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五章 剑起意来
  清晨,一束微光照在落仙阁前庭。林夜离立在庭中,闭着眼睛巍然不动,右手两指夹着一片树叶,整个人仿佛一颗初生新叶的枯木。自昨晚与岚辰砂说话完,林夜离在此感悟剑意整整一夜,他保持了这个姿势一夜未动,落仙阁阁楼之上,岚辰砂看着他也看了一夜。
  林夜离并非傻站了一夜,此时的他内力在合谷、少商、神门、内关、后溪、膻中、太冲这几门穴位来回的游走不停,他能明确的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灼热,似乎快要燃烧起来,但他此刻已入神,强行打断将会被内力反噬,后果不堪设想。暗中观察的岚辰砂也不由得心中悬起一块石头,林夜离成败在此一举。
  林夜离感受着指间传来阵阵炽热,被他捏在指间的树叶已经开始冒出火星,但他感觉还是差一点,有些什么东西还没被他抓住,往往决定成败的就是这一点。林夜离的内力在穴位上游走变得更快了,他开始有些心急,内力也开始躁动,指间的树叶已经开始燃烧。岚辰砂见此已经忍不住了,再放任下去林夜离会走火入魔的,果然还是太心急了吗,她想让林夜离悟得剑意踏入剑道,却不曾想林夜离还是沉不住心。
  就在岚辰砂打算出手时,林夜离的气势变了,他从一开始烈火即染之势变得温和下来,躁动游走的内力也开始逐渐缓和,气息慢慢平和了下来,林夜离睁开了眼睛,只是指间的树叶已燃烧殆尽。岚辰砂见状放下了心,只是她不明白林夜离是怎么做到的,入神状态下想要控制好内力可不是那么轻易之事,至少气之上境是做不到的。
  林夜离望着手指上残留的灰烬,叹了口气。
  “看来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他走到石凳旁坐下,双手撑脸望着庭外,桃花胜雪。此下正值桃花开的季节,如此美景宛如人间仙境,但林夜离已经看了十年。十年来,林夜离没少向往着踏出这庭院,走出这落仙阁,甚至离开玉衡岛。岚辰砂与他约定过,如若他能在岚辰砂手里走过二十招亦或者用树叶为剑劈开庭院角落的那块石头,他便可自由行动,因为这个约定林夜离整整十年都没有偷偷溜出去过,一是他从不食言,二是他觉得自己偷偷跑去出,留下师父一个人师父就没人陪了。
  抛开胡思乱想,林夜离重新站起身捡起一片落叶,再次入神感悟。
  晌午,又是一无进展的林夜离,坐在石凳上唉声叹气。岚辰砂走出屋内来到一旁,手里拿着两样东西,一截树枝还有一柄未出鞘的剑。
  “师父早...”
  林夜离话说一半看到岚辰砂手中的物件,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上一次师父手里拿着树枝的时候,自己可是在床上躺了三天。
  “师父您这是要练剑吗”
  岚辰砂摇了摇头,看着林夜离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心里好些好笑。她将手中的树枝递给林夜离,“今日为师陪你练几招。”
  “我说师父啊,你是不是给错了...”林夜离指了指树枝,又看了看岚辰砂手中的剑。
  “百招之内,能逼为师拔剑出鞘,为师便带你去玉衡殿。”
  “一言为定!”
  岚辰砂手握宝剑,背对着林夜离,林夜离在她身后跃跃欲试,但却没有轻举妄动。百招之数看似很多,但对林夜离来说,哪怕是千招他都没啥信心,想到这林夜离计上心头,嘴角带起一丝奸诈的笑容。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截树枝在地上乱划扬起尘沙,以树枝为剑,带着泥尘尽数飞向岚辰砂,岚辰砂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就在泥尘将要触碰到她的衣裙之时,她动了,手中宝剑微颤,林夜离被反弹出去落在地上吃了满嘴泥沙。
  “师父你耍赖!”
