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380张 要有鼠笼起重机
  留里克有意在这极北之地,去为罗斯人创造一座他们从未见过,更从未设想过的重要设备。
  科拉涅这个词汇究竟意味着什么,究竟能带来怎样积极的变化,大家的没有任何想法的。大家仅仅知道,留里克要制造的设备,具备将沉重的木料搬运到载物雪橇上的能力。留里克更是夸下海口,所谓此物一旦建设完毕,仅需要两到四个人,就能完成之前需要二十人才能完成的任务。
  若是其他人说下这番话,那必然是胡言乱语。
  话是从留里克嘴里说出来的,大家信以为真,现在,一批精壮的罗斯猎人,他们突然变成了伐木工和木匠。
  还要冬季狩猎吗?也许已经犯不着了。
  有一百余名善于伐木、木料加工的罗斯猎人被留里克以非常实在的报酬所挽留下来。
  所谓奔向北方抓雪貂是为了求财,而名贵的雪貂不常有,极寒状况下狩猎风险也很大。既然都是求财,留里克大人为了完成他的伟大计划,愿意给所有为他效力的人粮食和银币,这笔出卖劳动力的生意为何不做?
  奥托觉得儿子的决议有些荒唐,最强壮的那些猎人纷纷留下来,搞得今年的狩猎情形变得复杂。
  “你就待在这里那里也不要去,我带着族人去抓熊。”奥托没有再赘言,便带着自己的“浩荡”狩猎队伍,沿着海岸线奔向东方。至于何时回来,少说也得一个月以后。
  狩猎队伍的主力人员都在,他们就是有意奔向奥卢河流域,去和当地的科文部落抢夺森林中的皮革资源,顺便也是进行探险,去寻找新的机会。
  比如说从科文人嘴里传出来的塔瓦斯提亚人的消息,倘若真的发现这些并未臣服于罗斯人的部落,奥托可不是留里克这样的需要思考一番,他会不讲道理的直接出击。不臣服就是潜在的敌人,狩猎敌人可是一种收益极大的狩猎。
  艾隆堡拥挤了区区四天,定居点常驻和暂住人口都有了明显的回落。
  但定居点依旧热闹非凡,留里克硬生生的动员了三百名男人,以及全部的科文女人,合计接近五百人,在他的亲自调度下去创造一座奇观——木制的大型鼠笼起重机。
  仅仅就原理而言,鼠笼起重机并不是一种复杂的机械。对于接受了机械制造学科教育,并对这方面颇有建树的留里克,自然觉得它是简单的。
  其实呢,它分明属于罗马的遗迹,也是传承自古希腊的古典机械学知识所创造。
  西帝国覆灭了,旧时代知识的传承也陷入中断。固然法兰克的加洛林文艺复兴,抢救性的发掘到一些西罗马的遗产。像是建筑技术、绘画和工程机械方面的知识,在没有得到来自于东罗马和大食的知识再流入的当下,法兰克人上到贵族下到农夫,都不知鼠笼起重机为何物。
  好在,他们至少非常清楚杠杆原理等一些极为基本的知识,这才有能力去修建石头城堡。
  当前的时代,只有法兰克北方的那些领主,因为处于扩张与抵御外族反扑的第一线,他们才有动力去斥巨资修建石头造的城堡。至于一般的领主,那就是削尖了木桩杵在地上,以纯粹的木头搭建所谓的城堡。
  连法兰克人都不了解的东西,环波罗的海的维京系的各部族更无从得知。
  留里克今天,就是要在波的尼亚湾的尽头,在凯米河畔的艾隆堡定居点,把鼠笼起重机造出来并投入使用。
  因为这是一个伟大、必须要去制造的设备,它当下的设计目的是服务于冬季物资装运,那些驯鹿雪橇也就是相当于本时代的“载重卡车”。它固然是非常依赖大地海洋皆被冻结,在温暖时期,它自然又能作为驯鹿小车的矿石装卸机。
  当它取得成功后,就是依照类似的设计,去为罗斯堡和艾隆堡的码头建造港机设备。
  留里克不得不未雨绸缪的考虑到,当模仿卡拉维尔型海船的船只越来越多的新时代,港口物资的装卸可就不能单纯依靠搬运工了。何况罗斯部族的人口是真的有限,且人力资源是相对分散的,却对物资的海洋运输有很大的依赖性。
  在港口修建长吊臂的港机吊车是必要的,甚至木质的龙门吊也是未来所需要的。
  计划定下来,还向父亲夸下海口,如若对此事怠慢就有损名声。
  留里克召集他的工人们开始行动。
  指望处于文盲状态的人们做复杂的工作实在太牵强,罗斯控制下的人口的素质状况就是这个样子,留里克毫不奢望他们的手艺,只求其中的“木匠”真如他们自称的那样善于处理木头。
  留里克到底是懂得21世纪的有关“血汗工厂”管理原则之人。
  指望族人们真的卖力的一天干活儿十八个小时,如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那些英格兰工人,这是完全不现实的。因为那些破产的农民没有乞讨的权力,更无进入山林当猎人的权力,除了给早期的工厂主打工一条路,唯二的一条路就是移民去彼岸的新世界的蛮荒西部拓荒了。
  罗斯人整体还是原生态的,留里克无法过分的逼迫他们,哪怕他的身份极为高贵。
  还有一个限制他们工作时长的因素,就是夜间照明的绝对匮乏。
  建造起重机的工作时间主要就在有限的白天,当夜幕完全笼罩后,全面的继续工作就变得不现实。
  就这样,留里克给手下的人们进行了分组,以求得在有限的白天时间,完成可以实施的效率最大化。
