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十九章 卖艺
  经过几日奔波赶路,林夜离与温无痕终于抵达了海桐城。
  一路上也算有惊无险,但此时两人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他们没钱了!
  “林师兄,我说你怎么不留点,现在可好。”两人站在客栈前,温无痕不停地数落着林夜离。
  林夜离看着手中几个铜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当时一时豪气并未考虑过那么多,再者就是他几乎与世隔绝了十年,对钱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林师兄~”说到最后三个字,温无痕故意调高了音调。
  面对着温无痕的数落,林夜离也无可奈何,毕竟是他自己亲手把钱给了那独眼的。
  林夜离看了看四周,不远处围着一堆人,尚看不清是在做什么。
  “温师弟,去那边看看。”林夜离说着牵着马便走了过去。
  “林师兄,喂!我还没讲完呢!”温无痕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可以狠狠的数落林夜离一顿,没想到林夜离话听到一半人就走了出去,温无痕只能气鼓鼓的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了围观的人群旁,原来是几位江湖人士耍着杂技,吞刀吐火,舞狮顶杆,引得围观群众发出阵阵叫好声,就连温无痕也被吸引去了目光,拍手叫好。
  林夜离看着杂耍,若有所思,心里慢慢有了主意。
  过了一会,几名杂耍艺人停下来歇息,一小女孩拿着倒扣的斗笠顺着人群求赏,但围观的人多打赏的却寥寥无几。
  林夜离趁着人群稍微散去些,走上前,对着其中一位杂耍艺人抱拳道,“这位大哥,能否商量些事。”
  那名艺人见有人打招呼,上下打量着林夜离一番后,这才道,“公子请讲。”
  林夜离见对方答应,上前附耳说了几句后,艺人再次打量了林夜离一番,迟疑着。
  “公子所说之事,等我过去与几位同伴商量。”
  “那就有劳这位大哥了。”林夜离笑了笑,没被直接拒接那就代表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师兄,你跟他说了些什么。”温无痕也凑了过来,好奇林夜离刚刚在艺人耳边说了些什么悄悄话。
  林夜离低头在温无痕耳边低语了几句,将他的打算说了出来。
  原来,林夜离打算借这杂耍艺人的场地,表演一番,若能得到打赏,与艺人五五分成,反之分文不取,甚至将身上仅剩的几个铜板当做租借场地的费用。
  “林师兄,你也会吞剑?”温无痕嘴上说着,甚至双手齐舞比划着吞剑的动作。
  林夜离摇了摇头,“自然不会。”
  温无痕这一听更懵了,不知林夜离想出了什么鬼主意,“那林师兄打算表演什么。”
  “山人自有妙计!”林夜离一眼神秘。
  两人说着,几名杂耍艺人已经商量出结果,往林夜离这边走来。
  “公子所说这事,我们几人都答应了,不过就算公子不能得到打赏,我们也不收公子的钱。”为首的艺人抱了抱拳。
  “那便多谢几位了!”林夜离赶忙抱拳回礼。
  “公子不用客气,都是江湖儿女,这些小事不值一提。”另外一名艺人说道,话语之间散发着江湖人士的豪迈。
  “只是不知公子打算表演些什么技艺。”一名女艺人问道,她看林夜离虽气表不凡,却想不明白他能表演什么。
  “在下能否劳烦几位,帮我准备一块石头,有五六尺大便可。”林夜离说道,这石头是他接下来要表演使用的重要道具。
  几名艺人相互对着了一眼,点了点头,为林夜离去准备他所说的石头。
  “林师兄莫不是要...”温无痕听到林夜离让几名艺人准备石头,心里大概猜到了林夜离想要做些什么。
  “温师弟可要记得为我加油助威。”林夜离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林夜离舒展了下身体,活络开来,为接下来的表演做足准备。
  过了片刻,几位艺人搬来一块石头放在场地中,足足有两尺之宽,五尺之高。
  “公子,你看看这石头成不。”
  林夜离绕着石头走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大不小刚好,有劳几位了。”
  见林夜离对石头无意间,除了一开始与林夜离交谈的艺人,剩下几人都到一旁休息去了,搬这块石头可费了不少劲。
  “石头已备好,接下来便请公子一展身手,让我们大开眼界。”艺人抱了抱拳,退到一旁为林夜离敲锣张罗人群。
  不一会,被过往的路人被吸引了不少,慢慢聚集过来。
  见时机成熟,林夜离走上前,抱拳朗声,“各位父老乡亲,在下初入这海桐城,一路奔波到此,想找客栈留宿却才发现囊中羞涩,在下也无其他本事,有幸学得几门剑法,今日便献丑,以树枝碎了这石头,若各位看得过瘾,请打赏些赏钱,我林夜离先在此谢过!”
