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 > 第一百零三章 结界(下)
  被发现了?
  羽生能够确定己方在行动的时候绝没有露出什么马脚,然而他却不能确定的是敌人有没有那种特殊的侦查方式,因此自己这边的行迹当然存在被发现的可能性,如果敌人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的话,又怎么会对着一片空荡荡的树林雷达开机呢。
  “后退!”
  但不管怎么说,此时羽生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身在敌境,前方情况未知,他们当然只能优先撤退。一直盯着的那支敌人的补给小队他们只能选择放弃,或者说现在已经不是他们要不要继续找对方麻烦的问题了,而是他们怎么才能成功的从这里撤离的问题。
  如果敌人想要做点什么、有什么计划的话,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放任他们离开?
  果然,等羽生小队开始彼此遮掩、交替后退的时候,没等他们移动多少距离,就一头撞到了一面“墙壁”上。
  “这是……什么?”
  羽生伸手拍了拍面前的空气,只见其就如同水面一样随之荡起一圈圈的涟漪——有一面半透明的墙挡在了他们身前。
  “我想应该是结界,队长。”莲十郎同样单手扶在墙壁上,他抬起头来,任凭雨水洒在自己脸上,而视线却向着半空中延伸。
  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此时他们正被一个碗状的隔绝结界给扣在了里面。
  在羽生的小队里并没有精通结界忍术的忍者,也就是说此时他们已经被实质性的困住了……刚刚他们感受到的强烈查克拉反应,可能并不是什么侦查忍术,而是张开结界时的伴生反应。
  接着,羽生握拳在这个结界上猛地砸了一下,然而这除了增大了透明墙壁上的波纹涟漪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结界忍术跟其他的术不一样,不管羽生掌握了多少大威力的忍术,除非那些忍术带有着空间切割或者空间破坏的属性,否则的话他根本无法打破眼前的结界。
  此时,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羽生的身上,那些眼神里的意思分明就是“羽生,快用你无敌的水断波想想办法”。
  无论如何,尝试还是需要尝试一下的。
  羽生深吸一口气,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集中查克拉,试着用自己攻击能力最强的忍术击向了结界,然而……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水断波的高压水刃就像是切入了泥潭之中一样,它的威力完全没有显现出来。
  这个忍术确实是攻击属性叠到满点的超S级忍术,然而它却是纯粹的物理破坏性忍术,用它来对付结界简直驴唇不对马嘴,能起效才有鬼了。
  羽生只得摇着头收手,果然不可能这么简单么,他想了想,然后接着说道,“我们能在地面上挖个洞,然后冲出去么?”
  这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一抛出来,瞬间就让几位队友懵住了,开玩笑,这突破结界的方式未免也太硬核了点。
  “咳,我觉得,大概不能。”奈良渚甚至有些尴尬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好吧,实际上羽生也觉得不能,人家费劲心思的布置好的结界,结果你这边掏个洞就跑出去了,那未免太过儿戏了。
  一行四人半蹲下身体,围在一起,而后羽生继续说道,“很显然,这是敌人布置的围杀策略,目的是为了对付我们这些渗透进雨之国的敌人……他们的反应比想象中的更快,手段也足够有效。
  结界的范围暂时无从判断,不过想来不会太大,否则的话那等于给我们留下了足够的周旋空间,雨隐大概不会有那样的善意。
  而既然要展开围杀的话,那我们最好认为敌人在这个结界之中布置的力量肯定会超过我们,最糟糕的是我们现在并没有打破结界的手段……这等于我们要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与数量与实力占据优势的敌人进行交战。
  视这个结界的性质,敌人的结界班有可能位于结界的外面,也有可能在结界的里面,现在我们只能期待是后者,这样我们就以击杀结界班的方式来打破结界……那时候就算结界不会即刻解除,但失去了忍者的查克拉持续支持之后,它不可能坚持太久。
  但无论如何,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变得异常凶险起来,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里是战场,不可能存在只允许木叶出招而敌人却不许反制的情况,只是没想到的是雨隐的行动却这么及时且致命。
  羽生的小队,此时已经成为了笼中之鸟。
  而后,羽生又抱着一点侥幸心理对着队伍里的感知忍者莲十郎问道,“莲十郎,在你的感知之中能区分出哪些是负责张开结界的忍者吗?”
  “并不能,在敌人靠近我布置的感知术式的时候,我只能确定他们的数量与具体位置,至于再细腻的区分出他们的查克拉……凭我的能力是做不到的。”不出意外的,莲十郎摇着头说道。
  “好吧。”
  这种情况也没有理由去苛责对方,但羽生还是忍不住的腹诽,这货的感知能力真的偏弱,不像是专业的感知忍者……难道他是作者塞进队伍里来凑数的么?
  而就在羽生考虑着接下来应该怎么确定敌人的结界班有没有待在这个结界里的时候,突然,从他们刚刚撤离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
  什么情况?!
  发生了战斗?一方肯定是雨隐,那另一方是谁?
  不对,羽生猛地反应了过来,先前的时候他一直觉得眼前的这个结界是为了抓住他们而张开的,然而试想一下,渔民在捕鱼的时候,会单单为了一尾鱼而撒网吗?
  “走,抵近过去,很可能这个结界内还有其他的木叶小队。”一边这么说着,羽生再度向着刚刚离开的位置飞奔了过去。
  剩下的小队成员对视一眼,然后并不迟疑的跟在了他的身后……显然在羽生的提醒下,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种情况。
  在雨之国的木叶渗透小队都是独立活动的,他们彼此之间并没有联系通道,因此彼此的活动区域在互不相知的情况下是极有可能重叠在一起的。
  羽生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回之前的位置,这甚至让他与自己的小队前后脱节,只是片刻,交战的声音已经能异常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
  羽生的脚步猛地在一根横生的粗大树干上一顿,而后他单手拨开挡在眼前的湿淋淋的树叶,接着战场就这样呈现了出来。
  果然,有两方此时正在交战,其中陷入围攻的一方正是木叶的忍者小队。
  一名木叶忍者的半边身体早已被鲜血染红,而下一刻,就会有一把带着寒光的利刃刺穿他的咽喉。
  可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一只闪耀着湛蓝雷光的手掌猛地拉住了他的衣襟后领,在巨大的力量带动下,他猛地向后移动了数个身位,堪堪躲过了敌人的攻击。
  而后,就在他根本没有看清楚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就见那个敌人身体旋转着倒飞了出去。
  “砰”,敌人的身躯狠狠地撞到了十多米外的一颗粗壮的树干上。
  生死之别就在刹那之间,明明发生的这一切不过一眨眼,但木叶忍者却感觉白驹过隙,恍如隔世。
  间隔在他与敌人之间的那道身影,周身的雷光在磅礴的雨幕之中蔓延开来。
  而后,就听这人开口说道:
  “半藏,有话好说,千万别开枪,其实我是娣娃。”
  首先,被他一脚踢飞的人绝不可能是半藏,那人不可能如此之菜。
  其次,对方开枪是不可能开枪的,挨了一脚之后,那个敌人就连从泥地里爬起来都很是艰难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