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十七章 黑影再现
  道门,无心居,掌门住处。
  无一道人读完秦奉天的来信,眼中精芒一闪而过。
  “悲问阁。”无一道人嘴里念着,思绪万千。
  三十几年前,无一道人还是大长老的时候,魔教祸乱中原,道门派出门下高手,追杀魔邪,捍卫正道。无一道人当年带领道门弟子,四地追杀魔教。
  在一次收到求援,飞鸽来信的是汝心城城主,书信上只有四字,‘魔教围城’,信下方盖着城主方印。无一道人收到信后,立即带着道门精英火速赶往汝心城。
  当道门众人到达汝心城时,皆被眼前的景象说惊怒,满目疮痍,大街上尸体随处可见。无一道人心中生出滔天怒火,命道门众人搜城,看能不能发现生还者。
  无一道人循迹来到城主府,进入府中,看见一男子,身着黑衣,姿容清冷,眼中漫溢着杀气,在男子脚边的是汝心城城主的尸体,身后不远处尸体堆积如山。
  无一道人怒发冲冠,拔出三清剑,一记斩邪,剑锋所至,是黑衣男子的咽喉。黑衣男子也不躲闪,手持一折扇轻描淡写弹开了无一道人的剑,化解了剑法的威势。
  “怎么,你也是想杀我的?”黑衣男子看着无一道人,淡淡出声。
  “我且问你,汝心城这般狼藉可是你所为!”无一道人心中怒火,使他失了几分冷静。
  黑衣人摇了摇头,“屠城并未我所意,我悲问渊杀的只有两种人。”
  “你杀了何人?”无一道人此时也冷静了下来,他需要把来龙去脉弄清楚。
  “这府中的尸体,皆是我出手所杀。”悲问渊指的是他脚下还有身后的数十具尸体。
  “你所杀都是何人。”无一道人强行忍住出手的冲动,追问到底。
  “除去脚下这具尸体,其他应该是你们武林中原口中的魔教之徒。”悲问渊一脸淡然,仿佛说的是平常之事。
  无一道人一怔,顿时有些不明白,这悲问渊到底是敌是友。
  “那阁下脚边的尸体是何人?”悲问渊所说的毕竟是片面之词,无一道人并没有全信。
  “该杀之人。”
  正待无一道人还想追问什么,道门弟子闯了进来,“大长老,在一地窖中发现了十数妇女和小孩子。”
  而当无一道人听完转过头,却发现悲问渊已消失不见,脑海中只听见一句传音,“悲问阁只杀该杀之人,若有异议,可到西域沙荒,不晴阵找我悲问渊。”
  悲问渊走后,无一道人并没有选择追上去,而是吩咐道门众人安置好救出来的妇孺。
  自那之后,无一道人一番调查,得知了悲问阁是一个十数人的魔教门派,却能在魔教中占地称雄,悲问渊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而此次祸乱中原的魔教一众中,并没有悲问阁的人,只有自称悲问阁的心怀不轨之徒。
  过了五年,在中原作妖作乱的魔教邪徒在各大武林正派携手下,被杀退回去。苍生殿也在那时成为武林之首,而道门则是不争不抢,选择在门派中休养生息。
  在无一道人回想往事中,外边传来了敲门声。
  “掌门,是我。”敲门的是道门当今大长老连英奚。
  “英奚,进来吧,正好陪我下几局。”无一道人回过神,看了看来人是大长老,示意他进门。
  “掌门,这是在想何事。”连英奚进门坐在无一道人对面,两人中间是一棋盘。
  “奉天来了书信,有人自称悲问阁行凶。”无一道人说着,一只手执白子落在棋盘上。
  “哦?这悲问阁自前几年那事之后便没了消息,怎么在中原冒出头了。”连英奚执黑子落位,对于悲问阁一事有些怀疑。
  “我让奉天自己调查,磨炼一下他。”无一道人笑了笑,他这一生来,做的满意的就是收了亲奉天当关门弟子。
  “苍生殿最近动作不小。”连英奚突兀的说了句。
  无一道人神情微变,沉吟了一会,“过几日让三长老四长老一齐动身,前往京城。”
  连英奚点了点头,他知道无一道人担心苍生殿暗中对秦奉天不利,虽苍生殿还没疯魔到这种程度,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小心些。
  ————
  林夜离与温无痕两人,赶了两天的路,离海桐城至少还有两三日的马程。
  此时两人正在烤着野味。
  “没想到又回到了这样的日子。”温无痕看着燃烧的柴火,感慨出声。
  林夜离闻言笑了笑,想起了他刚遇见温无痕时,两人在山林在,吃的野果喝的露水,知道遇到燕正才结束了风餐露宿的日子,想起了燕正林夜离脸色的笑意淡了下去,心中还是很担心燕正现在如何了。
  “林师兄,可是在想燕伯之事。”温无痕看着林夜离脸上笑意从有变无,知道他心中还在担心燕正。
  “燕伯会平安无事的。”林夜离不想再谈这事,抓起烤熟的野兔,啃了一口,味道恰到好处。
