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二十三章 无相山祸事,重逢
  百禅寺,座落于宋国东部无相山,谛级门派,自十数年前便闭门不问世事。
  此时,百禅寺山门口,围满了蒙面黑衣人,足足有二十多人,领头的是一男子,花甲之年,身着白衣,在一群黑衣人中显得极为显眼,神情淡漠,脖子处有一条长长的疤痕。
  “怀海老秃驴,十几年未见了?”领头的白衣男子说道,在他对面是百禅寺一众僧人,站在最前边的是百禅寺主持方丈怀海大师。
  “阿弥陀佛,沈施主造访我寺,不知为何。”怀海大师面对着众多蒙面高手,心中古井无波。
  “哼,谁让你百禅寺当年是为皇帝做事的,苍生殿留不得你。”白衣男子的身份乃是苍生殿二长老,沈屠风,道之境。沈屠风身后二十四名黑衣人,除去其中四名道之境,剩下皆是虚之境。
  百禅寺四大护法金刚,走出前来,站在怀海大师身前,面对着众多高手毫不示弱,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怎么,你们这般秃驴杀气腾腾的,也不怕失了佛心。”沈屠风饶有兴趣的看着百禅寺众人。
  沈屠风此行带着二十四名高手,暗中奔袭只为灭口,仅仅因为当年百禅寺辅佐着宋朝先帝。
  “沈施主说笑了,佛心即是本心,不失本心,又何来失佛心一说。”怀海大师依旧面无表情。
  “叙旧就到此了。”沈屠风转过身,“一个不留!”
  沈屠风话音一落,二十四名黑衣人尽数飞身而起。
  ————
  无相山山脚下。
  沈屠风望着远处的风景,负手而立。
  “二长老,已处理干净。”一名黑衣人如幻影般,突然出现在沈屠风身后。
  “嗯,别忘了悲问令。”沈屠风淡淡的说了一句,望着远方的眼睛闪过一丝狠戾的光芒,那是道门所在的方向。
  “已将怀海的尸首吊在大殿前,令牌挂在他胸口。”黑衣人说道。
  沈屠风点了点头,与黑衣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东罗城,距离无相山数十里远。
  一名小和尚此时正在东罗城米铺,寺里的米吃的差不多了,他被师父吩咐下来到此购置些大米。
  小和尚发号怀道,乃百禅寺方丈怀海大师座下弟子,佛缘极高,深得怀海大师喜爱,如今才十岁便悟得百禅寺佛门精要静道经。
  怀道小和尚出身便在东罗城,他尚还年幼时,父亲因嗜赌成性欠下赌债抛妻弃子,一走了之,母亲因经受不住打击重病不愈,不久后便死去,留下不到两岁的怀道小和尚。天不亡他,怀道小和尚遇到了游历四方归来的怀海大师,被带回了百禅寺。
  当小和尚购置完大米,回到百禅寺时,眼前人间炼狱般的景象,让小和尚大脑一片空白。
  往日在打扫院子的师叔,诵经修禅的师兄们,还有最疼爱他的方丈长老们,此时都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躺在那一动不动。
  小和尚神情麻木,声音颤抖着,呼唤着同门师兄长辈们,但任凭他再怎么呼喊,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无相山上,一个小和尚,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
  海桐城,火云镖局。
  “林少侠,你这又是何苦呢。”燕正看着眼前的林夜离,心中一暖。
  “燕伯,下不为例。”林夜离嘴角带笑,亲眼确认了燕正平安无事,心情大好。
  再次重逢,两人心情都不错,将江关分别后的发生的事情,各自说了一番。
  “对了,怎么不见温小友?”燕正突然问起。
  林夜离听完脸色微苦,“燕伯,这温姑娘到底是何身份。”
  燕正一呆,随机朗声大笑,“这么说林少侠已经发现了,温小友现在身在何处。”
  “在召福客栈。”林夜离说道。百禅寺,座落于宋国东部无相山,谛级门派,自十数年前便闭门不问世事。
  此时,百禅寺山门口,围满了蒙面黑衣人,足足有二十多人,领头的是一男子,花甲之年,身着白衣,在一群黑衣人中显得极为显眼,神情淡漠,脖子处有一条长长的疤痕。
  “怀海老秃驴,十几年未见了?”领头的白衣男子说道,在他对面是百禅寺一众僧人,站在最前边的是百禅寺主持方丈怀海大师。
  “阿弥陀佛,沈施主造访我寺,不知为何。”怀海大师面对着众多蒙面高手,心中古井无波。
  “哼,谁让你百禅寺当年是为皇帝做事的,苍生殿留不得你。”白衣男子的身份乃是苍生殿二长老,沈屠风,道之境。沈屠风身后二十四名黑衣人,除去其中四名道之境,剩下皆是虚之境。
  百禅寺四大护法金刚,走出前来,站在怀海大师身前,面对着众多高手毫不示弱,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怎么,你们这般秃驴杀气腾腾的,也不怕失了佛心。”沈屠风饶有兴趣的看着百禅寺众人。
  沈屠风此行带着二十四名高手,暗中奔袭只为灭口,仅仅因为当年百禅寺辅佐着宋朝先帝。
  “沈施主说笑了,佛心即是本心,不失本心,又何来失佛心一说。”怀海大师依旧面无表情。
  “叙旧就到此了。”沈屠风转过身,“一个不留!”
