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惜 > 60.魁梧男子
  片千身上透着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虽然一言不发的站在海面上,却是冷冷的看着他们,那眼神就好像看着死人一样。
  其身后的那名魁梧男子更是给他一看完全看不透的感觉,虽然屹立在那,却又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文安摇头道:“他不是文安,但他知道文安在哪。”
  “虎执大人,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若是拿下这几人,问出文安的下落,王先殿下必有重赏!”
  身后刚刚解释的那名王族护持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好像看到了大笔的财富向自己而来。
  “哼!”
  虎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孔阴沉的厉害,默不吭声。
  文安露出吃惊的模样,道:“怎么,难道你们不想知道文安的下落?”
  虎执脸上神色数遍,这才缓缓道:“人自然要知道在哪,但毒蟾也必须要抓到,待我先问清楚此事吧。”
  他朝着片千远远喊道:“两位,在下虎执,二位可认得文安?”
  片千眉头一皱,露出古怪的神色,不明白对方何意。
  虎执等了一阵,不见对方回答,心中暗骂了几句,接着又道:“不管二位是否认得文安,还请借个方便,别妨碍我们捕捉毒蟾。”
  他现在只希望这四位突然出现的怪人赶紧离开,至于那文安,实在跟他没多大关系,若不是众多手下看着,他才不愿理会这事。
  “一群渣渣,耽误我时间!”
  片千脸色一寒,抬起右手来,手臂上立即浮现出大量符文,逐一闪烁出现。
  虎执心中一震,大吼道:“不好,大家小心!”
  他身上的星灵境二重的气息瞬间爆开,一柄宽大的战刀浮现在手中,猛地一下消失在原地。
  “啐!渣渣!”
  片千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脸上掠过一丝冷笑,身影一闪,便冲入了王族护持之内,狞笑着手臂一甩!
  “噼里啪啦!”
  他皮肤上的那些符文逐一从手臂上飞出,直接凌空爆开。
  “砰!砰!砰!……“
  七八名王族护持瞬间被炸的粉身碎骨,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给我去死!”
  虎执瞬间出现在片千身后,狂怒的一刀就凌空斩下,刀气卷着飓风,威力倍增。
  片千不躲不避,直接转过身,抬起那只满是符文的手就抓了上去。
  “找死!”
  虎执瞳孔骤缩,内心惊怒交加,同时也大喜不已。
  对方想用肉身接他全力一刀,简直就是狂妄的无边了,整个灵界上,怕只有体术修炼到了极致,直接肉身成圣才有如此胆气和实力。
  想到这,虎执刀上的劲道更猛烈了几分。
  “砰!”
  刀锋斩在片千的掌心,被他五指直接掐住,一股霸道无匹的刀劲仿若无处宣泄,直接从掌心爆开来,向着四面八方冲去。
  “轰隆隆!”
  整个大海被掀起惊涛骇浪,不断的旋向远方。
  文安心中狂震,露出骇然之色来。
  那可是星灵境初阶全力一刀,竟然可以用肉身硬抗?而且看片千那模样,似乎还有些游刃有余的样子。
  虎执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成惨白,毫无血色,眼中除了惊恐之外,还是惊恐。
  “嘿嘿……”
  片千狞笑一声,冷冷的盯着他,寒声道:“你说,你是不是渣渣?”
  虎执满头都是爆出冷汗来,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咬牙挤出几个字来,“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我最烦你这样没用的渣渣了,失败了就找各种理由,亦或者没有节操的跪舔求饶。”
  片千脸色一沉,讥讽道:“可以去死了。”
  他五指猛地一握,“砰!”的一声,那柄战刀竟被他直接掰下一块。
  那刀身碎片在他元力灌入之下,发出凄厉之声,随着片千一掌拍出,射向前方。
  虎执倒吸了口冷气,他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强者,在惊慌下马上稳住心神,左手连连化出数道符印,直接打入刀身。
  “嗡!”
  那战刀虽然破碎了一块,但依然是星阶玄器,在发出强烈的器鸣声后,横身一拦,化出一片刀芒防御。
  “砰!”
  片千整个人欺身而上,那一掌看似轻柔,却直接压进了刀芒内,拍在刀身上,震出清脆声响。
  而且令虎执吓得魂飞魄散的是,那一块刀之碎片震穿了刀身,射向他胸膛!
