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之怪物来了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二更!)
  看着孔捕离开,铁断山闭上眼睛沉寂片刻,吐出一口气。
  他送于孔捕的两份礼物,一为洗身灵液,二为神像功二重法门,银像功。
  这样做,不是因为他欣赏孔捕,故意予他这般重谢,而是因为那传承之珠。
  虽说,若非他发现,那传承之珠十有八九便会随着那犯人尸体埋入地下,永不见天日。
  他大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静悄悄的留下那传承之珠。
  这样做却也是神不知鬼不觉,无人知晓。因为除了他,根本无人知晓这件事情。
  然而虽然孔捕不知来龙去脉,但他却还是承了孔捕的情。
  所以铁断山认为自己做些补偿好似也是理所应当,也能让他的念头更为通达,不至于留下郁结。
  至于洗身灵液以及银像功,虽然亦是十分珍贵,但其价值根本无法与传承之珠相比。
  而看孔捕模样,铁断山知道他是有所误会了。不过他也不会去解释,误会便去误会好了。
  即使是先天宗师,面对一颗传承之珠也会动心。
  铁断山绝不会把自己手握传承之珠的消息透露出去,即使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
  ...
  孔捕怀揣铁断山予他的簿册,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到此时,他才坐在书桌前,翻看簿册之内容,说实话他心中也是十分的期待。
  仅是翻看了第一页,他的脸色就变的郑重严肃起来。
  “银像功!”
  孔捕眼中露出莫名惊憾,实则是又惊又喜。
  虽说他得到铜像功,但是他从未奢望未来可以得到神像功后续的修行法门。
  因为他曾打听过,在六扇门,铜像功虽然可以从功赏堂换取,但是银像功以及最强的金像功却不在功赏堂的兑换名单上。
  哪曾想,铁断山竟将这几乎可以被称为铁家不传之秘的武学交给了他,他是疯了吗?
  “这,这,这...”
  孔捕翻看簿册,心中情绪搅动,如翻江倒海,动荡不安,难以平静。
  铁断山平白予他这般重大的礼物,若说没有原因,孔捕一万个不信。
  思虑猜测最后,他都嗤笑出声,不相信自己的推断。
  以他展示出来的能力,铁断山尚不必以如此厚礼留人。
  不过,他实在是想象不出,自己是究竟做了何事,让对方如此慷慨,给予重礼。
  想不通便不去想,孔捕不多时便将银像功法门翻看一遍,心中了然。
  这银像功的原理与铜像功基本上完全一样。
  修习铜像功所需的是铜性,而修习银像功,所需的正是如他所猜想的一样,乃是银性。
  万斤白银,十万两银子,方可提取一缕银性,实乃耗费钱财至极。
  孔捕却不为这些事情烦恼,一字一句仔细默背。
  足过一个时辰,反复对照确认数遍,确认再无半点错漏之处后,他便将簿册用内力震成了碎末。
  铁断山在簿册首尾之处皆是写了,背熟之后将其焚烧摧毁,不可外传他人。
  其反复叮嘱,孔捕觉得自己平白得了天大好处,自然要遵从。
  记熟了银像功后,他却是没有马上修炼内功或者铜像功,而是让一铜章使唤来了田添阗。
  一来,是他准备让田添阗再搜集些辅助人体吸收炼化铜性的药材。
  上一次田添阗收集的药材虽说还剩下一些,却应该是不够的。
  他的小院中可还有数万斤的铜锭,正该他吸纳其铜性,测试自己极限。
  二来,却是顺便将千里行气诀交给对方。
  很快,田添阗就来了。
  孔捕见他面色却是苍白的很,比自己的还要苍白,似乎是旧伤未愈,却又受了新伤。
  于是他便询问,而田添阗支支吾吾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了。
  见他似有难处,孔捕也就不再追问,当即便拿出了千里行气诀。
  得了功法的田添阗欣喜若狂,苍白的脸庞瞬间变得红润起来。
  要不然怎么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呢。
  接着孔捕又与他拿了一叠银票,交代好事情,田添阗才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孔捕心中已做决定,等到吸纳铜性过后,便与铁断山提出离开的事情。
  然后无论对方答不答应,随后他都要去侣雁山。
  侣雁山的地下墓室之中可是有大宝藏,将那处宝藏消化掉,他的实力绝对会获得巨大提升。
  “呼~”
  房间内,孔捕深深呼吸,盘坐于床榻,闭上双目,开始修习火烧云内功。
  气息吞吐之间,他就发现了极为明显的改变。
  天地元气吸收的更为迅速了,逸散出体外的更少了,转化的效率提高了差不多两成。
  这便是那三杯酒的效果,孔捕心中不禁赞叹,却是更加努力的沉入修炼之中。
  转眼已是三日后。
  孔捕除了吃饭之外,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是练武功。
  这是傍晚时分,他在紧锁的房间之中,大鼎矗立,榴莲般的香味浓厚扑鼻。
  而他就泡在大鼎之中,任凭药液淹没身体,静静盘坐,仔细的运转摄取铜性的法门。
  直至此刻,加上他体内原本就有的三缕铜性,他的体内已然有了六缕铜性。
  而且,孔捕仍旧感觉自己没有到达极限,仍旧可以吸纳更多铜性。
  索性他又配置了一份汤药,再次开始。
  轻车熟路的他很快便感受到若有若无,缥缈异常却又坚韧冰冷的铜性,将其吸纳进入体内,借助药力迅速炼化。
  这一缕铜性炼化之后,孔捕心中终于产生了一种吃饱了的感觉。
  “似乎是到达极限了?”
  他有这种感觉,不过他没有停下,而是为了确认猜测继续吸纳铜性。
  而当又一缕铜性入体,孔捕却仿佛恶心反胃一般,身体本能的排斥。
  他知道,自己确实是到极限了,身体不能再承载更多的铜性了,否则便要中毒了。
  将那缕无用的铜性排出体外,孔捕从大鼎中跃出,灼热的火烧云内力一震,粘在身上的药液顿时汽化到空气之中。
  他扭动身体,骨骼碰撞发出咯嘣咯嘣声响,如同鞭炮燃放。
  孔捕回到睡觉的房间之中,却是盘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他满脸的喜不自禁,已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修习铜像功,看看此刻身体中这么多的铜性会产生如何迅猛的效果。
  缓缓呼吸,迅速静下心来,没过多久,更显浓郁的赤红光芒将孔捕的身体整个笼罩。
  片刻之后,他开始催动内力,运转铜像功法门。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