  “树枝打碎石头,吹牛吧!”
  “这公子看起来好生俊俏,就不知功夫有没有他说的那么厉害。”
  “他要是真办到了,小爷就赏他十两银子。”
  场下人群议论纷纷,大多都对林夜离以树枝碎石表示怀疑。
  “等着林师兄让你们大开眼界。”只有温无痕一人,一脸不忿,她丝毫不怀疑林夜离。
  林夜离也不废话,取过一截树枝,面对着石头,闭上了眼睛,运功凝神。
  “这是做啥,这小子不会在糊弄人吧。”
  围观群众看着林夜离拿着树枝,闭上眼后就对着石头站着不动了,顿时又议论了起来。
  林夜离无视了场下的吵闹声,专心运气,内力在合谷、少商、神门、内关、后溪、膻中、太冲几门穴位游走,脑海中浮现起落仙阁,庭前桃花,飞舞如雪。
  运气半响,意境已成,就是此刻!林夜离睁开眼,右手以树枝代剑,一记剑舞,收招,一气呵成。
  “白月惊鸿,风吹雪!”
  随着林夜离话音一落,他身前的石头生出无数裂纹,待林夜离让着场下一抱拳,石头跟着碎成十数块,碎裂开来。
  场下鸦雀无声,随之而来是无数喝彩叫好声,络绎不绝。
  “哼。”温无痕在场下一脸得意看了看围观群众,仿佛用树枝碎石不是林夜离而是她一般。
  表演结束,先前的小女孩清点了刚刚林夜离表演剑法所得赏钱,足足有三十几两!
  “少侠真是英雄少年,着实让我们开了一番眼界!鄙人熊明,不知少侠怎么称呼。”熊明正是之前的江湖艺人之一,观赏了林夜离的表演后,叹为观止,心生佩服。
  “林夜离。熊大哥哪里话,全凭熊大哥借场地于我。”林夜离笑着回应,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那一剑与岚辰砂根本就没可比之处,所以他并不是很满意。
  “这是林少侠所得的赏钱。”熊明将赏钱尽数递给林夜离。
  “熊大哥,这可使不得,说好赏钱对半分的。”林夜离摇手拒绝。
  “林少侠莫要推辞,我等皆对林少侠的剑法佩服不已,这些赏钱自然是林少侠赢得的。”熊明爽朗一笑,将银两塞到林夜离手中。
  “那我便不矫情了,不过请熊大哥赏脸,我请诸位喝几杯。”林夜离拿过银两,扔给台下的温无痕。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酒馆包厢内,坐着林夜离与温无痕,还有四名今天刚刚认识的江湖艺人,外加一个的小女孩。
  一番攀谈下来,林夜离得知与熊明同行的女艺人是他妻子李依依,另外两位是他弟弟熊武和熊铁,小女孩则是熊明的女儿,今年八岁。
  “我看林少侠二人这身打扮也不像落魄之人,为何会弄得连住客栈的钱都没有?”熊明问道,林夜离气表不凡加上温无痕打扮一点也不寒酸,他才心存疑问。
  “还不是林师兄!”温无痕喝了一口茶,大声说道。
  林夜离苦笑一声,将他把银两全都给了独眼一事的原委,说给几人听。
  “不愧是林少侠!我等先干为敬!”熊明几人听了林夜离的讲述,对林夜离更加赞赏。
  林夜离举起酒碗,回敬熊明,温无痕则是以茶代酒,浅品一口。
  “这位少侠,为何只喝茶?”雄武见温无痕斯斯文文的喝着茶,颇为不解,跟林夜离相差甚大。
  “温师弟前些日子染了风寒,不宜喝酒,各位莫怪,我带温师弟自罚一杯!”林夜离解释着,举起酒碗便要干。
  “哼!谁说我喝不得。”温无痕抢过林夜离手中的酒碗,一饮而尽。
  “温少侠好酒量!”雄武赞道。
  只是温无痕酒才下肚,人便晕晕乎乎打转,面红耳赤,趴到在桌上。
  熊明几人见状大笑出声,“林少侠的师弟果然不同凡响!”
  林夜离无奈笑了笑,脱下外衣盖在温无痕身上。
  “不可扫了兴,我陪各位接着喝!”林夜离自从上次与燕正痛饮一番,酒量大大提升,这点酒不在话下。
  “痛快!”
  几人一阵痛饮,天色暗了下来。
  林夜离结了酒钱,扶着温无痕告别了熊明几人,前往客栈,此时他已经有些站不住,再喝下去真要醉倒了。
  “以后还是少逞能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