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二十二章 海桐城会见
  心北城,城主府。
  苍生殿四长老沈天雄,此时坐在会堂首位,下位坐着一男子,乃是沈天雄的儿子,沈飞浪。
  沈天雄听着沈飞浪的汇报,脸色阴沉着,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沈飞浪在一边看着自己父亲阴晴不定的表情,心里直发怵,从小到大,他心里对沈天雄一直是很害怕的。
  “你确定是白月惊鸿。”沈天雄沉吟了半响后,出声问道。
  “孩儿断定。”沈飞浪肯定,那被他派出去截杀燕正的刺客,肯定不敢撒谎。
  “蝎尾呢?”沈天雄看着自己派给沈飞浪蝎尾并不在此,顿时问起。
  “启禀父亲,我让蝎尾去继续追杀燕正,我先行一步回来禀报您。”沈飞浪赶忙解释。
  按理说蝎尾此时应该得手了才对,但沈飞浪却一直未收到蝎尾的消息,不由得心里开始泛起嘀咕。
  “燕正之事,不能调用过多高手,让蝎尾去办也可。”沈天雄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沈飞浪的做法。
  “父亲,不知您太尚门一行如何。”沈飞浪突然想起,按照日程来算,沈天雄来到心北城还过早了些。
  果然,沈天雄虎目一瞪,吓得沈飞浪赶紧低下头。
  “太尚门也算硬骨头。”想起当日逍遥子以逍遥神掌,一人之威,打退了沈天雄在内十二名虚之境,沈天雄看着手掌,一脸阴沉。
  看着沈天雄脸上的神情变化,沈飞浪就知道了,沈天雄太尚门一行怕是无功而返。
  “难道是有人对太尚门伸出援手?”沈飞浪小心翼翼询问着。
  沈天雄摇了摇头,“我太小看道境的实力了。”
  其实沈天雄心里不想承认,他小看的是逍遥子的实力。正常的道之境,面对十二名虚之境,其中还有一个即将踏入道境的沈天雄,就算能不被压制住,也不可能像逍遥子那般反过来压制住十二名虚之境!
  沈飞浪一愣,随即又追问道,“父亲,孩儿不解,那逍遥子就算是道之境,也不过是一老头子。”
  “哼,你懂什么。”沈天雄一声喝道,把沈飞浪吓得一抖。
  “逍遥子就算是古稀之年,当年也是天下七圣之一,七鬼众七人个个皆为一代宗师,逍遥子在当七人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沈天雄不像年轻一辈,他可是亲眼见识过七鬼众,对当年的事迹还历历在目。
  “天下七圣真有这么可怕吗?”沈飞浪小声嘀咕了一句。
  沈天雄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叹了口气,沈飞浪天赋算得上乘,可惜心性过于浮躁,仗着沈天雄是苍生殿四长老,行事霸道,目中无人。
  “逍遥子若不能站在我苍生殿这一波,那必须除了他。”沈天雄面露凶相。
  “父亲,您带人都奈何不了这逍遥子,想要动他不是要请道境出手?”沈飞浪顿了顿,“可道境出手怕不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逍遥子值得我们苍生殿暴露那么多吗。”
  “飞浪,能想到这些,为父很欣慰。”沈天雄看着沈飞浪有所成长,心中颇为欣慰。
  “都是父亲您栽培的好。”得到沈天雄的夸赞,沈飞浪虽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颇为得意。
  “你说的不错,逍遥子确实不值得苍生殿暴露太多,但我已接到大长老消息,武林大比结束之日,就是收网之时。”苍生殿谋划这么多年,不除尽隐患,苍生殿终究只是世人眼中的苍生殿,为了苍生殿,沈天雄付出了一切,他不容有失。
  “燕正一事,蝎尾若出了意外,你拿着苍炎令调动炎神卫亲自去截杀燕正,不容有失!”沈天雄说着,扔给沈飞浪一枚令牌。
  此令牌只有苍生殿长老所持,有了这令牌,便可调动苍生殿的高手精英,炎神卫。
  接过令牌的沈飞浪,心里一阵狂喜,有了这苍炎令,他甚至能在京城中横着走,要知道炎神卫可是苍生殿私底下精心培育,只忠于苍生殿的高手,实力最低也有炼之境,核心成员甚至有道之境的存在。
  “拿着苍炎令不可滥用,让我发现,定不饶你。”沈天雄对沈飞浪可是知根知底的,当然知道自己儿子心中所想。
  “孩儿遵命!”