  温无痕见状也跟着吃了起来。
  填饱肚子后,两人并没急着赶路,而是牵着马慢慢走着。
  “话说,我一直有一事想问林师兄。”温无痕牵着马,调整步伐与林夜离并肩而行。
  “温师弟说吧,我听着。”林夜离转头看了看温无痕,后者也扭头在看他。
  “林师兄当日为何会替我付那二百两?”温无痕一脸笑嘻嘻,当日在清海城以林夜离的身手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但他并没有撇下温无痕,甚至拿出了全部家当帮温无痕付了饭钱。
  林夜离没想到温无痕问的这事,他回想着当日情景,当日温无痕与林夜离擦身而过时,眼神交流了一瞬,仅仅在那一瞬间,林夜离从那眼中看到了无助,惊讶,还有一丝亲近之感。
  他救下温无痕仅仅因为一个眼神,但林夜离可不会把这些告诉温无痕。
  “那是因为看温师弟生的白俊潇洒,气宇不凡,让我心生膜拜,才慷慨解囊。”林夜离说的煞有其事,语气生动。
  “不说拉倒!”温无痕听得一怔,反应过来才知道林夜离是在取笑他,加快了脚步走在林夜离前边,耳根发热。
  林夜离笑着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不会真这么巧吧。”林夜离小声说着。
  “林师兄,你发什么呆呢!”已经与林夜离拉开一段距离的温无痕,在前边回头高声喊道。
  林夜离抛开脑中猜想,跟了上去。
  夜晚,重新赶了一段路,两人找到一处湖泊,在湖边扎营歇息,打算在此过夜。
  “我去湖边洗下身子,温师弟一起么。”林夜离说着便往湖边走去。
  “不必了!林师兄请便。”温无痕想受到惊吓的兔子,赶忙拒绝。
  林夜离也不纠缠,直接宽衣下湖洗澡。
  营帐中的温无痕咬牙切齿,“等你小子到了云鹤山庄,看我怎么折磨你!!”
  过了片刻,想着林夜离此时正光着身子在不远处湖边,温无痕心里好似有数万只蚂蚁在爬着,“偷偷看一眼...应该...没什么吧。”
  想到此处,温无痕鬼鬼祟祟探出头,望向湖边,寻着林夜离的身影。温无痕只觉心砰砰跳的厉害,脸上发热,但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林夜离的身影。
  “人呢?”温无痕疑惑道。
  “温师弟在看什么呢。”林夜离突然出现在温无痕身后,笑眯眯看着温无痕。
  温无痕被神出鬼没林夜离吓得惊叫出声。
  “林师兄...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说...”温无痕被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哦,温师弟是说洗澡啊,我洗完了,莫非温师弟是想...”林夜离看着面红耳赤的温无痕,忍不住故意改变声调,假装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事。
  温无痕呆在那,憋了半天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竟直接钻入营帐,躲了起来。
  站在营帐外的林夜离大笑出声,“温师弟你且先睡吧,前半夜我来盯守。”
  林夜离也不再取笑温无痕,把换下来的旧衣裳洗了一遍,找了棵树晾在上边,然后再捡来柴火,在营帐不远处升起篝火,坐在篝火旁望着湖面,脸上满是笑意,经过刚刚的事林夜离心情好转大半。
  半夜,温无痕与林夜离交换盯守,林夜离有些乏了钻入帐中倒头边睡。
  温无痕在营帐外蹲着,直到听到林夜离均匀的呼吸声,确认他已入睡,这才三步一回头往湖边走去。
  湖中,温无痕脱去衣裳,沐浴着湖水,解开束发,黑丝如瀑。温无痕此时则是心里把林夜离一顿臭骂,她一夜没睡,脑海中一直是林夜离先前的话语和神态。
  突然,湖对岸传来响动,把温无痕吓了一跳,“谁!!”
  温无痕将身子没入湖中,只露出一个脑袋,心说怎么又遇到这种事。
  只见湖对岸一黑影一闪而逝,温无痕想追上去却有心无力,这一出水的结果可想而知,她只能静观其变同时祈祷着林夜离不要醒来。
  观察了一会发现确实没什么人影,温无痕连忙出水穿好衣物,走到营帐前确认了林夜离还在熟睡。
  “应该不会是林师兄。”温无痕自语了一句,便走到篝火旁加了些枯木进去,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盯守着周围。
  直至天色渐渐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