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十三章 烈枪炎未,剑仙芳踪
  江关城公告处,此时围满了人,议论纷纷。只见上面想贴着一张醒目的告示,上面写着‘魔教祸乱,近期无官府谕令允许天黑后不得出城!’
  “魔教祸乱?这年头还有这等事?”
  “听说昨晚火云镖局几个镖师惨死城郊外,有一人还被吊在驿站门外呢!”
  “啊?!最近天黑还是呆在家中来的安生。”
  一时间,江关城人心惶惶。
  人群中,一个看上去二十年纪的年轻人,看着告示,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大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出城。”年轻人身后站着两人,三人身着同一样式的道服。
  “今晚。”
  “啊?可告示不是说没官府允许不得出城吗。”其中一位师弟询问道。
  “你懂什么,大师兄肯定有他的打算。”另外一位师弟却满不在乎。
  “江师弟,赵师弟,先随我去城主府一趟。”这三人便是来自道门的秦奉天与他两位师弟,江与铭和赵风喻。
  ————
  天苍城,大宋京城,三大道级豪门之一苍生殿也在此,只不过苍生殿不在城中,而在城外不远处,群山宫殿座立成群。
  苍宇峰,沈苍宇住处。
  沈苍宇此时正在闭关悟道,他想在武林大会前再精进一步,不为其他,只为赢过秦奉天。沈苍宇为人好胜心极强,一身傲骨。每当听到别人那他与秦奉天相提并论,他眼中只有浓浓的战意,他期待与秦奉天一战,不顾一切的对战!他想告诉天下人,他比秦奉天强,并且远胜于秦奉天,这已经成为沈苍宇心中的执念。
  沈苍宇四岁习武,五岁现根境,六岁入合,八岁达气之上镜,十岁成就炼之境,如今他才十九岁,距离虚之境只有差那一步,再给他十年时间说不定便能跻身最强境界,道之境,此等天赋已是万中无一,拥有傲视武林的资本!但沈苍宇不满足于此,江湖世人每提起他必先提起秦奉天,这对他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他只想做唯一的一个,而不是与人相提并论的存在。据他所知,秦奉天此时应该也是炼之境,为了彻底打败他,沈苍宇必须做足准备。
  “宇儿。”门外传来声音,叫着沈苍宇。
  沈苍宇皱了下眉毛,停下运功,起身开门走出屋外。
  “弟子参加殿主。”沈苍宇行了一礼,来人是苍生殿殿主沈刃孤,也是沈苍宇的亲生父亲。
  “宇儿,武林大比一事准备的如何了。”沈刃孤心中叹了口气,他身为苍生殿殿主,只手遮天,但他儿子却不肯亲近他,这几年甚至连一声爹都不曾叫过一句。
  “并不顺利,殿主有何吩咐。”沈苍宇一脸面无表情,他心里并不欢迎沈刃孤。
  “罢了,明日去你师父那一趟。”沈刃孤说完再无下文,身影消失不见。
  沈苍宇深吸一口气,又吐出一口浊气。自从他知道沈刃孤的所做之事,他便开始疏远沈刃孤,甚至是疏远整个苍生殿,一心醉心武学,若要说这世上有谁是沈苍宇尊敬信任的,那只有一人,那便是他师父,烈枪炎未,天下七圣之一。沈苍生只知道在他出生前炎未已经在苍生殿,应该是被囚禁在苍生殿,至于原因,沈刃孤不肯告诉他,炎未亦是。相比起沈刃孤,炎未更像一个父亲,一生绝学尽数教给了沈苍宇,待沈苍宇如亲生骨肉。
  ————
  第二天,沈苍宇来到了他师父炎未所在之地,罗羽殿,殿中住着炎未一人,周围暗中有许多苍生殿高手把守,盯防着炎未。
  “苍宇,坐到我旁边来。”说话是坐在大殿前的炎未,白发苍苍却是一副仙风道骨之相,温文尔雅像一儒家雅士,与传闻中的烈枪炎未格格不入,完全不像同一人。
  沈苍宇径直走到炎未身旁行了一礼喊了声师父便坐了下去。
  “近日可是闭关许久毫无所获。”炎未抚了抚长须。
  “徒儿需要变得更强,有一个人我必须打败他。”沈苍宇的话语里透露出炽热的战意。
  炎未摇了摇头,站起身走下台阶,“我观了下,你心中郁结,经脉不畅,近些日好好休息,不可再急功近利。”
  “可...”
