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北宋振兴攻略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失而复得的玉佩
  姚舜辅的这道札子,其实就是三北防护林的翻版罢了。
  这钱每年不多,但是按照姚舜辅的札子所写,这笔投入需要持之以恒,十年才能初见成效,百年才能见端倪。也是个造福子孙后代的政策,赵桓没道理不同意。
  反正,大宋有钱。
  赵桓也不得不感慨,大宋干啥啥不行,但是钱,还是有的。
  赵桓看着姚舜辅满头白发和欣慰的笑容,就不得不感慨,中原王朝这个地方,不管什么时代,什么时候,都有这样的脊梁,他们有的是办法,有的是眼光。
  但是他们的谏言,都沉浸在了历史的长河里,再无法窥见端倪。
  “臣还有一事,官家上次到钦天监望月,手里的观天仪因为玻璃色差之事,导致月亮成了红色,眼下已经解决了,若是官家得空,可以过去看看。”姚舜辅说起了旧事。
  赵桓点头,将姚舜辅亲自送出了文德殿,孙历是个机灵人,马上搀着姚舜辅出宫,赵英眼睛珠子一转说道:“官家,大驾玉轳洗干净了,姚少监今天这事,也是功德一件,官家要不要让大驾玉轳送送?”
  “送!还是你的主意多!”赵桓满意的点了点头。
  赵英这个狗腿子当的称职啊!
  这种不费劲还能笼络朝臣的手段,自然是多多益善!
  姚舜辅的背后,可不仅仅是他个人,那是一股力量,包括钦天监、工部在内,都是这道札子的受益者,笼络姚舜辅。
  其实还可以笼络天下有志之士。
  赵英将姚舜辅搀扶上了大驾玉轳,招摇过市,自然引起了汴京的百姓们的围观,他们还以为官家出宫,但是车驾上,居然是一位老丈。
  百姓们稍一打听,这官家擅纳谏之事就传开了,汴京城内,自然是一片官家圣明。
  赵英做事,还是考虑着管家的名望。
  等到赵英乐呵呵的回到宫内的时候,居然看到官家在聚精会神的奋笔疾书,整个御案上,已经摆满了纸张,显得有些杂乱。
  赵英定睛一看,打头的就是《除蝗疏》,这让赵英心里有些讶异,官家真乃是神人也,居然连治蝗,都能洋洋洒洒写上数页!
  “将这些底稿整理一下,送到各州州府,严令今冬治蝗,若是明年春夏,蝗灾起,朕就生吃蝗虫,以谢罪天下!让他们自己掂量着办。”赵桓晃着写字写到手酸的手腕,对着赵英说道。
  这是威胁,连皇帝都亲自下场生吃蝗虫了,蝗灾倘若真的爆发,那当地州府官员,只能自杀谢罪了。
  这可不是当初李世民的时候,那时李世民立根未稳,自然要生吃蝗虫已定民心。
  眼下,各种政策已经下达,甚至连钱款都已经准备调拨,再爆发蝗虫,那就是罪过了。
  “各州府知州、知府、知县事得亲自漫山遍野扒拉蝗虫卵了。”赵英有些无奈的说道。
  赵桓笑着说道:“姚少监提了一句,唯恐鄂州之害,才是他这趟入宫的最主要的目的!代表工部和钦天监认定了鄂州之事,非天灾而是人祸。”
  “朕说这些你能听懂吗?”
  赵英思虑了片刻,才恍然大悟,今日姚舜辅入宫,不仅仅是为了蝗灾而来,他还为了赵承佑而来。
  只不过不是来救赵承佑,而是试探官家的给赵承佑如何定性。
  “所以说,人都走了,你还没反过味儿来,这个嗅觉,还是不要在外廷做事的好。”赵桓笑着摇了摇头,赵英这个政治嗅觉比自己还要低几分。
  赵英点头说道:“臣就是个厨子,这些大事,自然是公卿们考量的,臣还是少掺和为妙。就是这徐光启是谁?”
  《除蝗疏》的作者署名是徐光启。
  《除蝗疏》的作者自然是徐光启,而不是他赵桓,经历过多次抄袭被抓之后,赵桓现在已经学乖了。
  赵桓写的《除蝗疏》自然是抄来的,系统显示,赵桓逐字逐句研读修改,最后写出来的札子。
  共计七章,都是除蝗之策,样样俱全,比姚舜辅的札子,更扎实几分。
  “一个和沈括一样的乡野格物学者。”
  只是还要好几百年才会出生,赵桓在心里默默的补了一句。
  “陈家上了一本札子,说是私事,官家要看看吗?陈冲呈上来的,陈家家主陈子美不让声张此事,得知之后,跟臣说让臣扣着札子,这臣哪里敢。”赵英继续整理的札子说道。
  赵英从不敢扣札子,脑袋长在脖子上,挺好的。
  “什么事,还让陈子美这么小心?”赵桓兴趣盎然的拿起了札子,不得不感慨,还是陈子美这人老道。
  其实陈冲这封写满了私事的札子,里面却说得是公事。
  陈子美不在官家身侧,自然不知道官家必杀赵承佑之决心,才会动自己的关系,扣了这封写满私事的札子,防止陷入这种宫斗之中。
  说到底,陈冲还是年轻,火气大。
  送往鄂州的物资,可不仅仅是汴京和京畿诸路前往驰援,听闻鄂州水疫之事后,陈子美在淮南淮北两地,联合义商,大量采购纸缠香和药材送往鄂州。
  陈子美每样货物亲自查看,都会登记在册,放入一封鼓舞人心的书信。
  陈子美在轻点货物的时候,意外的将随身带的一块玉佩丢在了货物的封箱之中。
  陈家财大气粗,一块和田玉的玉佩自然值钱,但是陈子美还是没放在心上。
  但是过了几日,再次清点送往鄂州货物的时候,陈子美却意外的在购买来的物资中,发现了自己遗留在物资箱里的玉佩。
  陈子美沉浮商海数年,和官僚们打了不知多少交道,瞬间明白了这批货,其实就是自己的货罢了。
  他买了自己捐出去的物资。
  可这事,陈子美咬着牙吞下了,他将此事当做育子素材,教训儿子官场道理的时候,陈冲这个儿子,直接怒气冲冠,把这事捅到了赵桓这里。
  “神奇。”赵桓看着札子。
  鄂州的码头可不止一处,京畿路的送往鄂州的物资,因为五府十八帮三十六社的五兄弟送还给了宗泽,这批物资用到了实处。
  但是淮南义商们自发购买捐赠物资,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陈子美手中。
  这事,何止是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