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多管闲事
  同样的清晨,相比宋何与吴雪蕊的惬意,回家后一夜难眠又早早赶到曦城警局的方元中,已经焦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昨夜间,不论是知晓他诸多隐秘的马斌,还是初来乍到意图不明的陆荣,他统统联系不上!
  而即便是询问了刑警队中与自己相熟的警员,得到的依旧是陆荣去向不明的答复。
  于是,万般无奈之下,方元中决定提前赶到警局堵截陆荣,好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就这样,今天曦城警局办公大楼的门口,多了一个望夫石一般的方元中。
  “元中?”
  就在方元中翘首寻找陆荣的踪迹时,一个让他下意识毕恭毕敬站立原地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中。
  而还不等方元中开口问好,对方已经提前开了口:
  “你在这里来来回回的转悠什么?”
  “领导,我……”往日里反应极快的方元中此时却被糟糕的精神状态和心态拖累,开口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我在等陆队。”
  “哦。”特意推进马斌被捕一事的金建国瞬间明白了方元中的打算,故作好奇的问道:“找他有事情?”
  “呃……对,领导。”方元中很快想好了说辞,点头道:“有点工作上需要协调合作的事情,想和他商量一下。”
  此时的金建国,已经盘算清楚让谁补上方元中落马后空出来的岗位,闻言温和笑笑:“行,你们好好商量。”
  “不过你也注意点身体,眼睛都红了,一看最近就没有睡好。”
  说罢,金建国就在方元中恭敬的应答声中走进了警局大门。
  而在他离开后们,心头沉甸甸的方元中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再次看向警局大院,寻找着陆荣的踪影。
  不过方元中没有想到的是,他急切寻找的陆荣,此时依旧坐在几乎一整夜都未曾离开的观察室中,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手中新鲜热乎的笔录。
  “马壮杰应该已经彻底没货了。”
  陆荣指了指桌上一摞摆放整齐的笔录,然后继续翻着手中的笔录笑道:“马斌这几份……不止够用,简直是绰绰有余。”
  同在观察室中的带队警官和八字胡警官闻言笑笑,忽然八字胡警官说道:“对了,陆队,听说方队在门口等你呢。”
  “他这是急了。”陆荣将笔录重重合上,摇头叹道:“这上面说的东西该怎么查,就不是咱们说了算的了。”
  闻言,八字胡警官和带队警官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等消息吧,我去找金局商量一下。”
  说罢,陆荣便带着笔录离开了观察室。
  而来到金建国的办公室后,陆荣也不含糊,直接将马斌的笔录交给金建国。
  “果然把你调来是对的,效率就是高。”
  金建国赞了一声,打开笔录翻看起来,然而还没看了几页,金建国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卖编制?”金建国皱着眉头戴上了自己的眼镜,再三确认其中内容没错后脸色彻底黑了下来,气极反笑道:
  “不管是合同工还是在编职工,他都有明码标价,嘿,还真特么的有想法啊!”
  感受到金建国怒火的陆荣此时也是心头一颤,眼看着比平日里威严更盛的金建国,喉结下意识的滚动一下,却是什么也没敢说。
  “哦?还有吃购置装备的回扣,可以啊!”
  “还借着整顿收敛保护费,会过日子!”
  “……”
  金建国一边看一边评价,口中语气越来越冷,心头怒火越来越盛!
  砰!
  “王八蛋!”
  金建国一声暴喝,狠狠将笔录摔在办公桌上,指着陆荣的鼻子骂道:“去!现在就给老子枪毙了他!”
  “领导,您消消气。”被吓了一跳的陆荣连忙上前劝慰道:“事情还是移交给内部的调查组吧,毕竟事情不算小。”
  “而且还有后续的人事调整和整顿工作要安排,得尽快设计准备了。”
  “特么的!”依旧怒不可遏的金建国瞪着窗外咬牙道:“平时特么的看不出来,现在才知道老子的警局里有这么个大才!”
  骂完,金建国喘着粗气坐回椅子,再次指了指陆荣道:“去!在他被控制起来之前,稳住这家伙,别让他跑了。”
  “是,领导!”陆荣闻言应了一声,连忙抱起笔录退出了办公室。
  而当房门闭合,金建国平复心绪之后,拿起座机听筒拨号:“老陈,我这里有人出问题了,你安排人来调查吧……”
  十分钟后,整顿精神的陆荣饶了个圈子,来到了警局大门处,一眼看到了远远注视着自己的方元中。
  “陆队!”方元中见状连忙走上前来:“找你一晚上了,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忙什么去了?”
