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九章 各方心思
  经过一夜休息,林夜离一行三人押着镖车与三个被绑的刺客,前往下个落脚点,江关城。
  到了城中已是下午,他们打算先歇息两日,燕正替林夜离二人在客栈办理了两间包房后便暂时分手而行,他需要到江关城火云镖局汇报顺便增加点人最重要的是把三个抓到的刺客交给镖局。
  林夜离放下行李后,则是决定出去逛逛,之前在清海城就有这想法,却因温无痕一事给搅黄了,这次想必应该不会那么倒霉了,银两则是燕正给了他二十两。温无痕在另一房中不知做什么,林夜离敲了门没人应,也就没打算再喊他,一个人带着承月出了客栈。
  林夜离来到街上,第一件事便是买了串糖葫芦,上次吃糖葫芦应该是十年前了,自从他在玉衡岛开始,就再也没吃过了。他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在街上闲逛,各个小贩的叫卖,熙攘人群,还有细碎的谈话声,这些都是林夜离十年来没体验过的,让他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其实他是个爱热闹的人,只是因为陪着岚辰砂在落仙阁,他再怎么爱闹腾也只能按捺着性子,他是打从心里尊敬岚辰砂,与岚辰砂相伴十年这份感情不是亲情却也胜似亲情。
  流连着街上的景色,林夜离没注意赢面走过来一少女,身着蓝色织锦罗裙,长发披肩,生的煞是好看,引得路人纷纷回头注目,但只有林夜离没注意到。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少女不小心一般撞在林夜离胸口后倒坐在地。林夜离顿感香气扑鼻,回头才发现撞到了人,发现地上坐着一少女,看清楚样貌后愣了愣,在他心中生的这般美貌只有自己师父可与之一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地上的少女已经起身跑开,地上留下了一块玉佩。
  “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这姑娘...”林夜离捡起地上的玉佩,想了想随即又摇了摇头,自己才来中原没多久,怎么可能见过呢,“罢了,等有机会再见面再还给那姑娘吧。”
  ————————————————————
  不晴阵,番外之地,这里属于魔教一众的地盘,活跃在这的大多都是魔教之人或者无恶不作的恶人还有从宋国逃出来的通缉犯。
  一酒馆包厢内,一老人与一年轻人对位而坐,只是气氛并没有那么轻松愉快,而是充满了萧杀之气。
  “不知前辈来我魔教之地这么久,到底是在调查什么。”年轻人口中虽喊着前辈,却无半分尊敬之意。
  “君阁主,老头子我调查完自会离开。”老人便是十年前将林夜离送到玉衡岛的木山之,这十年来他一直在魔教之地,抽不开身。
  “前辈不是发誓不参与世事,为了来我悲问阁的管辖之下,一晃就晃了十年。”被称为君阁主的年轻人话语里带出一丝杀气。
  木山之从离开玉衡岛开始,便只身来到魔教之地,虽未杀人却打伤了许多魔教中人,当然这些人基本都是自己找茬上门的,身为魔教之首悲问阁阁主的君山决,与木山之打了无数次来回,皆以平手收场,但今日木山之却主动约了君山决相见。
  “君阁主,今日我不为其他,只为与君阁主交换一件东西。”木山之道。
  “哦?交换何物。”君山决眉头一挑,来了兴趣。
  “只要君阁主三月内独自去中原京城走一趟,老头子我便就此离去。”
  “少主不可!”门外传来一少女的声音,但君山决仿若未闻,饶有兴趣的看着木山之。木山之让他三月内去京城一趟,想必不会是陷阱,因为他断定木山之不屑做那下等之事。虽他不想去,但木山之的条件他还是心动了,眼前他刚统一魔教两年,暗地里还有许多魔教门派想谋反,因为木山之在这搅局他不得不两边都提防着,可如果木山之这一走,他便能全心全力把魔教其余门派制衡住,也算对老阁主有个交代。
  “好,三月之内我必会去一趟。”说罢便起身打开房门而去,守在房门各一边的两名少女紧随前后。
  “少主,为何要答应他,若是埋伏怎么办。”君山决与两名少女走了一段路后,左手边的少女出声问道。
  “姐姐,你担心啥,以少主的武功中原那几个老头子一起上也打不过少主。”右边的少女唤左边的少女为姐姐,细细看去两人长得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若不是衣着颜色与说话形态不同,怕是很难辨出差别。
  “木山之不会是这种人,他走好我也好着手对付阴鬼楼。”君山决道,语气不可置否。
