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四章 往事
  玉衡岛落仙阁,距林夜离来此已十年之久,十年前林夜离随医鬼木山之到此,拜岚辰砂为师,而木山之从那之后再无音讯。
  此时,落仙阁前庭,林夜离在庭中练剑,岚辰砂在一旁石凳上坐着。
  岚辰砂看着认真练剑的徒弟,突然有些恍惚,自收林夜离为徒起,十年来在这前庭练剑基本没间断过,二人也从未踏出落仙阁这半步。
  “师父,你在想什么。”林夜离看着师父神游天外,忍不住好奇,因为他与师父相处这么多年来也没见过岚辰砂发呆出神,基本都是一副不冷不淡的表情。岚辰砂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林夜离见此也不再多问,十年来,他没见过岚辰砂笑过或者有其他表情,自己为此可没少想鬼点子逗弄师父,但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基本每次都被视而不见不然就是要受到师父的剑法’指点‘,虽然能感受到师父对自己的疼爱,但是在剑法指点下起手来可是一点都不留情,特别是有一次自己假装不小心打碎师父一直用着的茶杯,虽然原本的茶杯事前被自己掉包过,但是那一次师父可是用一截树枝说要给自己喂招,结果把自己打的三天下不来床。即使是这样林夜离也从未放弃过。
  “练剑不可分心,否则会心生魔障。”岚辰砂见林夜离心不在焉,提醒了一句。
  “那师父告诉我你以前的事情,我就不想了。”这是林夜离一直以来想知道的,但是岚辰砂从来都是闭口不提。
  岚辰砂刚想说甚,顿了顿,“也罢,为师便与你说些往事,也好让你了解一下江湖逸事。”岚辰砂坚持了十年,今天还说松口了,她觉得让自己徒弟一无所知终究会害了他,并且她有这种预感。岚辰砂示意林夜离到自己旁边坐下,林夜离收剑归鞘,麻溜的跑过去坐下,岚辰砂缓缓向他说着江湖往事。
  岚辰砂出身于宋国边境之地一个刻级小门派,自小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呆着,门派内与她同一辈人都不喜与她接触。岚辰砂在剑术上表现出惊人的天赋,十岁之时便悟得剑道大成,达到炼境,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天下武功,百花齐绽,但内力归根为六大境界,根、合、气、脸、虚、道,其中气之境又分上下之境,一般习武求道之人穷极一生连气之境都无法突破气之境达到炼之境,而岚辰砂仅仅十岁就做到了,此等天赋万中无一人。门派也因她闻名,甚至有谛级门派提出联姻,但都被岚辰砂回绝了,门派掌门也无可奈何,身为一派掌门的实力还不如岚辰砂高。
  但好景不长,岚辰砂十五岁时炼之境大成,距离虚之境只有半步之遥,当时岚辰砂受命前去参加武林比武大会,一般来说刻级门派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但有岚辰砂这等惊才艳艳之人,十五岁炼之境大成基本惊动了整个武林中原,而此次武林大比也是武林代表苍生殿特别邀请的。岚辰砂本想拒绝但奈何掌门与自己父母苦苦相求,只要她在大比中拿得不错的名次,门派便可跻身谛级之列,发扬光大。
  岚辰砂最终还是答应了,但她的条件是自己只身一人前去,她喜欢清静。当她参加了大比并且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当时苍生殿年轻一辈第一人拿下优胜,她也因此闻名天下,更因为她生来貌美加上剑术造诣高绝,被世人冠以剑仙之名,而岚辰砂却对世人怎么称呼她毫无在意,她只是想一个人待着,在她心中只有剑道。当岚辰砂无视了各大豪门抛来的橄榄枝,回到了自己门派,却被眼前的景象打断了思考,往日的门派不复存在,只剩下一片废墟,空气中有浓重的血腥味,这让岚辰砂大脑一片空白,随着是难以言喻的杀气,她很不解,自己门派只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小门派,门主也只是希望门派能发扬光大并无出格之举,为何会遭受灭门之灾。她寻遍了整个门派,发现了十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与几枚刻着字的暗器,但自己的父母与掌门都不在其中。