  ————
  燕正与秦奉天,还有秦奉天两位师弟江与铭与赵风喻,一行四人经过三洛城,短暂歇息后又启程,马不停蹄赶到了海桐城。
  “有劳三位少侠了,老夫有要是在身,就先告辞了。”燕正对着秦奉天三人抱拳说道。
  “客气,我与两位师弟先去找客栈住下,燕伯保重。”秦奉天抱拳回礼,从江关一路到海桐,他确实有些倦了。
  “三位保重!”告别秦奉天三人,燕正拉着镖车,前往海桐城火云镖局。
  秦奉天带着江与铭和赵风喻,来到召福客栈。
  “掌柜的,要三间房。”秦奉天说着,伸手取出银子,准备付钱。
  “唉,三位少侠来的不巧,本客栈最后一间房在昨夜已经被人住下了。”召福客栈的掌柜看着秦奉天三人的衣着打扮,一脸恭敬。
  “打扰了。”秦奉天心中无奈,看来只好另寻客栈了。
  “我说三位少侠,您如果要找其他客栈,怕是寻遍整个海桐城,也没有空余的房间了。”掌柜叫住了转身欲走的秦奉天三人。
  “请掌柜的解惑。”秦奉天听完掌柜所说,转身抱拳说道。
  “少侠不必多礼,我见三位这身打扮,想必也是大门派弟子,肯定是为参加武林大会而去。这不巧,现在海桐城客栈住满的,都是前往参加武林大会的各门各派。我建议三位少侠且先到我们前厅叫些酒菜,指不定晚点会有人过来退房。”掌柜的解释道。
  “多谢掌柜。”秦奉天说完带着江赵两师弟,走到召福客栈前厅。
  召福客栈不同一般的客栈,召福客栈既是客栈也是酒楼,一楼大堂用来招待前来觅食的客人,二楼便是起着客栈的作用,供旅人过客暂住之用。
  秦奉天领着两位师弟,找一处空桌坐下,唤来小二,点了饭菜。
  “大师兄,吃完我能不能出去逛逛啊。”出声的是赵风喻,这一路除了亲眼目睹了秦奉天和蝎尾的惊人一战,剩下的时间都是与燕正护镖同行,快把他闷坏了。
  “大师兄,我也想去。”江与铭有着跟赵风喻同样的想法。
  “记得早些回来,我在这召福客栈等你们。”秦奉天笑着说道,知道两人的性子安静不得,现在到了海桐城,也该让他们活动一下了。
  得到了秦奉天的允许,江与铭和赵风喻两人自然是喜笑颜开。
  此时,在角落一桌,一个人正撑着脸坐在那打着瞌睡,此人正是在此睡了一夜的林夜离。
  ————
  燕正与秦奉天,还有秦奉天两位师弟江与铭与赵风喻,一行四人经过三洛城,短暂歇息后又启程,马不停蹄赶到了海桐城。
  “有劳三位少侠了,老夫有要是在身,就先告辞了。”燕正对着秦奉天三人抱拳说道。
  “客气,我与两位师弟先去找客栈住下,燕伯保重。”秦奉天抱拳回礼,从江关一路到海桐,他确实有些倦了。
  “三位保重!”告别秦奉天三人,燕正拉着镖车,前往海桐城火云镖局。
  秦奉天带着江与铭和赵风喻,来到召福客栈。
  “掌柜的,要三间房。”秦奉天说着,伸手取出银子,准备付钱。
  “唉,三位少侠来的不巧,本客栈最后一间房在昨夜已经被人住下了。”召福客栈的掌柜看着秦奉天三人的衣着打扮,一脸恭敬。
  “打扰了。”秦奉天心中无奈,看来只好另寻客栈了。
  “我说三位少侠,您如果要找其他客栈,怕是寻遍整个海桐城,也没有空余的房间了。”掌柜叫住了转身欲走的秦奉天三人。
  “请掌柜的解惑。”秦奉天听完掌柜所说,转身抱拳说道。
  “少侠不必多礼,我见三位这身打扮,想必也是大门派弟子,肯定是为参加武林大会而去。这不巧,现在海桐城客栈住满的,都是前往参加武林大会的各门各派。我建议三位少侠且先到我们前厅叫些酒菜,指不定晚点会有人过来退房。”掌柜的解释道。
  “多谢掌柜。”秦奉天说完带着江赵两师弟,走到召福客栈前厅。
  召福客栈不同一般的客栈,召福客栈既是客栈也是酒楼,一楼大堂用来招待前来觅食的客人,二楼便是起着客栈的作用,供旅人过客暂住之用。
  秦奉天领着两位师弟,找一处空桌坐下,唤来小二,点了饭菜。
  “大师兄,吃完我能不能出去逛逛啊。”出声的是赵风喻,这一路除了亲眼目睹了秦奉天和蝎尾的惊人一战,剩下的时间都是与燕正护镖同行,快把他闷坏了。
  “大师兄,我也想去。”江与铭有着跟赵风喻同样的想法。
  “记得早些回来,我在这召福客栈等你们。”秦奉天笑着说道,知道两人的性子安静不得,现在到了海桐城,也该让他们活动一下了。
  得到了秦奉天的允许,江与铭和赵风喻两人自然是喜笑颜开。
  此时,在角落一桌,一个人正撑着脸坐在那打着瞌睡,此人正是在此睡了一夜的林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