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十六章 不辞而别,途遇强盗
  燕塌城,夜晚。
  客栈房间内,林夜离迷迷糊糊睁开眼,他记得跟燕正进了酒楼,喝了几坛酒,之后的事情便记不清了。
  “燕伯也是,非要拉着我喝那么多。”林夜离拍了拍脑袋,起身走到桌旁倒了杯水,刚醒过来的他头还疼着。
  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林夜离打了个颤,清醒了几分,起身走到窗户旁打算关好窗,当他看到窗外燕塌城的夜色,他瞬间清醒了。
  “燕伯呢!温师弟呢!”早在几个时辰前,他跟温无痕应该跟着燕正出发赶路才对。林夜离赶紧想出门寻人,走到一半才发现桌上放了封信,他赶紧拿起信打开。
  ‘林少侠,莫怪,等你醒来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出发有些时间了。老夫这一生打过仗带过兵受过伤,见过各种英雄豪杰,也经过起起伏伏,这江湖路远水深,无数人迷失了自我,但林少侠一身侠义热肠,老夫生平未见高于你这般。
  此行危险艰难,比林少侠想的还要险恶,后有恶狼前有凶虎,老夫不能将林少侠置身于其中,况且老夫活到这把年纪已经足够了,若不是林少侠舍命相救,老夫早已经死在山郊野外。
  温小友此时应该还在房中熟睡,林少侠看完信后记得唤醒温小友,另外请林少侠照顾保护好温小友,温小友与老夫一故人颇有渊源。
  书信之事,还请林少侠替老夫代送。此番不辞而别,他日有机会在京城相遇,老夫定先自罚三杯。
  燕正书。’
  看完书信的林夜离,久久无语。过了一会,起身来到温无痕房间前,敲响了房门。
  林夜离站在房外一直敲着门,好一会过去了,房门才打开了。
  “林师兄?什么事啊。”温无痕睡眼惺忪,一只手揉了揉眼睛。
  “燕伯已经出城了。”
  温无痕闻言一愣,睡意没了一大半。
  房内,林夜离将一切告知了问无痕。
  “温师弟你为何会睡了一天不起。”这一点燕伯并没有告诉林夜离。
  温无痕指了指桌上香盒内已经烧完的安神香,这是昨夜燕正送过来的,看来此安神香被燕正动过手脚。
  “林师兄,接下来我们作何打算。”对于燕正的不辞而别,温无痕心里还是有些生气的。
  “得想办法追上燕伯,只是不知燕伯走的是官道还是山道。”林夜离犯了难,如果燕正走的是官道,那么必定会经过三洛,如果走的是山道,那么会绕过三洛直达海桐城。
  “那我们为何不先一步前往海桐城呢,燕伯必定会经过这里,只要燕伯能安全到达海桐城,我们肯定能跟他会合。”温无痕说出他的想法。
  林夜离点了点头,觉得温无痕讲的很有道理。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林夜离当机立断,决定马上出发。
  林夜离与温无痕趁着夜色出了城,明月悬空,两人快马加鞭,在夜色中疾驰。
  ————
  赶了一段路程后,两人停下来暂做歇息,顺便给两匹马休息喂些马草。
  “林师兄是在担心燕伯吗。”温无痕看林夜离脸色不好,出声问道。
  林夜离点了点头,他确实很担心,如果燕正正面遭遇炼之境的高手,后果可想而知。
  “燕伯吉人自有天相,林师兄不用太过担心。”温无痕安慰了一句,但也知道燕正一人独自护镖,其危险不言而喻。
  “不如我与林师兄讲些故事吧。”温无痕走到林夜离旁边,两人背靠背而坐。
  “那我就洗耳恭听了。”林夜离取出竹筒喝了一口水,喝完过后递给身后的温无痕。
  温无痕接过竹筒,喝了一口,擦了擦嘴角,讲起了故事。
  从前,有个小男孩,母亲生下小男孩便撒手人寰,离他而去。小男孩还有一个哥哥,父亲与哥哥连着已经去世母亲那一份,对小男孩疼爱有加。小男孩在疼爱呵护中慢慢长大,他想要什么基本都会被满足,除了出去外面玩。过了几年,小男孩六岁时,哥哥要出去闯荡江湖,哥哥走后小男孩哭了三天三夜。
  小男孩与哥哥有个约定,小男孩可以独当一面时,哥哥一定会回来看他。当小男孩再次看到哥哥时,哥哥却是躺他眼前。对他疼爱有加,小男孩最喜欢的哥哥,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那一次,小男孩没有哭,只是把自己锁在房间内一个月,闭门不出。小男孩的父亲从得知哥哥死讯起,一夜过半头发霜雪。再后来,小男孩的父亲开始疏远他,小男孩有啥想要的父亲也会满足,但是小男孩只想要哥哥出现,陪自己说说话。
  哥哥死后小男孩搬到了母亲留给他的屋子。直到有一天,小男孩去看望父亲时偷听到哥哥的死因有蹊跷,他决定亲自去调查,小男孩半夜跑了出来,一路来到清海城,此时小男孩已经十六岁。
  故事讲完,林夜离怅然若失,他背靠温无痕,虽然他看不到温无痕的表情,但他能想象得到。身在江湖中,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背负上什么,哪怕是被迫的。
  “林师兄,你说我什么时候能独当一面。”温无痕的声音很轻,如同月光泛开,温柔而皎洁。
  林夜离思考半响,并未给出答案。
  “我是不是太过弱小了。”温无痕又道。
  “温师弟,当你有勇气一人出来闯荡时,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林夜离安慰了一句。
