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八章 拔剑相助
  树林中,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在行走着。正是林夜离与温无痕,两人已经远离清海城,往京城方向走了两天,只不过两日来两人就寝以地为床以天为被,食的野果杂菜,运气好时能烤上点野味。林夜离的京城之行可谓是刚开始就已荆棘泥泞。
  通过两日接触下来,林夜离得知,温无痕应该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问起具体原因温无痕随口敷衍过去,林夜离也不追究。一开始得知林夜离是前往京城参加武林大会,温无痕是拒绝的,但看到了玉衡令确认林夜离真的是代表玉衡坊,温无痕一转态度,硬要跟着林夜离结伴而行。林夜离也由得他去,毕竟京城一行路途遥远,有个伴也不会显得那么枯燥无趣。
  两人走的有些累了,找到一处较为空旷之处,停下来歇息。林夜离放下行李捡起一段枯木,想趁此机会练剑,这两日来他想练剑却都没什么机会,一是因为风餐露宿导致他精神状态不佳,二是辨别方向和询问前往京城的路花费了些时间,当下终于能空下来,他可得好好把握。林夜离手握枯木演练着白月惊鸿的剑式,一招一式舞舞生风。把一旁的温无痕看的入迷。
  “林师兄,你刚刚练的是什么剑法啊。”待林夜离停下来休息,温无痕赶忙凑了过去。
  “我师父所教,你问这干啥。”林夜离取出装水的竹筒,喝了一口。
  “不知林师兄可否引荐一下,我也想加入玉衡坊。”这便是温无痕死赖着林夜离的原因,这两天来他求着林夜离让他加入玉衡不下数十遍,林夜离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
  “你自己说过玉衡只收女子,你求我也没用,再说我也不是玉衡坊的人,我只是代表玉衡坊参加武林大会而已。”
  “不是玉衡门人怎么可能代表去参加武林大比,你少糊弄...喂..我还没讲完..喂..林师兄...你等等我!”温无痕话说一半,林夜离便拿起行李继续赶路,温无痕只能赶紧跟了上去。
  距江关城几十里之外,野林之中。几个蒙面黑衣打扮围住一辆镖车,镖车一侧地上躺着七八具尸体,车头站着一名镖头,手持长枪,身上几处伤口还在流血。
  “这老匹夫已是强弩之末,一起上。”其中一名刺客说道。
  几名刺客应声而上,只见这镖头长枪一记横扫,逼退了上去的几人,只是这一招牵动了伤势,他忍不住喉头一甜,殷红的鲜血从嘴角留出。
  “尔等鼠辈,想劫我燕正的镖,先踏过我的尸体。”镖头燕正持长枪重整驾驶,怒目圆睁,其威势可吞狼虎。
  “老伯,我来助你。”
  出声的是林夜离,他觅食恰巧碰见此事,暗中察明形势后决定出手相助,而温无痕还在后头等着他。
  “哪里来的小毛孩,干掉他。”
  一名刺客上前拦住林夜离,林夜离手握承月,仔细观察着几名刺客。六个人,除了领头的气之上境,剩下五个全是下镜,如果快速解决眼前这个刺客想必会引起重视,那镖头老伯虽负伤在身但想必以气之上境也能拖住两三人,不过还是很棘手啊。
  林夜离心中一番算计后,说出手就出手,承月出鞘,“白月惊鸿,风吹雪。”林夜离以白月惊鸿剑法第一剑瞬间出击,此剑为快剑,先声夺人。承月剑身带着罡风,直冲对面刺客的心口。林夜离除了偶尔岚辰砂给他喂招并无实战经验,,好在那刺客见林夜离如此年轻心中轻视,林夜离突然出剑令他措手不及,虽没伤到要害却还是中了一剑倒地不起,受伤不轻,林夜离趁机来到燕正旁边。
  “老伯,你没事吧,你且先服下这个。”林夜离递给燕正几颗药丸,这些都是舞霓裳为他准备的,皆是上等疗伤之药。
  眼下如此情况燕正也不疑有他,结果药丸一口吞下,一股清凉贯口直冲脑门,伤势也慢慢止住。
  “多谢小兄弟,其余等杀退这几个贼人再叙。”燕正说罢持枪上去,直指领头的刺客而去。他的目的很明显,只要没了这气之上境的刺客,眼前的境地就会反转过来。
  “你们两人,先去把那小子杀了。”领头的刺客吩咐了其中两人,他与另外两个刺客与燕正打在了一起,只是他想不到的是,他犯了刚刚被重伤的手下同样的错误,林夜离虽经验不足,但也是实打实的气之上境,并且还是剑仙岚辰砂之徒。
  两名气之下镜一前一后围住了林夜离,这正中林夜离下怀,他刚刚内功传音给燕正,希望他能帮拖住其中三人一会,剩下的他有办法解决。燕正也心神领会上去拖住了最为棘手的刺客,形势如林夜离心中所料。