  “实在不好意思,突然有个案子需要处理。”陆荣眼看着两眼通红强自支撑的方元中,话头一转问道:“方队找我有事情?”
  “确实有点事情。”方元中站在陆荣身侧向着警局大楼一引,隐含急切道:“咱们进去说?”
  “好。”陆荣点点头,与方元中一同向警局内走去。
  ……
  “方元中应该急了,大概率会求着陆荣放过他。”
  茶卡盐湖,宋何与吴雪蕊赤脚行走在铺满了洁白盐砂的湖边,遥望着不远处如同天空之镜一般的湖面,一边形赏美景一边闲聊。
  “陆荣怎么可能放过他。”吴雪蕊摇头哼道:“并且你也算定了金建国不会放过方元中,不是吗?”
  “老婆说的没错。”宋何挽着吴雪蕊的手,歪头笑笑:“虽然不知道方元中具体犯了什么错,但是他确实藏着大量来源不明的存款。”
  “单单这一点,就足够金建国他们下狠手了。如果再在调查中发现了其他的问题,那么他的结局恐怕不会太好。”
  “什么叫不会太好?”吴雪蕊撇嘴笑道:“是很凄惨才对吧!恶趣味!”
  “惩恶扬善嘛。”宋何理所当然的耸肩道:“惩处的凶一点而已,不过分。”
  闻言,虽然认可宋何的观念,吴雪蕊却并没有表态,而是指了指宋何挂在胸口的相机美美笑道:“给我拍照。”
  “遵旨。”宋何弯腰欠身谄媚的笑笑,然后缓缓蹲下身子,将相机的镜头对准了站在湖沿的吴雪蕊。
  然而刚刚摁下快门,宋何就觉后脑一阵风声袭来,连忙偏头闪过!
  可即便如此,随风飘来的那件事物依旧在掠过他的耳朵后,落在了他的肩头。
  “这是……脚套?”
  宋何诧异的拿下肩头淡蓝色的塑料脚套,顺着风向看去,却见嘻嘻哈哈的两男两女正从自己身后不远处经过。
  而在他们行走的同时,五六只颜色各异的塑料脚套也被他们随手丢下,在他们身后的洁白盐砂湖边随风飘荡着。
  “真是高素质人才。”
  宋何冷哼一声嘀咕一句,正琢磨着要不要管,却见那些塑料脚套被风卷着掠向自己。
  而他若是不管,那些脚套必然飘向身后的吴雪蕊,然后要么被吴雪蕊拦截,要么尽数落入美至极点的盐湖之中。
  刹那间,宋何心念一转就知道吴雪蕊不会坐视不管,轻笑一声脚下连走数步,一双猿臂悠然轻舒间,已然将飘向自己的塑料脚套尽数抓在手中。
  湖边,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吴雪蕊知道,宋何是刻意做出舒展潇洒的动作逗自己,掩嘴娇笑一声来到宋何身边问道:
  “你又准备干什么?”
  “顺心气。”宋何挑眉笑笑,向着那两男两女走去。
  吴雪蕊见状不置可否地笑笑,却暗暗拿出手机拍摄以防万一。
  只见宋何三两步追上了那大声笑闹的四人,拍了拍其中一名高大男子的肩膀。
  高大男子诧异的驻足回头,却见宋何笑嘻嘻的站在他身后,不由皱眉打量:“干啥?”
  “你们的东西掉了。”宋何将手中的塑料脚套递向高大男子,另一只手则指了指自己方才所在的位置:“刚刚差点飘到我头上,就替你们捡起来了。”
  “提醒你们一下,麻烦你们别乱扔,会影响其他游客的。”
  此时,高大男子的同伴也停下脚步回头看来,见他与宋何交谈,便围了上来。
  而高大男子本就有些不爽宋何的语气表情,在同伴的围观下更是要面子,不愿去接宋何手中原本被自己一行丢掉的塑料脚套。
  “你说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高大男子冷笑一声,看着宋何叉腰道:“你谁呀?有证据吗?当自己警察啊!”