  温无痕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倾听着虫鸣,眼里波光涛涛,像是思念着某人。
  ————
  燕正不辞而别后,独自一人运着镖车走官道,赶了半天路却出奇的平静。此时的他正在驿站中歇息。
  也不知林小友和小公主现在如何了,燕正躺在木床上想着。他不辞而别的决定有一般原因是因为林夜离,另一半原因则是因为温无痕。如果自己把小公主置身险境,自己死后就没脸面去面对大皇子了。
  第二天,燕正重新出发。
  刚赶了一段路,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越来越近,燕正当下警觉起来。
  马蹄声越来越近,来到了燕正后方,一伙三人,身着同样的道服。
  “老人家,请问海桐城怎么走。”为首的年轻人出声询问燕正。
  “三位是?”燕正并没有放松警惕。
  “是在下冒昧了,在下道门秦奉天,这两位是我师弟。”秦奉天看了看燕正马车上的货物,明白了对方为何如此警惕,当下掏出道门令牌亮明身份。
  “失礼了,原来是道门高徒,老夫火云镖局燕正。三位如果是往海桐城,不如与老夫一道,正好顺路。”燕正看着秦奉天手上的令牌,确实是真的,这下也不疑有他,心中松了口气。
  “如此甚好。”秦奉天听到火云镖局心中一动,接受了燕正的邀请。
  秦奉天与燕正结伴而行,一行四人。
  “不知燕伯为何一人独自行镖。”江与铭出声问道,按道理行镖不可能只有一个镖师护镖才对。
  燕正也不隐瞒,将之前被劫镖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包括这一切可能与悲问阁有关也一并说了出来。
  听到燕正提起悲问阁,秦奉天眉头皱起,有些肯定了心中的猜想,先去与他交手的蝎尾很有可能就是来自悲问阁,或者与悲问阁有联系。秦奉天也知道燕正拉他入伙的用意,他也不反感,如果真能遇到魔教之徒正合他意。
  ————
  林夜离与温无痕两人赶了一夜路,行至一山谷要道停了下来。
  “温师弟,你说眼前的要道是不是很适合拦路抢劫。”林夜离指了指眼前的山道,两旁山坡是埋伏的绝佳好地方。
  “林师兄是说前面有埋伏!?”温无痕顺着林夜离所指看了看,觉得很有可能。
  “可林师兄凭何断定。”温无痕问道。
  “直觉。”林夜离笑了笑。
  温无痕差点栽倒,仅仅凭直觉就断定有埋伏,会不会太过草率了,温无痕刚想说什么林夜离却又说话了。
  “温师弟稍安勿躁,你且看这路面上。”林夜离指了指地上。温无痕仔细看了看,发现路面上有许多凌乱的印记,到了前面一段路却不见了,并且这段路干净的异常,平常山路怎么可能一块落石都没有。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温无痕见林夜离心思慎密,不由得有些佩服。
  “往前走,会会他们。”林夜离毫不畏惧,他不仅知道前面有埋伏,也知道他和温无痕怕是已经被包围了。
  见林夜离往前走,温无痕策马跟了上去。
  来到山道中间,林夜离下马望了望周围,抱拳朗声道,“不知哪位高人在此,可否出来一件。”
  一声喊完,过了半刻并无动静,林夜离也不心急,站在原地不动。就在温无痕快忍不住时,两边山坡上冒出了十数人影,围了过来。
  “小子,听有能耐啊。”为首的独眼大汉,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抗住一柄九环刀,上下打量着林夜离。
  “不知各位拦路在此,所求为何。”林夜离丝毫不慌,他打量了一圈,除了眼前的独眼是气之下镜,其他都合之境,可能连温无痕都不如,并且这里边还有老人和小孩。
  “废话,当然是求财。”独眼大汉将稻草吐掉,一脸怒相。
  “不知需要多少。”林夜离问道。
  “看你们身上这身衣服都是上等的罗缎,特别是你身后这位,长得细皮嫩肉的,想必也是有钱人家的公子,怎么说也得五百两!”独眼伸出三根手指头,被身后的人提醒了一下,又伸出两根指头。
  “五百两,你怎么不去抢!”温无痕怒骂出声。
  “嘿,你这小子讲话真有意思,老子这就是在抢,五百两一个人,你们两个人就是一千两!”独眼嘿笑道,看不出半分吓人之相,反而一副憨厚之相。
  温无痕哑口无言。
  “在下林夜离,这里是五十两,剩下的钱可到京城找我,到时必定双手奉上。”林夜离掏出了他身上所有的钱,这是燕正留给他的。
  独眼被林夜离这一出整懵了,第一次见被抢还这么淡定的,还自己把钱掏出来。
  “林师兄你这是做什么!”温无痕也不解,林夜离这是干嘛。
  “不知这位大哥,可否放行。”林夜离一脸真诚。
  独眼看了看林夜离的神情,结果钱,咬牙道,“让路!”
  林夜离跟温无痕顺利通过了山道,独眼叫散中人,往林夜离行去的方向抱拳行礼。
  通过了山道后,温无痕追问着林夜离。
  “林师兄你为何把钱给那帮强盗。”
  “强盗?”林夜离笑了笑,跟温无痕解释起来,刚刚把他们两人围起来的十数人,有武功的只有其中几人,剩下的连老人小孩都有,并且身上散发的气息绝对是伤病在身,林夜离跟着医鬼长大,绝不会认错。
  温无痕听完林夜离的解释,也笑了出声,笑的不是那帮假强盗,而是笑林夜离傻,却傻的可爱。
  “那如果他们真的找上门呢?”
  “给他们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