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二十九章 往事的余温
  在苍生殿,有着这么一座山,此山关押着苍生殿软禁的江湖高手,这里边甚至有着活在传闻中的人物。苍生殿关押着这么多高手,是想让他们加入苍生殿,为苍生殿做事,有的人选择的妥协,而更多的,是有着自己的抱负,不屑与苍生殿为伍,所以只能被软禁在在此,困渊山。
  在困渊山上,山脚处一个角落,关押一个与众不同人的人。不同于在困渊山的各路高手,此人无半分武功,甚至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她叫楚红玉。
  楚红玉关在这困渊山山脚下的屋子中,已有十年之久。十年来,除了苍生殿派来服侍她的丫鬟,她再没接触过其他人,她每天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事,坐在窗下,望着远方,痴痴出神,眼里只有思念,并无半分其他情绪。
  而楚红玉之所以被关在这困渊山,皆因为一个人,天下七圣之一,飞鹰风百新。
  风百新是西域人,出身于魔教,但却没有深陷其中,他向往自由,无拘无束,如同翱翔长空的鹰。年轻时便只身前往中原,而风百新也就是在此时与少女时的楚红玉相识。
  楚红玉出生于青莲城,自幼被父母卖给栖仙楼,虽在风月场所长大,但她却出淤泥而不染,凭借高绝的琴技,十六岁便成为栖仙楼的花魁。
  某日下午,栖仙楼阁楼之上,楚红玉闲来无事,支起古琴,琴音渺渺,敲击着过往路人的心门,像是在等着有人为这琴声驻足。
  一曲毕,听到楚红玉的琴声的人只觉琴音的美妙,却无人听懂这琴声中的玄奥。
  “这位兄台,请问这琴声是出自何人之手?”
  人群中,有个年轻人抓着他身前书生的肩膀,询问琴声的主人,眼神中透着亮光。
  “嗯?原来不是本地人,这琴声是出自栖仙楼的花魁,楚红玉,先不说这小姑娘人比花娇,但她这琴技啊,更是有人不远万里来这青莲城,只为听她弹上一曲。”
  被叫住的书生,看着拉住他的年轻人的模样,先是一愣,神情稍有异样,但还是解释了起来。
  “多谢。”
  年轻人对书生一抱拳,转身向栖仙楼走去。书生看着年轻人的背影刚想出声阻止,但随即又想到什么,只是摇了摇头,便又迈开了脚步。
  栖仙楼,一楼大厅。
  年轻人来到大厅中,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位公子,是有什么事吗,若要光顾我栖仙楼,还等晚上再来。”一位半老徐娘从年轻人面前走来,看样子是栖仙楼的掌柜。
  “冒昧打扰,我想找楚红玉姑娘。”年轻人脸上带着真挚。
  “公子说笑了,红玉可是我们栖仙楼的花魁,岂是说见就见的,不过公子若是有心,今晚我栖仙楼举办醉仙宴,公子有缘的话,说不定能与红玉单独相处哦。”栖仙楼掌柜一脸媚笑,伸手搭在年轻人的肩上。
  年轻人不着痕迹的摆脱栖仙楼掌柜的手,面带一丝笑意,“多谢。”
  话音一落,年轻人转身出了栖仙楼。栖仙楼掌柜饶有兴趣的看着年轻远去的背影,打量了一番后,转身走回楼上。
  栖仙楼,阁楼之上。
  “曾姨,怎么了吗。”感受到眼前的来人,楚红玉一边抚摸着古琴头也不抬的说道,她口中的曾姨便是栖仙楼的掌柜。
  “常有的事,慕名找着要见你的人,不过这小子有些不一样罢了。”曾姨笑着说,像刚刚的年轻人找到栖仙楼,指名要见楚红玉的人,几乎每天都有,但像那年轻人眼中带着的真挚,并且还是西域人,曾姨也是第一次见。
  楚红玉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她一般都不会在意,因为实在太多了,但她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好奇曾姨口中说的有些不一样是什么,只是以她的性子,她也不会多问。
  “红玉,你先好好准备,今晚的醉仙宴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曾姨说罢,便往阁楼内走去。
  “知道了。”楚红玉听着曾姨所说,心里有些莫名。
  楚红玉自幼被父母买到这栖仙楼,若不是曾姨待她如亲女儿一般,在这风月之地,以楚红玉这等身姿,下场可想而知。所以楚红玉打从心里感激着曾姨,从不忤逆曾姨的话,而曾姨最多也是让她在这栖仙楼中弹琴,并没有过多要求。而这些年,凭借楚红玉的美貌与一手高绝的琴技,也确实为栖仙楼招揽来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
  夜晚,栖仙楼。
  醉仙宴如期举行,大厅中座无虚席,宾客都在交头接耳细声说着什么。
  “各位客官,美酒下肚,只有夜色做陪衬,难免少了些味道,让我们这栖仙楼的姑娘们舞上一曲,给各位爷助助兴。”栖仙楼掌柜曾姨走了出来,一脸媚笑。
  曾姨的话一说完,四周顿时响起了各种应和与叫好声,毕竟来这栖仙楼的人,可不单单只是来喝酒的。
  随着曾姨从大厅中央的高台退下去,从高台两侧慢慢走来了十数舞娘,个个身姿婀娜,花容月貌,顿时引起宾客们的高声欢呼。
  在二楼偏角落的一桌,不同于其他人,一位年轻人看着高台上舞动身姿的姑娘们,只是淡淡喝着酒,似乎兴致不高。
  “这位小兄弟,怎么一脸失望的样子,难道这栖仙楼的姑娘们不够好看吗?”
