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吾乃游戏神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播种节
  霜雾季过去之后的第三天,便是整个东大陆都默认的节日,也是代表着新一年开始的‘播种节’。
  即便是无名小镇,在这两天里的搬砖任务也从建设城镇变成了用各种乱七八糟,但是看起来非常喜庆的装饰品来装点小镇。
  由于装饰品都是由在天国无所事事的西维提供,所以能看到很多带着地球特色的玩意。
  比如说施加了防风和防火特性的大红色纸糊灯笼,和筷子差不多长放在水里能自动航行的龙舟,比人还要大的红色羊毛袜,会发出嘎嘎嘎笑声的南瓜灯,点燃之后会带着玩家一起螺旋升天的二踢脚,好像披着床单那样到处乱飞的半透明幽灵。
  其中最受欢迎的还是虽然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思,但特别好看的红色艺术剪纸。
  “能和你爷爷说一声,我们不去参加庆典吗。”
  “不行,昨天说好大家都得露脸的。”
  “但是工作太累了,我就只想好好睡个懒觉。”
  “请振作一点,”薇拉露出无奈的笑容:“您可是我们的领主大人啊。”
  被她这么一说,不知为何脑门上贴了一个大红色囍字的安格拉不情不愿地换上了外出用的斗篷:“我这套衣服怎么样?”
  “非常……嗯,精神。”薇拉微笑着说道。
  “就算骗骗我说很帅气也没关系吧。”
  安格拉看起来更加泄气了。
  “您在我眼中一直都是最帅气的。”少女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地说道。
  “就会敷衍我……”
  安格拉嘟嘟囔囔地走出了房间。
  “我从来没有敷衍过您哦。”少女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轻轻呢喃了一句,这才跟上安格拉的脚步,亦步亦趋地走在他身后半步左右的距离。
  “不和我并肩走吗?走在我身后的话,说话感觉不太方便。”安格拉奇怪地问道。
  “请不必在意,边境的女子就是这样的。”
  “是吗?既然你都那么说了……”
  安格拉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这种小事也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于是他走出了客厅,来到了领主府二楼的阳台处,这里正对着小镇最大的一个广场,举办宴会的话,几乎都是以这片广场为中心进行的。
  此时已经有不少玩家聚集在了广场上。
  他们要么就是戴着鮟鱇鱼头和海豚头互飙舞技,要么就是在交谈着关于游戏攻略的事,要么就是在喷泉池中为自己支持的龙舟摇旗呐喊,还有一些熊孩子举着不知道从哪里拆下来的南瓜头,正嘻嘻哈哈地追逐着到处乱飞的床单幽灵。
  总之光是随便一看,就觉得整个广场都透露着一股喜庆的感觉。
  “游戏之神的信徒,我的领民们,大家好!我是小镇的领主,安格拉·法特。”
  安格拉脑门上的囍字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他脸上带着充满感慨和骄傲的神情,向着那些停止了交谈和飙舞的玩家们说道:“这个霜雾季我们经历了很多,那是如果按照以往的人生步调,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碰到的冒险!但是诸君,为你们的表现感到自豪吧,你们克服了一切困难,圆满达成了游戏之神给予我们的期待!在场的每一人都是英雄,所以……”
  说到这里,后面的薇拉给安格拉递上了一杯酒。
  而下面广场上的玩家们也各自在广场边的自助摊位拿取了各种酒或饮料,学着安格拉的样子高高举起。
  “为了游戏之神!”
  ““为了游戏之神!””
  “干杯!”
  ““干杯!””
  玩家们异口同声爆发出来的欢呼,令现场的气氛直接燃到了最高潮。
  “我宣布,播种节庆典,正式开始!”安格拉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砸,然后高喊道:“游戏,予以吾等新生!”
  ““噢——!””
  ☆
  对比起小镇的欢腾,兰凯斯特城里的播种节就没有那么平静了。
  “什么?沼泽鱼人异常增殖?”兰凯斯特的城主大人考林夫伯爵皱着眉头看向了家臣递来的羊皮纸。
  “没错,学者们认为是霜雾季过去,加上距离兰凯斯特比较近的星罗沼泽内发生了什么异常,导致沼泽鱼人的数量一下子暴涨了起来。”
  那位家臣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从帝国皇都那边空降过来的尼格拉尼亚男爵惨死在城北这件事,虽然让城主考林夫处于一个比较被动的状况,但反过来说也如同杀鸡儆猴般,敲打了城内的其他贵族,让那些本来有着一些别样心思,甚至主动接近尼格拉尼亚男爵的贵族不得不偃旗息鼓,生怕考林夫这位余威犹在的城主大人对自己进行大清扫。
  “我记得兰凯斯特的下水道里也栖息着沼泽鱼人对吧?”考林夫摸了摸胡子沉思了起来。
  “没错,不过最近在将下水道入口那些盖子加固之后,就已经很久没有沼泽鱼人在城内触摸的传闻了。”那位贵族不知道城主大人在想些什么,只是将自己知道的东西说了出来。
  “那些大教会的态度呢?”考林夫接着问道。
  “额……他们说会尽力配合我们的行动。”对方有些犹豫地回答道,他知道这个答案并不能让城主大人满意。
  果不其然,考林夫脸上露出了冷笑:“绝口不提实质性的帮助,只说尽力配合吗?还真是那些混蛋的作风。算了,让城卫兵们做好准备,虽然没办法远征星罗沼泽,不过防守兰凯斯特还是没问题的。”
  说完考林夫又问道:“对了,之前让你们去找的那个玛涅·威尔夫呢?他答应过来了吗?”
  “这个……其实我们并没有见到那位威尔夫本人。”那个家臣看起来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他似乎不在兰凯斯特,我们只碰到了一些他的朋友……那些人看起来有些……额,疯疯癫癫的,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还说什么‘玛涅又死了’之类的……恐怕得再过一段时间才能联系到对方本人。”
  “这样啊,我明白了,你先下去吧。”
  令家臣离开之后,考林夫才深深地皱起眉头:“密探也没能找到那家伙,甚至就连几位占星师占卜出来的结果都是相同的‘不在这世界’……能够将自身的存在屏蔽到这种程度,看来那位威尔夫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神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