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三十章 曲中意
  一曲毕,众人还在楚红玉的琴声与仙姿中沉醉。
  “各位爷,想必刚刚还未尽兴...”
  过了半晌,栖仙楼掌柜曾姨走上来,出声将众人心神唤了回来。随着曾姨出声,众人回过神来,喝彩叫好声与掌声久久不息。
  “各位爷稍安勿躁,接下来才是今晚的重头戏。”
  听到这话,人群逐渐安静下来,满怀期待的看着曾姨。
  “不用说,想必各位爷都是为了红玉而来,今晚,红玉为大家留了一道题,若能让红玉认可者,可上楼与红玉单独相处,但各位爷切记,红玉可是卖艺不卖身的..”
  说到这,曾姨眼底的寒芒一闪而逝,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没想到这小小的青莲城,还隐藏着这般任务,有趣,有趣。”曾姨的话语中瞬间露出的杀气,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陆槐却捕捉到了,他原本以为在他旁边的风百新算是他今日最大的收获,却没想到这栖仙楼的掌柜深藏不露。
  一旁的风百新也暗自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中原能人隐士这么多,白天他完全没有发现曾姨居然是个虚之境甚至道境的高手。
  “掌柜的,赶紧出题啊。”
  “是啊是啊,能让红玉仙子倾心的必定是我!”
  “就你?多吃点桃子吧!”
  “...”
  “那奴家我就不卖关子了,题目很简单,红玉就在楼上房间内,这下边的动静皆能听得一清二楚,各位爷只要有能耐,无论你能用什么方法,能打动红玉为你抚琴一声,就能上楼与我们红玉秉烛长谈~”
  曾姨娇笑一声,眼角流露出的媚意,直勾人心魂。许多来宾不自觉的咽了咽唾沫,但随机又都紧皱眉头,这曾姨虽说不论方法,只要能让楼上的红玉仙子抚琴出声,就算成功。这看似轻而易举,实则难如登天,谁也不清楚这红玉仙子的脾性,也不清楚红玉仙子喜欢什么。
  看着冥思苦想的众人,曾姨也不着急,站在台上静静的等着。
  “风小友,可是有想出什么办法。”陆槐见着风百新一脸淡然,忍不住好奇。
  风百新只是摇了摇头,并未作答,随而从胸口掏出一片已经有些干枯的树叶片子,用手指轻轻抚摸着。
  “那么哪位爷想上来试试呢,可别让我们红玉等太久哦~”
  等了一会,曾姨环顾四周不见人上台,只能再次出声说道。
  “我来!”
  人群中,一锦衣华服的白脸公子,站了出来,一脸势在必得。
  “原来是王显章王公子~奴家可是好生仰慕您~”
  曾姨认出了此人,王显章,他爹是朝廷高官,平时仗着他爹的名号尽行恶事,可谓是恶名远扬。
  “是他!?如果让他跟红玉仙子单独相处,那必定要出大事!”
  “再怎么说这也是栖仙楼啊,可不是谁都能乱来的地方。”
  “话虽如此,可谁让这王八孙子有个好爹呢。”
  “嘘!你不要命了,被听见可没好果子吃!”
