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七章 出发,清海城
  玉衡岛,玉鸿湾。
  距林夜离成功斩碎巨石已过去半个月,这半月时间来林夜离在剑道有岚辰砂的指点也算得上入门,距离炼之境也只有一纸之隔。眼看时机已经成熟,林夜离决定踏上旅程,受命前往京城参加武林大会,前来为他送行的是岚辰砂与舞霓裳。
  “林少侠,到了京城找玉衡医馆将我给予你的令牌教教给我门玉笛长老,我已书信一封,她自会打点好一切。”舞霓裳说道。
  “晚辈记住了。”林夜离应完话转而看向岚辰砂,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岚辰砂也无他言,上去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师父,以后还能见到你吗。”林夜离心里清楚,若不是岚辰砂收他为徒,十年前她就离开岛上了,估计他前脚刚走,岚辰砂也该离开玉衡岛了。
  岚辰砂轻轻摇了摇头,递给林夜离一把剑,此剑是伴她之前赢下武林大会第一所得,陪伴至今,剑柄上刻着承月二字。
  “师父,这是...”林夜离是第一次见这把剑。
  “此剑名为承月。离儿,为师此后去寻你木爷爷,以后自会相见。”木山之十年前许诺替她调查灭门一事,十年来想必有所结果。
  林夜离认真看着岚辰砂,眼神坚毅而郑重点了点头,转身上了船,前往中原。
  船只渐行渐远,在岚辰砂和舞霓裳的注视中慢慢消失。
  “不知岚姑娘何时动身,我好为岚姑娘准备盘缠。”舞霓裳也知,林夜离一走,岚辰砂也留不了几日了。
  “傍晚。”
  舞霓裳一愣,这么快?转而便释然,看来岚姑娘很在意林夜离这个徒弟,此行明显不是为找医鬼而去,而是暗中保护林夜离。
  “岚姑娘变了很多呢。”
  “舞门主何出此言。”
  舞霓裳笑了笑,记得当初她救下重伤逃命的岚辰砂的时候,岚辰砂对自己的戒备一丝都没有放松过,即使是岚辰砂在玉衡岛养伤一年后,也基本不与自己交流,深居落仙阁不出,只有林夜离来了几年后,才慢慢改观,真是造化弄人啊。
  清海城,位于宋国庆州,临海之城。林夜离坐了三天的船,终于来到了青海城港口。
  “先找个地方歇脚,十来年没来过,变化可真大。”告别的船夫,林夜离想先找个客栈歇息,坐船在海上晃荡了三天,他已经疲惫不堪了。
  坐在大街上,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林夜离感慨万分,在玉衡岛呆了十年,再次踏足中原的感觉,别有一番滋味。
  “抓住他!敢在我玉茗楼吃霸王餐!”
  不远处,传来一阵吵闹声。一眼看去,一个书生小厮后面追着几个彪猛大汉。听起来,好像是这书生吃了饭没给钱。追逐的人群离越来越近,林夜离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很快,书生小厮经过了林夜离,再那一瞬间与他四目相对,林夜离望着书生小厮远去的背影忘记留意身后,与后面的追上来的彪猛大汉撞在了一起。
  “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领头的大汉怒斥。
  “不好意思。”林夜离抱拳陪了个笑脸。
  “让那小白脸跑了饭钱谁来付,把这小子抓了。”几个大汉把林夜离团团围住。
  “只要抓住刚刚那个书生就可以了是吧。”林夜离心里那个苦啊,十年不见,这世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只见他话刚说完,右脚点地踏空而去,记下便追上了书生,反手便把书生抓住。看这书生细皮嫩肉,肤色白皙,轻功尚可,不像付不起饭钱的样子,林夜离暗道。
  没等林夜离想明白,几个大汉已经追了上来。
  “你快放开我!”书生大急,刚刚看这少年样貌清秀便多看了一眼,怎么眨眼间就把自己给抓住了。
  “哼!小白脸,看你往哪跑,给爷把饭钱结了,不然让你知道在玉茗楼吃霸王餐的下场。”领头的大汉气势汹汹。
  “你玉茗楼是看我面生想宰客吧,那么几个菜那么难吃还要本公..子一百两银子,我看你这是黑楼。”书生怒道。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玉茗楼是什么地方,没钱装什么大蒜,今天你不钱交出来,爷几个要你好看。”
