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吾乃游戏神 > 第一百八十章 路过的玩家
  从兰凯斯特城出发,前往可多波士拉大概需要两天时间。
  但这是在没有交通工具的情况下。
  霜雾季虽然已经过去,但大部分地区都留存着厚实的积雪,驼兽的蹄子很容易陷进雪窝之中,而且马车的车轮也经常会打滑,令马车难以行进,即便硬着头皮出行,速度也不及往常的三分之一。
  但这对于兰凯斯特地下据点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问题。
  毕竟即便是在霜雾季的时候,玛涅也经常带着自己的商队兜个大圈子前往兰凯斯特行商。
  因此在兰凯斯特地下据点里,有很多被改造过的小型雪橇车可以租赁,而且价格都很便宜。
  而拉雪橇的动物也很好解决——无名小镇外有不少玩家驯养了奇形怪状的生物,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陷入了难以处理的窘境。
  放生吧,感觉有些不舍得花在它们身上的精力。
  杀掉赚经验吧,但因为相处了一段时间,又于心不忍。
  所以如果有其他玩家提出需要一些用来拉雪橇之类正常活动的动物,驯养野兽的玩家们会很开心地将自己不需要的动物送给对方。
  现在正是如此,辛巴他们花光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游戏币,换取了三只脑袋上长着羚羊般的犄角,不断留着口水的哈士奇,和一架小小的,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支离破碎的雪橇车。
  虽然辛巴也有些担心这玩意儿能不能坚持到他们找到格温多琳一行人,但卖给他们雪橇的那个老板却信誓旦旦,赌咒发誓说这架雪橇车就和游戏之神在鱼人岛活动中提供给玩家们的小船一样坚固。
  这位卖骨鳞胸甲起家的老板甚至愿意将自己的这句话写入契约之中,在游戏之神的见证下和辛巴他们签订契约。
  那副模样实在不像说谎,所以辛巴他们还是选择相信了老板,在签下契约之后,便给三只哈士奇套上了缰绳,准备出发前往可多波士拉。
  ☆
  贵妇抱着格温多琳,和贴身女仆在雪地中奔走。
  因为准备不足,没有足够御寒的衣物,积雪渐渐夺走了她们的体温,令她们的身体变得迟钝起来。
  本来在雪地中前进,就需要耗费极大的体力,这样一来,使得她们前进的速度就变得更加缓慢了。
  就是这个时候,隐约已经可以从后方听到钝头犀的叫声。
  “该死,他们居然有能够在雪地里寻觅猎物踪影的利大意钝头犀吗!”
  贵妇顿时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落到了冰点。
  她觉得这两天自己的经历,简直就像是神明在和她开玩笑一样。
  全能的光明之神莱恩特啊,如果您能够听到信徒的祈祷,就请降下些许微不足道的神迹,拯救您可怜的信徒吧!
  理所当然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神明确实会对自己的信徒降下神恩,但永远都只有一小部分的信徒能够获得这莫大的荣耀,更多的信徒则只能够仰望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度过自己平凡的一生。
  贵妇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她是贵族的子女,但却并没有爵位的继承权。
  曾几何时,她也羡慕并嫉妒着那些能够被教会收养,从小便高高在上,俯瞰着世人的神选者们,她也幻想过自己也是个神选者,只是神明有些疏忽大意,将自己遗忘了而已。
  但人总是要长大的,在理解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之后,平凡的生活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哪怕只是如果,世界上有一位神明,能够温柔的对待着每一位信徒,为他们每一个人都降下些许恩惠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快停下,你已经跑不掉了!”身后传来了城卫兵的喊叫声。
  但贵妇并没有停下脚步。
  箭矢擦着她的耳朵射过,火辣辣的感觉从脸上传来。
  刚才那一箭大概是在自己脸上划出一道伤口吧。
  即便如此,她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
  自己大概是逃不掉了。贵妇心里十分清楚这一点。
  但她也很清楚,只要自己停下脚步,就会立刻被自己强行忘却,抛诸脑后的绝望所追上、压垮。
  “那三个负隅顽抗的小鬼已经被我们正法了!虽然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的尸体消失了,当我亲手砍下了他们的首级!”
  身后的城卫兵大概是想要用辛巴他们的死来威吓贵妇。
  这个消息令贵妇的脚步稍微凌乱了一下。
  她一直以为辛巴他们大概是朝其他方向逃跑了,或是干脆投降了城卫兵。
  但是没想到他们致死都在战斗,为了让自己逃跑而争取时间。
  这一刻贵妇有些后悔。
  因为那个杀害了男爵的凶手令自己一路上都心神不定,以至于对待那三个孩子都显得颇为冷漠。
  现在想来,那三个孩子一路上都在照顾着她们,确实是非常好的孩子,要是自己曾经多关心过他们一些就好了。
  “主人,请你一定要和小姐活下去……”这时,贵妇身边的,贴身女仆露出了决绝的神色。
  “等一下!”贵妇明白了她们的选择,她想要挽回,但最后却只能发出无比苍白的声音。
  女仆们转身向着那些骑着驼兽追来的城卫兵冲了过去,想要牺牲自己给贵妇争取逃跑的时间。
  其实以剑术的杀伤性来说,她们甚至比起辛巴三人要更加强上一些。但奈何剑术对于自己身体的要求太高,此时手脚都已经冻僵,身体甚至连血液循环都有些不畅的她们又能发挥出剑术几成的威力呢?
  几乎是一个照面,她们就被城卫兵数倍于己方的人数给制服了。
  没有立刻杀死她们的原因,大概是巡逻队长想要给自己的战利品增加上一些分量吧。
  “玛德,烤好的牛排不吃非要吃硬塞的哥布林肉,给我射断那娘们的腿!”
  巡逻队长骂骂咧咧地下令道:“射中的人有赏!”
  几个用弓箭的城卫兵们便笑嘻嘻地举起了弓。
  就在这个时候,从侧里冲出一只雪橇,撞倒了边缘的几头驼兽,顿时城卫兵的驼兽们乱成了一团,无暇顾忌逃跑的贵妇。
  “什么人!”巡逻队长努力稳住自己胯下受惊的驼兽,同时大声朝着那个隐藏在了扬起的雪雾之中的雪橇吼道。
  眼看自己马上就要得手的功劳又被莫名其妙的人给截了,巡逻队长在感觉煮熟的鸭子飞了的同时,出离地愤怒了。
  “只是一队路过的玩家。”成功从驼兽背后抢走了那两个女仆的辛巴朝着对方咧嘴一笑,朗声说道:“给我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