  人们行动起来,有的负责锯巨大的杉木,有的负责切割松木板材,有的搓麻绳。
  鼠笼起重机最关键的部分,就是由金属打造的一批轴承,唯有制造这些,留里克决定亲自监督科文铁匠的工作。
  至于那些女人们,她们最大的工作就是负责后勤。她们要掌管做饭、洗衣的工作,真的闲暇下来,还要帮衬着搓麻绳的重要工作。
  三百余名壮汉,他们将艾隆堡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木材加工厂。
  尤其是针对那六棵巨大的杉树,留里克也想不到,为了起重机的顺利建造与使用,它们成了最先被处理的木材。
  缘何?仅仅因为云杉的木材质量比红松要好,能经得住更大的力量拉拽。再说他们杵在干冷的户外已经实质上阴干了一个多月,它们变得更加兼顾了。
  在没有得到橡木的当下,留里克必须用云杉去造设备的全部称重部件。
  这样,云杉树干中间部分的十个stika的木料,被双人锯慢慢的锯断。区区卡拉维尔这种排水量五十吨的小船,用得着三十米长的桅杆?仅仅十米就已经足够了!留里克就是这么想的,不过十个stika,九米八的长度的树干摆在雪地里,它依旧很长。
  为了设备的稳定性、抗沉降性,人们将被建造的两台起重机,以间隔约十米的距离,在艾隆堡西门的门口外打下地基。
  壮汉挖掘冻结的土壤,在以人力和驯鹿之力,打下两根粗大的杉木桩。木桩之上很快倾斜的架设起杉木,一端可谓昂首看天,另一端被埋入土中,此很粗的木杆就是起重机的永久性的固定式吊臂。
  在其后端,直径安装两座达到四个stika的“鼠笼”,将有操作者在笼子里行走,驱动轴承旋转以不断的绞紧麻绳,达到起重机的抬升。为了是的操作者不需要耗费太多的体力,在吊臂处当然也要使用一个滑轮组。
  就是这养结构并不复杂的设备,留里克一开始估计到要制造一套棘轮系统,他尤为想到了后世的那种“双向棘轮扳手”,他完全可以根据该类设计,去给“鼠笼”做一套棘轮收放线系统,想来那还是太复杂了。
  棘轮设施还是要有的,哪怕留里克觉得紧靠缠绕轴承的大量麻绳的摩擦,还有鼠笼的自重,就能抗住被搬运物的拉车,就能保证操作者可以通过走动方向,轻易完成收线放揽胜的工作。
  为了以防万一,为了避免所装在的重物意外坠落,棘轮还是要做,只是这个棘轮是特别的。
  留里克决定了,那巨大的鼠笼本身就来做成木质的齿轮。空置鼠笼转动方向的棘齿卡榫,就设计在鼠笼的两侧,这样收线放线只需要操作正确的卡榫,即刻完全杜绝货物意外坠落的情况。
  且看着鼠笼,为了制作四个鼠笼,留里克可是动用了多达五十名木工。
  鼠笼并非圆形,而是有着十六组松木辐条拼凑而成是十六边形。所谓辐条就是较粗的松木,故而当直径接近四米的鼠笼完工后,它整体流露的可是简陋。
  它可以被建造的更加精细,奈何留里克不想浪费那么多时间。
  制作鼠笼是个大工程,制造铬铁打造的轴承更显得复杂。
  艾隆堡最大的火炉成了制作轴承的关键。
  制作滚珠轴承?罗斯人不具备这种高科技能力,甚至滚轮轴承也不是当下就能造出来的。
  最大的火炉烧着一些铁柱,它们被捞上来后旋即被工人不断的敲打,按照留里克的要求,尽量的将之敲打成圆柱,却唯独是两端被要求砸扁,且整体依旧保证柱形。
  没有滚珠轴承,留里克想到的就是金属的硬接触轴承,此技术对于艾隆堡的居民已经完全不陌生。那些河畔的水车的轴承就是这有的硬接触,只要勤于灌注油脂,以水车的稳定运作经验来看,这种金属硬接触是可以接受的。
  那些男人全在尽力的工作,针对他们的报酬则是每人两磅燕麦的硬指标,鱼肉和盐另算。
  他们每个人还将得到五个银币的“工资”,其中从事鼠笼制造和冶铁的工人,“工资”达到十个银币。这份“工资”是公平的,并不会因为是科文人,就比罗斯人少领一点。包络伙食上的供应,大家都是一样的公平。
  留里克手头就有现成的银币,倘若实在不够用,那就直接以现成的燕麦来交换,七万磅的燕麦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样一来,他们主要在短暂的白天奋力工作,夜幕降临后还要再工作一阵子,艾隆堡每天的燕麦消耗逐渐的逼近了一天一千磅的可怕数字。
  高强度的建造工作持续了整整二十天,两座建设在坚硬土地上的鼠笼起重机才有了眉目。
  就在第二十五天,两个鼠笼中间的金属轴承连接完毕。要把鼠笼顺利立起来,留里克干脆运用起了艾隆堡的木墙,缆绳就以木墙为一个受力点,木墙内又是人力畜力合力,将躺倒的鼠笼给拉了起来,最终挂在它应有的支架上。
  儒略历的二月一日,这一时期也是艾隆堡最寒冷的时期,和寒冷相对应的是艾隆堡居民的热情。
  就在昨日,留里克下大了一道命令:“我们奋战了整整一个月,已经消耗掉的三万磅的粮食,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两台起重机。现在已经是最关键的时刻,让我们把滑轮组和缆绳全部安装完毕!”
