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之怪物来了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吃酒...(一更)
  次日,操劳一夜的孔捕面色虚白、腰酸背痛,他人还未出门,却收到了一份邀请。
  他的表情莫名不解,“总使此刻如此之忙碌,这时请我吃酒作甚?”
  不过他也未曾多想什么,铁断山的宴席也不是什么鸿门宴,有何事情到时候就知道了,他也懒得去猜。
  外出去膳堂用了些饭食,孔捕又回到小院。
  他取了一沓纸,坐在书桌前,研墨书写。
  笔杆挪动,一行行文字在纸张上留下,却是千里行气诀的修炼法门。
  这部内力修行法门来自神拳门,算是他偶然所得。
  这般的法门传出去,也不会犯了六扇门的忌讳,只会惹了神拳门。
  不过神拳门远在万余里外,所以他毫无顾忌。
  现在他将千里行气诀记录在纸张之上,却是准备将其交给田添阗。
  这些日子对方忙上忙下,虽然感觉其中确实有些讨好趋附的意味,但是确实是帮孔捕减少了许多麻烦。
  他也无甚好帮助对方的,而田添阗困于内锻巅峰久已,却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功劳换取内力修行之法。
  这千里行气诀予他,正好。
  书写完毕,孔捕还添写了些自己修习此法的感悟要点,才终于停笔。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午时,他便起身去往铁断山的居所。
  还没进门,他便听见阵阵呵责,及铁远山委屈的嘟囔声。
  孔捕穿过两道宅门走进宅院,却看到在一处小型的练武场上,熊大熊二噤若寒蝉的在两旁站着。
  铁慧心穿着一件绣花的蓝色长裙,秀美额头皱着,双手叉腰呵斥铁远山。
  看到铁远山时,他却忍不住笑了,彼时的铁远山也是唇红齿白,一个俊秀的翩翩少年郎。
  而现在,铁远山膨胀了。
  就是字面的意思,铁远山此刻身高与体宽几乎相等,胖手胖腿,胖到五官模糊,脸上几乎没个立体的形象。
  他一眼就看出铁远山这是什么情况,补的太过了,全是虚胖,身体里锁的都是营养啊。
  这般情况下,铁远山外锻内锻的速度绝对快到可怕。
  等到什么时候这些营养被其消耗完了,他也就能瘦下来了。
  而练武场的几人看到孔捕,熊大熊二并没有因为他身份的变化而有所改变态度,偷偷的对着他挤眉弄眼。
  铁远山则没有停下,一副苦大仇深模样的打拳。
  孔捕不知他打的什么拳,却也肯定是严重走形,不在频道上。
  铁慧心倒是停了停,对着孔捕露出些笑容,说道:“二哥在里屋可等你好一会儿了。”
  孔捕点点头,走过练武场向里屋走去。
  看到孔捕离开,铁远山轻叹了口气,小声的哀求道:“姐姐,我好饿啊~,你让我吃个鸡腿吧,就一个...”
  “不行!”铁慧心冷笑一吼,“赶快练拳!磨磨唧唧,已经这般胖了,还有什么资格吃鸡腿?你今天只能喝水!...”
  孔捕走入里屋,只见铁断山闭目端坐。
  此刻铁断山的身上没有什么如渊的气势,看模样只是一名个头格外高大的中年汉子而已。
  不过他目光扫到对方的脸上,发觉铁断山眉目间隐隐带着掩饰不住的一抹喜色。
  “什么事情能让他开心这么久?莫非是变成球的铁远山?”孔捕心中暗自念叨。
  在铁断山身旁是一棕色茶几,其上有一巴掌大小的翡翠酒壶,还由小及大排列着三只翡翠酒杯。
  “来了,快坐。”
  铁断山招呼孔捕坐下,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拿起翡翠酒壶,向三个酒杯中添酒。
  孔捕则是不禁抿抿嘴唇,看对方这架势,找自己来吃酒便是真的只是吃酒,连一道菜都没有。
  没有下酒菜干喝酒,不仅容易醉,还最伤身体。
  铁断山抬手,酒液由酒壶中汩汩流下,却非是清澈透明,而是呈现浓厚的红色,似为红酒。
  三个酒杯添满,刚好将酒壶中的酒倒尽。
  酒液也很奇特,似是浆状的。
  而且酒液至此没有半分的刺激气味挥发到空气之中,似乎是无色无味。
  铁断山再开口:“由大到小,饮酒。”
  孔捕拱拱手,端起最大的酒杯。
  吃酒便吃酒,他也不犹豫、也不询问,一饮而尽。
  酒液入口,醇香浓厚,没有丝毫的辛辣之味。
  酒液入到胃部,他忽然脸色微变,闭上了一双眼睛。
  那一团酒液进入胃部之后便滚烫如岩浆,充满炽热,一下子便炸开了。
  瞬间,他浑身滚烫。
  但是并非是这酒有毒,孔捕反而从这酒液中感受到了好处。
  良久,他睁开眼,没有说话,再端起一杯酒喝下,再次闭目。
  三杯酒,他用了近一个时辰才全部消化完毕。
  饮酒过后,孔捕吐出一口浊气,却嗅到身上一些淡淡异味。
  “多谢大人!”
  随即他便抱拳对铁断山诚恳道谢。
  这三杯酒不同凡响,却将他的身体洗涤了一遍。
  这般洗涤既不增加其力量,也不提升其内力,却是使他的身躯更为通透了些。
  简单些说,这三杯酒增加了他的修炼内力的天赋,使其可以好的转化天地元气为内力。
  至于提升了多少的天赋,还需要他去亲自感受。
  这般珍贵的酒液对武人来说简直是价值连城,对他来说也是极其有用。
  “无妨,这是你该得的。”
  铁断山挥手间,却有一本簿册出现在茶几之上。
  接着他又说道:“这是我送与你的另一件礼物。”
  “这...”
  孔捕面上不动声色,心中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在他看来,铁断山予他的那三杯酒便超过了他的付出,竟还有另外一份礼物。
  抛砖引玉,以前面那酒液的分量,这本簿册的价值显然更高。
  既是书籍,难道是武学秘籍?
  “莫非是看上了我?不想让我走了?不行...”
  眨眼时间,孔捕脑海中猜想了一番,当即正色开口道:“大人,属下不日便要返回南风郡的,这礼物我不能要!”
  铁断山轻笑,眼角露出孔捕解读不出的莫名意味,道:
  “我送出的礼物不会收回,亦不会强逼你留于青河郡。这礼物你便拿回去,很适合你。”
  说罢,铁断山便将簿册拿起递于孔捕,孔捕无奈,也只好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