  台下的人小声的议论着,王显章冷哼一声,周围的议论声顿时消减下去。
  “哼,本公子心情不错,算你们这帮贱民走运。”
  王显章此行来参加醉仙宴,可是做足了准备,他来此,当然是为了楚红玉而来,为了能和楚红玉相处,甚至不惜花重金从黑市购得一本已失传的琴谱,虽然是残本,但他打听到楚红玉对此琴谱极为渴求,此次他已感觉十拿九稳。
  “不知王公子为我们红玉准备准备了什么呢。”
  曾姨一脸娇笑着为王显章让开了道。
  “本公子慕名红玉仙子已久,听闻红玉姑娘对《玉风吟》有所兴趣,我便费尽心思,终于寻得这失传已久的琴谱。”
  王显章说着,从袖口拿出一本琴谱,只是后半部分已被撕毁,不知所踪。
  “若红玉仙子能让我上楼一见仙子玉颜,我定将这琴谱双手奉上,赠与仙子。”
  王显章高举着琴谱在前,大声说着。
  他知道楚红玉对这《玉风吟》极为渴求,断然不会拒绝他,这让他心里隐隐兴奋。
  阁楼之上,坐在房间没的楚红玉,轻咬着嘴唇,她的确非常想要《玉风吟》,但她并不想与王显章独处,此时她陷入两难,玉手按在桌子上,迟迟不动。
  过了半晌,阁楼之上还是没有响起琴音,台下又开始细声议论起来,王显章挑了挑眉,这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既然红玉仙子不感兴趣,那也罢,此琴谱我就先替仙子保管,日后随时可以找我。”
  王显章说完走下台回到座位上,一脸阴沉。
  阁楼房间内,楚红玉叹了口气,望着古琴,有些出神。
  “奴家真是佩服王公子,能将这失传的琴谱都弄到手,一掷千金只为了我们红玉,可惜这傻丫头有眼不识泰山,回头我定替王公子好好说教她一番。”
  曾姨为王显章打了个圆场,转而环顾台下。
  “不知还有哪位爷想上来试试,刚刚王公子已经抛砖引玉,看来奴家今晚可以打开眼界了。”
  人群中,一大胡子模样的七尺大汉,背上背着一木盒,大步流星走了上来。
  “这位爷怎么称呼?”
  曾姨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大胡子抬手打断。
  “俺只是受人所托来送礼。”
  大胡子说完,取过背上的木盒,当众打开。木盒中装着一张古琴,琴身如玉,琴首正冠镌刻着‘求凰’二字。
  “这是给红玉仙子的礼物,叫什么求凰什么的,俺是个粗人,不懂这些,礼俺送到了,告辞。”
  大胡子说着,又把木盒盖上,递给曾姨,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栖仙楼。
  “刚刚那大胡子说什么求凰?不会是求凰仙琴吧!?”
  “求凰仙琴,是什么,很值钱吗?”
  “你连求凰仙琴都不知道,还学人在这听曲,再说了,这是用钱能衡量的吗,俗不可耐!”
  “我这不是来开开眼界嘛,劳烦这位兄台为小弟解解惑。”
  “你可听好了,相传这求凰仙琴,是仙人所造之物,后为白凤仙子所用,白凤仙子用着琴,创作了数不尽的曲子,今晚红玉仙子所弹奏的曲子,正是出自白凤仙子,只可惜,白凤仙子已退隐江湖多年,无人知晓她的下落,如今她的古琴却出现在这,唉。”
  “这么说,这求凰仙琴有没有可能是白凤仙子所赠。”
  “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今晚有的好戏看了。”
  求凰仙琴的出现,让这醉仙宴的气氛又上了一阶层。
  “虽不知是哪位贵人所赠,作为这栖仙楼的掌柜,就先替红玉谢过了。”
  曾姨唤来下人将琴取走,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大胡子离去的方向。
  二楼上的风采新,在求凰仙琴出现时,也感到吃惊。
  “小友,莫非你也认识此琴。”
  陆槐饶有兴趣的看着风百新。
  “听过,听阁下的语气,似乎对求凰琴很熟悉。”
  “认识,敢不认识吗,哈哈哈..”
  陆槐似乎想起什么高兴的事情,笑了起来。
  风百新有些奇怪的看了陆槐一眼,随即又收回目光,望向台中央。
  “那么还有哪位爷想试一试吗,说不定能博得佳人倾心哦。”
  然而,过了一会,还是没人响应曾姨。
  “小友,不管是中原,或者是西域,都在同一片天底下,去做便是。”
  陆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他们风百新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即又体会到些什么,向陆槐郑重的抱拳以礼。
  陆槐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风百新飞身而起,如惊鸿过隙,瞬间落到舞台上。
  “我来。”
  风百新站在台上,手上捏着一片叶子,云淡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