  “我这老头子的话你也不听了吗。”炎未打断了沈苍宇,顿了顿,“我知你不甘心于他人之下,你习得我毕生绝学,烈魂龙枪,跟你同一辈的,已是鲜有对手。待他日你领悟到这枪法的真谛,再争第一也不迟。”
  沈苍宇沉默了,炎未教给他的枪法,他只得其形未悟其魂,这也是停留在炼之境九年的原因。炎未告诉他想要悟得枪魂要靠他自己,炎未不会出手帮他,说那反而会害了他,对于炎未的话沈苍宇并不怀疑,他也有那自信靠自己悟得枪魂真谛。
  看着沈苍宇低着头沉默不语,炎未笑了笑,“我年轻时在军中也像你一般,谁都不服输,直到遇到真正的高人,才知道天外有天。我之所以收你为徒,教你烈魂龙抢,看中的便是你这股傲气。我已经老了,现在只希望你将我这枪法名震天下,我也就满足了。”
  沈苍宇抬起头望着炎未的背影,心中早已有了决心。
  ————
  燕正一行人,经过两天赶路,燕塌城终于出现在肉眼可见的范围,从江关到燕塌一路来平安无事,燕正心里算是松了口气,现在只需要到了城中再书信联络江关火云镖局便可暂告一段落了。
  “林少侠,温小友,前面便是燕塌城了。”燕正出声提醒道二人。
  林夜离和温无痕齐齐升了个懒腰,这一路来什么事都没发生,两人甚至有些期待出来个山野毛贼拦路劫镖,好舒展一下僵硬的身体。
  “等到了燕塌两位小友可去四处逛逛,相信两位不会失望的。”燕正看着两人的模样,呵呵笑道,笑声爽朗。
  “哦?燕伯,这燕塌城可有什么稀奇。”林夜离被燕正勾起了好奇心,旁边的温无痕同样如此,这燕塌城温无痕先前有路过这里,却不记得有什么稀奇之处。
  燕正笑着摇摇头,故作神秘。林夜离颇为无奈,没想到燕正还卖起关子来了。
  三人有的没的聊着赶路,终于来到燕塌城门前,下了马车通过了守城士兵的检查,顺利入城。
  “老夫先去办理公事,晚些到碧云客栈,两位小友请自便。”燕正说完告别了林夜离二人,牵着马车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我打算听燕伯的建议,四下逛逛,温师弟呢。”林夜离望着繁华的燕塌城,心思开始活跃起来。
  “那便由林师兄做主。”
  当下两人结伴而行,穿行在大街上,两人东看看西逛逛,发行这燕塌除了比江关城繁华些,并未瞧出燕塌有哪些过人之处。
  “燕伯是不是年纪大了,记差了。”林夜离挠了挠头。温无痕也是心里嘀咕,这还不如京城呢。
  不经意间,林夜离眼角余光瞥到人群中一身影,“师父!?”话未说完,人已经追了过去。
  “林师兄?”由于林夜离说的很小声,温无痕并没听清楚,只见到林夜离突然激动万分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便飞窜出去,温无痕只能紧跟着追了过去。
  大街上,两人的身影在人群中飞快穿梭,越跑越偏,直到一偏僻地方,除了林夜离和温无痕,再无他人,林夜离这才停了下来。
  “林师兄,你在找谁?”温无痕可不像林夜离那般内功深厚,这一路跑下来已经气喘吁吁,才勉强跟上了林夜离。
  “我好像看见我师父了。”林夜离皱了皱眉,刚刚余光一现,他确定那是岚辰砂的身影,可是一转身追出来却什么都没有。
  “林师兄莫不是太过想念你师父,看到了幻觉。”温无痕没好气道,但也不好数落林夜离。
  “也许吧...话说这是哪?”林夜离回过神,眼下两人已不知身处燕塌何处,想要问路却发现周围并无行人。
  “我说林师兄,你这一跑怕是跑了大半个燕塌城。”温无痕顿时气打一处来。
  “温师弟莫生气,待会去燕塌最好的酒楼,我请。且等我看看。”林夜离说着轻功一展踏空而起,找了处比较高的屋子,飞身上了房顶,一览半个燕塌城。
  “这还差不多。”
  一段小插曲后,两人总算来到了酒楼。只不过林夜离进了酒楼后脸就一直苦着,原因无他,温无痕进来便挑着贵的菜一顿猛点,林夜离摸了摸身上的银两,总算知道当初在清海城温无痕为何一顿饭能花上两百两银子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林夜离更加哭笑不得甚至抓狂,温无痕点了十几道菜每道菜吃了两口便说饱了。
  “温师弟...你...在家都这么...吃饭的吗。”林夜离看着桌上的饭菜,一阵肉疼,说话都不利索了。
  温无痕刚想点头,看着林夜离古怪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轻咳一声,“我看林师兄进来练剑劳累,这些都是留给林师兄的。”
  林夜离嘴角一阵猛抽,一时竟想不到反驳的话语,只能拿起碗筷,开始慢慢吃了起来。
  就这样,林夜离硬生生把桌上的饭菜尽数装入肚中,心想还好自己饭量不小,不然哪里值得玩,手摸着鼓起的肚子,心疼着身上的银子。
  温无痕看着林夜离滑稽的模样,捂嘴偷笑,林夜离看罪魁祸首居然还在一旁偷笑,刚想出声却打了一个响嗝,温无痕再也忍不住,笑声传遍了整个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