  见君山决这么说,少女也不再相劝,少主下定决心后没人可改变他的想法,包括他自己。
  -
  “岚丫头,老头子我只能做这么多了。”木山之目送了三人的背影,叹了口气。
  木山之也起身走出酒馆,刚走几步便有数十道身影追了上去。
  ————————————————————
  另一边,林夜离逛了一圈江关城后边心满意足回到客栈,来到房门前准备入房休息时,恰巧碰见温无痕从房里出来。
  “温师弟,早些我敲门没人应,你这大白天睡什么觉。”林夜离边说边打量着温无痕,只见他身上冒着热气头发未干,脸上还有些许水珠,让林夜离一脸疑惑。
  “有劳林师兄担心了,一路奔波有些倦了。”温无痕赶忙退回房内,关上门只留一条门缝。
  “我说你躲起来干嘛。”林夜离说罢便伸手要推门,却被温无痕死死抵住。
  “我突然又有些累了,林师兄还有事吗。”
  “没事,就是刚刚在街上撞倒了一姑娘,你还别说,这姑娘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啊。”林夜离说着掏出刚刚捡到的玉佩,在眼前晃了晃。
  “哦..?那林师兄觉得这姑娘好看在哪呢。”
  “除了师父,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姑娘了,说起来跟温师弟有那么点般配。”林夜离指的是同样都是皮肤白嫩。
  “你!艳福不浅嘛...还不知道有个大美人师父。”
  嘭一声,房门被温无痕关上,林夜离在房外一脸惊愕,心道这温师弟唱的是哪出,自己说错了什么吗。挠了挠头想不出个所以然的林夜离,只好回到自己房中。
  温无痕房内,
  “哼,没见识的土包子,居然认为本宫不及你师父好看。”房间内温无痕恢复了女儿身打扮,一脸气鼓鼓坐在床边。今日她故意以女子打扮撞见林夜离,对于林夜离看呆了眼的反应她还是很满意的,回来时却发现自己最重要的玉佩掉了,赶忙以温无痕打扮想折回去寻找,刚出门却碰见了回来的林夜离,这才有刚刚那般对话。
  “好在玉佩在那个土包子手里,但是要怎么拿回来呢...”温无痕顿时陷入苦恼。
  ————————————————————
  燕正将镖物与三名刺客带至火云镖局分局,简单的汇报被劫镖之事后便协同一起审问三名刺客。一番审问下来,发现这三名刺客知道的甚少,只知有人自称悲问阁,花重金让他们劫这趟镖。
  燕正的心沉下半分,悲问阁他有所耳闻,若这事真涉及悲问阁,怕此行运镖前往京城定时凶多吉少。只有他心里知道,表现上他现在是火云镖局的镖头,运镖前往京城,但他此行实则是为了送信,信一直被他贴身带着。此前来劫镖都是气之境,下次怕不是连练之境的高手都要出来了,别说江关城火云分局,整个火云镖局到达炼之境的镖师也只有寥寥几人。
  眼下燕正陷入两难,此镖他是死也要运往京城,但此行小公主一起随行,他命丢了也就罢了,若小公主遭遇不测,燕正怕是万死难以谢罪,更无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大皇子。
  “希望无痕皇子保佑小公主,唉...”事已至此,燕正还是决定铤而走险,因为他身上的书信是在太过重要了。
  清海城某阁楼内。
  “废物!让你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出声的是一身着锦衣华服的男子,半张脸在黑暗中看不清样貌。
  “小的本已得手,但一半却杀出个小毛孩,使得什么白月惊鸿...”此人正是当人劫镖领头的刺客,此时跪在华服男人面前颤颤巍巍,毫无当日威风。
  “还敢...等等,你说什么白月惊鸿!”黑暗中男子眼中冒出阵阵精光。
  “没想到啊没想到,躲了这么多年终于露出马脚了。”
  跪在地上的刺客一头雾水,也不知道眼前这位大人在自言自语什么。
  “此事可有他人知晓。”华服男子问。
  “除小的外还有一人,尚在风来茶馆等候命令。”
  华服男子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他身后的暗影处走出一魁梧男子,半边脸已毁,犹如恶鬼。
  “大人...?”跪在地上的刺客话未说完,发现喉咙一凉便躺倒在地,脖子突现一抹嫣红,显然已魂归九泉,他死都没发现那魁梧男子是怎么出手的,一切只在瞬息之间。
  “蝎尾,剩下之事由你一人处理,若遇见使得那白月惊鸿剑法的,抓活的。”华服男子虽语气平淡,但难掩其兴奋之意。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