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十五章 秦奉天VS蝎尾
  江关城外百里外,树林中。
  行到此地的秦奉天一行三人,而在他们三人面前则是一个只有半边脸的男子,蝎尾。
  “你们三人拦住我,想拦路抢劫么。”蝎尾一脸戏谑,饶有兴趣的盯着秦奉天,从秦奉天的衣着打扮他认出了三人都是来自道门的。
  “阁下说笑了,只是有几件事需要阁下解惑。”秦奉天面带微笑,面对着蝎尾散发出的杀气显得不卑不亢。
  “你们是为了那几只蚂蚁而来?”蝎尾口中的蚂蚁,正是被他所残杀的几名镖师,“人确实是我杀的,道门的小毛孩。”
  面对着蝎尾的戏谑,江与铭和赵风喻当下便忍不了了,堂堂道门弟子,何时受过这等轻蔑,但刚要出手却被秦奉天组织了。
  “江师弟,赵师弟,你们退后。”两人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秦奉天严肃的神情还是退到一边,大师兄的话他们还是要听的。
  “看你们是道门的人,不与你们这些小毛孩计较,现在从我眼下消失还来的。”蝎尾的目标并不是秦奉天,他可不想在这浪费时间。
  “我再问阁下一句,人是否真是阁下所杀。”秦奉天再问了一遍,语气中带着锋芒。
  看着秦奉天的气势,蝎尾收起戏谑的心态,这架势可不是一般道门弟子,“人确实是我所杀,你待如何。”
  蝎尾说完,浑身杀气并发。
  “魔邪之徒,地狱不收你,我秦奉天来收。”
  只见秦奉天瞬身上前,一掌直呼蝎尾胸口,直取要害。蝎尾脚步踏动,侧身避开了秦奉天这一掌,反手一掌往秦奉天脑门而去,秦奉天稳住身形一记龙回首反身躲开,神情凝重。
  蝎尾心中也大惊,眼前这人年纪轻轻,竟然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炼之境大成!
  一招交手过后,秦奉天与蝎尾两人心中各异。
  “秦奉天?你就是无一道人的亲传弟子!?”蝎尾突然想起,秦奉天不就是被誉为双杰之一的道门大弟子秦奉天吗!
  “哼,知道我们大师兄的厉害,怕了吧!”一旁的江与铭出声道,一脸得意。
  蝎尾突然嘴角邪笑,飞身直取江与铭这边,而秦奉天可没干看着,身形已至拦住蝎尾,逼得蝎尾不得不放弃偷袭江与铭的想法。
  “我秦奉天虽才疏学浅,但阁下未免也太过轻视了吧。”
  秦奉天话未说完,人已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蝎尾身后,化掌为拳,直袭蝎尾后心。这一切是在瞬息之间,蝎尾反应过来想闪避一晚了一些,一拳打在背身,蝎尾赶紧退开一盘,恶狠狠的盯着秦奉天,这一拳虽未伤及根本,但却让蝎尾感受到了压力。
  “蝎擒龙!”蝎尾这下不再保留,使出看家本领,蝎擒龙乃一门阴毒武学,招招直奔要害,中此招功力尚浅者经脉将承受不住此阴毒,功力尽废!
  面对着蝎尾的‘蝎擒龙’,秦奉天微微一笑,竟身立原地,不躲不让。只见蝎尾一招直至秦奉天咽喉,却好似秦奉天身前有一堵无形之墙,蝎尾人在空中却无法再近半分!
  秦奉天厉声一喝,无形的内力将蝎尾震飞出去。秦奉天完全占据了上风。
  “大师兄好厉害!”江与铭看着秦奉天完全压制着蝎尾,忍不住赞叹。
  “那还用说么,这等阿猫阿狗怎么可能是大师兄的对手。”赵风喻不屑道,在他心中秦奉天这个大师兄就是所向披靡的。
  “想不到啊,无一道人那个老不死居然把乾坤无相都教给你了。”蝎尾被震飞出去后稳住身形,平稳着地,气势未减半分,原来刚刚被秦奉天压制都是装出来的,只为试探秦奉天的实力。
  见蝎尾对自己掌门不敬,秦奉天眉头微皱,但未出声,刚刚那一招他确实能感觉到蝎尾未出全力,他有何尝不是呢。
  蝎尾一脸阴沉,心里无数算计,杀了这道门三个小子后果太严重,更何况还有个秦奉天,就算赢下来想必也是吃力不讨好,但是事已至此不挫挫秦奉天的锐气,难消心头不痛快。
  蝎尾掏出一截铁链,足足有一丈之长。
  看着蝎尾亮出武器,秦奉天不得不多了一份慎重,他心中清楚蝎尾一直有所保留,可能是因为忌惮他来自道门。
  “大师兄,接剑!”