  沈屠风话音一落,二十四名黑衣人尽数飞身而起。
  ————
  无相山山脚下。
  沈屠风望着远处的风景,负手而立。
  “二长老,已处理干净。”一名黑衣人如幻影般,突然出现在沈屠风身后。
  “嗯,别忘了悲问令。”沈屠风淡淡的说了一句,望着远方的眼睛闪过一丝狠戾的光芒,那是道门所在的方向。
  “已将怀海的尸首吊在大殿前,令牌挂在他胸口。”黑衣人说道。
  沈屠风点了点头,与黑衣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东罗城,距离无相山数十里远。
  一名小和尚此时正在东罗城米铺,寺里的米吃的差不多了,他被师父吩咐下来到此购置些大米。
  小和尚发号怀道,乃百禅寺方丈怀海大师座下弟子,佛缘极高,深得怀海大师喜爱,如今才十岁便悟得百禅寺佛门精要静道经。
  怀道小和尚出身便在东罗城,他尚还年幼时,父亲因嗜赌成性欠下赌债抛妻弃子,一走了之,母亲因经受不住打击重病不愈,不久后便死去,留下不到两岁的怀道小和尚。天不亡他,怀道小和尚遇到了游历四方归来的怀海大师,被带回了百禅寺。
  当小和尚购置完大米,回到百禅寺时,眼前人间炼狱般的景象,让小和尚大脑一片空白。
  往日在打扫院子的师叔,诵经修禅的师兄们,还有最疼爱他的方丈长老们,此时都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躺在那一动不动。
  小和尚神情麻木,声音颤抖着,呼唤着同门师兄长辈们,但任凭他再怎么呼喊,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无相山上,一个小和尚,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
  海桐城,火云镖局。
  “林少侠,你这又是何苦呢。”燕正看着眼前的林夜离,心中一暖。
  “燕伯,下不为例。”林夜离嘴角带笑,亲眼确认了燕正平安无事,心情大好。
  再次重逢,两人心情都不错,将江关分别后的发生的事情,各自说了一番。
  “对了,怎么不见温小友?”燕正突然问起。
  林夜离听完脸色微苦,“燕伯,这温姑娘到底是何身份。”
  燕正一呆,随机朗声大笑,“这么说林少侠已经发现了,温小友现在身在何处。”
  “在召福客栈。”林夜离说道。百禅寺,座落于宋国东部无相山,谛级门派,自十数年前便闭门不问世事。
  此时,百禅寺山门口,围满了蒙面黑衣人,足足有二十多人,领头的是一男子,花甲之年,身着白衣,在一群黑衣人中显得极为显眼,神情淡漠,脖子处有一条长长的疤痕。
  “怀海老秃驴,十几年未见了?”领头的白衣男子说道,在他对面是百禅寺一众僧人,站在最前边的是百禅寺主持方丈怀海大师。
  “阿弥陀佛,沈施主造访我寺,不知为何。”怀海大师面对着众多蒙面高手,心中古井无波。
  “哼,谁让你百禅寺当年是为皇帝做事的,苍生殿留不得你。”白衣男子的身份乃是苍生殿二长老,沈屠风,道之境。沈屠风身后二十四名黑衣人,除去其中四名道之境,剩下皆是虚之境。
  百禅寺四大护法金刚,走出前来,站在怀海大师身前,面对着众多高手毫不示弱,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怎么,你们这般秃驴杀气腾腾的,也不怕失了佛心。”沈屠风饶有兴趣的看着百禅寺众人。
  沈屠风此行带着二十四名高手,暗中奔袭只为灭口,仅仅因为当年百禅寺辅佐着宋朝先帝。
  “沈施主说笑了,佛心即是本心,不失本心,又何来失佛心一说。”怀海大师依旧面无表情。
  “叙旧就到此了。”沈屠风转过身,“一个不留!”
  沈屠风话音一落,二十四名黑衣人尽数飞身而起。
  ————
  无相山山脚下。
  沈屠风望着远处的风景,负手而立。
  “二长老,已处理干净。”一名黑衣人如幻影般,突然出现在沈屠风身后。
  “嗯,别忘了悲问令。”沈屠风淡淡的说了一句,望着远方的眼睛闪过一丝狠戾的光芒,那是道门所在的方向。
  “已将怀海的尸首吊在大殿前,令牌挂在他胸口。”黑衣人说道。
  沈屠风点了点头,与黑衣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东罗城,距离无相山数十里远。
  一名小和尚此时正在东罗城米铺,寺里的米吃的差不多了,他被师父吩咐下来到此购置些大米。
  小和尚发号怀道,乃百禅寺方丈怀海大师座下弟子,佛缘极高,深得怀海大师喜爱,如今才十岁便悟得百禅寺佛门精要静道经。
  怀道小和尚出身便在东罗城,他尚还年幼时,父亲因嗜赌成性欠下赌债抛妻弃子,一走了之,母亲因经受不住打击重病不愈,不久后便死去,留下不到两岁的怀道小和尚。天不亡他,怀道小和尚遇到了游历四方归来的怀海大师,被带回了百禅寺。
  当小和尚购置完大米,回到百禅寺时,眼前人间炼狱般的景象,让小和尚大脑一片空白。
  往日在打扫院子的师叔,诵经修禅的师兄们,还有最疼爱他的方丈长老们,此时都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躺在那一动不动。
  小和尚神情麻木,声音颤抖着,呼唤着同门师兄长辈们,但任凭他再怎么呼喊,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无相山上,一个小和尚,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
  海桐城,火云镖局。
  “林少侠,你这又是何苦呢。”燕正看着眼前的林夜离,心中一暖。
  “燕伯,下不为例。”林夜离嘴角带笑,亲眼确认了燕正平安无事,心情大好。
  再次重逢,两人心情都不错,将江关分别后的发生的事情,各自说了一番。
  “对了,怎么不见温小友?”燕正突然问起。
  林夜离听完脸色微苦,“燕伯,这温姑娘到底是何身份。”
  燕正一呆,随机朗声大笑,“这么说林少侠已经发现了,温小友现在身在何处。”
  “在召福客栈。”林夜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