!”
  乔布斯阴着脸,狠狠地说,“不管他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当我开始将他视作潜在地竞争对手时,我看他如何突破我给他设置的各种封锁!”
  ***+***
  宁子默并不知道,他带着司马琳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距离乔布斯给他设置的封锁已经过去了整整一星期时间。
  或许,就算是知道他也没时间去考虑此时,此时的他绞尽脑汁想办法面对自己下意识的动作带来的尴尬局面。
  2秒前,他们从电影院出口正往出走,一名熊孩子从他们身后咆哮着冲了出来。
  他听到声音下意识扭头时,余光中就已经见到熊孩子只差几步就要撞向司马琳。
  司马琳身前走着一位步幅蹒跚的孕妇,这要是接连撞过去怎么行?
  只一秒,宁子默就下意识作出动作。
  他伸手环住司马琳,另一支腿往后顿了一步。
  下一秒,那位熊孩子稳稳地撞在他腿上。
  好在,熊孩子带来的冲击力并不大。
  宁子默不但稳住身形,更把怀里的司马琳和身前走着的孕妇都护了个周全。
  只是,他还没说什么呢,就听到身后一声厉色,“怎么走路不长眼睛的嘛?把我们家孩子都~~”
  “都”字还没说完,发出声音那人只是和宁子默打了个照面,就一把拽着孩子逆着往出口涌动的人群隐匿回去。
  他的身边还有一位骂骂咧咧的女子,却被那位男子低声说了句什么就没了声音。
  宁子默眉头紧皱着看着那人不断隐匿这身形,却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看到谁了吗?”
  回过头来,宁子默才发现被自己环在怀里的司马琳面色绯红。
  说是什么环着,其实和搂着差不多了。
  听到司马琳囫囵地声音,宁子默感觉自己脸皮发烫。
  周围走过的人越过他们时,还不停地回头看来几眼,更是让宁子默哭笑不得。
  他赶忙松开手,一边向司马琳解释到,“没事,我就是觉得那么气势汹汹的人见我跟见鬼似的,总觉得有些奇怪。”
  脱离宁子默的怀抱,司马琳一手抱着胳膊,却感觉自己的脸皮烫到几乎要散发出热气来。
  她想起自己左手抓着的地方,正是他刚刚揽住自己时那双大手搂住的部位。但这个念头刚转过去,她却觉得心里像抹了蜜一般甜。
  似乎,从见到他的那天开始,每每碰到危机时刻,总有他挺身而出护住自己周全。
  司马琳脑子里不断转换着场景,一下子又想到7年前的那一天。
  末了,她望着宁子默右眼下那道隐约可见的疤痕,伸手拽着她的袖口,“既然没事,我们还是走吧。”
  “哦……哦……走吧。”
  宁子默赶忙顺着她的拉扯,迈步与她并肩向外走去。
  一直到人群消散了许久,赵统才探头探脑地带着马燕和儿子走出通道。
  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样子,马燕这才小声地埋怨到,“是不是你看错了,他现在不都是首富了吗?怎么还跑来这些地方看电影?”
  “你懂个p,有钱人的喜好谁有知道。”赵统一句话就顶回去道,“你猜我还看见谁了?”
  “谁?”
  “奚梦芸的闺蜜被他搂在怀里!还好只是侧脸,她应该没见到我。”赵统悻悻然道,“首富先生应该也没有见过我。”
  “呦,这位可玩的大啊。和奚梦芸一个年级的人,怕是要大他至少4岁吧。”转既马芸又皱着眉头瞟了赵统一眼,在他耳边小声道,“你怕不是还在想着奚梦芸吧?”
  “你可拉倒吧,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赵统伸手搂着马燕的腰小声地说,“更何况你这么水润,我怎么会迷恋一个得不到的女人。”
  “呸,我才不会信了你的鬼话。”
  “都老夫老妻了,还计较这个?”
  赵统顺势轻轻地捏了一把手中的软肉,得来的却是一汪春水地眼神回应。
  “爸爸、妈妈,刚刚那人挡住我了,你们为什么不给我骂他们。”
  赵统的兴致被自家儿子打断,顿时让他不厌其烦,但他还是向儿子叮嘱到,“儿子,我可告诉你。记住刚刚才那张脸,以后离他远点!”
  马燕伸手将儿子搂在怀里,低声到,“儿子,听你爸的话总没错的。”
  转既,马燕向赵统问道,“在这能碰到他的话,你是不是给周志刚也打个电话说一声?”
  赵统想了想赶忙拿出电话,“对哦,我得提醒那小子一声。得让他注意着点,要不然,我们这生意可就做不下去喽。”
  ……
  和司马琳走出电影院,宁子默就已经将刚刚的事放在一边。
  带着司马琳在大排档吃饭的时候,话题又被她带到他“擅长”的范围。
  面对她刚刚延伸出的问题,宁子默翘着嘴角笑到,“所谓的技术封锁在民营制造业方面并不是什么问题,我都已经找好技术比他们更厉害的供应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