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一百三十一.美丽的罗兰之花
  “请进来吧。很久没有学生来了所以有些杂乱……”
  加维尔·约克踢开门边报纸对,不好意思地腾出轮椅进办公室的空地,拉开窗帘让办公室里不那么昏暗沉闷。
  尽管他是修忒斯大学的历史教授,但灾难来临后没学生对历史感兴趣了,尤其是几个月前所有历史书被下令销毁以后。
  比起历史,学生们对新开展的“怪异”专业兴趣更浓。
  这位大学教授所剩下的仅有脑海里的记忆,和被他抄写在纸张上散落周围的知识。
  加维尔·约克有段时间没有整理过房间了,而且客人还是一位调查员,他只能殷勤的整理屋子,同时惶恐想着陆离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那些自己抄写的历史书……
  在加维尔·约克准备去烧水煮咖啡的时候,陆离叫住他:“只是简单的几个问题,问完我们就离开。”
  “呃……当然。”
  加维尔·约克只好放下水杯,拘谨地双腿并拢坐在老旧沙发上,像是被警察询问的市民。
  这个角度正好让他看到陆离放在轮椅扶手的手腕,被衣袖遮盖,只露出边缘的玛瑙石手链。
  “那个是……”
  加维尔·约克怔住,陆离此行的目的和窥探到的手链一角让他似乎捉住了什么,若有所思。
  看来他的确知道许多东西。
  陆离想到,直接伸长手臂,将沼泽之母赠予的火红玛瑙石手链完整露出。
  “我想起来了!”加维尔·约克惊呼的离开沙发,目光灼灼地盯着陆离手腕,不再有先前的拘谨:“是那位罗兰公主的手链!它应该已经随公主失踪了……你找到她了!?”
  罗兰公主……沼泽之母曾经的称谓么。
  陆离没说沼泽之母的事,因为主眷大陆对怪异的看法,他只和紧张等待回答的加维尔·约克说是在探索艾伦半岛某个古代遗迹时,在一具骸骨的手腕上看到的。
  “果然是这样……”长叹一声的加维尔·约克坐回进沙发里:“那位爱德拉大公最心爱的小公主的失踪最后引燃了旧圣马克公国和艾伦王国的战火,可惜真相揭露的太久了,如果早一些发现,或许……”
  加维尔·约克满是解决历史危机之谜的激动与释然。
  陆离问道:“可以说说她的事么?”
  “哦抱歉。”加维尔·约克从历史回忆中惊醒,想起陆离的目的连忙道歉。
  陆离表示不在意,而加维尔·约克也缓缓诉说起旧圣马克公国的历史——与罗兰公主有关的。
  但这些历史书籍里的资料不能让陆离了解沼泽之母生前的故事,更多的是与罗兰公主的身份和她的联姻,以及失踪。
  不过罗兰公主深受旧圣马克公国民众喜爱是肯定的,传闻每次出行,簇拥罗兰公主车队的民众会挤满她经过的街道,欢呼称赞这位圣马克公国最美丽的罗兰之花。
  直到这朵罗兰之花凋零在暗无天日的肮脏泥沼中。
  “有她的画像么。”陆离问。
  带回画像可能帮助沼泽之母唤回更多的往日记忆。
  “那些油画早已随战火消失了,书籍也在几个月前被烧毁。”加维尔·约克低沉地说道,惋惜中夹杂着不甘。
  他不懂长老议会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你运气够好或是足够厉害,可以找本叫做《圣马克公国惊情史》的书,里面有些关于罗兰公主描绘而画出的画像。不过不一定会像。”
  陆离想到什么:“爱德拉大公的血脉延续下来了吗。”
  “我不记得他的后代遭到屠杀……”加维尔·约克蹙眉思索。“也许还有后代活着,但或许早已失去了曾经的荣光。”
  毕竟现在的人们提起圣马克公国,只能在历史中找到它,并在前面加上旧字。
  几百年的岁月足以磨灭许多重要的事物。
  “我该去哪询问后代的下落。”
  “市政府那里,他们应该掌握爱德拉大公后代的资料。”
  “多谢告知。”
  陆离轻轻点头,准备离开这里去一趟市政府。
  这个时候,清脆地敲门声响起。
  “我这里也会来客人吗……”加维尔·约克嘟囔着打开房门,显露门后的一道身影。
  安娜的黑袍微微晃动,不过门外并不是无邀之客。
  “驱魔人阁下您怎么会来?”加维尔·约克叫出门外存在的身份。
  “只是听说陆离调查员在你这里做客。”三十岁左右的除魔人走进办公室,洋溢起笑容说道:“高级调查员陆离你好,我是福莱家族的驱魔人基格·福莱。”
  这种介绍代表着他是稀奇古怪杂货店老人所说的“驱魔人家族”。
  “你认识我?”陆离反问。
  “敲响邪神丧钟之人。”基格·福莱念出陆离的称号。“尽管艾伦半岛离我们相对遥远,但做出伟大事迹的您足以被吟游诗人传颂。”
  作为驱魔人家族中的成员,基格·福莱比没有传承的驱魔人更清楚邪神有多么令人恐惧——他早已过了对实力不服输的逆反年龄,或者说,这种性格的驱魔人通常不会活太长时间,所以他对陆离十分恭敬。
  加维尔·约克呆滞看着这一幕,插不进话,只能勉强猜到陆离似乎是很厉害的人物。
  “找我有事吗?”陆离问道。
  基格·福莱知道调查员的性格都很奇怪,并没恼怒陆离的直接,奇怪看了眼披着黑袍的安娜后说道:“我在修忒斯大学传授学生们关于怪异的知识。听说你的到来后我想请你去给孩子们上一堂课。”
  黑袍下的虚幻身躯渐渐放松。
  他没发现安娜的异况。
  陆离平静说道:“我不会。”
  “只需要说一些你所知道,并不介意传授的知识。”
  短暂思考,陆离颔首说:“可以,什么时候?”
  “随时都可以。”
  “那就现在吧。”
  和加维尔·约克告别,安娜推着陆离和基格·福莱前往教室。
  “你都教他们什么?”陆离问道。
  “一些最基础的,比如理智值,待在有光的地方,远离黑暗与未知,不要贸然接触陌生的古老事物比如古怪的文物,奇怪的羊皮纸,尘封的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