  在年轻人隔壁桌,一个中年男子往年轻人这边坐了过来,只见他玉冠束发,身着黑色长衫的,眉宇间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对着年轻人露出和善的笑意。
  年轻人看着有人跟自己说话,一番打量后,心里先是一惊,而后开始警惕起来,眼前这黑衣男子,让他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我只是来寻人的。”年轻人淡淡说道,举着酒杯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不必紧张,我并没有敌意,只是想结交一下小兄弟,我叫陆槐,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黑衣男子名为陆槐,来这栖仙楼参加醉仙宴也是机缘巧合,在看到旁边桌的年轻人,一番观察后,让他来了些兴趣。
  “风百新。”风百新正是白日来寻栖仙楼寻楚红玉的年轻人。
  见陆槐似乎真的没有敌意,风百新稍稍松了口气,他敢断定,若真打起来,他绝对不是陆槐的对手。
  “不知风小兄弟,来这是寻何人,若我认识,说不定得帮上忙。”陆槐说道。
  “阁下好意心领了,想必阁下也看得出我是西域人,在这中原不怎么受待见。”风百新说道。
  “我陆某想结交谁,还轮到他人指指点点。”陆槐笑了笑,又道,“风小兄弟莫不是为了这栖仙楼的花魁而来?”
  风百新欲举起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神情一滞,随即又恢复了正常,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没想到风小兄弟也是性情中人。”陆槐见风百新的样子,哈哈一笑,知道自己说中了。
  高台上的舞娘们在众多宾客意犹未尽的神情下,缓缓退场,曾姨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台上。
  “这酒也喝过了,栖仙楼的姑娘们也看过了,想必各位爷也等的心急了,那么接下来便让我们栖仙楼的花魁,为各位爷献上一曲。”
  曾姨的话,让在场许多有几分醉意的宾客们瞬间来了精神,他们等着就是这一刻。
  “今夜醉仙宴的重头戏可不止这一点,今晚欣赏完红玉的曲子,红玉她还为各位爷出了道题,能解题让红玉认可者,我们红玉便会邀这位才子到阁楼上,秉烛夜谈。但没有红玉允许,不可做任何出格之事哦~”
  曾姨环顾四周的坐席,魅声笑语说着,然而在座的人,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曾姨最后一句话的警醒之意。
  曾姨讲完这番话后,周围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细声议论着,显然不知道今晚还有此等惊喜,纷纷猜测着楚红玉会出什么题。
  “大家稍安勿躁,且让我们红玉为大家献上一曲。”曾姨说罢,便缓步退下高台。
  随着栖仙楼的伙计在高台上放好桌案与古琴,四周开始安静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高台之上,都在等着栖仙楼花魁,楚红玉的登场。
  暗处,楚红玉缓缓往高台走来,宾客的目光全都被吸引,聚集了过来,楚红玉穿着鲜红色的长裙,裙上有一只用金丝绣成的孔雀,栩栩如生,张翅欲飞,长发如墨,刚好及腰,头发上别着一根金簪,脸上带着红色的薄纱,使人看不清容颜。
  这片刻时间,让宾客们觉得很漫长,却又好似只有一瞬间,一身鲜红的楚红玉,那妙曼的身姿加上清冷的姿容,犹如红牡丹与白牡丹同时绽放,互相辉映。
  楚红玉来到古琴前坐下,望着古琴,眼中似乎没看到四周的宾客,伸出玉手,抚摸着琴弦,周围的看客们出奇的安静,没有人出声去打扰楚红玉。
  抚摸了古琴后,楚红玉的双手放在古琴之上,拨动了琴弦。
  随之,琴音响起,带着一股醉人的风,如陈年佳酿,弥漫在这栖仙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