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之怪物来了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一人住一个屋子
  光芒盛亮,已是金虎高悬,散发万千辉光,照耀世间。
  金色辉光下,近日来笼罩在双雁派头顶的死亡阴云终于烟消云散,人人皆是欢庆喜悦。
  即使是平日里最为古板严肃、脸上极少露出笑容的长老秦安承,脸上也笑的如菊花绽放一般。
  秦安承知道,这一切都要感谢六扇门的金章使孔捕孔大人。
  那位大人一来,甚至还没有跨入双雁派的大门,便直接擒拿了祸乱杀人的凶手,解除了双雁派的危机。
  想之前首次听说这位大人的名头还是一两个月前,新任总使提拔其为金章使。
  当时他还将那件事情当做一番笑谈,偌大的六扇门竟让一名内锻武人做了金章使,是没人了吗?
  现在想想,秦安承倒是觉得十分惭愧,心中为孔捕大鸣不平的同时,不由对其更为钦佩。
  从孔大人的表现看出,他哪里是内锻武人,分明是深藏不露的一位高人。
  而且传言有误,诋毁其身,令其名誉受损严重,孔大人却没有丝毫的澄清以及愤怒之举。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孔大人根本不在乎那些虚名,实则是一位清高之人。
  秦安承站在大殿前,心中又赞又叹,却见从一侧以孔捕为首的六扇门一行人走了过来,他急忙迎上去,笑着说道:
  “孔大人昨夜休息的可好?好酒已经备下,吾派子弟猎了些山珍,正在处理,请大人及诸位六扇门的兄弟参加庆宴。”
  吃一顿饭自无不可,孔捕再着急了结此事,也不差这一顿饭的功夫。
  何况,他就要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总不能都饿着肚子赶路。
  至于那凶手野人,孔捕将其交给了钱满粮等人处置。
  最后野人却被卢青园废掉了丹田,并未杀掉,欲带回六扇门处置。
  双雁派的庆宴,都是些山珍之物。
  特意供给他的雉鸡熊掌之类,均是用珍贵药材辅以制作,但其实全部吃完也只是让孔捕稍微垫了一下肚子。
  自从他融合火龙心脏,已经极少感受到吃饱饱的感觉。
  临离开双雁派之前,孔捕好像想到什么,驻足停下,对着秦安承说道:
  “秦长老,你可知此方向二十里左右,有一处乱葬岗?”
  秦安承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的,“知道,那处乱葬岗自双雁派立派之初便有,埋葬的多是祸乱的魔徒以及门下一些犯错的奴仆,大人怎么会问起此处?”
  “我昨夜追寻凶手,便是在那乱葬岗寻到。凶手在那处行为颇为怪异,或许在那里能寻到凶手为祸的动机。”
  “多谢大人。”
  秦安承感激说道。
  凶手为何针对双雁派这确实是一个谜,这个谜一日不解开,便如同一根鱼刺卡在了双雁派的喉咙里。
  孔捕点点头,带着一行人飘然而去。
  这次带路的是钱满粮,非是不靠谱的江云鹤,只花了两个时辰左右便离开了侣雁山。
  行至官道,田添阗凑到孔捕的身前,拿出一个一尺多长的红檀木盒子。
  这个家伙与野人交手,受伤不轻,此刻还是虚弱的很,脸色苍白。
  至于这盒子中放的是什么东西,孔捕自然知道。
  他听到了秦安承将其交予田添阗之时两人的对话,这是对方的谢礼。
  “拿去与弟兄们分了吧,铜章使一份,银章使两份,殉职的弟兄们若是有家室、亲人,各自予他们三份。”
  孔捕瞅了一眼,田添阗还未说话,他便在其前面开口。
  “是,大人。”
  田添阗眼眸光亮微闪,紧了紧手中盒子,呼吸稍重了些。
  另一边,秦安承带着两名弟子到了乱葬岗。
  均是惊叹于此处一些明显的战斗痕迹之时,却有一人直接发现了那一堆心脏。
  心脏大多保存完好,未有野兽叼走,却都仿佛是祭品一般摆在一处新坟之前。
  这幅场面让秦安承脸色微寒,下令道:“挖!我倒要看看这坟中埋的是谁!”
  两名弟子脸色不好看,却也是上前,施展出大力,几下便将坟中的尸体挖了出来。
  看清楚这尸体的面容,两名弟子对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
  由于天气严寒,尸体保存完好,所以这面容是清晰可辨,他们看得清楚。
  “此人是谁?”
  秦安承不识这尸体身份,却见二人脸色有异,当即问道。
  “长老,这,这是门中的尤老头,是个伙夫。”
  “尤伙夫...”
  秦安承眉头紧蹙,深吸了一口气。
  这尤伙夫他是知道的,却是之前因为一道菜似有暗讽之意,得罪了掌门,被掌门一掌杀了。
  这件事传到他的耳中,他也未曾在意,不过是门中一个伙夫而已,死了便死了。
  这尤伙夫的尸体,在这乱葬岗上也是正常。
  两名弟子却是知道的更多,这尤伙夫明明老来独身一人,近两年却常与人说他捡了一个儿子。
  还常带着饭菜外出,说是与他的儿子送饭,但是双雁派中却谁也没见过他口中的儿子。
  大家都只当他人渐老了,糊涂了,也没有过多理会。
  ...
  前一日还是艳阳高照,次日天却阴沉下来,时至中午时分,飘飘洒洒开始下起了雪。
  到了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极为黯淡,这一场雪依旧没有停,反而越加大了。
  正巧前方是一处灯火通明,孔捕听到些热闹的声音,乃是一座远离城镇的庄园。
  大雪下赶路他自然是无碍,可是他的这些手下不行,尤其是一些人还受伤未愈。
  “钱银章,劳烦你前去叫门,我们今晚在此处借住。”
  钱满粮点点头,当即便走上前,咚咚敲响大门。
  数个呼吸后,大门便被打开了,一个头戴毡帽的小厮看着大门外的诸位,有些紧张的问道:
  “敢问大人,有何贵干?”
  看大门不需要多少技术,却要一个眼力,这小厮一眼便认出眼前这这一行人身上所穿之服饰。
  主人家是一个武林中人,不喜与六扇门接触,不过对于孔捕等人的借住请求却也不会拒绝,也不敢拒绝。
  六扇门的麻烦,能不招惹便不招惹,这大概是许多江湖客的想法。
  用过热饭之后,孔捕独处一间客房,一人住一间屋子。
  这客房却极有特色,台上供着几尊佛像,而在正中央的墙壁上,挂着一袒胸露星的弥勒笑佛。
  看到这弥勒笑佛,他眉头微皱,隐约间好像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好像曾经也得到了一尊金佛之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