  “噗!”
  胸口顿时被那块碎片击穿,整个人喷出一大口鲜血,震飞了出去。
  这一下所有王族护持都是脸色发白,彻底的呆滞在天空上,一个个石化当场!
  他们星灵境的强者,放在大陆上都是横行无忌的存在,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诡异小子两下就击飞了?
  文安也是脸色变得异常的阴沉,终于开始重视起云古所说的话来了。
  虎执坠在大海上,急忙稳住身体,在自己身上连点数下,将血止住,厉声低吼道:“开启六诀水雷阵,轰杀这两人!”
  天空上那分布在数片区域的王族护持这才一个个反应过来,瞬间化作零星点点,一个个降落在海面上,占据着不同位置。
  当先一人双手掐诀,之后每个人都随着前面一人的变化而变化。
  很快,大海涌动起来,升起数十道水柱,冲高十余米后便聚成一个个水球,上面浮现出成百个蓝色的符文,在空中显得蔚为壮观。
  片千倒也有耐心,双手抱在胸前,跟猫捉老鼠一样,讥讽的看着眼前一切。
  当先的那名王族护持怒喝一声,“六诀水雷,轰!”
  所有人纷纷手印变化起来,天空上那数十道符文水球猛地朝着骨虹旋去。
  这本是他们布置下来,准备对付毒蟾的阵招。
  虎执喝道:“不要怠慢,快动用阵法极招!”
  众人一惊,在符文水球飞出后,一个个不敢闲着,更是飞快的掐诀起来。
  那漫天水球一个个朝着片千旋去,里面蕴含着极强的力量,在表面无数符文的作用下,变得狂暴起来。
  虎执脸色一沉,单手掐诀,喝道:“爆!”
  当先那冲到片千面前的一道水球顿时“轰”的一声破散,无数道水箭从其中激发出来,射向四面八方,无可遁逃。
  另外的所有水球受到第一个的影响,也纷纷解散开来,化作道道利箭。
  刹那间整个天空都是一片蓝色的箭海,挥挥洒洒,相互交织,尽数朝骨虹射去。
  “切!真让人扫兴啊,还以为能翻出一些像样点的东西。”
  不屑的冷笑一声,眼中尽是嘲弄,他双上合在身前,一道防御之光从身体上飘起,凝成一道结界护在三尺之外。
  “砰砰砰砰!”
  那无数的箭雨轰落在结界上,震起一道道如同水纹的涟漪,却丝毫不能破坏半分。
  至于那名屹立在海面上的魁梧男子,更是一动不动,那些水箭射在他身上,更像是雨点打落,仅仅沾湿衣裳。
  虎执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了。
  此刻,一个更大的水柱从海中冲出,一下化作巨大的符文水球,在空中旋转不停。
  每个王族护持都是面色铁青,流淌下冷汗来,在极力支撑这个水球浮空。
  虎执冷冷的望了文安一眼,带着怒意道:“您打算旁观到何时?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敌人?”
  他想想便是一肚子的怒火,原本在这捕捉毒蟾好好的,没由来就卷入了这场风波,而且对手竟是恐怖的让人心悸胆寒。
  已经死伤了数名弟子不说,剩下的这些弟子,包括自己在内都未必能活着离开了。
  想想都有些发晕,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他恨不能先将文安拍死,现在唯一就希望能多支撑一会,刚才已经发信息求救去了,只要能撑到王族高手前来,就一切好办。
  文安瞪起眼珠子来,怪声道:“大人说笑吧,你星灵境的修为都挡不住对方一招,我上去不是直接送死吗?”
  “噗!”
  虎执气的急火攻心,伤势发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他眼里露出无比的怨毒之色,但此刻大敌当前,也就管不得文安了,他暗想:待收拾了眼前大敌,再将这他剥皮抽筋,方能泄心头只恨!
  他猛地化作一道光芒,瞬间飞至那巨大的符文水球上,怒喝道:“去!”
  手中诀印一变,那水球在他的操控下,猛地朝着前方飞旋而去。
  文安内心越发的沉重起来,不仅是实力超出他预计,身后那魁梧男子的实力更像是一个无尽的深渊,无论如何都探不出底细来。