  “为师何处耍赖了。”
  “师父你身为道之境的长辈,对付一个小辈怎么能用这么深厚的内力呢。”
  “那你说该如何。”
  “怎么说也只能调用气之上..不对,气之下境,这才公平嘛。”
  转头看着林夜离脸上贼贼的笑容,完全一副无赖模样,岚辰砂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点了点头。
  “还有!”林夜离见师父点头,马上又得寸进尺。岚辰砂不语,看着林夜离,想看看这捣蛋徒弟又在整什么鬼点子。
  “师父你用树枝,我用你手上的剑,我若能逼得师父你用树枝反击变就算我赢。”林夜离脸丝毫不红,咧着个嘴。
  “为师允了,但若你还是输了呢。”
  “我输了师父让我做牛做马我绝无怨言。”林夜离不信岚辰砂只用气之下镜的实力而且只能用树枝防守,自己还不能逼到她还手。
  岚辰砂与林夜离交换了树枝后,还是背对着林夜离。林夜离握着剑,心想着这下应该十拿九稳了吧。拔剑出鞘,剑带刚风,直指岚辰砂,但还未触及却被岚辰砂以树枝化解扑了个空。二十招来回,林夜离都无功而返。不应该啊,师父确实只用着气之下境却轻松化解了自己的所有招式,林夜离暗自想着,既然如此只能用真招了。
  白月惊鸿,这是岚辰砂授予林夜离的剑法,剑舞轻柔却招招带着杀势,这是林夜离第一次对人用此剑法,然而每当剑身要触及岚辰砂之时,都被她以树枝轻描淡写防住。一轮又一轮攻势过去,九十招已过,林夜离累的气喘如牛,反观岚辰砂,站在原地闭目养神半步未动,甚至连手中的树枝都未有半分损耗。
  静下心来的林夜离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闭目入神,内力开始在穴位上游走。岚辰砂回过身看着徒弟,再看了看手中的树枝,看来不得不带着这小徒弟下山一趟了。
  感受着阵阵炽热,林夜离手中的宝剑发出阵阵剑吟声,就是此刻,林夜离猛的睁开眼睛,剑身带风犹如烈火,此刻他有一种自信,仿佛自己跟手中的宝剑是一体,所到之处不可阻挡。
  “这便是剑意吗...”他喃喃说道。下一刻,林夜离身影已经来到岚辰砂边前,快到不可思议,一剑直逼岚辰砂。岚辰砂出手了,只见她树枝做剑,一剑弹开了林夜离,林夜离整个人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宝剑也脱出手中掉在一边,再看岚辰砂,手中的树枝已断成两截。
  “做的不错,离儿。”岚辰砂望着手中断掉的树枝,甚是欣慰,脸上不自觉带起一丝微笑。林夜离坐在地上,看着自己师父,赏了十年桃花雪,不过如此!林夜离十年来第一次看到岚辰砂脸带笑意,一时间有些痴了。
  “离儿?”岚辰砂看见林夜离一脸痴呆,又喊了一声。
  “师父你真应该多笑笑。”林夜离不由得说了一句。岚辰砂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住,转过身去,身手摸了摸嘴角,心中泛起涟漪。
  玉衡岛玉衡殿,殿中此时坐着三个人,除去岚辰砂师徒二人,另外一人便是玉衡门主舞霓裳。
  “不知舞门主此次邀我师徒二人前来有何事。”林夜离这才发现,其实就算他输了,师父还是会带他下山的,没想到师父居然会跟自己耍小心机。
  “岚姑娘,我确实有一事相求。”
  “舞门主但讲无妨。”
  “三月后的武林大会,我想让岚姑娘的爱徒替我玉衡参加。”
  听到这岚辰砂沉默了,武林大会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比武大会,这其中牵扯到太多人的利益了,她当年拿完优胜后门派便遭大难,她不不会傻到认为这是偶然。
  “理由呢。”除去这其中的风险,岚辰砂还有一点不解,玉衡一门上上下下全是女子之身,让林夜离代表玉衡坊,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岚姑娘你也知道,我玉衡虽为三大道级门派之一,但只精修医术,武道尚不及苍生殿与道门。此次大会若不能取得一定成绩,苍生殿怕是要拿我玉衡下手。”舞霓裳叹了一口气,玉衡坊身为道级门派,武力却无道级之实。
  “苍生殿为何要对玉衡坊下手?”林夜离插嘴道。
  “林小兄有所不知啊,苍生殿野心勃勃,就连当今朝廷圣上,也不过是苍生殿的傀儡,若不是道门门在其中制衡,怕是整个中原都是苍生殿的了,但如果我玉衡被吞并了,这一切就不好说了。”
  “这苍生殿居然这么强横。”
  岚辰砂在一旁思考片刻,心中轻叹,这一切还是让离儿自行抉择吧,迟早都要放他行走江湖的。
  “离儿,你的意思呢。”岚辰砂把决定权留给了林夜离,舞霓裳也转头盯着林夜离。
  “师父,舞门主,让我考虑两天。”林夜离心有所想,决定两天后再给出答复。
  “也好,今日便打扰你们师徒俩了。”舞霓裳也无可奈何,毕竟有求于人,再怎么着急也只能耐心等着答复。
  夜晚,房内,林夜离躺在床上神游天外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离儿,睡了吗。”
  是岚辰砂的声音,林夜离赶忙起身开门请师父入内就坐,这是岚辰砂第一次主动进到林夜离房间。还好今天心血来潮打扫了一番,想到这林夜离暗舒了口气。
  “师父可是为舞门主今日所说之事。”林夜离不用猜都是知道,除此之外岚辰砂必不可能来房间找他。果然,岚辰砂听完点了点头。
  “徒儿已经想好了,但没完成与师父的约定徒儿是不会走的。”林夜离的言下之意便是如果他不能在岚辰砂手中走过二十招或者以树叶劈石,他就不会代表玉衡坊去参加武林大会。
  “想清楚了便好,早些休息。”岚辰砂起身离开,心中有些莫名。而房内的林夜离有些摸不着头脑,师父这一趟就说这些吗?
  “算了。”林夜离抓了抓头发,躺倒在床,倒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