  两个刺客眼神交流后,同时出手,一前一后夹击林夜离,林夜离微微侧身躲过夹击,一刀一剑各从他胸前后背擦过去,林夜离也在这一瞬间出手,承月在手中转了个剑花,化成剑气震开两人。两个刺客被剑气撞在胸口飞了出去,再起不能。
  “不好,这小子不是气之下,先撤。”刚刚的剑气威势,领头的刺客也感觉到了,这等内力可不是气镜上下这么简单,他刚刚突破上之境,可不想把小命搭上去。剩下两名刺客见领头的跑路也赶紧闪身就跑。
  “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如此年纪便有这般武功,真实英雄少年啊!”劫后余生的燕正坐在一旁疗伤感慨道,他本以为今日难逃一死,没想到被一个小少年给就下来。
  “老伯哪里话。”林夜离心中尚有余悸,其实他心里没有必定把握,这是他第一次以真剑对敌并且见红了,手还在微微颤抖,好在吓退了另外几个刺客。
  “老伯你先在此疗伤,我有位朋友还在后边等我,我随后就来。”林夜离把刚刚自己打趴下的三个刺客绑了个结实,这才安心。
  “也好,想必那几个贼人也不敢折回来,老夫也趁此安葬好几位同伴的尸首。”燕正服了林夜离给的药丸,伤势也好了七七八八。
  过了一会,林夜离带着温无痕回到此地,另一边燕正已经安葬好同行几位镖师,收拾好一切。
  “老伯,这位是我的朋友,温无痕。”林夜离指了指站在他身后的温无痕。
  “温无痕...”燕正听到这三个字眼中精光一闪,细细打量着温无痕,后者目光有些闪躲。
  “老伯,难道你们认识?”
  “哦..老夫见这位温小兄弟有点像古人之子,看来是老夫认错了。老夫燕正”燕正回过神,向温无痕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晚辈林夜离。”林夜离也没多问,悄悄留了个心眼。
  一番交流下来,燕正得知二人前往京城,便邀二人同行,他此镖也运往京城。林夜离思考一番后还是答应了,一是燕正以报酬相邀他一同护镖,当然到下个落脚点会到分镖局重新增加镖师,二是自己的吃住也有保障可以好生歇息了。温无痕见林夜离答应也只能无奈附和。
  夜晚,林夜离在镖车旁打好的地铺入睡,燕正在篝火旁望风把守。温无痕走到林夜离旁边,见他呼吸均匀已入梦乡,便又走到燕正对面坐下,似乎有话要讲。
  “火云镖局燕正参见公主。”只见燕正突然对温无痕下跪行礼,把温无痕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了看林夜离,发现他没醒这才松了口气。
  “免礼,你是如何认出本宫的。”温无痕此时的声音不再是不男不女之调,声音柔和轻灵,带着一丝威严之意。
  “老夫几年前尚在宫中禁卫军,告老还乡后便到火云镖局当镖师,在宫中时见过公主一面,加上公主您又用了大皇子的名字。”燕正起身坐着,给篝火加了几块柴木,呵呵笑道。
  “本宫之事,你不许声张!也不许告诉那呆子!”温无痕得知燕正已不为朝廷做事,这才安心下来,呆子指的自然是在后边睡的正香的林夜离。
  “不知温小友所说何事?”
  见燕正挺上道,温无痕往一旁林中走去,“守好这里,不许让人过来。”她乔装书生几天跟着林夜离,根本没机会洗澡,眼下终于让她逮到机会了。
  燕正点头应命。
  “小公主这般模样,大皇子在九泉下知道了应该会很高兴把。唉..”
  待温无痕走远后燕正仰头望天,空中不见明月只有寥寥几颗星星,忽明忽暗。
  来到河边准备宽衣洗漱的问无痕,突然望见远处有一影子正在河中。
  “谁在那!”温无痕出声厉喝后定睛望去,却什么也没有。
  “看错了?”温无痕自语道,环视四周,除了些许虫鸣皆是树木,哪有什么人影,当下不再纠结,她只想赶紧洗干净,还自己一身清爽。
  暗处,一女子身着白裙,黑色的长发上带着水珠,在星光下闪着。
  镖车处,林夜离还在梦乡,燕正在一旁盯守。温无痕洗漱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回来,燕正把镖车货物卸了下来铺了棉布,这是给温无痕就寝的。
  “温小友请便。”燕正说完便坐回到篝火旁。
  “多谢燕伯。”温无痕谢过燕正后边上了镖车,躺在上边,她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抚摸着,过了一会便放了回去,闭眼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