  “各位大哥,人已经帮你们抓住了,我可以走了吗。”林夜离可不想在此处纠缠太久,他只想快些找个客栈好好休息。
  “刚刚你差点坏了我们事,这事情没解决你这小子也别想走。”但可惜几个玉茗楼的大汉可没想放他走的想法,书生也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仿佛就像在说让你抓我,活该。林夜离嘴角抽了抽,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在出玉衡岛前师父还告诫他莫惹是非,但这才刚到清海城就碰上这事,他心里那个苦啊。
  “这位小兄弟的饭钱,我给了!”林夜离掏出一百两,给了领头的大汉,但这一百两是他身上全部的银子了,剩下的只有几个铜钱。玉茗楼的几个人拿到了钱也不为难人,直接离开,围观的人群也慢慢散去,剩林夜离与书生二人在原地。
  这下好了,住客栈的钱也没了,林夜离不想再生事端,转身往城外走去,书生紧跟在他身后出了城。二人一路来到城外一片树林这才停了下来。
  “我说,你跟着我做什么。”林夜离转身看着书生,因为眼前这个白脸书生,自己已经要露宿野外了。
  “那个...刚刚谢谢你了,不知兄台怎么称呼。”书生可能也知道理亏,说话声音有些轻弱。林夜离听着书生的声音皱了皱眉,一个大男人虽说细皮嫩肉了点,怎么说起话来这么轻柔的。
  “免了,现在没人抓你,请自便。”林夜离不想与眼前这白脸书生再扯上关系了,他觉得跟着书生一起准没好事。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不就一百两。”书生叉腰怒道。林夜离也不答话,伸出手在书生眼前摊开,意思很明显,不就一百两那倒是还给我啊。书生一愣,顿时蔫下去,他现在别说一百两,一两都没有。
  林夜离也懒得搭理他,找了块地,用内力一扫干净,席地而坐背靠大树,闭起眼睛休息。书生看着林夜离的动作眼睛一亮,凑了过去。
  “你功夫好像不错啊,哪学的。”
  “玉衡岛。”林夜离眼也不睁一下,继续闭目养神,此时他是真的累了。
  “切!你可真会吹牛,玉衡坊只收女子,不说就算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书生小厮继续追问。林夜离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看了看书生,眼神开始带着凶气,像是在询问书生到底想干嘛。
  “凶什么凶嘛,有什么了不起嘛,我不问就是了。”书生显然怕林夜离真的生气来,自己到时候打还打不过他就死定了,只好闭口不言坐在林夜离旁边。
  休息一阵后,林夜离睁开了眼,转头一看,刚刚的白脸书生居然靠在自己肩上睡着了,嘴角还隐隐约约要留出口水。
  “起来。”林夜离拍了拍书生的脸,心里暗道这白脸书生这脸怎么这么嫩。书生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远离了林夜离一点距离。这点事情林夜离也懒得计较,不然也就不会帮他付了一百两饭钱。
  “你跟着我到底想做什么,想蹭饭我可没钱了。”林夜离没好气道。
  “本公...子是那种人吗!就是想交个朋友。”书生想着要不是觉得打不过林夜离,肯定跟他急。
  “林夜离。”
  “我叫温忱..温无痕。”温无痕见林夜离肯把名字告诉自己,心里有些高兴。
  林夜离皱了皱眉,他知道眼前这个自称温无痕的书生故意在隐瞒些什么,但他也懒得追问,只要没有对自己不利他才不管那么多。
  “林师兄,你说武功在玉衡岛学的是真的吗。”
  看着温无痕这般自来熟,林夜离有点哭笑不得,“等我填饱肚子再说。”想着身上的银两估计撑死能买两个馒头,林夜离顿时又没好气。温无痕也不敢接话,毕竟一切都因他而起。
  “我说你这细皮嫩肉的,也不像一般人家,为何吃个饭都没钱付。”林夜离说出了他的疑惑。
  “事出有因嘛。”温无痕打了个哈哈敷衍过去。林夜离瞪了他一眼,向林子深处走去,书生赶忙跟上。
  唉,师父说的没错,江湖险恶啊。
  “看来让离儿出走江湖历练,也是好事。”让林夜离永远想不到的是,从他上岸那一刻起,岚辰砂一直在暗中跟随着他,他所遭遇的一切,岚辰砂都看在眼中,但她打算只要林夜离无性命之忧她是不会出现的。
  “不过这书生明明是女儿身,却要这般乔装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