  一百多人就在夜间,在大量篝火的照明下,完成了最后零件的安装。
  当新一天的阳光照射大地,就在艾隆堡的西大门边,两尊巨大的设备,带有着强烈的朋克质感屹立于冰雪世界中,恍若来自于另一个时代。
  鼠笼起重机看起来成功了,它仅需要一次成功的装卸,还证明自己的可靠。
  这一天,住在艾隆堡的男女老少倾巢而出,连带着木墙上、塔楼上也站着一批人,指望占有一个好的观赏点瞧瞧这奇景。
  他们分明是亲手打造了它、亲眼见证它从木料到屹立不倒的“怪兽”。
  梅察斯塔情绪激动,他深知钢铁松鼠部落实实在在的从留里克这里得到了好处。比如说,几乎所有的科文男人都因为疯狂的吃麦子,本事肋骨清晰的胸膛变得圆润,一些人居然有了肚腩赘肉。连带着部落的女人,因为全心全意的处置后勤问题,她们每天至少得到一磅麦子,母亲自然把粮食给孩子,连同部族的小孩也都吃胖了。以上,都是部落民曾经不敢想的事。
  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眼前的设备,梅察斯塔兴奋的大叫,他的族人们也都带着笑容谈笑个没完。
  留里克丝毫不敢放松,他凝重着脸无视者围观者的嬉笑。
  “耶夫洛!”
  “在!”
  “按照我们的计划,开始你的表演!”
  “遵命!”亢奋的耶夫洛,他带着三个佣兵弟兄,合计四人,真的如同老鼠一般从辐条的缝隙钻进鼠笼里。
  另外一些佣兵,则将滑轮的挂钩,挂住捆绑试验用松树干的绳子。
  见得留里克准备行动,交头接耳着鸦雀无声,甚至想和留里克说说话的梅察斯塔这番也闭嘴了。
  大家屏住呼吸,听得留里克的一声令下,数百双眼睛全部聚焦于开始缓慢转动的鼠笼。
  瞬间,吱吱呀呀的声音传来,着不协调的声音就来自于硬接触的轴承。它不但是直接金属的硬碰硬接触,轴承也不是真正的圆柱体。它是在是一种凑合的起重设备,却不能否定它的效能。
  有佣兵一直负责控制着鼠笼外廓的棘齿卡榫,保证重物拉起来就不会往下坠落。
  滑轮组的轮子是杉木,中间则嵌入金属做的轴承。滑轮组正载着木料缓慢上升,它一直在被提升,最后愣是提升到起重机的抬高极限,也就是三个stika,约三米。
  这根松树固然不如巨大杉木那般极端,明眼人都知道,此物可不是三四个壮汉就能扛起来的。结果呢,鼠笼里的两人分明在随意的走动,他们的确是走了一阵子,极为沉重的松木不但被抬起,大家都要昂起头,眯着眼睛去瞧高高在上的木料。不少人下意识的联想,这要是站在下端被它一砸,可不得脑袋开花。
  “主人,哈哈!看来我们大获成功!”鼠笼里的耶夫洛兴奋地大叫。
  留里克也很高兴,他也眯着眼,特别看了看吊臂顶端的滑轮组,以及裹在木材上的防磨损铁皮状况。
  “耶夫洛!现在还有最后一项测试。听我命令,准备换卡榫!耶夫洛,你们转过身,准备逆向走动!”
  卡榫系统逆向操作,鼠笼和卡榫配合形成实质的大棘轮,两个棘爪卡榫交替操作,使得起重机拥有了可控的释放缆绳功能,这样连带着卸下吊装的物资,都变得可控且平稳。
  科文人、罗斯人,他们看到的是区区两人就完成了重物的搬运。起重机还能创造更大的奇迹吗?
  当然可以!
  终于,整整一个月的奋斗就在今天做最后的了解!儒略历的二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