  一柄宝剑从赵风喻手中丢出,秦奉天抬手一接,宝剑在手,一个转手,脱鞘而出。这宝剑剑长三尺,剑宽一指,剑身为淡蓝色,上面有着水纹。此剑名为三清剑,乃无一道人传给秦奉天之物。
  三清剑在手,秦奉天气势一边,目光如虹,持剑而立,如一尊神佛,睥睨着蝎尾。
  僵持了半分,蝎尾先动了,手持铁链,一记缠龙闭月,铁链犹如毒蛇,直咬秦奉天而来。另一边秦风天拿着三清剑,一剑又一剑挡下了蝎尾的铁链。
  一旁的江与铭和赵风喻两人,只见到秦奉天与蝎尾两人出招之快看,听看到的只有残影和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秦奉天与蝎尾交手数十招下来,不分伯仲。
  蝎尾此时心中越发着急,被秦奉天这么一拖,若再这么对峙下去,他想再追上燕正就难上加难了。想到这般,蝎尾再也沉不住气,铁链尽出。
  “万蝎噬天。”蝎尾吼完,手中铁链化作数百幻影,漫天的铁链舞动,声势如群魔乱舞!蝎尾放声狂笑,这一招他动真格了,全力出手!
  眼见着蝎尾在瞬息之间带着漫天铁链,想无数毒蝎的尾巴要把自己吞噬,秦奉天却不急不躁,持三清剑缓缓抬起,眼中爆发出阵阵精光,如三清显现!
  “这是!!”江与铭和赵风喻两人齐喝出声。
  “三清神剑,斩邪!”秦奉天浑身气势暴涨,一剑祭出,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一剑过后,秦奉天此时已来至蝎尾身后,持剑闭目,如入无人之境。再看蝎尾,手中铁链尽碎,满身鲜血,跪倒在地。
  “哼,我蝎尾记下了。”蝎尾说罢,扔出一火器爆炸开来,带起漫天烟尘,人已逃走。蝎尾心中明白,他太低估秦奉天了,此时身上的伤势比他想的还要严重,不走的话真的要把小命交代了。
  “想跑!?”江与铭见蝎尾逃跑,作势欲追上去。
  “江师弟,穷寇莫追。”秦奉天出声阻止。
  “可...”
  “你懂什么,大师兄肯定自有考虑。”一旁的赵风喻也出声了。
  “你!”
  两句话未说完,江与铭和赵风喻两人又争吵起来。一旁的秦奉天见着两位师弟,心中放松了些。
  “咳咳咳..”秦奉天一阵剧烈咳嗽。
  “大师兄!你没事吧。”江与铭、赵风喻两人见状停止了争吵,来到秦奉天旁边,一脸关切。
  “无碍,我们先去燕塌暂做休息,此人非同小可,我要书信一封,将此事禀明掌门。”
  三人上了马,快马疾驰赶往燕塌城。
  秦奉天赶着路,眼中凝重未减半分。刚刚一剑的消耗已经让他无力再战。如果蝎尾不跑以命相搏,怕是今日无法善终,看来自己还是鲁莽了些,并且此人招式狠辣看不出来路,又听说过自己的名号,想必在中原待了不少时日,秦奉天心中想着。
  ————
  燕塌城,经过昨夜花灯祭,林夜离心情尚佳。
  “燕伯,这花灯祭果真不让人失望。”林夜离房中,燕正有事找他,寻了过来。
  “林少侠喜欢就好。”燕正呵呵一笑,只是笑的有些勉强。
  “燕伯,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夜离也看出燕伯笑容中的勉强,出声问道。
  “江关火云镖局已经来过信了,另一镖车的几位弟兄,已遭毒手,从身上的伤痕看是出自一人之手。”燕正心中颇有几分自责。
  林夜离听完沉默不语,看来事态越来越严重了。
  “林少侠不必担心,想必那刺客追上来也需要些时间,今日我们早些出发,只要能尽快到达海桐城,便能寻得援手。”燕正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明白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燕伯,我们一路快马,中途不休息的话需要多少时日。”林夜离心中有了想法。
  “如果不走官道绕过三洛,走山道会快一些,但也需要三日,并且这山道一路也是危险重重。”燕正自然知道林夜离想做什么,但是林夜离不知道的是,这一路不休息全力赶路,且不说其他危险,怕是再好的马也坚持不住。
  “燕伯,我有一想法。”林夜离一脸郑重。
  “林少侠但说无妨。”燕正对林夜离抱有期望。
  当林夜离把自己的想法统统说了出来,遭到了燕正的强烈反对。林夜离想让燕正留在燕塌城晚几日出发,由他先行运送镖车出城,只要顺利便可在海桐城会合。燕正当然不答应,这样做相当于让林夜离置身险境,与之前真假镖车的做法大同小异。
  “林少侠,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情老夫死也不会答应的。”燕正否决了林夜离的提议。
  “那我们便照常出发,但若真遇到高手,燕伯可不要想着一个人断后。”林夜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是他真正的想法。
  燕正一愣,随后大笑出声,心里甚是欣慰,能在晚年认识林夜离这等侠义心肠,心中畅快。
  “不知林小友可有兴趣陪老夫喝一杯。”
  “燕伯,我没喝过酒。”林夜离挠了挠头。
  “大好男儿,此情此意,怎能不痛饮几倍。”燕正大笑出声。
  林夜离见燕正盛情难却,跟着燕正出了客栈,往酒楼而去。有些事情迟早要面对的,比如美酒当前。
  “对了燕伯,我去叫上温师弟吧。”
  “不可不可,林少侠陪老夫喝几杯便可。”
  一阵阵健朗的笑声中,林夜离与燕正大早上的便进了酒楼。温无痕此时在房内睡的正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