  高大男子话音刚落,他的三名同伴便是一阵哄笑,竟是对自己一行的行为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开始看宋何的笑话。
  “不是你们的吗?”宋何诧异的歪头想了想,然后笑着问道:“那这些脚套是哪几个沙比扔下的?”
  “你骂谁!”
  “嘴里放干净点!”
  “不想活了你!”
  高大男子的三名同伴们瞬间被激怒,他更是大吼一声伸手去抓宋何的衣领,想要教训宋何一顿!
  然而宋何又岂是他能抓到的,只见他急退两步继续嘲讽道:“谁认了我骂谁,所以你知道这些脚套是哪些脑残智障断手断脚的丢下的吗?”
  “老子弄死你!”
  怒不可遏的高大男子大吼一声,朝着宋何猛扑上去!
  而他的三名同伴也是愤怒不已,叫骂着扑向频频闪过男子追打的宋何!
  一时之间,宋何与这四人所在的盐湖岸边顿时喧嚷吵闹到了极点!
  只见愤怒至极的高大男子四人大声喊叫着不停追打宋何,状若疯癫!
  而赤着双脚的宋何则宛若灵活的猿猴一般,每每都能轻飘飘的以毫厘之差,躲过每一只袭向自己的手掌拳头。
  站在不远处的吴雪蕊原本还有些担心,可很快她就发现宋何在游刃有余的闪避之间,总能让高大男子一伙的每一个人都以为再稍稍努力一点就能抓到他!
  “唉,又来了……”
  轻笑一声,吴雪蕊静下心来细细观察,忽然发现追打宋何的四人,在喝骂间全都带着北省营城口音!
  糟了!
  吴雪蕊心头一跳,眼看着宋何依旧游刃有余,追打他的私人依旧奋力追赶,连忙走向带着满心兴奋看热闹的小郭。
  “小郭!快去找景区工作人员!”
  吴雪蕊迅速说道:“让他们安排好医护人员和救护设备!”
  “啊?”小郭诧异的眨眨眼:“医护人员?”
  “这四个乱丢垃圾的人是北省营城人!”吴雪蕊语速极快的解释道:
  “北省营城临海,海拔上百米的地方都有限!”
  “而茶卡盐湖海拔三千一,空气稀薄根本不是他们短期内就能适应的!”
  “如果再加上情绪激动和剧烈运动,有什么后果你比我清楚!”
  “我知道宋何心里有分寸,可是咱们必须防止最坏的情况出现!”
  吴雪蕊的话仿佛一道寒风猛然刮过小郭心头,双眼蓦然瞪大,转身就去寻找景区工作人员!
  而就在这时,宋何闪身躲过扑来的高大男子,迅捷隐蔽的伸脚,轻轻在高大男子未及收回的左脚脚侧踢了一下!
  高大男子正要转身再次扑向宋何,却因为宋何这轻轻一踢,直接将左脚绊在了右小腿上!
  刹那之间,身体失去平衡的高大男子一声惊呼,直接撞向与他夹击宋何另一名男子身上!
  噗!
  “呃!”
  “啊!”
  只听一声闷响两声痛呼,两人结结实实撞在一起后便双双瘫倒在地!
  而在围观游客的哄笑声中,想要爬起来的高大男子只觉头晕脑胀混沌不清,两眼一阵阵的发黑,胸口更是擂鼓也似,浑身发软站也站不起来。
  而那两名体力已然不支且被高大男子吓了一跳的女子也踉跄着停下脚步,蹲伏地上喘息不已,再也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这时,宋何气定神闲地将依旧攥在手中的塑料鞋套丢进垃圾桶,然后缓步来到松了口气的吴雪蕊身边,笑问道:
  “被吓了一跳?我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吗?”
  吴雪蕊看了眼除了有些脱力缺氧别无大碍的高大男子四人,嗔怪道:“要是出了问题看你还淡定不淡定。”
  “怎么可能出问题。”宋何笑了一声,瞥了死狗般的四人一眼:“还是心软了,不然该给他们弄个袭警的。”
  话音刚落,小郭带着几名景区工作人员赶到了现场,见四人没什么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他很快似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怪异地来到了宋何面前:“宋警官,陆队来电话了。”
  宋何闻言笑笑:“他说什么?”
  “他说……”小郭犹豫了一下:“陆队说方队被调查组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