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苍青之剑 > 第十九章 非法实验
  圣彼得大教堂。
  在教皇卫队的带领下,诺菈穿过装饰繁复的大厅,沿着通道向下走去。
  科研实验区位于教堂地下。在门口的会客室里等候片刻,诺菈便看见穿着白大褂的哥哥瓦利安,从通道深处快步走了出来。
  “诺菈!你总算回来了!怎么一年多都没给家里发消息?”见面先是一顿责问,彰显了长兄的威严后,瓦利安才放缓脸色,柔声道:“总之,回来就好。”
  “这不是因为魔潮嘛,连手机都买不到。”诺菈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这个理由,你留着跟咱们爸妈解释吧。”瓦利安摆了摆手,“他们现在应该还在撒丁岛的海滩度假,下周就会赶回来。”
  “真狡猾,度假居然不带我去。”诺菈随口抱怨道。
  “那也得你在家啊。”瓦利安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肃然说道,“对了,你姐昨天做的事情太危险了,这桩婚事咱们得去退掉!”
  “婚事?”诺菈小嘴微张,“什么婚事?”
  “就是你和阿斯克的婚事啊……”瓦利安话刚说完,然后才反应过来。
  等下,难道这事我妹还不知情?
  他脸色这么一迟疑,诺菈顺便就是一个读心过去,立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洞悉通透,顿时脸颊和脖颈都害臊得绯红起来,头顶上似乎都冒出了蒸汽。
  “不是……你们……怎么能……瞒着我……”她急得支支吾吾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见她这满脸通红的样子,瓦利安那里看不出来自家小妹的意思,叹气说道:
  “这件事我也不知情,是你姐昨天下午瞒着所有人帮你们偷偷做的登记,大概是为了给你那位团长施压逼他默认吧。可是这种事情大多只会适得其反,更不用说这会使得你在团队里无故树敌……”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但是他的意思就是那个意思了。
  级别,意味着最高的威慑能力,而在一个全是级别的危险团队里,冒然出头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下午和团长结婚的消息传出去,说不定晚上就被人谋杀掉了,连尸体都留不下来的那种毁尸灭迹啊!就像维罗纳城一样被从地图上彻底抹去啊!
  “树敌?那个,算是吧。”诺菈心说情敌关系早就确认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是我有些害羞而已。”
  瓦利安见妹妹似乎想要默认的样子,只得拿出强硬的态度来,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桩婚事我已经安排人去行政单位申诉了,很快就会以委托书非法的原因取消掉的。”
  “哦。”诺菈有些沮丧。
  “你也不要一根筋扑在那个团长身上。”瓦利安带着妹妹往里面走去,“天底下好男人多得是,至于非得找这么危险的家伙吗?我们研究所就有很多不错的小伙子,无论身世、相貌还是性格都很不错,待会儿哥介绍几个给你认识。”
  诺菈闻言超生气:“我不要!”
  “等你见了再说。”瓦利安不以为意,哈哈笑道。
  位于圣彼得大教堂地下的科研通道,无论采光还是通风条件都非常良好,让人完全感觉不出这里其实是地下几十米深的地方。
  虽然早就知道哥哥工作的地方,但诺拉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由得好奇地东看西看。
  “里面那人看到没有?”瓦利安指着最近的某个密封科研舱室,说道,“那个罗伯特研究员,他是出身埃斯特家族的。虽然只是分家子弟,但毕竟也是和我们李锡尼位于同一档次的意大利加豪门,和你也算是门当户对……”
  “既然这么门当户对那你娶他吧。”诺菈没好气地打断他道。
  “别闹。”瓦利安还想努力推销一把,“我已经帮你了解过了,这家伙是做脑机接口的,在神经科学的领域算是权威。你不是读了医学学位吗?以后可以去大医院的神经外科,让他扶持你的事业……”
  突然科研舱室里传来一声惨叫,里面实验台上一直被绿布盖着的实验体,猛地坐起了上半身。
  他眼睛通红,满眼血丝,脸上是歇斯底里的表情,隔着舱室玻璃直勾勾地盯着诺菈。刹那间诺菈甚至感到有种超越死亡之上的极端恐惧,从对方注视自己的目光里蔓延过来,令她仿佛如坠冰窟般。
  然而旁边的罗伯特研究员很快就抄起一支注射枪,扎进了他的后脖颈并扣动扳机,于是这名实验体又缓缓躺倒下去,嘴巴无力地开合着,有涎水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流出来。
  罗伯特转过身来,朝外面的瓦利安打了个ok的手势,后者便打算拉着妹妹离开,然而诺菈猛地转过头来,声音里面带着无法抑制的愤怒和颤抖:
  “你们拿人类做实验?!!!”
  “诺菈。”瓦利安有些尴尬,“你应该知道,有些第一手数据只能从人类身上取得。何况我们是和所有参加实验的人员,都签订了报酬丰厚的有偿协议,他们是自愿的……”
  然而诺菈没有理会他的解释。她只是迅速将手按在门上,召唤出来的灵体迅速占据了舱室大门。
  灵体IV的能力,使得她能操纵灵体附着在无生命的物体上,并且可以作用于外界。在灵体的控制下,锁簧自动弹起,锁芯自动旋转,舱室的密封门自发向侧面开启,诺菈已经冲了进去,在罗伯特研究员茫然的目光里,发动了心灵控制的能力。
  罗伯特几乎是立马就心智失守,在诺菈的操纵下往墙上撞去,立刻便使自己陷入昏迷之中。而诺菈则是迅速掀开了披在实验体身上的绿布,对着他身上的伤口发动了治愈能力。
  然后她才发觉这些伤口根本无法愈合,因为里面已经嵌入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机械制品或电路元件。
  “该死!”诺菈咬牙看了地上昏迷的罗伯特一眼,只能再次发动了灵体能力。
  实验体的手臂上,被灵体控制的某个螺母突然从肌肉里迸射出来,带出了一泼鲜红的血液,诺菈立刻发动治愈能力,使得螺母原本占据的位置,迅速重新长好了血肉。
  瓦利安则是站在旁边,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施展超凡能力,仿佛变魔术般让实验体身上的嵌入元件噼里啪啦地弹出体外,然后伤口部位宛如细胞自主加速分裂般飞快愈合起来。
  最终实验体重新回归了毫发无伤的样子,原本因剧痛而狰狞痉挛的脸,此时也仿佛解脱般地舒展下来。
  “好了。”诺菈停下手中的治愈能力,迅速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地上的罗伯特研究员,伸手去摸隐藏在衣摆下的手枪。
  “等等!”意识到了妹妹要做什么,瓦利安连忙惊恐地冲上来阻止她。
  只是离家一年而已啊!我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彪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