  根据暗器追查岚辰砂得知此暗器来自悲问阁,悲问阁乃魔教,而据岚辰砂所知自己门派应该与魔教没有任何牵扯,她一路调查灭门的真凶与寻找父母与掌门的下落,就在她取得一些进展时,遭一群刺客暗算,岚辰砂虽然剑术高绝却寡不敌众,最终反杀其中几人后重伤逃走,逃亡途中被玉衡门主舞霓裳救下,在玉衡岛隐居两年养伤,岚辰砂也在此时成就了虚之境,就在此时木山之便带着林夜离找上门来,而岚辰砂此时已经有离开玉衡岛继续追查当年之事的打算,但最终却答应了木山之收林夜离为徒,也因此留了下来,这一留便是十年。
  听完岚辰砂讲她自己的往事,林夜离沉默了良久。
  没想到师父她背负着的居然这么沉重,自己却只顾自想着,丝毫没想过师父她的感受,想到这林夜离有些惭愧,岚辰砂看着林夜离的表情多少有些知道他在想什么,伸出手摸了摸林夜离的头。
  “为师的事情你不用多想,好好修行,以后出走江湖我才能放下心去。”岚辰砂对于自己这个徒弟除了有时候闹腾了些还是很爱惜的。
  “可是师父,我已经在这落仙阁待了十年哪都没去过,你说我能在你手上过上二十招便由我去,可我连三招都...”林夜离说起这个顿时愁眉苦脸,他如今十八岁,已经达到了气之上境,放在一般人中,已经是难得的可造之才,但对比岚辰砂十五岁炼之境,他有些抓狂。
  看着林夜离的窘样,岚辰砂起身顺手抓起地上一片树叶,走到庭院中间,“离儿,习武之事切莫急躁,我且问你,剑术倚靠的是什么才能发挥到极致。”林夜离挠了挠头,神兵利器?绝世心法?但是师父所问的定不可能是这么浅显之意,林夜离摇了摇头。
  “你且看好。”
  庭中,岚辰砂右手双指夹着一片树叶,左手负在身后,右手缓缓举起,停在胸前半寸,就在岚辰砂手停住的那一刻,剑意迸发,衣裙青丝飘扬。林夜离在一旁感受着剑意,虽然这剑意并无杀气却也使得他喘不上气,他感觉到岚辰砂手中的并不是一片树叶,仿佛手握一柄绝世神剑,可斩万物。下一秒,岚辰砂双指松开,夹在指间的树叶轻轻飘落在地,一切归于平常。
  “离儿,为师再问你,你可知道剑术的极致依仗的是什么。”
  “师父是指剑意?”林夜离沉吟了片刻,他在刚刚无穷无尽的剑意中,感觉自己就像一滴水珠,而岚辰砂的剑意宛如是无尽无边的大海。
  岚辰砂点了点头,她教给林夜离的,只有她的剑道之形,并没有剑道之意,她深知想成就真正剑道,剑意需要林夜离自己去参悟,自己倘若把剑道之意一股脑教给林夜离,反而只会害了他。
  “如果你无信心在为师手下走过二十招,便以这地上的树叶将那块石头劈碎,为师便不再限制你。”岚辰砂指了指庭院一角一块石头,足足有两丈高。林夜离望向石头,刚到嘴边的话被他强行吞入肚中,要不是刚刚见识了岚辰砂的剑意,他绝对会觉得这是在痴人说梦。不管是与岚辰砂对过二十招还是以树叶劈碎巨石,对目前的林夜离来说难如登天。
  “离儿,你跟随你木爷爷几年,木前辈就没教过你什么吗。”岚辰砂有些想不通,以木山之的实力,若有意调教林夜离,以林夜离的天赋悟性现在的成就绝不会低到哪去。
  “自小随木爷爷在青木山,木爷爷只会定期给我喝一种奇怪的汤药,其他都不曾教我。”林夜离摇了摇头,他也未主动让木山之教他些什么,“师父这意思,难道木爷爷他很厉害吗。”
  “那你可知道天下七圣。”
  林夜离摇了摇头。
  “看来木前辈真的是什么都没与你提起。”
  “师父,这天下七圣又是什么。”
  岚辰砂轻叹口气,坐回石凳上,与林夜离解释起来。
  天下七圣,顾名思义为七大圣贤,他们有着各自的独门本领,并且在各自独门本领上的造诣无人能及,医鬼木山之、神机元岁星、兵圣段涯、飞鹰风百新、棋圣陆槐、烈枪炎未、酒仙逍遥子。七人中每一人都是宗师之士,但这七人本无瓜葛,是医鬼木山之将他们聚在一起,而在二十几年前这七人同时销声匿迹,世人不知其踪,所以天下七圣又陈七鬼众。当今天下年轻一辈稍有听说过天下七圣的事迹,他们更多得知的只有天下三绝,而如今武林三绝也仅剩两人。
  林夜离听完有些傻眼,他跟不知道抚养自己长大的木爷爷居然是什么传闻中的七鬼众,天下七圣之首,印象中只是个对自己慈爱有加的爷爷,并且在印象中木爷爷并无出过手,自己最多认为木爷爷是个有些武功的老爷爷。
  “离儿,为师今日与你说这么多,希望你能明白为师的用意。天色不早,今日且先休息吧。”岚辰砂说罢便走进落仙阁。
  林夜离坐在石凳上,看着慢慢昏暗的天色,他心中有预感,自己或许不久后就要走出落仙阁,甚至离开玉衡岛,有可能这一走便不会再回来,正如十年前他预想到他要留在落仙阁一般。用力晃了晃脑袋,林夜离停止了胡思乱想,自己还没让师父笑出来过,怎么能走呢,不过今天师父一天内说这么多话还是头一次,林夜离喃喃自语道。整理好心情林夜离走到庭中捡起一片落叶,有模有样的比划了起来。
  落仙阁暗处,岚辰砂看着庭中的林夜离,欣慰的点了点头,嘴角有一丝弧度上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